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宝鸡市岐山县法轮功学员近期遭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日】(明慧网通讯员陕西报道)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610系统有预谋地绑架了在一起学习法轮大法著作《转法轮》的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包括徐明霞、蕉炳兰、曹录侠、王瑞琴、邵祁虎、宋红旗等,年龄大多是六十、七十岁以上老人。

岐山县从公检法各部门抽调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搞株连迫害,以停止孩子工作做要挟,逼迫孩子和父母反目成仇,据说已经有一位法轮功学员的儿子和媳妇因此而离婚。

七月二十二日,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沈宏奇被岐山县610和凤鸣派出所、麦和营派出所等派出所联合出警,绑架到岐山县星期五宾馆,四天四夜坐在铁椅子这种刑具里遭受酷刑折磨。沈宏奇被转移到扶风县看守所非法关押,构陷案子移交到扶风县检察院。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下面是岐山县这些年来被非法劳教、判刑、绑架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情况介绍。

被非法劳教、判刑、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1、王明才,男,七十多岁。迫害初期岐山县公安局把王明才当作重点人物,绑架迫害,后被非法判刑关押在陕西省凤翔县枣子河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一年五月,他在三楼(空房)被恶警上背铐吊起来,两脚不能着地,让其他犯人严刑拷打、折磨,不让睡觉,不让喝水。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将王明才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迫害给王明才造成的痛苦阴影挥之不去,到现在他还走不到修炼中来。

2、徐明霞六十多岁,岐山县凤鸣镇北吴邵村法轮功学员。

徐明霞(徐明侠)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到北京上访,天安门警察让过往人骂大法、骂大法师父,不骂就拉上警车,她被他们劫持到天安门派出所,一进门,就被警察一拳打倒在地。后拉到不知是什么地方,脱光衣服搜身,随后问是什么地方人,不说就在师父像上弹烟灰,放到地上踩。最后她被陕西省驻京办事处来的人劫持到驻京办。三天后,她被岐山县公安局陈应年等人劫持回岐山。在走到北京火车站时,她喊了一声“法轮大法好”,被陈应年打了几拳,到岐山后关到看守所。第二天陈应年的一个胳膊用绷带攀起来了,他告诉她说是遭报应了。这就可见他打她时用力多狠。

