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助师正法的法徒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六日】我今年七十八岁了,在我的前半生中娘家穷、婆家更穷,为了生存,为了三个儿子我吃尽了苦头,遭受的罪真是三天三夜说不完啊!艰苦的岁月,艰难的生活,使我落下了一身的疾病:肾炎、膀胱炎、尿血、胃里长瘤,青光眼几乎失明,生活上的艰难和疾病的痛苦,使我几乎失去了生存的信心和勇气。

就在我活、活不起,死、也死不了的情况下,我遇到大贵人了!一位修炼法轮大法的朋友劝我也修炼吧,说法轮大法太好了,能救我。那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十一日。

说来也真是神奇,在修炼不到四十天里,我身上的病全都好了!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好感觉。真是苦尽甘来了!我获得重生了!我终于明白了人生的意义,苦的因由,没有了一切怨言,每天就是高兴、高兴啊!先说师父为我治颈椎骨折这个病吧。

我们夫妻俩原来都在艺术团体工作,丈夫是作曲的,我是歌唱演员。八十年代在邪党的所谓的改制中,我和丈夫被下了岗。没了收入生活上出了问题了,为了生计我被迫上大街上卖茶蛋。有一天下大雨,丈夫骑着倒骑驴(脚踏三轮车)拉着我回家。雨太大,他又不太会骑,睁不开眼睛,一不注意一下子就冲到马路牙子上把车颠翻了,我后脖子重重的摔在了马路牙子上,当时人就昏了过去,到医院一拍片子三处骨折。本来就没钱,怎么治啊?从此我的头就抬不起来了,当时那个苦啊,生不如死的。

我得大法修炼后,有一天早上,我在炼功点上炼功,正在抱轮时就听“咔吧”一声,把我吓一跳,心想什么东西这么响,等炼完功同修问我:大姐怎么了?我说我不知道啊!同修一看:哎呀,大姐你的头抬起来了!当时大家的心情与我一样那个激动啊!法轮功太神奇了,师父太伟大了!

就这样也就四十天,我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我心里千遍万遍的感恩师父。人无病一身轻那种感受真是世上没有语言可以形容!从此我更坚信大法,怀着对师尊的一颗敬仰和感恩的心,走入了洪扬大法和正法修炼之中。

我就想让更多认识我和不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大法好,都能修炼,都能得度,脱离生老病死的苦海。我幸福的与丈夫到处去洪法,黑龙江的、吉林的、长春的和我生活的周边城镇,我们都用自身的体会去告诉他们:法轮功太好了,让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脱离人生苦海,都是真的。经我们洪法走入修炼的共有一百多人。《转法轮》我们就送出去七、八十本,尽管我们没什么钱,但这钱我们舍得,就是想让更多的人得法,让更多的人受益。

一、初期证实法

怎么也想不到这么好的利国利民的功法,却遭到了邪党江氏邪恶集团的疯狂镇压,不让炼。当时那个心情别提多难受了,为了让更多的人不被谎言欺骗,我们开始走上了讲真相证实法的路。

一九九九年九月的一天,记得有一次我得到了很多资料就与丈夫同修出去到郊区发,当时我穿了一件很大的衣服,里面塞满了资料,还有一瓶自制的浆糊都塞在怀里很重,资料有近千份,在上公交车时我都上不去,是两个人把我拽上去的。到终点下车后我俩就开始连贴带送,那天还下着小雨,狗也在叫,我们也不动心,不知不觉天渐渐的有点黑了,这时我看到一个大院里灯火通明,就進去了,也没看到人,我就开始贴“法轮大法是正法”,又放了一些资料,贴完我走出院子一看是一个公社派出所!哎呀,我怎么这么会贴呢!

