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山东省平度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国玉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国玉成,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610办公室副主任,多年来一直充当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其言语、行为直接违反国家法律,肆意迫害法轮功学员及他们的亲人,阻止、迫害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的律师。

国玉成的个人资料

国玉成(Guo, Yucheng),男,1.7米左右,瘦小,掉了一颗门牙;嗜烟酒,满嘴脏话。出生日期:1968年9月10日,身份证号:410327196809108519,身份证发证地:河南省洛阳市宜阳县。
工作单位: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610办公室(由元凶江泽民于1999年6月10日纠集,是为专门迫害法轮功成立的犯罪组织。2018年3月,归属于政法委)
地址:平度市杭州路88号巡警大队院内,邮编:266700电话:0532-88360309
职务:副主任;电话:15615887178
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青岛市平度市金泰福临36号楼二单元401户。
国玉成的妻子:董春英(Dong,Chunying)

国玉成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简述

目录:
一、操纵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非法重判
二、非法阻拦、驱赶、围追堵截、绑架赶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亲朋好友
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走出冤狱时,必须国玉成插手,才能被家人接回
四、骚扰、恐吓、非法扣押、绑架勒索诉江法轮功学员,并抢走私人物品
五、骚扰、恐吓、抢劫、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撕毁对联,声称不怕报应
六、殴打、勒索法轮功学员

一、操纵公检法,对法轮功学员非法重判。

1、国玉成向赶去法院旁听的家人霸道的问:“谁让你们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庭,告诉你们来再来,没告诉就别来。”——张有芹被冤判三年刑期。

二零一二年六月十日傍晚,国玉成带领六、七人闯进张有芹家,将张有芹绑架,并抢走私人物品若干。国玉成还质问赶去法院旁听的家人:“谁让你们来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庭,告诉你们来再来,没告诉就别来。”结果在第二天即偷偷开庭,冤判张有芹三年刑期。

2、国玉成威胁祁尧媛的家人:“不许请外地律师,不许做无罪辩护。”——祁尧媛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三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祁尧媛被当地警察绑架、构陷。国玉成威胁祁尧媛的家人:“不许请外地律师,不许做无罪辩护。”“请律师也只能请当地律师,不能请外地律师做无罪辩护,就是请来也进不去法院。”祁尧媛被非法判刑四年。

3、国玉成恼羞成怒,说李丽多管闲事,一个姓马的泰山路派出所协警就将李丽打倒在地。二零一二年,李丽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点半左右,王焕忠和李丽夫妇因向当地民众派发邀请函,而被泰山路派出所恶警绑架。李丽被非法关押在青岛610洗脑班二十天。

被非法关押在青岛“六一零”洗脑班期间,一位平度旧店的中年女法轮功学员(腿有残疾)被绑架进去,每天都有几个人围攻她,逼她“转化”。打饭的时候,李丽曾当着众人的面质问平度610头子国玉成:为什么连一个手无寸铁的残疾人都不放过,她能夺权,还是能参与政治?她就想炼功身体好,更好的生活,连这样的权利都剥夺,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国玉成恼羞成怒,说李丽多管闲事,一个姓马的泰山路派出所协警就将李丽打倒在地。李丽被非法判刑四年。

4、李丽累计陷冤狱十年,二零一七年又被平度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二零一七年一月三十一日,李丽在平度市小洼村被泰山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一个多小时后,丈夫赶来要人,李丽才与丈夫一起回家。

国玉成曾经说:“李丽每次都说我再也不进这个地方(监狱)了,你看她正月初四(一月三十一日)又被抓了,我看她又快进去了。” 李丽四月十一日被绑架后,家人才得知,早在三月十六日,就非法立案了。对李丽后来的绑架是早有预谋的。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上午七点三十分左右,泰山路派出所警察徐增全等闯入法轮功学员李丽家中,将李丽绑架到派出所。“邪教科”(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刘杰、610国玉成及另外五、六个警察也赶到李丽的家,继续搜查、拍照,带走电脑、打印机和一些大法书及资料。十月十一日,李丽被平度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

