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西昌市国安大队警察周欣的恶行(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二日】周欣(Zhou,Xin),男,年龄未知,四川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一科)恶警(以前明慧网报道中有时被写为“周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打手,二零零三年以后调离市国安大队。在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三年四年的迫害中,据不完全统计:非法抄家四十余次,非法拷问学员数十次,数次毒打法轮功学员至少六人;至少参与对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拘留、逼迫放弃信仰、勒索钱财等。

部份案例:

一、至少对六名法轮功学员刑讯逼供、毒打

1、方征平被周欣等多次酷刑折磨

方征平,男,六十岁,家住西昌市四一零厂,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自九九年七.二零以来,先后遭受了七次迫害,每次都经历了酷刑拷打和残酷折磨,一次比一次惨烈,身心受到巨大摧残。第七次被云南绥江县法院枉法判刑长达七年,二零一三年四月一日被云南第一监狱迫害致死。下面是他在西昌市遭受的周欣等参与的迫害情况:

二零零一年十月十三日,方征平在西昌市西宁镇给人讲真相,被人举报。市国安大队的周欣等人强行对他进行了非法搜身,并抄了他的家,周欣掏出一张空白的拘留证,未经谁允许就自作主张的填上再关押二十天。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七日凌晨,西宁镇派出所绑架了方征平。九点过,西昌市国安大队长李瑜和警察周欣、王永荣驾车拉走方征平,再一次非法抄了他的家。当时方征平不仅被铐着手铐,周欣还用绳索捆住他,并牵着他不准进屋,同时狠命掐按他的脖颈让他几乎窒息。恶警们进进出出,接连抄了方征平的家三遍。接着又把方征平绑架到国安大队办公室,一只手用铐, 一只手用绳,绑在一张椅子上,边问边拷打,又揪、又踢、又扇,专门针对他的手、臂膀、腿脚和脸,这样刑讯逼供到吃晚饭,臂膀和腿肿得像泡粑一样,青一块紫一块的。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傍晚,方征平被周欣等国保秘密押到酷刑室,一个恶警说:“为装备这间屋就花了三万多元,现在好了,打得再响,哭叫声再大,外面都听不 到,非常隔音。”他们强制他坐上老虎凳,锁上脚镣手铐,施用车轮战、疲劳战,把九个恶警(据说其中有三人从攀枝花市调来,因为他们对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有丰富经验)分成三人一班,三班轮番拷打审问、刑讯逼供、拳脚相加刑讯逼供二十多个小时。方征平说:“我肿得这样了,你们不要打我。”周欣说:“打死火化了就是!”就这样,恶警们更加丧心病狂,专门打他瘀血斑斑的手臂和腿,哪里痛就打哪里,哪里肿就往哪里揪、踢……连续的刑讯、拷打使方征平疼得钻心透骨,而且感到非常疲惫,眼睛不由自主地想闭上;恶警们就按动老虎凳上的电钮发出刺耳的强烈噪声,还用冷水泼他,使他从昏迷中惊醒……

2、李中华被刑讯逼供

李中华,男,六十多岁,西昌市木里县林业局西昌干休所职工。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二日上午,李中华到西昌农科路时,突然冲出十几个便衣将他绑架、双手反铐起来,送到煤炭疗养院二楼角落一间屋里。周欣对李中华刑讯逼供,将李中华的皮带扯下来,绑在手铐上反吊起来,连续将李中华吊了三次。

十二月中旬周欣和米易国保恶警柴发祥等又对李中华刑讯逼供,周欣用铝合金门边打李中华的头和大腿,当时把李中华的大腿踢破二寸多的血口。直到现在都还有伤痕,一直逼供到七点半,又将李中华送到市招待所一楼角落一间屋里,二人一组对他刑讯逼供,通宵不让他睡觉。

3、袁大群,男,七十多岁,家住西昌市矿山公司。二零零三年二月,袁大群被国安大队非法抄家后非法关押在西昌市拓荒戒毒所。恶警周欣对袁大群(当时六十多岁)刑讯逼供,将他的头按在墙上撞、打耳光。袁大群于二零一六年三月六日在迫害中含冤离世。

4、杨国美,女,七十一岁,二零零二年被恶警李玉旭打骂,被恶警周欣用树条毒打。

5、王仕敏,女,六十岁,家住西昌市大兴乡迎新村十组。二零零二年二月王仕敏被川兴派出所王玉彬、国安大队李玉旭、周欣毒打,绑架到江坡戒毒所迫害五天,勒索五十元。

6、廖安才,男,五十多岁,西昌市啷环乡五星村一组村民。二零零零年四月被西昌市公安局一科李玉旭、周欣、郑其友、张晓兵、王永荣绑架,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由于他不交大法书《转法轮》,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被打得周身青紫,还遭讹诈钱财。二零零零年九月,又被非法抓进越西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恶警周欣拳打脚踢)。

