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2019年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开州区(原开县)隶属于重庆市,位于重庆市东北部,三峡库区小江支流回水末端。西临四川省开江县,北依大巴山接城口县和四川省宣汉县,东毗云阳县和巫溪县,南近长江邻万州区。

2018年末,开州区幅员面积3959平方公里,户籍人口168.53万,辖28个镇、7个街道、5个乡。尤其是云山雾罩的独特景观给这座“休闲小城”增添了几分妩媚和仙气。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江泽民及其操纵的流氓犯罪集团,就对全国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施加各种血腥的迫害。开州区公检法司各部门人员亦沦为江氏集团的帮凶,对手无寸铁的开州法轮功学员以莫须有的罪名,进行栽赃陷害。

据明慧网报道的不完全统计,开州区(原开县)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16人;被非法判刑的24人,被非法劳教的14人;在外地遭迫害3人;洗脑班7人;遭看守所拘留5人,共69人。由于中共的严密封锁,开州区遭中共当局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因各种原因还有很多未曝光出来,这里整理出来的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图1:1999~2019年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遭各类迫害人数统计
图1:1999~2019年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遭各类迫害人数统计

说明: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为69人。其中,被迫害致死16人,占总数的 23%;被非法判刑24人,占总数的35%;被非法劳教14人,占总数的20%;被洗脑迫害7人,占总数的 10%;被拘留5人,占总数的 7%;被外地迫害3人,占总数的 4 %。由此可以看出,中共对开州区法轮功学员的判刑和劳教迫害是最严重的。

一、开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至少有16人

开县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16人,他们是:王季成、任从怀、邓祖雄、吴大艮、李正芬、朱旦清、朱昌碧、李培桂、邱福元、伍分菊、赵大玉、许从兴、熊国太、董自成、肖登翠、廖百一。

被迫害致死案例:

1、开县小学教师王季成被迫害离世

王季成,男,五十九岁,重庆市开县镇东乡小学教师。王季成因讲真相,于二零零二年七月被县“610”办公室恶人绑架至县公安分局,拘留在县看守所迫害、洗脑,并被罚款二千元。二零零三年,九月十日,因坚持信仰和向民众讲述法轮功被当局迫害的真相,王季成被当地恶警绑架至县公安分局。两天后,他被劫持至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期间遭受严重精神和肉体的迫害。

二零零三年十月,被迫害致“保外就医”。回家后,王季成身体极度虚弱,腰无法直起,茶饭不思,一直没能恢复,于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任从怀遭监控干扰含冤离世

任从怀,男,开县镇安镇雄狮子街。坚定修炼法轮大法,屡次遭受迫害,在其被迫害生命垂危之际,被非法判刑五年监外执行,警察、国安警察还多次上门监控干扰,二零零五于年四月六日含冤离开人世。

3、法轮功学员邓祖雄含冤离世

邓祖雄,男,五十七岁,开县白鹤火力发电厂工人。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后坚持修炼。二零零一年八月,县公安局张代成与火电厂恶人对邓祖雄非法抄家并罚款,第二天邓祖雄含冤离世。

4、法轮功学员吴大艮遭身心摧残去世

吴大艮,开县和讦镇乐园村人,修炼法轮功后,多年的瘫痪痊愈。一九九九年七月后,多次遭到抄家恐吓,“610”警察谭某某抢走了亲戚接济他们的现金。由于经常遭到警察骚扰恐吓,吴大艮精神和身体上受到严重摧残,于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八日去世。

5、法轮功学员李正芬屡遭骚扰含冤离世

原重庆市开州区法轮大法义务辅导站站长、法轮功学员李正芬,是白鹤电厂气机车间主任秦先富(音)的妻子。自九九年江泽民及其中共实施迫害法轮功后,经常受到开县公安、国保、派出所及社区人员及单位的多次骚扰,使她长期过着担惊受怕的非人生活。

