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79岁曹红如遭非法关押迫害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市长宁区现年七十九岁的法轮功学员曹红如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因给邻居几本印有法轮功真相的台历,而被长宁分局国保绑架,被迫害致病危,十二月二十五日取保候审回家,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在上海市奉贤区法院当庭被枉判一年,勒索罚金二千元。但考虑曹红如的身体现状,庭审后就让曹红如回家了。(详见明慧网《上海79岁发明家曹红如当庭证实法轮大法好》

1990年曹红如在美国国会山庄留影
1990年曹红如在美国国会山庄留影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上午九时许,长宁区新华派出所的两个国保人员突然到曹红如家,叫他换好衣服跟他们走,去医院复查病情。到了长宁区中心医院(同仁医院),就做了测量血压,心电图、B超等一般性的检查,既没有要出示之前的病史卡,也没有针对原来所患病症进行专门复查。

之后警察直接将曹红如劫持到了长宁区看守所,并要求在拘留单上签字,曹红如当即指出: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对于他这样一位因为前一次的非法关押迫害已造成严重脑镰钙化,脑梗塞伴脑萎缩,肾功能不全,高血压已达极高危(3级)的79岁老人,派出所这一年来对他的病情不闻不问,现在在他的病情没有任何结论的情况下又要进行非法关押迫害,这不仅违法也是严重违背人伦道德底线的。因此拒绝签字,但警察还是强行将其关进了19号监房。

曹红如从当天中午就开始绝食抗议,前三天,看守所所长亲自出马派来了各类人员轮番来劝曹红如进食,最后还威胁说:我们有办法叫你进食,曹红如一直不动心坚守着。到了第四天(九月十九号)上午,他们采取了极度残忍的灌食方法对曹红如强行灌食。先是来了七个人将他团团围住,四个人按住他的双手双脚,一个人按住头部,一个好象是医生模样的人在那儿看着,上来一个手里拿着一根又粗又硬的管子的人将第一根管子硬插进去,曹红如痛得一时间都无法呼吸。管子弯曲后插不进去,又拔出来,再换一根继续插……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就这样一直到了晚上,一量曹红如的血压,高压194,低压98。连续两天都是高压接近200,他们怕出人命不敢再对曹红如进行这种野蛮灌食了,改用静脉注射吊盐水,一天要吊三大瓶,吊针的时候还要将曹红如的双手用手铐铐在两边的床架上,一铐就是六、七个小时,稍一动弹,手铐就会嵌进皮肉里钻心的痛。

吊到第5五天(也就是绝食第九天)的时候,护士又说静脉干瘪盐水也很难打进去了,早在曹红如绝食第五天开始,他的嘴唇就开始干裂淌血。看守的警察怕曹红如随时有生命危险,就用棉花棒沾水涂在他的嘴上。每天有三个警察轮流看守着,怕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要承担责任。19号监房的王管教又命令监房中的“一号位”始终留给曹红如,派两名犯人轮流看着,一有情况随时汇报。

一连十几天他们都不让曹红如的家人给他送替换衣服,监房里的其他犯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把自己的衣服借给他换上,还主动帮他洗干净换下来的衣服,他们从心里佩服这个为了坚持自己的信仰不怕死的老人。

九月二十六日(绝食第十一天)下午三点多,警察终于来让曹红如在释放书上签字,未对曹红如的身体状况作任何检查,就说是要放他回家了,曹红如拒绝签字:我没有犯法,你们这样做是对我的残酷迫害,你们才是违法的。一直拖到晚上他们才用警车将奄奄一息的曹红如送回家。

九月二十七日上午,据称是街道司法人员向曹红如出示了一份“上海市奉贤区法院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理由是:患有严重疾病,不宜收监执行,期限自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六日起至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止。曹红如拒绝签字。并质问来人:既然你们带我去医院检查身体,知道我患有严重疾病,为何还要将我关进看守所,你们这是严重违法,对我的迫害。

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又来了一批人,对曹红如宣布执行街道司法监管,每星期要去司法所报到,汇报自己一周的情况,现场还要给他腿上戴上监控环。曹红如明确告诉他们:我不会去报到的,我没犯法,也不会戴你们给的任何东西。最后那位司法所的负责人只好说:你不方便来司法所,我来你这儿可以吗?曹红如说可以,欢迎你来,我们可以来谈谈到底谁正谁邪的问题。他说那脚环我们也不给你戴了。他们是怕曹红如会去控告他们,好随时监控他的一举一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功被迫害后,曹红如老人因坚持信仰,被送洗脑班、被关精神病院、被判坐牢等等,遭受了长期的残酷迫害。
详见明慧网报道《上海77岁劳模曹红如面临非法审判(图)》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