徐明霞绝食抗议,被灌食迫害。一个月后向家属索了三千元放她回家,在回家后十天,她被村书记骗到村上谈话,在村上他们叫来了派出所警察,又把她和同修一起劫持到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三月,徐明霞被劫持到陕西女子劳教所受迫害一年半,后又延长五个月。因坚修大法,抵制邪恶的强制“转化”,遭到恶警张晓玲的迫害,被戴手铐连续四十八天,并且不许上厕所、不许睡觉,同时多次遭到匪警殴打、谩骂。二零零一年腊月,徐明霞坚持炼功,被邪恶之徒李珍(时任教育大队长)铐在楼梯口四十八个日日夜夜,不许睡觉。恶警李贞用胶带将徐明霞的口鼻缠住,几乎将她窒息,后又打算缠西安法轮功学员赵朋丽,被其挣脱,高呼救命,被铁门内的法轮功学员们听见,一齐跑出来声援,恶警们才急忙把两人的胶带撕下。二零零二年四、五、六、七月,恶头谭正林凶恶地用警棍将徐明霞打倒在地,又拖拉出楼道铐挂在院子卫生队的铁窗上六个小时,后又铐在警察办公室迫害达七天七夜。同时被迫害戴铐的法轮功学员还有李淑莲、孙运城、张荣华、李小荣均长达八天八夜。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徐明霞走出劳教所魔窟。二零零四年八、九月回家收秋,被岐山县公安局王少平、陈颖年等八名警察绑架到岐山县看守所。她要求无罪释放,绝食抗议,被绑在死人床上灌食迫害,致食道造成严重损伤。第十二天后因人极度虚弱,警察叫家人在保单上签字,将她抬回家中。警察三天两头来骚扰,她又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五年十月,徐明霞回家收秋,第二天晚上十点多,警察翻进院把门打开,把她劫持到岐山县看守所,她又一次绝食抗议,他们把她关进岐山县中医医院打针灌食,晚上他们把她双脚铐锁在死人床上。一个月后,岐山法院在中医医院对她非法宣判三年半刑,因她不服上诉,三天后宝鸡市维持原判。把她劫持到西安女子监狱。因判决书有问题,监狱不收,他们叫来岐山县法院一姓王的书记员,拿来了一张空白判决书,看守所所长张启仓和书记员商量,只要监狱收人,怎么样写都行,他们就这样知法犯法,趁监狱人不注意,将她放在监狱院子就走了。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九日,徐明霞在家叫工匠给儿子装修房子,准备给儿子结婚用。在去县城购买材料的路上,岐山县610伙同岐山县公安局和凤鸣派出所一伙警察,在岐山中学附近绑架了徐明侠,把徐明侠直接送到了宝鸡潘家湾林场洗脑班,非法关押徐明侠四十天。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五点多,宝鸡市610国保系统,要求岐山县610国保大队、与当地派出所人员配合他们,身着便装,开着普通车辆,绑架了在家里的徐明霞。当日下午五点左右,当徐明霞从县城买东西回家走到门口时,被数名警察脚踢拳打,被警察铐背铐举高扔到警车里开走。后又有一辆红色车下来的匪徒锁上了徐明霞家的大门,匪徒随手拿着抢走的碟机、大法书籍等物品装上警车。据悉,徐明霞为了抵制这次迫害,绝食数日,生命垂危!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徐明霞讲真相,被岐山公安610绑架,被当地法院非法判刑八个月。期间徐明霞因为不承认自己是罪犯,拒绝穿囚衣,被眉县看守所戴四十斤重的脚镣加重迫害。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一日,徐明霞同本村的几个村民闲谈说话,村干部领着三个警察来了。 警察说:“到你家去,”徐说:“你们将你们身上挂的牌牌取下来(这个牌牌上有闪光灯)我进家。”警察不取牌子,徐就站在村民中说:“你们有什么话就说。”警察没办法说:“你不进屋,我们还要来”,灰溜溜地走了。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徐明霞和十多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学法时,又遭到以左仓勋为首的610国保大队绑架、现在还被非法关押构陷。

3、魏群环、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先锋机械厂职工。

二零零零年七月,魏群环到北京为法轮功和平上访,被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和先锋机械厂保卫科,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一个月。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强行将魏群环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

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三日,魏群环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被非法劳教一年零六个月,被迫害的视力减退,最后双目失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半身不遂。

二零一一年黄历十一月二十八日,魏群环含冤离世。

4、蔡拉锁,男,六十三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七月在进京护法途中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岐山看守所,九月被非法劳教一年在宝鸡凤翔枣子河劳教所,于二零零二年十月释放。十一月又被绑架到宝鸡县李家崖群力宾馆洗脑班一个月。二零零三年七月被绑架到岐山看守所一个月,同年十二月再次绑架到岐山县看守所关押。二零零四年五月被非法判刑八年,六月押往陕西渭南监狱,于二零一一年十月释放回家。十年中受尽非人的折磨迫害。

5、赵根仓,岐山县大营乡巩寺村人。

二零零四年底沿村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坏人举报,遭警察绑架,县法院以“妨碍社会秩序罪”非法判刑三年半,关在渭南第二监狱,回来又遭到多次骚扰迫害而含冤离世。

他的儿子赵永林在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下午去附近村庄讲真相时,被恶人构陷,于当晚被岐山县公安局和故郡乡派出所绑架至岐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时,以左仓雄为首的十多人还非法搜抄了赵永林的大法书籍。

6、余金霖(余金玲)、近六十岁,岐山县蔡家坡法轮功学员,住在蔡家坡七零二厂。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余金霖被非法判刑,二零零九年十月,余金霖被非法送进女子监狱并关押在陕西省女子监狱。因她不服罪,被恶警魏尘、杜颖指使打手们在铁门外通宵对她进行毒打,惨叫声不绝,随后,她被关进严管队,被折磨成急性胸膜炎送至医院抢救。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下午,余金玲被宝鸡、岐山县警察绑架、抄家。余金玲绝食反迫害,已被劫持到岐山县,在岐山县看守所被迫害成半身不遂,生活不能自理。

