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正自己 正信使我破除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九日】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一日发表了《做法和效果(再谈摆正基点)》这篇文章,同修在文中提到“我们口口声声说大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自己修炼后无病一身轻了,为什么遇到迫害时,就高血压、高血糖、心脏病全上来了?这是证实大法吗?我们很多人总喜欢套公式,却忘记了大法修炼讲的是必须修心,修心和履行使命才是根本。”“这种形式回家是堂堂正正吗?没有意识到为私为我心上来时连法的庄严也不顾了吗?”看到这篇文章我深有感触,回想起自己遇到的一件事。

二零一五年,我诉江的邮件落到当地610手里,610指使恶警把我绑架到派出所,我拒绝签字并讲真相,有几个警察听了真相,不同程度的认同了真相,不认同的警察也被我说的哑口无言,我想只要我走正路不配合邪恶并讲真相,邪恶就迫害不着我了,明慧网上很多同修就是这么做的。警察把我带到当地医院所谓体检,前面的指标都正常,最后一项是量血压,我突然想到当地以前就有一些同修体检不合格回到家中,我在心里求师父让血压变高,结果血压量的很高,我对警察说,我血压高你们不能把我送進看守所。没想到警察笑了笑说关键是态度,意思是我态度不行,血压多高都不行。

看守所的大门一关,我就觉的心一沉,我做的不错啊,怎么被关進看守所了?当晚我一宿未睡,怎么也想不通。 第二天看守所医生给我量血压,还是很高,于是又给我测心电图,我在心里求师父让我心律快点再快点,结果心律越来越快,把看守所的警察和医生都吓坏了,看守所医生哇哇大叫 “快让他平躺下千万不要动”, 连喊了几遍。我除了感到心跳得很快外,身体一切正常,心里还在偷笑,这下你们不敢关我了吧,马上就会把我放了。过了一会儿,所长来看我,说某某某你认识吗?我说那是我亲戚,所长说他是我同学,还意味深长的对我说你在这要好好表现。所长刚走,看守所医生来了,给我拿来了药,还神神秘秘的朝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一看成了,家里找关系了,这是要我配合演戏好把我放了,于是那两天我一直在配合演戏,药拿来了就放到舌头底下,然后偷偷吐到便池里。过了两天,所谓提审在办公室见了所长,我智慧的给他讲真相,他也认同,还说我真佩服你们这些人的勇气,最后我满怀希望的说你看我心律这么快,是不是应该把我放了,没想到他笑了笑说我们都是有标准的,你不够标准。

我好似被当头挨了一棒,晚上又睡不着觉了,回想起在派出所里也提到有同学在这里干警察,没想到同学说他管不了,反而劝我写保证书,这次又是这样,我不是用正念否定迫害,而是用人念,想用常人的托关系走后门的不正当做法摆脱迫害,在神的眼里会怎么看,我立即放下了这颗想用人的关系出去的心。

再向内找,为什么派出所警察说我态度不行,看守所所长说我不够标准,我看到别的同修以病业形式回家了,我就学人不学法的认可了这种形式,也想利用这种形式回家,我的基点不是证实法,而是不择手段以回家为目地,我讲真相时说自己学大法身体好了,这种病业形式的出现不就在打自己耳光吗? 怎么证实法?后来几天我就跟警察和犯人讲我身体没事,只是突然出事紧张造成的,再体检时,果然血压也正常了,心律也不快了,也不再让我吃药了。

在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在被绑架前一段时间,我就出现时而心慌的假相,这次出现血压高、心律快的假相正好符合了看守所医生的所谓诊断,我现在理解的是旧势力在我被绑架前,就开始给我制造病业假相作为铺垫,来对我進行所谓的考验,当我回到家中后,心慌的假相就消失了。

我向内找为什么被迫害,表面原因是我每天忙于给同修修改控告信,学法很少,干事心也起来了,当时很多同修的控告信被拦截,不能直接寄到两高,我自认为正念很强,就把自己的控告信和其他很多同修的控告信一起邮寄,自以为自己正念强,能带着其他同修的信闯过拦截,结果610和国保恶警怀疑我是“诉江”的组织者,企图给我扣上罪名迫害好向上邀功。

回想起自己在平时交流时、在帮助同修时,总是滔滔不绝的讲,同修们都围着听,我也习以为常,出事前一天,有一个同修突然眯着眼用瞧不起的表情看我,这一表情深深的印到了我的脑子里,以至于我被绑架到看守所后,一闭上眼睛就看到同修的表情,心里愤愤不平,她怎么能这样对待我?这颗心多强啊。

向内找我被迫害的直接原因是产生了证实自己、把自己摆到同修之上的心,進而又助长了显示心和干事心,因为对时间的执着使我产生了安逸心,安逸心又助长了我的色欲心和对名利的执着,因为对名利的执着又加大了我的怕心,而这些心的根源在于“私”这个旧宇宙生命的本性未去,正是这些心被旧势力抓住借口操纵黑手、烂鬼和恶警迫害我,我决心归正自己,放下这些心,否定旧势力的迫害。

我每天背法、讲真相、发正念、向内找,讲真相时我坐在中间,其他人围着我一边干活一边听我讲真相,真相也讲得差不多了,唯独不能炼功,原因是监舍里有几个监控头,特别是有一个看守所上级看的监控头,我被告知,只要我炼功,整个监舍的人都要受牵连,加上自己还有怕心,就一直没有突破。连着几天不能炼功,我很痛苦就在心里求师父,结果马上把我换到另一监舍,这间监舍是给酒驾等轻微犯罪的人准备的,有一个监控死角,我可以在这炼功。

在看守所里,我听到的都是我肯定要被判刑开除工作的消息,给我造成了从此在人类社会很难生存的假相,这些假相用人的眼睛看,用人的耳朵听是那么的真实,一直在考验着我对师父、对大法是否坚信,一开始我想,豁出去了,放下生死,判刑我也不妥协,每天我都在背所有我能背过的法,特别是反复背师父的法:“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

几天后,我站在监舍窗口看着高墙上的电网,心想这些肉眼看的现实只不过是假相啊,师父的法身和众神就在我身边看护着我,空气中都是神的眼睛,心中升起了正念,感觉心里非常的踏实,当天下午看守所突然把我放回了家。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魔难中首先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定走师父安排的路,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同时向内找是什么心让旧势力抓住了借口,把它用法归正,同时发正念清除迫害自己的一切邪恶,就能否定迫害。我多次遇到危险,都是凭着对师父与大法的坚信,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化险为夷。在平时的修炼中,在困难面前,在魔难中就看自己动的是什么念,动的是人念,那么在这个问题上就是人,就无法摆脱困境,顺着旧势力的思维去想,就陷入了一条充满荆棘的死胡同。只有按师父的要求去做,才是走在通向无比伟大的光明之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