5、国玉成威胁李仕海的三哥说:“本来想轻判,结果你请律师,还是北京的律师。”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李仕海被冤判两年。

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上午,莱西市法院在莱西看守所里对李仕海非法庭审。庭上,公诉人没有说什么,法官就草草结束了。国玉成威胁李仕海的三哥说:“本来想轻判,结果你请律师,还是北京的律师。”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四日,李仕海被冤判两年。

6、国玉成恐吓道:“你们自己请北京律师,判四年;我们给你找平度律师,判三年。”

二零零八年八月,吕建国被警察打昏后绑架,二零零九年三月十三日,被莱州市法院冤判八年。二零一四年才出狱回家(当时就是国玉成去接的)。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日下午三点左右,吕建国被城关派出所绑架,仅仅因为他将法轮功真相期刊送给了平度“610”头目昌云浩(男,40岁左右),昌云浩指使警察绑架了他,同时参与绑架的还有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和另一个610人员李福兵。

国玉成威胁吕建国道:“看我怎么整你!”随后,在平度门村看守所,犯人不仅掌掴吕建国,还抢走其家人给送去的两双鞋;连买的吃的东西也都被犯人抢走。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吕建国被非法批捕。十一月二十三号上午十点多钟,律师到看守所会见吕建国,遭到刁难。看守所相关人员说:如果是平度当地的律师,可以会见;如果是北京的律师,必须向上(平度610)反映,征求上面(平度610)的意思。

后来,国玉成来到看守所。一见律师手里拿着一叠资料,国玉成就扑上去抢夺。律师大声呵斥他:“你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有摄像头的!”国玉成一听,吓得不由得往后退,讪讪地笑起来。

国玉成追问律师是谁请的他,又向律师索要吕建国儿子的电话,律师没有搭理,反问国玉成:“为什么我去即墨普东看守所就可以顺利的会见当事人,在这里就不行呢?”国玉成扬言:“普东看守所我管不着;在平度,我说了算。”在律师的据理力争下,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得以会见吕建国。

几天后,国玉成再次骚扰吕建国儿子一家,恐吓威胁家人放弃请北京律师。国玉成恐吓道:“你们自己请北京律师,判四年;我们给你找平度律师,判三年。”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吕建国被冤判两年并被非法要求缴纳所谓罚金人民币五千元。

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上午十点多钟,律师到平度市门村看守所会见被非法关押了大半年的法轮功学员吕建国,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才出来。

原来在看守所综合大厅,有关工作人员不让会见,声称会见必须经过平度610的同意。律师指出:“这是违法的。”所长给国玉成打电话,律师才得以会见吕建国。

7、姜涛律师指出:“610阻挠家属旁听,说明这个法庭不是独立的,610把持法庭,凌驾于法庭之上。”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一日下午,姜涛到张戈庄镇西于家村讲真相,遭郭庄派出所警察绑架,五点半左右,610国玉成、居委会陆姓妇女及郭庄派出所人员,共六、七人,来到姜涛家敲门,他儿子没给开门,他们就把门外的电闸给拉下来了。儿子一直不开门,他们只好打电话,叫姜涛的丈夫回来开。进门后,他们到处翻,翻走大法书籍多本、电脑,连车库也看了,又叫姜涛的丈夫把地下室打开,她丈夫没给开。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山东平度市法院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姜涛。610国玉成、代玉刚在庭外抢走家属身份证,阻挠家属旁听。律师指出:“610阻挠家属旁听,说明这个法庭不是独立的,610把持法庭,凌驾于法庭之上。”十月十一日,姜涛被非法判刑三年。

8、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平度救火勇士高亨柏被冤判三年。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六日,高亨柏在兰底镇集市上向老百姓免费赠送二零一八年新年台历,希望人们明白“法轮大法好”,得福报。这一善举竟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兰底派出所警察绑架了高亨柏,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等人也参与了此次绑架。