二零一一年李正芬旧病复发,生活不能自理,被送进县医院治疗,病得已经脱了相,熟悉的人见着她都认不出来,与炼功时判若两人。尽管如此,开县国保人员还准备将她送到开县长沙洗脑班去加重迫害,看到她确实病的不行了才作罢。但“六一零”人员及国保警察仍然不死心,未经许可,擅自闯进医院给她拍照,逼她签字,给她施加各种压力,导致她病情极度恶化,几天便离开了人世,终年大约七十一岁。

二、开县被非法判刑的24人

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徐开华(两次)、廖玉之、雷必富(两次)、朱大珍、王蓉、王梅、任从怀、任兴碧、吴立兴、魏久勤、罗敏、魏久福、周开国、钟成菊、邓福、梁经碧、徐素英、桂大英、王行开、唐姓女学员、邹小琴、彭德实、张珍芬、李兴明(音、(两次)

表1:1999~2019年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统计表

姓名

性别

年龄(岁)

诬判时间

诬判刑期

回家与否

徐开华

60

2002年9月14日~2016年

合8年2个月

仍被关押江津监狱

廖玉芝

2009年2月

5年

回家

雷必富

59

2009年7月14日~2014年12月19日

合7年

流离失所

朱大珍

73

3年

回家

王蓉

48

2002年9月14日

4年

回家

王梅

45

2002年9月14日

3年

回家

任从怀

5年(监外)

任兴碧

78

2年

回家

吴立兴

2015年7月30日

3年3个月

回家

魏久勤

2015年7月30日

4年6个月

回家

罗敏

2015年7月30日

7年6个月

仍被非法关押重庆永川监狱

魏久福

周开国

钟成菊

50多

4年

仍在监狱受迫害

邓福

60多

2018年9月中旬

1年(监外)

回家

梁经碧

3年

徐素英

68

2014年5月19日

5年(监外)

回家

桂大英

73

2018年

1年(监外)

回家

王行开

回家

唐某某

60多

回家

邹小琴

40多

回家

彭德实(音)

60多

回家

张珍芬

回家

李兴明(音)

50多

回家(两次判刑)

被非法判刑案例:

1、技术骨干徐开华遭开除、判刑迫害

徐开华,女,六十岁,市开县白鹤发电厂通讯班技术骨干。二零零二年九月十八日被开县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同日被电厂非法开除工作,在重庆永川女子监狱迫害。

二零一四年六月三十日,开州区政法委书记王立成以及公安局国保大队余平,领着国保警察高立军、温木春、吴奇、张某某等人,突然闯入徐开华的家中,不问青红皂白大肆抄家,将电脑、打印机、所有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全部掠走。徐开华当天被绑架到汉丰第一派出所,遭到警察通宵达旦的轮番审讯、关押、打骂。

徐开华为了免遭再次冤狱迫害,在法院秘判之前已离家出走,流落他乡。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六日,徐开华在四川省广安市,被广安“六一零”人员绑架。次日,由重庆开州区“六一零”人员劫回到开州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冤判四年零两个月,徐开华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重庆江津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2、雷必富遭两次冤狱迫害

雷必富,男,今年五十九岁,是开州区临江镇三星村八社人。二零零一年七月,因参与了同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一次交流,被开县临江镇派出所知道了。派出所所长带着十几个警察上门来意欲绑架雷必富,他就趁机走脱了,过着流离失所的艰难生活。雷必富走后,他的妻子(未修炼法轮功)因散发真相资料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儿子也受到了临江派出所的传讯威胁迫害,受人歧视,只得辍学在家。

雷必富在自述遭受的迫害中这样讲到:二零零八年九月回家后,同年十二月十二日,临江派出所的七、八个警察又闯到门面上来绑架。我想自己为了做个真正的好人,刚结束七年多流离失所的生活,他们又想对我行恶。不行!我再也不能让这些受蒙蔽的警察对大法犯罪。因此,他们向我扑来,七手八脚的把我按倒在地。我使出浑身的力量挣扎,但终因寡不敌众,我最终遭到他们的拳打脚踢,当时就被打的鼻青脸肿、满口是血,臀部被踢伤,大腿骨头脱臼,不能使力,腿脚只能在地上拖着。最后警察们将我双手反剪到背后并使劲儿往上抬高,又把我的头用力往下按,巨大的疼痛令我难受至极。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四日被开县法院冤判三年,二零零九年九月,雷必富被劫持到重庆渝都监狱七监区继续关押迫害。长时间被罚坐小凳子、逼迫转化写“五书”。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四日,临江派出所的所长带领十几个警察将雷必富绑架到派出所。

