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拘留所里守住心性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四日】

不配合 给警察讲真相

我是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年近七十岁。二零一八年冬天,我来到另一大城市。一次,给世人讲真相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告,被劫持到派出所。

发生这样的事情,心里明白,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一定是自己有许多执著心长期不去,被旧势力强加迫害。从法中明白,从根本上,师父是不承认这场迫害的,我也决不能承认邪恶对我的迫害。我有执着,有师父管我,所有人心会在法中归正。哪一个生命都不配管正法弟子,谁迫害是谁的罪,一定的。

到了派出所,警察对我非法讯问,想搞清我的身份详情。我不配合邪恶,警察气急败坏,大声训斥我,我一点也不害怕,根本触及不到我内心。他们费了好大劲,通过技术手段,才搞清了我的身份。非法抄了家,劫走了笔记本电脑,一本大法书,一些真相资料等。他们弄了一个所谓的笔录,叫我签字,我拒签。

天黑了,在一间屋里,有两个小警察负责看管我,我有意跟他们聊天来讲真相。聊的过程中,其中一个说了一句:“其实你只要到了这里,是有义务依法配合警方调查的,你不配合,并不好。”

我回应说:“要说依照法律,我倒认同,可是共产党江泽民混同一气,惨无人道的对法轮功修炼群体迫害二十年,从法律角度讲,根本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给法轮功定罪。法轮功教人修心向善,不危害社会,何罪之有?从法律讲,公民有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出版、结社、游行示威等自由。江泽民之流实在是拿不出真正理由给法轮功定罪,很牵强的拿出刑法第三百条,‘利用邪教组织,妨碍法律实施’,真可谓牛首马尾不相及。退一步讲,我一个小小老百姓,妨碍哪一条法律实施了,我哪有那么大本事呀。”

“再一点,我不配合也是为你们好,配合一旦形成所谓犯罪证据,成为迫害事实,造成冤案,现在是警察办案终身负责制,你们迟早要负法律责任的。更严肃一点,法轮功是佛法,人对佛法不敬是大罪,迫害修佛的人也是大罪。人一旦触犯,有还不清的罪业,还会殃及家人子孙后代。望你们考虑一二。”

我又讲了中共历次运动毁坏传统,迫害文化人,就是要灭掉百姓的正气、正念,所以共产党与江泽民,以不惜造假、抹黑、栽赃、陷害来迫害法轮功,最典型的有“天安门自焚”伪案全世界都知道是假的,被谎言欺骗的人会仇视大法,也就把亿万百姓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当天晚上,他们给我戴上手铐,四个警察架着我,驱车去一家医院检查身体。作了全面检查,结果出来了,其中一警察手拿检验单,指指点点对其他三位说:“你们看这个、这个、这个,都很正常,心脏还挺好,每一项都合格,检验指标象二十多岁的小伙子一样。”他们边看结果,边用惊叹的目光瞅着我,有点不相信,可结果是真实的。其中一小伙子就问:“大爷,你身体咋这么好?”我笑着说:“法轮功祛病健身,炼的呗。”他们一个个愕然,喃喃的说:我们真是无言以对。

检验结果是个窗口,这个窗口显现了大法的超常与神奇。四个警察小伙子好象明白了什么,态度上对我好了许多,尊重我。其中一个说:“大爷象大人物,走起路来象将军。”他们这种变化,我真为他们高兴。

去拘留所的路上,车内的电子设备都关闭,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在师父的加持中,我正念十足,没怕心。就大点声儿说:“我有话说。”“大爷您说。”我就说:“咱从不相识,今有缘与你们相遇,这件事儿的过程中,你们个人无论对我怎样,我对你们个人没任何仇恨之心,不好的心。我不配合也是不配合邪恶机制要求。”“你是明白人,其实你说的很多是对的。”其中一人说。然后,我就讲,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讲天为什么灭中共,讲中共如何逆天,自古逆天亡,讲天灭中共与个人的关系。

我们大法弟子是有能量场的,在这场的强烈作用下,警察好象个个都听话,最后我说:“可能你们个个是党员,为了平安,为了子孙,为有一个好未来,向老天表示退出保平安吧。”随后个个同意,化名退出。生命的觉醒,我真心为他们祝福。

拘留所正念正行

在拘留所,我照样不配合。第二天,新来的都去照相,我前边有八个人很听话的照了像。下一个照相的就是我,叫我照相,我不照。管警问我为什么不照。我说这里是给违法人照相,我修法轮功,不违法,所以不照。我不配合他们,两个警察架着我强照,他们一强迫,那计算机马上就死机了,重新启动,怎么也启动不起来。那个照相的说,这法轮功真是厉害,他“一发功”,这就死机了。我随口说了一句,这是有意叫你知道大法的神奇,请你不要任意迫害法轮功。等了好长时间,机器才启动起来,机器正常的给后边的人照了像。

接下来,静心的在法上梳理了自己的思想念头。过程中有取有舍,不在法上的舍去,在法上的肯定,也是个修炼过程。在邪恶环境里,真切理悟到了实修的严肃性。静下心来向内找:显示心、争斗心、看不上别人的妒嫉心、求名心、利益心、还不小的色欲心。一大堆心,不找不知道,真是吓一跳,决心在实修中一一归正。