天越来越黑了正不知路怎么走呢,突然看到天上有一个椭圆型象大房盖一样亮亮的东西,一下子就不觉的黑了。那时已没有公交车了,我们就借着这光亮一边往回走一边把剩下的资料做完,到家都半夜十一点多了。过后与同修交流时同修说:那是师父在帮你们呢,我才恍然大悟。师父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迫害初期,中共利用所有宣传工具造谣诽谤大法与师父,当时我心里很急,却不知道怎么做才好。同修拿来资料我们就出去发,面对邪恶的造谣这些资料太珍贵了。

有一次,我与丈夫同修带了很多资料到师专院里去发,被收发室的人给举报了,我发现后告诉丈夫同修快跑,丈夫说:跑什么跑,把他们定住!可是因为心态不稳,没起作用。结果不一会就来了五、六辆警车,下来很多人把我俩围住了,强行将我俩分别往两辆警车上拽,我没配合、硬上了丈夫坐的车,在拉往派出所的途中经过一市场,我坐的位子靠窗,而且窗子是拉开的,我一看太好了,马上把怀里的资料掏出来,一边往人群里散发一边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快来看资料!这时这些警察慌了手脚马上跳下车去抢,又有几个人把我丈夫压住搜身。可丈夫身上没有资料,资料都在我怀里,然后他们把我们俩送到看守所关了十五天。恶警以为我把资料都散发出去了,其实我身上还剩一沓标语。

到了看守所,我就在看守所的墙上,柜子里、院子里到处贴。“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等。当时看着我们的一个女警察说:别贴了,到处都是了。她们让我领着犯人干活,还说炼法轮功的人放心。同时被关押的还有被遣返的北朝鲜人,我也都给她们讲真相,告诉她们法轮大法好。其中有一个朝鲜族姑娘被抓时只穿了一双拖鞋,想要与我换鞋,一想到她们回去那么可怜换就换吧,我当时穿的还是一双新鞋,十四天后我穿着她的拖鞋回家了。那时没有怕心,就是一个心:想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别上邪党的当,还宇宙大法与大法师父的清白。

二、讲真相救人

师父以洪大的慈悲,不记众生的一切过往之过,给众生得救的机会。二零零五年师父的《向世间转轮》讲法发表后,作为弟子我与丈夫同修又象当年得法时那样开始给亲戚朋友讲真相救人。后来是见到人就想讲,真的形成机制了,我们就是想让有缘人都能得救,都能平安。

丈夫在世的时候我们俩几乎天天出去救人,更多的时候是我找人,搭上话后丈夫同修讲,因为他比我会讲,我们俩配合,每天多时能退二十多人,少时也能退十几人。半天讲真相救人,半天学法,身心沐浴在法光中。遇到各种情况都不动心,就是救人。十九年来我也不知退了多少人了,反正是越多越好,就想要师父要的。春夏秋冬一年四季我把吃苦当成乐,消业呀!其实哪有苦啊?师父说:“听信谎言者才是被害对像 大法徒再苦却走在神路上”[2]。师父把我从苦海中托向圆满的彼岸,在大法佛光的普照下,我拥有的就是幸福、快乐,满满的幸福和快乐。

每到大法日和过年时,我们还唱大法弟子创作的歌,唱丈夫同修作曲的“祝师父生日快乐”的歌。同修送来了各种救众生的条幅,我们就出去往树上挂,过后再回去检查有没有掉下来的,时间长的有褪色的我们就捡回来做处理。中国大陆在邪党打压的魔爪下,这些年来我在和同修们的配合当中,我得到的最大的收获就是在助师正法中逐步走向了师尊所要的成熟。

大约在二零零一年,有一天,我在门栋里看到同修张贴的揭露迫害的资料,在百货大楼工作年仅三十多岁的大法弟子池同修,因坚决不转化被大楼的保安给打死了,家里留下了五、六岁的女儿,六十多岁的母亲和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奶奶,处境非常凄苦。看到这消息,心里非常难受,想到大法弟子是整体,不想让池同修的亲人对大法有误解,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才找到了他的亲人,从此以后我以大法弟子的身份给她们送去关心。

尽管我的经济收入不高,我每月还是拿出三、四百元给她们生活补贴,给她们买衣服,还经常买些蛋糕和牛排给她们送过去。因为孩子需要营养,一直坚持到小姑娘长成大姑娘考上了大学,二零一七年小姑娘的妈妈出现了我才退了出来。这样做为了让众生看到大法的美好。

修炼二十多年了,在师父的精心看护下,在大法中我得到的太多太多,可是回报恩师的却是太少太少。我认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我知道我还有很多要修下去的东西,我会精進的,谢谢师父慈悲救度。谢谢同修帮助!让我们携手助师正法,一块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还有希望〉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