陕西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头目何少林等人的罪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日】陕西政法委副书记、610办主任何少林,2013年2月至2018年4月任职期间,与610办公室副主任胡平安(2010年9月至2019年1月)狼狈为奸,操控公检法司人员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恐吓威胁、抄家抢劫、绑架构陷、非法判刑、送洗脑班等迫害,用宣传的手法污蔑法轮大法,毒害众生。

绑架、冤判法轮功学员

2013年至2017年陕西省9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刑。其中:2013年10人,2014年15人,2015年12人,2016年41人,2017年16人。2014年2月10日,宝鸡市渭城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强孟生非法庭审,2014年4月9日,汉中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杜淑慧、杜淑明、王新莲、张莉萍等4人非法庭审。

陕西延安市延川县关庄镇关家沟村法轮功学员高世远(Gao,Shiyuan),男 ,50岁左右,历经三次被非法劳教、一次被非法判刑迫害后,出冤狱不久,于2018年4月底离世。

陕西省汉中市城固县法轮功学员熊纪玉(Xiong,Jiyu),女 ,53岁,遭到多次绑架,被非法劳教、非法判刑,2016年4月16日被西安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陕西省西安市法轮功学员宋秀娟(Song,Xiujuan),女 ,79岁,原西安东方集团有限公司(即原兵工844厂)总工程师,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防专家。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她一直被陕西省政法委、“610办公室”、西安市政法委、“610办公室”、新城区公安分局、东方厂当局严密的监视、监控迫害,宋秀娟老人于2015年6月9日在西安市离世。

西安市法轮功学员陈敏敢,2017年刚被关进渭南监狱,就被列为 “转化” 重点。监狱采用了“包夹”围攻、毒打、扇耳光,不许睡觉、不许上厕所,关小号、上刑等各种折磨,很快将陈敏感的身体整垮,使他出现了的胸痛、咳嗽等严重症状。经过两个多月的申请,陈敏感才被送往监狱医院治疗。稍稍好转,他又被押回监区,关入“转化室”施以暴力。当家属接见时,看到陈敏敢伤痕累累、骨瘦如柴,已经脱形。

实际上,每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监禁的日子里,都是在人间地狱中遭受着摧残。遭受监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几乎身体都被摧垮,所以许多人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例如:延安市延川县法轮功学员高世远,2016年在渭南监狱被强逼“转化”,酷刑折磨使他的身体极度衰弱。出狱后回家不久,于2018年4月离世;2016年4月,汉中市城固县法轮功学员熊纪玉在陕西省女子监狱被折磨的奄奄一息时,才允许家属接回,结果还未到家就在途中含冤离世。

指使公检法司对法轮功学员依法“诉江”的正义之举疯狂报复

2015年5月以来,全国有20多万名法轮功学员实名向 “两高”控告了迫害元凶江泽民犯下的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酷刑罪(“诉江”) ,陕西省有许多法轮功学员也参与其中。“诉江”引发了江泽民集团的极大恐惧和仇恨,于是在全国加大了对法轮功的迫害。从2015年6月份开始,陕西省各市区县公安局、派出所对“诉江”的法轮功学员逐一入户(或到单位)兴师问罪、威胁恐吓、无礼拍照、强按手印。有的被逼写“保证”,有的被非法抄家、被罚款,有的被绑架,有的被非法拘留。不断的骚扰,使学员和家人受到巨大的威胁和压力,无法正常生活。尤其是接下来的“敲门行动”,给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的家庭都带来了无尽的灾难。

例如:陕西省宝鸡市铁路技术学院法轮功学员张会兰,曾被两次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遭受过酷刑折磨。2015年5月,她向“两高”起诉了江泽民之后不久,宝鸡市陈仓区公安分局千河镇派出所警察拿着她的控告状多次上门骚扰,强迫她去派出所签表、签字,并让单位对她监控。巨大的精神压力、频繁的上门骚扰,使她寝食难安、身心憔悴,很快肝脏腹水,半年后,含冤离世。

事实上,每一次大规模的骚扰都是由省、市、区(县)层层布置的。例如,当汉中市汉台区在2017年8月发生了马秀琴、侯秀英等17人同时被入室骚扰的事件时,有良知的警察无奈的告诉被害人:“没有办法,这是上边布置的,我们是例行公事!”十分恶劣的是,有些警察利用上门骚扰、抄家的机会寻找迫害的“罪证”,为绑架法轮功学员制造借口。

陕西省各地公安局、派出所还胁迫社区、单位对“诉江”者进行监控和迫害。例如,榆林市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职工李惠莉因为“诉江”,于2016年被单位提前“退休”。银行人力资源部在答复李的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处理时说:“因为你妈妈控告江泽民,反政府,所以才这样处理的!”

2016年1月8日至14日,延安市就发生了姬延芳等12名“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被相继绑架的事件;2016年2月下旬短短十天,宝鸡市就有张科贤等12名“诉江”者被绑架;2017年3月22日,西安市公安局一次就绑架了50多名去女子监狱发正念的法轮功学员。

2013年、2014年全省被绑架者只有25人、36人;但2015年“诉江”发生后,被绑架人数却成倍增加,尤其是2016年被绑架人数达113人,和迫害之初被绑架人数最多的2001年(绑架130人)相近。“诉江” 后的三年间,至少有234人被绑架。

此外,西安市警官艺术团、陕西省小天鹅艺术团、周至县污蔑法轮功的宣传团,表演污蔑法轮功的快板、相声、歌舞等节目,用艺术的形式对社区的民众洗脑。西安市公安局警官艺术团,负责人介绍说:近年来,我们精心创作编排了12个(诬蔑)法轮功的文艺节目,深入基层社区乡村进行了多场(诬蔑)法轮功的文艺巡演,直接受毒害的民众近10万人。

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不仅给广大法轮功学员和家庭造成了重大伤害,而且也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巨大的灾难,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公安警察、检察官、法官本应该是维护正义和公道的,而在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他们无视法律,在610的背后唆使下昧着良心,践踏法律,执法犯法,扮演着可悲、可耻的角色,如还不悬崖勒马,当正义回归、报应来时,等待他们的也将是可悲、可耻的下场。

中共陕西省委610办头目

何少林,2013年2月至2018年4月陕西省委政法委副书记、610办头目,现任陕西省人大法制委员会主任

胡平安,2010年9月至2019年1月陕西省委省政府610办公室副头目,现任陕西省政法委副书记

杨建军,男,汉族,1963年3月生,陕西西安人,陕西省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处长;陕西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610办公室,中共是地地道道的邪教加黑帮)副主任(兼);陕西省委政法委执法监督处处长;陕西省综治办专职副主任。现任陕西省法学会党组书记、专职副会长。

康天军,男,汉族,1968年3月生,陕西岐山人,2013年12月至2016年1月任陕西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党组成员,省委政法委研究室主任; 2016年2月为延安市中级法院院长。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