十二月二十八日,高亨柏年迈的父母从乡下带着水和干粮,辗转到平度市610办公室找国玉成。老人要求立即放儿子回家,并让国玉成拿出绑架、关押的相关法律条文看看。国玉成阻止两位老人上楼,他自己上去拿来所谓的条文哄骗老人,老人不听他的胡言乱语。整个过程,国玉成一直驱赶两位老人离开。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上午,两位老人再次来到平度市610办公室找国玉成,要求见儿子高亨柏。国玉成说:“我找个律师和你们谈。”老人回答:“我们不听,(你找的)‘律师’也是你们一伙的。”那个所谓的“律师”来了,一看“哄骗”这招不好使,扭头走了。又来了一个高个秃头对老人直嚷嚷,见老人不听诈唬,秃头就对高亨柏的母亲连扯带拉,差一点把老人扯倒。这时又来一个打扫卫生的(女,四十多岁)对老人大吼小叫,赶两位老人出去。国玉成指使那个女的打了110报警。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高亨柏被冤判三年。

9、法官雷鸿春在非法庭审后,为自己辩解说:本来已经终止审理了,是610追着不放。“为什么重判你父亲七年?就因为你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上午九点半左右,平度市法院在平度市看守所非法庭审官忠基,官忠基被迫害瘦了至少十几斤,被法警上脚镣和手铐进入法庭时,无力行走。平度市610副头目国玉成及平度国保警察刘杰同时参与旁听。法官雷鸿春在非法庭审后,为自己辩解说:本来已经终止审理了,是610追着不放。

七月十三日,官忠基接到被非法重判七年的判决书。此后,官忠基就受到来自看守所相关人员的“不要上诉”的压力。

相关人员欺骗他儿子说:“为什么重判你父亲七年?就因为你聘请了北京的律师做无罪辩护。”

10、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山东平度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秀美被法院在平度看守所第二次非法庭审,两名律师为张秀美做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一月二十日,张秀美被冤判三年。

11、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伪善欺骗王锡玉家人:“你们请北京律师干什么?不但不能给你妈减刑,还加重了。为什么不请平度律师?你们不事先找俺,俺跟律师沟通,请不花钱的律师。” 王锡玉被非法判四年。判决书上写着:不得假释,并处罚金两万元。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山东省平度市法院在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王锡玉。

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和平度国保人员刘杰也去了看守所,但没有参加旁听。他们在十点四十分左右提前离开看守所。

开庭前,国玉成伪善地对王锡玉的家人说:“你们请北京律师干什么?多少钱我都知道,他们来一次就是一万!花这么多钱,不但不能给你妈减刑,还加重了。这个律师肯定做无罪辩护,你妈在法庭上一喊‘法轮大法好’,庭长会给她重判。为什么不请平度律师?你们不事先找俺,俺跟律师沟通,请不花钱的律师。”

王锡玉的大女儿说:“俺妈刚出事(被绑架)时,你说花钱也不行。”国玉成心虚的说:“花钱不可能出来,但是可以认罪减刑嘛。”

王锡玉被非法判四年。判决书上写着:不得假释,并处罚金两万元。

二、非法阻拦、驱赶、围追堵截、绑架赶来旁听的法轮功学员亲朋好友。

1、二零一七年一月十八日,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张秀美被法院在平度看守所第二次非法庭审。

法庭外,有法轮功学员及张秀美的亲戚坐在车里等候结果。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不断的来回蹓跶,借机窥伺停在路边的车辆,及坐在车里的人员。

十一点左右,张秀美的一亲戚拿着身份证要进去旁听,国玉成、刘杰、代玉刚跳出来拦截。在这时,他们发现有人拍照,惊慌失措的上前抢走该人的手机,并大声呵斥拍照者:“你照相干什么?你是不是法轮功学员?”

