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能对我施暴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得法的大法弟子。我得法时,确实身患绝症,命不长了。可我确实不是因为祛病健身而学法,目地相当明确就是修炼。当我得到《转法轮》后,废寝忘食的反复通读。第四天,我看到这样一幕:师父给一人递过一本书,我感觉师父正面对着我,我就发自内心的喊“师父”,师父对我笑,接着看见师父转换成法像,蓝色的卷发。画面渐渐隐去。

下面我就讲一讲我所经历的一些神奇的事。

我哪疼她哪疼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五日我被非法劳教,从马三家教养院爬出来的跳梁小丑,在抚顺教养院大放厥词,我当场揭露了谎言,把那些刚刚转化的学员震醒,触怒了警察曾秋艳。由于法理不清,我想唤醒了那么多大法弟子,挨打也值,结果被曾秋艳暴打了一顿。她打的我乌眼青,用高跟鞋踹的我腰痛,我左脚走路费劲。后来我悟到唤醒了大法弟子,是对的,那就更不应该她打我了。我就跟师父说:我做的对,她就不该打我,她凭什么打我,她打了我,那就我哪疼,叫她哪疼。这是我与大法弟子切磋时说的话。第二天,就看出我哪疼曾秋艳就哪疼。

在抚顺市武家堡教养院,把我们所有的坚持信仰,不转化,绝食、炼功的大法弟子都集中起来严管,同修半夜起来炼功,警察用胶皮棒打她们,口里还喊着:谁让你们炼功!谁让你们炼功!给我惊醒了,我赶紧把各屋大法弟子叫醒,我们也炼。我们就都起来炼功了。当警察问我们咋都起来炼功了呢?我说:不是你喊我们起来炼功的吗?我们睡的正香呢,就听警察喊:叫你们炼功!叫你们炼功!所以我们这不都响应你的号召起来炼功的吗?警察无奈的说你们听错了,睡吧。就这样化解了这次的迫害

别碰,碰了我的业力就传给你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二日,我被送到马三家子教养院,一周后,我们一个分队的李同修从小号的老虎凳刚下来,由于小号阴冷潮湿,手上的关节又红又肿,她说这是类风湿。一天教养院一大队的队长王小峰来巡号,李黎明立掌发正念,王小峰用脚给摁下。我就告诉同修说:明天她再来,你发正念,你告诉她:“别碰,碰了,我的业力就传给你。”如果她还碰,那你手上的类风湿就会传给她。

第二天恶警王小峰又来巡号,同修立掌发正念,王小峰又来摁,同修用另一只手挡着发正念的手,说:我这是为你好,别碰,碰了,我的业力就传给你。王小峰说:我不信。接着,王小峰用脚一趟,就把李黎明的手摁倒了。王小峰刚迈出屋门。李黎明就喊起来了:快看,我手上的类风湿不见了。

没有人能对我施暴了

二零零二年十月八日我因与一位手机被监控的人手机相连,被绑架,在抚顺公安一处关了三天三夜。

三天三夜里,抚顺市政法委、公安局,像走马灯似的轮番做我的转化,都无法使我动摇,最凶恶的警察关勇,围着我转三圈也没有对我下手。三天后他们把对我施暴的任务交给了新抚派出所。我怎样到的新抚派出所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他们往我身上浇凉水,一浇我一抖。

当我完全清醒过来后,我明白他们在给我用刑,我立刻明白我的处境,立马精神起来,我高吼一声:你们来吧,我什么都不怕!结果拿水瓶往我身上浇水的警察扔下水瓶就无影无踪,全都闪了,其中有一个小警察说:我的胳膊抬不起来了,我是不能打了。接着就上楼去了,姓崔的副所长说我的手怎么粘上血了,我就接过来说:我的血相当微观,很容易传染上肝炎。他说:不好!我得赶快洗手去。人也跑了。所长就说拿电棍!拿电棍电她!我毫无惧色,心里默默发正念,结果电棍始终也没电上。

第二天,小警察说:姨呀!太神奇了,电棍在楼上电可足了,到你那就没电了。没打开,再拿到别处,也照样没电。没有人能对我施暴了。这场闹剧就这样收场了。

今晚你就肚子疼

在看守所时,有一天,抚顺站前派出所来了三名警察,说有人说你安排她牵线,并且租房子给她住。我说你说的人我不认识。这把他们气坏了,开始骂我,我不在意。后来他们竟敢骂我师父,我说你们骂我师父,那会遭报的,你们千万别骂我师父。那警察说我骂了又如何?我说今晚你就肚子疼。他们说:如果我今天晚上肚子疼,明天就不来外提你,如果不疼,看我明天怎样收拾你。我说你明天不会来的。结果他们再也没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