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沈阳市公安局长许文有的部份恶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三十一日】许文有,男,一九五五年生,辽阳人,原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长(2008年-2017年)。2015年2月,许文有开始兼任沈阳市政协副主席,其人本已到退休年龄60岁,为了延迟退休,许文有通过关系兼任沈阳市政协副主席,因为政协可以62退休,其人在退休之前,还不思改悔,大规模绑架法轮功学员。许文有有一个儿子,叫许磊,30多岁,年纪轻轻,就成为沈阳农商银行(国有银行)的副总经理。许文有妻子赵桂琴原本是鞍山市一家医院的护士长,在许文有绑架了被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之后,随着宣讲团四处吹嘘她丈夫许文有的“英雄事迹”,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与周永康的合影,可谓助恶为虐。

二零零二年末,许文有从鞍山调到沈阳,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总队长。这里需要说明的是,现在的“辽宁省国保总队”(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当时还没有成立。当时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参与所谓“重大法轮功案例”迫害法轮功学员。其实所谓的“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是玄虚的,真正的“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就是当时震惊世界的发生在沈阳的“高蓉蓉被毁容灭口案”。

一、所谓的“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对被毁容的高蓉蓉灭口

法轮功学员高蓉蓉,沈阳鲁迅美术学院财务处工作。因坚持信仰法轮功,被非法劳教,二零零四年五月七日在沈阳龙山教养院,恶警唐玉宝、姜兆华等用电棍连续电击高蓉蓉六、七个小时,导致高蓉蓉面部烧焦、严重毁容,制造了震惊海内外的“高蓉蓉被毁容案”。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高蓉蓉被送到中国医大第一附属医院,住院期间,在警察的严密监控之中,沈阳市的多名法轮功学员智慧的成功的解救出高蓉蓉,并将高蓉蓉被毁容的照片在国际社会曝光,中共警察的暴行令世界震惊。中共江泽民、罗干、周永康集团害怕高蓉蓉本人也被营救出国,因此全力追踪高蓉蓉的下落,并将此案定为“公安部二十六号大案”,成立了专案组,动用一切力量,搜查高蓉蓉,而此时,许文有正担任辽宁省公安厅刑事犯罪案件侦察总队总队长,直接负责追查高蓉蓉的下落。

'高蓉蓉'
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的高蓉蓉'
被电击毁容的高蓉蓉

辽宁省公安厅历经近半年的蹲坑、跟踪,二零零五年三月六日凌晨,高蓉蓉不幸再次被辽宁警方绑架,多名参与营救的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非法抓捕。二零零五年六月十六日,再次被绑架的高蓉蓉被辽沈警方杀人灭口,死于“医大”,年仅三十七岁。

许文有因此立下了“汗马功劳”,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与公安部长周永康亲自点名要将许文有树为全国典型。二零零五年九月九日,时任公安部长周永康亲自为许文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召开表彰大会。周永康大赞许文有是公安干部践行“三个代表”的楷模,会议主持人也称许文有巩固了共产党执政地位。知道内情的人都知道,许文有是追踪到了被毁容的法轮功学员高蓉蓉的下落。二零零六年,许文有被提拔为辽宁省公安厅副厅长,沦为周永康迫害法轮功在辽宁的忠实爪牙。

二、许文有担任沈阳市公安局局长期间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

许文有忠实地执行周永康的命令,对法轮功学员的打压不遗余力。二零零八年二月,奥运前夕,许文有被提拔为沈阳市公安局局长,同时还兼任沈阳市维护社会稳定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政法委副书记等职,每个部门,都参与迫害法轮功。

1、二零零八年奥运前非法大抓捕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会前,中共以维稳为由,大肆绑架善良的法轮功学员,中共邪党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更是四处督战,刚刚被周永康提拔为沈阳市公安局局长的许文有更是积极,召开沈阳市公安系统大会,布置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方案,每个区都下达名额。要在中共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来沈阳之前,掀起抓捕法轮功学员的狂潮,为周永康献礼、表忠心。

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至二十六日这三天,沈阳市狼烟四起,十几个区县的公安局同时绑架法轮功学员,仅东陵(浑南)区一晚上就绑架了二十四名法轮功学员;接二连三的法轮功学员失踪消息传来,甚至正在家中照顾瘫痪在床的老母亲的法轮功学员也被绑架。