7、张秋玲,宝鸡蔡家坡陕棉九厂退休职工。

二零零八年四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张秋玲夫妇被宝鸡市公安局一处、金台公安分局国保一科、“610”、蔡家坡派出所、陕棉九厂保卫科警察、特务绑架,警察抄走打印机、计算机、大法书、数据等。第二天张秋玲正念闯出魔窟,流离外地。“610”各处发照片,六月张秋玲在深圳被恶警绑架,后来被非法判刑关押。

8、唐于连,岐山县浦村镇人。

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唐于连被岐山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祝家庄派出所,还有陕西省派来的人,大约十多人强行从家中绑架。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日,唐玉连在讲真相救人时遭恶人举报,被青化镇派出所绑架。后被关押在扶风看守所迫害,不准家人探视,十一月十一日中午二点多,在岐山县法院再次对唐玉连非法开庭,后被非法判刑关押迫害。

9、郑仕俭、男,六十多岁。

迫害初期到北京护法,被劫持回来后被岐山县法院非法劳教,关押在枣子河劳教一大队迫害。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强行将郑士俭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后来一直流离失所,二零一九年在西安市出租房被非法抄家和绑架,现在还不知道关押在何处。

10、段秀秀,女、七十多岁,岐山县邢家村法轮功学员。

迫害初期,段秀秀因为讲真相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关押。岐山县浦村镇政府610人员、祝家庄派出所警察和邢家村村干部一行人,于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日,闯入邢家村法轮功学员段秀秀家,非法抄家,抢走了指导法轮功学员修炼的大法书籍,给本人及家庭成员带来恐怖及损失。

11、张军,男,近七十岁,岐山县西北机器厂职工。

二零零六年被岐山县610枉判多年,非法关押在陕西富平监狱迫害。

12、张科贤,男,六十多岁,宝鸡市扶风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上午,岐山县益店镇派出所所长陈军,把张科贤绑架到益店镇派出所,由指导员张武岐带队领着李程远、李博,还有其它两人。来到益店镇北街张科贤做生意的出租屋,进行长达四个多小时的搜查,屋前屋后楼上楼下所有房子及房顶,搜查完后,接着由岐山县主管610的左仓熊,陈颖年,又进行了第二次搜查,几乎将家里的电器全部拉完,用皮卡车中转了四回。搜完后将张科贤关押在益店镇派出所一个房子里,逼迫他坐在老虎椅上三天两夜,封锁一切消息,从岐山县各部门抽了十人专案组,由左苍熊和陈颖年当队长,李程远、李博、张武岐为得力干将,其他人负责配合,还从益店镇政府要了俩个人,刑警队二人,大案队二人分成两班,对张科贤开始进行了不分昼夜,不间断的询问。第三天晚上,又将张科贤用车拉到蔡家坡西机宾馆,用手铐铐在椅子上三天三夜,轮流不间断的审问,不许睡觉,最后关在岐山县看守所。半月后妻子被放回,回来后和家人去要自家面包车,公安局也不给,也不让家人见张科贤。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日被判决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13、刘惠侠,女,六十岁左右,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迫害初期,刘慧侠讲真相救人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一年。

二零一七年五月五日,刘惠侠在西安被西安市丈八沟派出所绑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刘慧侠在枣林赶会时被岐山县枣林镇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被岐山县610劫持到宝鸡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刘慧侠于六月二日回到家中。

14、刘宏书 男,五十岁,岐山县祝家庄乡戢武村营四组人。

在法轮大法遭受邪党迫害的最初那几年,刘宏书在新疆打工,在一家出版社工作,在讲真相中被当地“610”恶徒绑架、失去了正常工作的机会,被非法劳教。回来后经常受到岐山县、祝家庄乡政府人员的骚扰、非法关押,曾被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遭受迫害。