这伙不法之徒把雷必富劫持到开县一个不知名的地方,只见走出来几个年轻人说叫他规矩点儿,不规矩就整。他们把雷必富从车上蛮横地拉下车,将他的双手反背并往上抬举。雷必富大声吼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大法好!”几个年轻人就开始对其暴打,又用力把雷必富摁在地上想锁地环,但没得逞,几个人合伙整了一个通宵。

次日,警察又把雷必富弄到开县医院去体检,之后就把他非法关押到看守所,但雷必富坚持不穿号服。协警董兵就用穿皮鞋的脚猛踢雷必富的腰部。然后又把他弄到室外坝子里,避开摄像头又继续打。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雷必富被开县法院诬判四年。

二零一五年二月,雷必富被强行送到重庆永川监狱八监区,见他抵制转化,又把他转到十一监区,七天后,又把雷必富转押到重庆渝都监狱九监区。去后犯人就叫雷必富面壁,八、九个犯人在背后乱打雷必富的全身,两颗下门牙被打掉。其中一个外号叫“和尚”的犯人生活组长最邪恶,不让上厕所,叫雷必富便到裤裆里。

监区还指使八个犯人二十四小时昼夜贴身监控,逼雷必富转化写“五书”,又叫他去打扫清洁、做皮鞋、扛布匹、折叠盒子和做红包,受尽非人折磨。

3、朱大珍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三年五月一日上午九点钟,因在开县九龙乡散发真相资料被九龙山派出所绑架,后被开县法院冤判三年,同年冬天被劫持到重庆市走马镇女子监狱一监区集训队。

在集训队,朱大珍为了抵制迫害,受到各种体罚:被剥夺睡眠、罚坐小凳子、被迫转化和精神洗脑,九死一生才获得自由。

4、国保泯灭良知迫害低保老人邓福

邓福,女,六十多岁,无退休金,吃低保。二零一八年九月十日被绑架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星期后,就直接送万州监狱。狱警见邓福身体病重拒收。国保人员又将其带回到万州医院,叫医生开假证明。但体检时发现患有心脏病及良性瘤子。医生叫国保马上办手续住院治疗。但国保泯灭良心,无视邓福年老有病的实情,非要把这位花甲老人送入监狱。于是再次将老人劫到监狱。监狱管理员见老人气色不佳,遂问:“你有什么病,嘴唇这么黑?”邓福照实说了自己的病情。管理员坚决不收,还气恼的对送人的国保发火:“烦死了!这么病重的人都弄进来!”国保想利用监狱加重迫害邓福老人的阴谋彻底失败,最后对邓福判了个监外执行一年,打电话叫老人的儿子将其母接回家,并叫她儿子每月送老人去公安局报到。

三、被非法劳教的14人,其中一人被迫害致死

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名单:许从兴、王国棋、周志华、任兴琼、谭光英、颜从华、许重新、陈云松、罗先良、许宜、周平、熊国太、张文炬、朱大珍

表2:1999~2019年重庆开州区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劳教统计表
姓名 性别 年龄(岁) 被绑架时间 被非法劳教期 被非法劳教时间 备注
许从兴 60 2000、5、14 含冤离世
王国棋 62 2004、11、29 3年 2005年1月8日 所外执行
周志华 57 2004、11、29 3年 2005年1月8日 所外执行
任兴琼 70 2011、7、28 2年 2011、8 两次
谭光英 2008、8、28
颜从华 65 2001
许重新 60 2001
陈云松 61 2003
罗先良 60 2001
许宜 60 2001 遭非法开除
周平 47 2009 2 2009
熊国太 2008 1年6个月 2008、3 所外执行
张文炬 21 2001
朱大珍 50多 2001、5、22—2006、10、22 两次分别2年 2001、9—2006、11、10 非法劳教两次