干了三十余年刑警的许文有,下手之狠是出了名的,用他的话说,办案就要办成“铁案”,言外之意就是,不留活口,避免将来被翻案。从警三十多年来,不该死的人被许文有弄死不少。许文有很自然地就把“下手要狠”的作风带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中,沈阳的一些没有头脑的小警察自然也就狠起来。

2、殴打致死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陈玉梅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的众多案件中,最惨烈的莫过于沈阳大东区法轮功学员陈玉梅案了,年仅四十八岁的陈玉梅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惨死于警察手中。

'陈玉梅'
陈玉梅

二零零八年七月三日晚七点,陈玉梅出门不久,在滂江街自家小区附近遭到大东区长安派出所警察绑架。恶警对她拳打脚踢,当场就把陈玉梅打的昏迷不醒,有很多路人见证了恶警的暴行。一天后陈玉梅死于空军四六三医院,七月六日,陈玉梅的尸体被强行火化,前后不到三天时间。家人看到陈玉梅的胳膊上、腿上都是青一块、紫一块。

'陈玉梅被恶警打昏后在医院的照片'
陈玉梅被恶警打昏后在医院的照片

3、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张佩兰

'张佩兰'
张佩兰

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的法轮功学员中,还有一位被害死。她是法轮功学员张佩兰,女,六十岁,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在家中被铁西区启工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在短短两个月内,张佩兰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接回家后不久含冤离世。

根据明慧网的报道不完全统计,二零零八年奥运前沈阳非法大抓捕中,有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被警察酷刑折磨,其中多人被判重刑,如当时的沈北冤案的四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六至十一年重刑。

二零一零年,许文有因为“维稳”有功,被任命为沈阳市政府副市长,又升一级。

三、许文有将一场晨炼荒唐定性为“沈阳321大案”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一日,十余位法轮功学员由于参加在沈阳大东区小河沿的晨炼,而被绑架,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故弄玄虚,给此案起了个名字叫“F321大案”。沈阳市公安局对此成立了“F321大案”专案组,将办公地直接设在了沈阳市看守所。

绑架案发生后,法轮功学员家属心急如焚地到沈阳看守所要人,家属根本无法辨认警察拿出的被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因为照片上的人已经被打得脱了相。

仅举部份例子:法轮功学员付辉被绑架后,先是被三个警察拖到一个没有窗户的地方,双手被铐在冰凉刺骨的铁椅子上,双脚固定,一点不能动。三个警察一直打她耳光,后来又用电棍电击腿部、阴部,还把付辉衣领拽开浇凉水,用三个纸壳扇风,拿一个象头盔的东西套住她的头部,用棍子敲打,一男警察甚至试图用牙签扎手指。酷刑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下午。付辉在沈阳市看守所里被视为高危病号,身穿红色马甲。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酷刑演示:绑在铁椅子上电击

六十岁的臧玉珍因无辜被绑架拒绝签字,因此被警察打耳光,两天没吃饭。

目前,这十三名参加晨炼的法轮功学员已经在大东区被非法起诉,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刘占海(男,四十八岁,哈尔滨人)、赵淑云(女,六十多岁,内蒙通辽人)、李玉萍(女,五十四岁,沈阳人)、付辉(女,四十三岁,哈尔滨人)、刘金霞(女,六十多岁,哈尔滨人)、臧玉珍(女,六十岁,大庆人)、徐小艳(女,本溪人)、任秀英(女,七十二岁,哈尔滨人)、高秀芬(女,六十岁,大庆人)、刘亚荣(女,沈阳人)、王洪林(男,六十多岁,本溪人)、赵宏兴(男,六十多岁,哈尔滨人)、武秋彦(女,五十八岁,哈尔滨人)。

据悉,大东区检察院已经两次退案,但大东区国保大队一定要做恶到底,继续用所谓“补充侦查”造假、拼凑、构陷材料罗织罪名,诬陷这十三名法轮功学员有罪,用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的话,就是要把在外炼功 的所谓“F321大案”办成铁案。

四、十二届全运会前大绑架

二零一三年全运会前,沈阳市公安局局长许文有又以“维稳”的理由,大规模地绑架法轮功学员。

1、沈河区绑架十二名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沈河区五里河派出所一次就绑架了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其中庞淑兰(七十八岁)、万秀兰(七十四岁)、安秀英(八十四岁)、罗秀英(七十八岁)。

