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对安全重要性的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从二零一五年和二零一八年本市大法弟子曾经遭受邪恶的迫害,波及多个地区的同修。这两次分别有十三位与十七位法轮功学员遭到不同的迫害。

从了解邪恶在学员家中非法抢走的资料数量来看,真相期刊多则有几千册,光盘上千张,还有几百张的真相不干胶等,真相资料少的也分别各有上百份。

在二零一五年之前,与一位后来遭受非法判刑的农村同修交流时,同修说,今年的制作神韵光盘你们那边是否需要,我回答不需要。听她讲,当地的协调人一次就采购上万张光盘,找不到地方放,全放这里了。言语、表情带着指责与不满,我问,你们没有计划性、分期购买和多处资料点“开花”吗?同修讲,我们这里的同修多数家庭只有一人修炼,因有的家人不明真相,家庭关系有的不和,家人能支持修已经不错了,做资料就有压力。夫妇都修炼的,也是找借口不参与制作,实际就是怕心障碍着;可是同修们又都需要各种资料,那也得给提供呀,同修表情显得无奈。

谈到资料运作是不是单线联系时,同修叹了口气说,刚开始是这样运作的,可是时间长了大多数人都知道我这里拿资料方便,也就谁来给谁了。后来又了解到,有的老年同修在电话里直接互相说,需要东西去某某那里拿。

看过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同修材料的人员讲,“你们”(指判刑同修)的人在看守所里面什么都说,她说她、他说他,有的多年的事情都说,还不如其他的犯人。

记得一位曾经被迫害的同修讲,她被邪恶抓走的两天里,其他同修的信息,邪恶从她那里一点都没有得到。两天后,邪恶又绑架了另外一名学员,邪恶利用监听到一点消息,诱骗该学员说,某某已经把你们之间做的事情都说了,你也从实说吧。该学员知道,某某两天前被邪恶抓走了,听了邪恶监听的只言片语,误认为某某同修把她说了,也就稀里糊涂配合了邪恶。她们出来后,该学员见到某某同修,一脸怨气,指责同修出卖她。某某同修把事情经过仔细说了一遍,该学员才知道自己上了邪恶的当。

二零一八年初,与本市一位主要协调人(后来也被迫害)交流时,告知你们这里知道主要资料点的人多,而且资料运作大意,需要更换资料点,能分散开最好。该协调人讲,有难度,以后再说,多注意就可以了。轻率的交流,现在想起来,自己后悔没有坐下来好好交流实施。

这两次大批的同修遭迫害,邪恶都是在半年前就开始跟踪、监听、拍照、蹲点,在同一天、同一个时间進行抓捕。

就在发出这篇投稿时,听二零一五年那个地区的同修讲,现在依然有一些学员找各种借口,带手机去学法点和资料点。

同修,我们的时间有限,请理性的做好三件事,手机就是个窃听器、资料点的安全、配合中的安全与修口等等方面应该切实重视起来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