说明:表2中法轮功学员的年龄皆为当时遭迫害的实际年龄。

被非法劳教案例:

1、法轮功学员许从兴被西山坪劳教所迫害致死

许从兴,男,六十岁,重庆市开县四马乡安康村法轮功学员。许从兴二零零零年有年五月十四日被开县公安局恶警绑架劳教,被西山坪劳教所酷刑折磨后,于二零零三年七月十九日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王国棋、周志华夫妇遭外地公安迫害

二零零一年,王国棋(七十七岁)之妻周志华,女,七十二岁,与开县其他法轮功学员到银钱山去玩,后遭公安人员跟踪。次日被绑架到县公安局,当天晚上回家。一个多月后,很多便衣多次开车来到其居住的小区,企图绑架王国棋夫妇未遂。为了免遭迫害,夫妇俩只得流落他乡。

开县公安人员见不着人,象疯了一样四处打听和寻找两位老人的下落。公安与白鹤电厂有关人员三次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千里迢迢驱车闯到两人的老家四川遂宁市寻找未果。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王国棋夫妇在四川遂宁市再次被当地公安绑架,双双被非法劳教三年(所外执行),于二零零七年回家。

因坚持“真、善、忍”信仰,每逢敏感日,王国棋夫妇及两个女儿都要受到当地公安、派出所、社区和单位的骚扰。

3、善良老太朱大珍遭两次劳教迫害

朱大珍,女,七十三岁。二零零一年五月二十二日,因同修散发真相资料遭绑架被牵涉,遭开州区“610”、公安局副局长余学富、国保大队长张代成等四个警察绑架到汉丰派出所,非法抄家。拘留三个多月后,后判两年劳教,被劫持到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关押迫害。

第一次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1)体罚、“军训” 罚她做下蹲(双手抱头)。两个包夹,刘丽(音、吸毒犯)、毛丽(音),罚做了九百多个下蹲。还逼她天天倒马桶、坐塑料硬凳子,不准垫东西。每天或坐、站、蹲,变着法子折磨。有时还叫她走“鸭步”(即双手反背在后面,双腿蹲着往前走)。(2)逼转化、关禁闭:狱警还动员犹大,做朱大珍的转化工作,另一个犹大把事先写好的转化书拿到朱的面前叫其签字。朱大珍不签,犹大自己签了。狱警来验收,她们叫朱大珍踩师父的法像。朱大珍坚决不从。随后,警、犯把她弄到三楼关禁闭。

第二次在重庆市茅家山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二日,朱大珍与两个法轮功学员到丰乐镇滴水村去讲真相救人。粘贴真相时被三个不明真相的人(姓邱、刘、胡)诬告,三人被绑架到丰乐派出所。被非法拘留二十天后,朱大珍即被送到重庆走马河石字三村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遭受的迫害有:(1)睡觉遭打(2)被折磨、撞墙(3)遭犯人报复毒打撞墙

有一次过年期间,走廊外面电视在放新年晚会,朱大珍不去看,包夹她的犯人陈海燕(音)也看不成,她就报复朱大珍。朱冷不防被她从后面一把抓住后背使劲往后倒拖,接着又使劲往前推到另一间监舍,还诬告朱大珍窜监舍。没待朱反应过来,然后又把朱从别的监舍里,“呼”一下猛拉出来,再拉到厕所里去撞墙。

四、开县法轮功学员在外地遭受的判刑、拘留迫害3人

1、法轮功学员李素华遭冤判

法轮功学员李素华,女,六十岁,重庆开县生化制药厂职工。退休后居住在成都子女处。二零零二年四月十日晚,望平街派出所及成华公安分局警察闯入家中,绑架了李素华,同时搜走了家中现金、首饰、手机、存折等大量财物。李素华在被拘捕、关押了一年多后,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一日,被成都市成华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没收被搜走的大量财物。

2、法轮功学员郑和遭绑架、丈夫(未修炼法轮功)被免职

北京开亚运会期间,法轮功学员郑和,女,六十多岁,到北京探亲,顺便去观看亚运会,在门口检票处被安检人员翻包查出一本《转法轮》书,当场被收缴,郑和随后被北京公安绑架。北京公安随即通知重庆开县公安,将郑和劫回当地看守所,她多次受到公安人员与白鹤电厂相关领导的审讯,并要求她在笔录上签字,精神压力很大。