2、凌辱法轮功学员李东旭女士

李东旭女士,中国石油天然气管道工程有限公司东北分公司项目管理部员工。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一日下午三点左右,李东旭被沈阳市国保支队警察绑架到皇姑区明廉派出所。

非法审讯期间,沈阳市国保把她单独关在一屋内,三名男警察手持电警棍,声称要电击她的阴部。后来一名“王姓副局长”看到,说“象什么话!”才作罢。一警察又打了李东旭四、五个耳光。李东旭的精神受到严重摧残,被打得迷迷糊糊,这时警察强迫她在“笔录”上签字。

与女儿相依为命的八旬老母亲苦不堪言,每天以泪洗面,四处奔走要求释放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女儿。

五、绑架“雄狮学校”三十余名师生

“雄狮学校传统文化部”是一所传统文化学校,以“道德”为本的传统教育理念受到家长的信任,不到两年,学生就从几人增加到二百多人。中共对传统文化一直在监控之中,中共高层知道了沈阳成立了一个法轮功学校。公安部与教育部都成立了工作组,辽宁公安厅与沈阳市公安局也成立了两级专案组,由局长许文有亲自指挥,专案组的所谓名称即“1018大案组”。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晚,沈阳市公安局出动大批警力,接连绑架了沈阳市雄狮学校的传统文化班三十多名老师与学生,并解散传统文化班的二百多名学生。打压的借口是“雄狮学校传统文化班”的老师都是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办学校是对中共现行教育制度的挑战。一个真正尊师重道的好学校就这样被打压了。

沈阳市雄狮学校多位教师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法轮功学员董治宇、王义勇被沈阳市沈河区法院非法判三年。他们是原雄狮学校的教师,被非法判刑的还有:郭宝石五年、徐军涛四年半、陈秀三年。杨静(曾用名王立清)在沈阳雄狮学校工作期间,遭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13个月。沈阳市公安局对学生家长的身份也进行调查,家长中有修炼法轮功的,也要绑架。多位学生家属已被绑架。 沈阳雄狮学校传统文化班的学生家长张雅斌、易晓琴的冤案已经到皇姑区法院。沈阳雄狮学校学生巴冠男,男,十八岁,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的夜晚,巴冠男在饱受中共警察的威胁、恐吓后,离世。

本溪监狱 在“专项行动”驱使下,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惨案数不胜数。陈秀,沈阳雄狮学校教师,多才多艺。陈秀到本溪监狱后遭三天电击折磨,遍体鳞伤……被多次殴打、多次关小号。

六、策划指挥因为“诉江”对全市法轮功学员的大肆报复

二零一五年八月起,多名法轮功学员诉江状被返回而受到当地公安派出所的骚扰。法轮功学员刘伟,原沈阳造化监狱警察,因起诉江泽民,2015年11月2日上午被铁西区轻工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铁西看守所拘留一个月,2018年11月24日含冤离世。刘伟,2001年5月在上班时被绑架,遭残酷迫害:关铁笼、殴打、皮带抽、鞋底抽,电棍电等酷刑折磨,一只眼睛失明,另一只眼睛成为弱视,被非法判刑5年。

据不完全统计,从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日起,沈阳市各县区公安局绑架沈阳市辖区内控告元凶江泽民的法轮功学员。这次大规模绑架由沈阳市公安局长许文有统一主导。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遭迫害,或被骚扰、恐吓,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沈阳市和平区六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刘华荣女士,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三日被非法抓捕,被和平区法院诬判三年半。沈阳法轮功学员刘家泽因诉江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判刑三年。

许文有(2008年2月-2017年2月)当公安局长其间,作恶多端。不仅仅是打压当地法轮功学员,许文有与原辽宁省省长薄熙来及王立军关系及其密切,是参与活摘与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嫌疑人,沈阳的医大与陆军总院等多所军队医院参与器官移植。

许文有是为了升官发财,充当了江氏集团的帮凶,面临的不仅是“人间的大审判”,还有“天惩”,这是多少金钱赎不回来的!为了你和子孙后代能有未来,可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时间,写出你参与的或你知道的江氏集团的迫害罪恶,发往“明慧网”或交给国内国外的法轮功学员也行。

人在做,天在看。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真相大显的时候,哪个也跑不了,赶快给自己和家人找生路,将功补过啊!


许文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