二、在洗脑班迫害法轮功学员

西昌市“六一零”系统对凉山州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系列的罪恶的抄家,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非法判刑,强制洗脑,其中以强制洗脑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就办 到了十一期。不法人员用各种手段将法轮功学员绑架,欺骗至某一特定地点,在非法拘禁中用各种肉体折磨和精神摧残,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自己的信仰。直接参与人员:原西昌市公安一科科长李玉旭、科员周欣、胡仲均、郑启有、张小兵、王永荣、罗毅、陈利等。

二零零一年三月,法轮功学员抵制所谓的“学习”,一科李玉旭、陈利、郑启 有、张小兵、胡仲均、王永容、周欣等全体出动,大打出手,将法轮功学员陆远翠捆昏在树上。

法轮功学员何秉稷被周欣像踢皮球一样从牢房一直踢到球场上,踢了近百米。六十九岁的法轮功老太太陆启珍劝他不要打人,被他用手铐铐在篮球架下曝晒。在一旁的其他恶警还帮腔说“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

三、至少参与对十五名法轮功学员绑架、非法拘留、逼迫放弃信仰、勒索钱财等

1、二零零零年九月,法轮功学员干劲在西昌攀西地质大队发真相资料时被攀西地质大队保卫科的人绑架,然后被西昌市国安大队李玉旭、周欣等送到布拖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大约三十天。期间,看守所的恶警对他大打出手,包括用电瓶灯猛击头部,扭住手往铁窗上撞击,用脚踹等等,致使干劲头破血流,手骨错位,几个月右手都 无法正常用力。后来,家人交了一万元的保证金(现已退回),并同时由其父亲本人担保,才被放回,但西昌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强行将其本人的身份证扣押。

2、一九九九年十月二日,法轮功学员张翼到北京了解状况后,五日,赶回家中上班。只因此事,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一科)李玉旭、周欣、罗毅对张翼非法审讯,张翼被市国安非法拘留二十六天,同吸毒、刑事犯一起关在西昌市拓荒戒毒所。在关押期间,李玉旭、罗毅、周欣多次对她进行威胁,用工作、亲情、判刑来给她施压,逼她写不炼功的“保证书”。

3、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四日,十几个法轮功学员到方征平家来玩,被守大院的李妈举报到长宁办居委会。第二天长安派出所伍所长就带人来把他绑架了。西昌市国安大队的周欣、郑启友、李玉旭又来把他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

4、二零零一年八月五日,法轮功学员林顺华解除劳教。林顺华单位告诉她:前面扣的退休金不给了,从二零零一年八月份开始按原退休金给你发。然而李玉旭给她单位打电话说:不能发,还要以观后效,观察到今年十二月份,看能不能写不炼功的保证。到了十二月,市局李玉旭、罗毅、周欣、外南派出所警察、街道管委会、单位张光凡等接连几天来威胁:你要炼法轮功呢还是要工资?因为他们听说她又炼了,心慌了。

5、黄燕云:非法劳教出来后,恶警不放松,原副州长陈其中指令对她进行长期监控。她两次到重庆探望被非法关押的小儿子,国安大队两次派人把她非法押回。两次到市公安局外事办去办理出国护照探望大儿子,国安大队指使下拒绝发给护照,被非法剥夺探望亲人的权利。迫害的直接责任人:陈其中、李玉旭、周欣、刘国强。二零零三年黄燕云到西昌市大兴乡与法轮功学员共同学法,被大兴乡派出所陆××绑架,后由西昌市国安大队周欣将黄燕云劫持到西昌市国安大队办公室。到天黑时,警察才打电话,叫黄燕云女儿和幼儿园园长接黄燕云回家。

6、二零零二年四月二日,法轮功学员汤琼去西昌410厂附近贴不干胶讲真相,被蹲坑的两恶警绑架到拓荒戒毒所,非法拘禁了一个月,每星期国安大队的周欣和姓王的都要强迫汤琼说出另一个学员和资料的来源,汤琼一直未说,一个月后就把汤琼放了。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保卫科人员骗汤琼到厂,被周欣一伙绑架到马坪坝戒毒所强制洗脑。