在拘留所的时日里,可能因为修炼基础的存在,虽然环境险恶复杂,感觉离内心很远。常人在号子里烦躁不安,度日如年。我心宁静、淡定,一日如瞬间。常人渴望好吃的、好玩的、家庭温馨、行为随便等。修炼人对所有这些没有兴趣,平淡生活就行。“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真切体悟到师父给的是最好的。所以别人对我的感受就是心境平和、不烦恼。

我把时间利用得很充分,除去吃喝拉撒,睡觉很少,其它时间就是背法、发正念,有机会就讲真相劝三退。虽然环境邪恶、复杂、纷乱,但我能排除干扰,坚持做我该做的。说是我能做到,说到底,离不开师父的加持与保护。表面所谓的个人能力,那内在都是大法的力量。

号子里人常问我,大爷,(非法)拘你几天呀?什么时候能出去呀?我笑着说:“关几天我不知道,我也没问,也就不知道哪天出去。但我明白一点,万事皆有定数,到该出去的时候,自然就出去了,所以不太关心这个。”“大爷,你心静,心态好。”号子里的人对我的感受就是心静、平和、乐观、人好。他们买了好吃的给我留着,看着我年岁大,也关照我。

因为咱是修炼人,方方面面都严格要求自己,都得做好。里边的人数我岁数大,我主动做卫生,哪最脏,别人不做我做。吃饭从不抢吃抢喝,别人盛完饭,我再盛饭,公共被褥,别人挑完了,剩下的是我的,还得处处关照别人。有的时候,莫名其妙的有人就说我两句不好听的,我从不争执,如果确实妨碍别人了,心态平和的向人道歉。修炼人修的是内心,常人看的是表面。修炼人做得好就是真相。逐渐的,号子里的人认可我,愿意和我接触,时不时的要我讲大法的事情,我讲大法美好,去病健身,大法洪传世界,及世人误解法轮功是因为共产党江泽民造假,抹黑,栽赃法轮功所致,听信谎言而仇视大法的人的悲惨后果等,都作了解答。他们还要看我怎么打坐,我常做给他们看。

水到渠成,救人的时机已成熟。拘留所监控林立,戒备森严,给人感觉就是恐怖不安。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好象作用不大,也就没怕心。我就讲三退,做三退,号子里的人常更替,那段时间劝退九人,没退的人也给留下一个美好印象,这也是大法修炼人应有的心境。

拘留所的警察替咱传真相

有一次放风时,有三十多人,我岁数最大。警察A对众人说,这老头(指我)是法轮功(弟子),天天在家打坐,身体倍儿棒。当然人家在这不打坐守规矩,看起来什么不都是坏事,一分为二的看嘛。有一个小伙子接着说,一看这老头儿就是个“炼家子”的,很有灵气。从此,拘留所上下都知道我是法轮功,年岁大身体好,法轮功祛病健身。

每天放风一刻钟,也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既然都知道我是法轮功,讲起真相更方便,利用抽烟散步的机会,不用做铺垫,打个招呼就讲。有的示意:有监控,有警察,注意安全。我不动心,我说没事。有的人见我能在这环境下还讲这个,伸大拇指表示钦佩。师父就在身边,大法威力镇定一切,说没事就没事。

有一天放风时间,警察B问我,你还有几天出去?我说我不清楚(后来知道半个月),警察说你放心吧,到时间就放你,不会多关你一天。

我发现拘留所有个习惯,被拘之人,到期的前一天,放风时间,都在一个单子上签字。单子上有被拘人因为什么被拘留,在拘期间表现如何等。今天签完字,明天就放人。我同样面临签字的问题,单子上肯定有诋毁大法的东西。签字就是背叛大法配合邪恶,签与不签,那真是正邪的较量,两天的较量,最终正念战胜人心,绝不配合邪恶。

转眼到了这天,这又是正邪大战,有三人签字,其中有我,前两人字签完了,第三个点到我叫我签字。我对那个警察C说:“这个字我不能签。”C说:“今天签完字,明天就放你,否则不放你。”我正念十足,声音不大也不小,坚定的慢慢说:“你放不放我,我不作考虑,但是,背叛大法、辱没师父的事情我坚决不干。”C大声喊我:“放你出去你不考虑!你考虑什么!你脑子進水了!那好!你不签谁也别回屋!”

后边的话我没回应,开始发出强大正念。正念一出,邪恶因素象泄了气的皮球败下阵去,表现在表面是:C无奈的表情,这么做展现的是大法的神威与大法修炼者的正气,几乎在场所有人投来佩服的目光。

于是有人劝我:大爷签了吧,只是个程序,明天咱就出去了,多好。我没与人说别的,我只说:“谢谢各位关照与好意,谢谢,谢谢!”在我的谢意中这些人退去。又出来一个小伙子:大爷,你不签字我们也回不去呀,怪冷的(时值三九天)。我马上说:“兄弟你冷啊?不要紧我把棉衣脱给你。”一边说一边脱,他一看我真脱,他赶忙拦着说,你可别脱,你这大岁数了,我年轻冻点没事。双方僵持了约一刻钟,C觉得没结果,就说了一句,都回屋吧。

第二天上午八点,号门打开,B点我名字,叫我收拾好东西跟他走,我心里明白。收拾完了,一一和众人握手告别。人们用友谊的目光送我出了号子门。就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走出了拘留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