二零一三年,刘宏书去宝鸡市中级法院和检察院状告新疆“610”地方组织对他的非法劳教,当地公检法又非法绑架了刘宏书,还唆使岐山县“610”恐怖分子上门骚扰刘宏书年近八旬的父母,使两位老人悲痛欲绝。刘宏书是二位老人的唯一依靠。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陕西省公安厅副厅长张恒先后窜到铜川市、汉中市、安康市的公安局和“610”以及国保等处指挥。二零一三年八月,岐山县610又绑架刘宏书。把他非法关押在陕西汉中皂树洗脑班迫害。刘红书绝食闯出。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陕西省宝鸡市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法轮功书籍、师父法像、诉江稿件、手机、电话本、明慧台历、挂历、真相币,非法进行拍照并威逼写所谓“保证书”、签字等,恶行气焰十分嚣张。

15、卢凤荣,女,陕西省蔡家坡七零二厂法轮功学员。

卢凤荣曾经在陕西女监遭恶徒暴虐残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蔡家坡七零二厂公安科科长蒲明芳对卢凤荣进行迫害,任意猜测诬陷卢凤荣张贴数据(卢凤荣根本没有张贴资料),非法闯卢凤荣家搜查,并将卢凤荣关押到岐山县看守所进行迫害。

16、刘改仙,女,岐山县凤鸣镇北吴邵村法轮功学员。在迫害初期被绑架,先判冤狱劳教一年半,又冤判三年半大刑,保外提前从陕西省女子监狱回家七十天含冤离世。

17、老贾,男七十多岁,岐山县贾家村人。曾经被非法判刑几年。(具体待查补充)

18,张全虎,蔡家坡法轮功学员,迫害之初被绑架判刑几年。

19、田青,男,蔡家坡法轮功学员,被关押迫害含冤离世。

岐山县这些年来被绑架关押过的法轮功学员

1、侯宏兴,男、五十多岁,岐山县大营乡草场村人。宝鸡市文理学院大专毕业生,毕业后在大营初中教几何。

一九九八年,侯宏兴开始修炼法轮功,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去北京信访办上访,并且写了一封信给大营初中有关校领导说明自己不远千里去为大法上访的原因。去北京后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绑架,后被拘留,再后遣送回陕西省岐山县公安局,并被再次罚款、遭毒打折磨、拘留后释放。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强行将侯宏兴、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

2、蕉炳兰,男,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一年过年后,岐山县政法委610、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宣传部在岐山县凤鸣镇迎宾楼办洗脑班,强行将焦炳南、绑架到洗脑班,强制洗脑,还叫家属陪同,迫害四十五天。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陕西岐山县焦炳兰、被岐山公安610系统绑架两天,家人得不到音信,非常着急。六月十五日,才得到音信,被非法关押在岐山县看守所,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焦炳南家中进行非法搜查,焦炳南硬是从警察手中要回了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及诉江稿件。最后警察劫走了一本大法书和一本明慧台历。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蕉炳兰、徐明侠、曹录侠、王瑞琴、亚兰、惠惠、老段、老张、邵祁虎、老李、宋红旗等十二人被以左仓勋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凤鸣派出所绑架,现在还被非法关押构陷。

3,宋红旗,女,因为讲真相多次被关押迫害达五六次之多。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宋红旗被以左仓勋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凤鸣派出所绑架,劫持到眉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家。

4、李英,女,五十多岁,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被岐山公安610系统绑架两天,家人得不到音信,非常着急。六月十五日,才得到音信,李英被岐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家。

5、彭翠平,女,六十岁左右,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七日外出讲真相救人时,被不明真相的当地杜家村委会成员举报,遭绑架,被岐山县610送往宝鸡看守所关押迫害。非法关押十天,于二零一八年十月八日回家。

6、王朝霞 女,五十多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中午,岐山县焦炳南、徐明侠、李英、王朝霞和一位老年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遭恶人举报被岐山公安610系统绑架两天,家人得不到音信,非常着急。六月十五日,才得到音信,五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岐山。焦炳南、王朝霞,李英被岐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十天后,于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回家。