7、二零零三年端午节后,四川省西昌市公安局国安大队周欣、刘国强、王永荣、胡仲均、向军、罗毅等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胡成美家中,非法抄家,抢走炼功磁带一套、讲法磁带三盘、师父的照片两张,录音机一台,之后将法轮功学员胡成美绑架到公安局,强迫照相、按手印,并向法轮功学员胡成美的二儿子勒索了二千元,仍不放人。其儿子出于无奈,去开了张胡成美炼功前有精神病史的假证明,才把人弄回家。

8、二零零二年农历五月,法轮功学员张天荣被市国安周欣等人绑架至马坪坝戒毒所内进行强制洗脑转化迫害。

9、袁大群、宋平秀夫妇:袁大群,男,七十多岁;宋平秀:女,七十多岁,退休教师,家住西昌市矿山公司。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袁大群一行十几个人到马道一家“农家乐”度假,却遭到市公安局国安大队李玉旭,罗毅,周欣和马道派出所等十几人的围攻,谩骂,并将他们非法关押了二十八天,还强行向其家人勒索一千元“保证金”,至今未还。 二零零一年三月,市国安大队收到退回的几十封讲真相的信,他们就说是袁大群和他老伴宋平秀寄的,把他俩传唤到他们的办公室,大动干戈,由李玉旭,周欣等七、八个人,私设公堂,刑讯逼供,围攻了他俩一天一夜,不让他们睡觉。后经孩子担保,才放回家。袁大群后来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四川省绵阳新华劳教所遭受迫害。回家后,他们夫妻长期被国安大队非法监控。

10、夏惠琼:女,西昌卷烟厂退休职工。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六日,夏惠琼到高枧梨花村散发真相资料,被便衣特务绑架、关押在川兴派出所,后被关到市公安局,罚款三千元后,才准保释回家。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日,夏惠琼与法轮功学员在商业街发真相资料时被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恶警抢走夏惠琼的大法书籍、讲法录像带、讲法录音带、炼功录音带等等。在非法劳教的一年半期间,夏惠琼被迫害致肌肉萎缩、关节变形,甚至无法进食,差点失去生命;并一度失去记忆力,被释放回家时,夏惠琼无法认出很熟悉的朋友。在夏惠琼被非法劳教期间,不法人员还非法克扣她工资及退休金近三万元。周欣、罗毅、王永荣、李杰、刘国祥等人参与迫害夏惠琼。

11、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九日晚十一点,国安大队周欣、王永荣、胡仲均、郑启友等伙同西城派出所的马干警、本单位职工代文义一行共七人,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和手续,强行到法轮功学员高德玉家翻箱倒柜,非法抄走大法书籍、炼功带和师父的经文。随后将高德玉绑架到西城派出所,到派出所已是下半夜两点,在派出所内还有俩位法轮功学员,晚上两点半把三名法轮功学员送往西昌马坪坝看守所,那天是大年三十。 三天后,李玉旭等把高德玉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转移到偏远的布拖县看守所继续关押迫害,当时又下雪又下雨,天寒地冻,没有被子、没有垫的,两名法轮功学员就在冰冷的地下坐了七天。由于高德玉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绝食抗议无理迫害。布拖看守所拒绝收法轮功学员,高德玉她们才被转回西昌市看守所,又被非法关押了十八天。

12、廖安才,二零零零年四月被西昌市公安局一科李玉旭、周欣、郑其友、张晓兵、王永荣绑架,在不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由于他不交大法书《转法轮》,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期间被打得周身青紫,还遭讹诈钱财。二零零零年九月,又被非法抓进越西县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恶警周欣拳打脚踢)。

13、李秀英:女,七十多岁,西昌市川兴镇大兴乡人。二零零零年,李秀英在当地发大法资料,被人恶意举报后,被乡政府的王德胜、派出所的王玉彬,国安的李玉旭、周欣、胡仲钧抄走二本大法书。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十一日,李秀英夫妻二人贴大法资料,被恶人张绍如举报,由川兴派出所恶警王玉彬,国安的李玉旭、周欣、胡仲钧、陈利、周欣、罗毅绑架到拓荒戒毒所和马坪坝迫害一个月后,又被非法教一年,送资中楠木寺劳教所迫害。

二零零二年二月十四日,李秀英去开法会,在半路就被川兴派出所恶警王玉彬和几个不知名的恶警伙同国安恶警李玉旭、周欣、胡仲钧、王永荣绑架,进马坪坝戒毒所迫害十天,迫害致生命垂危后,还被勒索五百元才放人。

'周欣照片'
周欣照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