郑和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周承斌是开县白鹤电厂的副厂长,受株连被免去职务。

3、法轮功学员余础芳遭异地警察绑架

法轮功学员余础芳,女,二零一九年七月在湖北丽川(音)探亲时遭当地派出所绑架、拘留,现已回家。

五、强送洗脑班7人

1、二零一一年六月,开县国保、“610”人员等四人入室强行将廖加琼,女,六十九岁;王端翠,女,六十多岁绑架至开县长沙洗脑班进行迫害。原开州区政法委书记王立成纠集原百成社区叶书记及两个(吴姓、黄姓)包夹攻击、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逼廖加琼签字画押,被非法关押一个星期才放回家。

2.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深夜十二点左右,汉丰派出所所长带着一伙人入室,将朱大珍绑架到了重庆开县温泉镇七里潭洗脑班关押迫害,被包夹肖韩平、王立成和刘姓人员灌输欺世谎言,非法关押一个多星期才回家。

3、开县白鹤电厂通讯班技术骨干徐开华与法轮功学员吴立新、魏久勤、罗敏被绑架到重庆歌乐山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四人回家时被逼交保证金四千元,还要求上交房产证作抵押,警察并要求四人每个月必须去国保大队报到。

六、遭绑架被拘留5人

1、二零一二年三月中旬,重庆开县边远山区金峰乡近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颜从华,去他乡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遭恶警绑架。后来,恶警抄了颜从华的家,抢走了大法书籍与真相资料等。颜从华被非法关押在重庆开县看守所迫害,看守所的邪恶为迫害颜从华,诬陷他是强奸孙女,以便教唆其他犯人毒打颜从华,且不准他亲人探亲接见。

2、原重庆市开州区白鹤电厂锅炉车间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唐坤华,男,七十七岁。二零零一年,不法人员将唐坤华无理绑架到开县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天,期间受到恶人的非法审问。

3、二零零七年六月,法轮功学员周德华,女,六十多岁。因散发资料遭绑架,被拘留十五天。

4、谢家香(女、音),被非法拘留十五天,敲诈一万元。

5、张文炬,男,二十一岁,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日~十二月九日被万州国安绑架到开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七、骚扰

中共每逢“四·二五”、“五·一三”、“七·二零”、“十·一”、中国新年等日子都特别惊恐万状,害怕善良的民众,不让国民安居乐业、自由享受天伦之乐,以各种见不得人的下三滥手段耗巨资搞所谓的“维稳”,实则上是大搞国家恐怖主义,致使举国上下乌烟瘴气、民怨沸腾、人心尽失、灾祸连连。开州区各级政法部门在“610”及政法委的统一布署下,在单位、小区及邻舍安插便衣,日夜严密监视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一切行动,在派出所警察及街道、社区居委会的胁同下,未经主人许可,擅自私闯民宅、强行入室拍照录像、翻抢私人物品、绑架人质,搞得法轮功学员家无宁日,已经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在江氏犯罪集团的操纵下,开州区的法轮功学员无一例外的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骚扰。


信息:
原重庆开州区(开县)国保大队:
国保大队长:张代成:130 3838 8476 136 3532 9999
国保警察 高立军、温木春、吴奇、张某某等人
徐兴学 133 3031 6958(“610”头目)
黄建国 136 3534 9333
黄永国 133 7031 3599
钟贤周 139 9657 0399
周 波 139 9657 0399

重庆渝都监狱七监区:
教导员:刘学东、陈志(专门指使帮教打人)
狱警:潘中兴、赵学福(将学员迫害成精神病)

重庆中级法院:
审判长:李明强
审判员:崔虹
代理审判员:吴长渝
书记员:刘用辉

重庆开县检察院:
公诉人:任泽东

重庆开县法院:
审判长:谭成富
审判员:付家文、邱文军、陈志、郭晴、朱宏梅
书记员:鲁登彬、赵夏、谭术明、李方富、李宏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