7、曹录侠,女,七十多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岐山县凤鸣镇北吴邵村二名干部引着三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曹录侠儿子在县城的家去骚扰,曹录侠儿子的家在十层楼。曹录侠听到有人敲门就问:“谁?”敲门者:“物业”。她一开门发现是警察,就说:“你们咋编(编:撒谎的意思)着说!”因有自家村上的人,她就让进了房子。警察进房子后就拍照,最后让曹录侠签字,曹录侠说:“我不签字,我也不会写字”。暑假后来在家的孙子没办法给警察签了字。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徐明侠、蕉炳兰、曹录侠、王瑞琴、亚兰、惠惠、老段、老张、邵祁虎、老李、宋红旗等十二被以左仓勋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凤鸣派出所绑架,曹录侠出现病状被放回。

8、亚兰,惠惠,六十多岁,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亚兰、惠惠和十多位同修学法时被以左仓勋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凤鸣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关押。

9、邵祁虎,七十多岁,岐山县凤鸣镇仓颉庙村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多,五名身着便装的男子,闯入岐山县凤鸣镇仓颉庙村七十多岁邵祁虎老人的家,进门说是要化验血,老人说,他不化验,叫他们走,那伙人不听,径直闯入老人房间,控制住老人,开始抄家乱翻东西。没有出示任何公安部门搜查所给出的理由和搜查证件,就抢走了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及四十多本法轮大法的经书,还有一些大法资料。这些都是二十多年来老人自身修炼的珍贵东西。老人据理力争,要他们拿出迫害大法的法律依据,那伙人不吱声。在老人的一再询问下,其中一个人拿出证件叫老人看,说他是岐山县公安局的,叫金小鹏。最后走时,要老人在一个纸上签字,老人不签。他们又叫来了村主任,村主任代签并按了指印。

在此之前也有两个穿便衣的人来到老人家,也说是要给验血。老人不验,没说什么就走了。看来这一次是有备而来。

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岐山县法轮功学员徐明侠、蕉炳兰、曹录侠、王瑞琴、亚兰、惠惠、老段、老张、邵祁虎、老李、宋红旗等十二位被以左仓勋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凤鸣派出所绑架,关押几天后回家。

10、淑琴(姓不详,Shuqin),岐山县法轮功学员。曾经因为讲真相被绑架关押在宝鸡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七年四月以来,岐山县公安局开着黑车到处寻找法轮功学员并非法上门骚扰,非法闯入法轮功学员家中抄、抢,恶行气焰十分嚣张。淑琴被骚扰迫害。

11、沈宏奇,男,五十多岁,岐山县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岐山县警察闯到家电修理店铺,绑架了正在营业的法轮功学员沈宏奇,并非法抄家。沈宏奇被岐山县610和凤鸣派出所、麦和营派出所等派出所联合出警,绑架到岐山县星期五宾馆,四天四夜坐在铁椅子这种刑具里酷刑折磨。现在被刑事拘留在岐山县看守所;九月上旬被构陷到岐山县检察院。

岐山县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责任人:

左仓勋,五十多岁,系岐山县凤鸣镇大营乡人,岐山县610副头目、国保大队队长。

陈颖年,近六十岁,系岐山县凤鸣镇马江乡安华人,国保大队副队长。

左仓勋在接前任王少平后已在位十几年,陈颖年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一直在位。这些年来,他们二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指挥并参与绑架、审讯、抢劫财物、跟踪、监听监视等一系列非法行为。一桩桩的迫害事实,背后浸透着多少个家庭的血和泪,给多少个原本幸福美满的家庭带来了灾难。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真诚奉劝所有行恶之徒赶紧悬崖勒马、忏悔救赎,及时将功补过,以免它日恶报加身,悔恨已晚。在自己的位置上,理智智慧的帮助法轮功学员摆脱魔难,释放他们这才是你们此时的明智之举。

在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如一日的讲真相中,广大民众已经逐渐觉醒,各地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已越来越多,仅从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至今,中国大陆已有二十一个省、直辖市出现不予起诉、释放法轮功学员或退卷的案例。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人员以各种形式与江氏集团切割,这些释放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是很多公检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的自保和赎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