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学法读错字 我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我们学法小组新来了一位同修梅姐,六十多岁,初中文化,九九年七·二零以前开始修炼的老同修,为人热情,性格豪爽。但是梅姐读法的时候,掉字、加字、还读错字,甚至有读不成句的现象,《论语》照着书读都不流畅。我心想:这法学的也太差了。于是,每次学法就想着怎么样给她纠正。可是在她读法出错我给纠正时,她甚至有厌恶的情绪表现出来,而且已经纠正过的地方,第二次读的时候,她还是读错。她还说:“师父的讲法录音我都背过了,师父就是这样说的。”有时实在没话说了时,她就很不情愿的改过来,但脸上的表情却显得极不高兴。

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以后,我们俩的关系有点生疏了,学法小组的其他同修也因为我俩的状态而觉的尴尬,我自己心里很不理解。

有一次,小组集体学法的时候,同修各自拿起书,我的书放在我的背后,当时没有找到,就说了一句:“我的书呢?”梅姐手指着我的背后说:“在这儿,你两只眼睛只看别人,不看你自己。”我当时愣了一下,心想,她为什么这样说呢?这里有我要去的什么心呢?

大家开始学法,我没有静下来,心里想着同修梅姐说的话,我真应该找找我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有哪些执著心没有去,使我和同修之间产生了间隔。

在发现同修读法困难的时候,我首先想到的只是:“这人都修炼二十几年了,《转法轮》这本书没读一千遍,也得八百遍了,为什么到现在都读不通顺,新《论语》发表有四年多了,为什么还背不下来?”满心的嫌弃与瞧不上。这不是瞧不起人的心吗?在给同修纠正错的时候就不自觉的表现出了高高在上,好为人师的心,怀着这些肮脏的心,给同修指正错误,同修怎么能高兴的接受呢?梅姐是在“文革”时期上的学,那时候邪党鼓吹知识越多越反动。她在最该学习知识的时候失去了学习的机会,她也是邪党所谓的“读书无用论”的受害者。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尊心,同修本来因读法读的不通顺而紧张,我一再一再的瞅着人家的脚后跟,一步不落的紧盯着,把人家弄得没面子,我还怨人家态度不好。师父说:“你搞的他灰头土脸的,他也是人在修。”[1]如果不是我紧盯着使她紧张、生气、下不来台,说不定梅姐读法就很通顺呢!作为真修的大法弟子谁都愿意学好法,同化好法,我真的不应该这样对待同修。师父说:“你真心为别人好,没有一点为私的心,你讲出的话能使别人落泪。”[2]我的善心修的还很不够好,其实都是我的问题。

想到这儿,突然一阵热流从头顶下来,通透全身,一口痰咳了出来,多日的胸闷缓解了,感谢师父看到不争气的弟子,心性有一点的提升,就给我净化身体。同时对“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3]这段法有了新的认识。

这时梅姐听到我咳嗽,立刻用手端着纸篓送到我面前,我的眼睛湿润了,多好的同修,我还嫌弃人家,用负面思维去想同修,只看人家的短处,不看长处,我差劲透了。

感谢师父慈悲,把这么好的同修送到我的面前。让我找到执著心,感谢同修,让我解体了这些不好的心。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