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市杨胜军被迫害致死 家人请律师伸冤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佳木斯六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杨胜军,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与八十一岁的母亲在家被警察入室绑架、抢劫,母亲当天晚上被放回,杨胜军八月十一日被迫害致死。这是杨胜军被非法关押仅九天后出现的悲剧。

杨胜军遗像
杨胜军遗像

杨胜军为人善良朴实,退休后细心料理家人的饮食起居,每天买菜做饭打扫卫生,把家人照顾得很好。如今,突然离世,给家里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和尚未成家的儿子造成巨大的痛苦和伤害,也给家人朋友带来了无尽的忧伤和思念。

为讨还公道、给杨胜军伸冤,家人聘请了律师伸冤维权。二零一九年九月六日,代理杨胜军案的两位律师先后去了中心医院、友谊路派出所、郊区公安分局、郊区检察院、市检察院、拘留所等六个部门,并给相关部门递交了反映信。

实施绑架的友谊路派出所作为办案单位至今没有给家属行政拘留通知书,没有给家属出具任何法律文书,以各种理由推脱律师阅卷。友谊路派出所副所长胡智对家属和律师说,抓人是全市决定的。

二零一九年十月十八日,杨胜军案的代理律师和家属、亲友到佳木斯市行政复议科的接待窗口递交了“行政复议申请书”。

家属希望所有相关部门查明事实真相,追究犯罪人员的刑事责任,惩治行恶者,还天理公道于人心。

杨胜军,佳木斯市四塑工人,曾患乙肝多年,整天病歪歪的;二零零四后,有一段时间他肚子肿的鼓鼓的,行走艰难,出现病危症状后到了医院,大夫说这种情况已经失去治疗意义了,要治病也是人财两空,但家人没放弃,医生马上给杨打氧气抽腹水,抽出来的水又黄又臭,抽出了好几盆。在这过程中杨胜军一直坚持听师父讲法,最后奇迹出现了,抽完水马上就好了。但是大夫不放心,杨胜军在医院又多呆了十多天之后就回家了。回家后杨胜军炼功学法,很快恢复体力,他和家人都相信是听大法带来的幸运和奇迹。由于杨胜军的工作单位不景气开不出工资,他身体变好就可以靠骑人力车赚钱养家。

二零一九年七月,黑龙江省公安厅所谓“督导组”窜至佳木斯,唆使佳木斯公检法部门对本地法轮功学员进行大面积的骚扰迫害。自七月二十五日以来,佳木斯市各公安分局及下属派出所乃至社区人员疯狂绑架、抄家、骚扰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大约四十多人被绑架;上百人被敲门或电话骚扰。在全国范围内,多地警察透漏出是上级给下指标,各派出所要凑够人数,还能按抓人名额领取奖金。

八月二日上午,家住林苑小镇的法轮功学员老金太太和儿子杨胜军出去了,只有刚从日本回来探亲的老金太太的二儿子在家。友谊路派出所的三个警察来敲门,家属就给开门了。三个警察把杨胜军家的打印机、电脑、大法书约50~60本等物品(非法)搜出来,摆在杨胜军家门口等杨胜军母子回家。杨胜军母子回家后,被三个警察当场绑架并带到友谊路派出所。老金太太于当晚二十三点被放回家。杨胜军被带到医院体检,实际杨胜军当时身体状况非常不好,根本不符合拘留所的收押条件,警察却对家属说,杨胜军身体没有病,并且向其弟要了400元体检费后,把杨胜军送到拘留所。

八月十一日早上五点半左右,友谊路派出所警察来杨胜军家敲门,说杨胜军早上在拘留所大口吐血,已经被送到中心医院抢救了,同时把杨胜军的家属开车送到中心医院,在途中警察哄骗家属说,人送到拘留所之后,就跟派出所没关系了,人就不归他们管了。两个警察对家属说杨的拘留已取消就匆匆离开医院。

杨胜军在中心医院输了十二袋血,上午人还能说话,下午就连话都说不了了,直到晚上九点杨胜军离世。杨胜军住院押金交了10000元,输血等费用共计将近30000元,友谊路派出所把烂摊子交给家属不管了。家属最后自行支付了医药费。

杨胜军在拘留所里被关押了九天后就失去了生命,这突如其来的噩耗令人震惊。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已经长达二十年,这一场惨无人道的迫害夺走了众多善良修炼人的生命,拆散了无数幸福的家庭,摧毁了中国社会道德。

在这场空前的民族灾难中,广受迫害的不仅是亿万法轮功学员,其实不明真相的公检法系统的工作人员以及中共邪党体制内职业人员都是受蒙蔽最深的“被利用者”。天网恢恢,疏而不漏。纵观历史,作恶者终难逃法网。认清真相,停止迫害,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才能给自己开一条生路,也可为家人挽回未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