两个穿警服的警察,一高一矮,走到一辆法轮功学员乘坐的车前,敲车窗。紧接着国玉成也跟过来,气急败坏的敲打车窗,要求出示驾驶证。司机说:“把你身份证、工作证拿出来,我看看你是干什么的。”警察出示了证件。司机看了后,正告他们:“我的驾驶证归交警部门管,不在你的管辖范围之内。”那俩警察理亏的躲到一边去了。

国玉成、代玉刚又带着四五个便衣开车(非警车)围堵另一辆法轮功学员的车。他们伸进手去企图拔下车钥匙,被司机挡开。他们叫嚣着让学员下车,非常凶恶的把全车都搜了一遍,没发现他们企图找的所谓迫害证据。代玉刚就给车辆和随行的法轮功学员拍照。

有学员在前面走,国玉成在后面追,追上后,逼问该学员的名字。该学员反问:“你叫什么名字?”国玉成回答:“我就是你们贴的那个不干胶上那个姓国的。”并再次追问该学员的名字,该学员慈悲地说:“真的不希望你再参与迫害了。你知道学法轮功的都是好人。”

大约十一点四十,张秀美的家人和律师出来了。看到这种场面,张秀美的丈夫马上说:“这全是我的亲戚,你们不让她们旁听,她们只好把车停在路边,她们做的完全合法吧?你们开着没有挂牌的车,阻拦旁听,堵人家的车,你们干什么?”

律师说:“她们一帮妇女,你们围着她们干什么?她们没违法。他们都是有信仰的好人。”

国玉成嚣张的骂骂咧咧地推搡律师,被家属呵斥制止:“国玉成,你干什么?你还骂人?无证无牌执法能行吗?你都这个岁数了,好人哪有干这个的?世界都知道大法好,真相大显时,你怎么办?”

2、平度610抢走姜涛家属身份证,阻挠家属旁听。

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下午,山东平度市法院在青岛即墨普东看守所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姜涛。十三点三十五分左右,律师和姜涛的家人向法庭走去。在法庭外,看到平度610人员国玉成、代玉刚、昌云浩和国保大队人员刘杰正不怀好意地四处张望,姜涛的丈夫气愤的对国玉成喊道:“国某某,你挺忙哈!”国玉成讪讪地回答:“啊,挺忙。”姜涛丈夫斥责道:“你忙点正事!”

国玉成一伙指着姜涛的表妹说:“她今天在这里一上午了。”

姜涛的表妹和大姐正要过安检进入法庭,610国玉成、代玉刚那一伙就挡在安检前面,围住她俩,并非法要求她们出示身份证。她们刚一拿出身份证,国玉成就立即抢走了。然后,刘杰非法给她们的身份证拍照,正反两面都拍。拍完后,刘杰欲还给她们,国玉成又一把抢走。

姜涛的表妹生气的质问国玉成:“你凭什么抢我的身份证?还给我!”国玉成不给,还恶狠狠地叫嚣:“上外面去。”姜涛的表妹据理力争:“我凭什么听你的?我来参加旁听,来看我姐,你凭什么阻拦我旁听?”国玉成恶狠狠地嚷着:“上外面,上外面!”

律师听到后正告道:“公民有旁听的权利。”610人员坚持不让姜涛的大姐和表妹进入旁听。

律师问其中一个人:“你是干嘛的?”他底气不足的说:“只有近亲属才能进的。”律师马上指出:“法律规定公开开庭,公民任何人都可以参加旁听。”律师又问:“你是干什么的?在这阻挠家人?”他说:“你不要管这事。”律师正义凛然:“我是他们的律师,为什么不管?”

面对国玉成的穷凶极恶,姜涛的丈夫挺身而出:“把身份证还给她们!”国玉成无奈的还了身份证,但不还她们的通行证。姜涛的表妹质问他:“你不还我通行证,我怎么出去?”国玉成这才不情愿的还给她们。

律师指出:“610阻挠家属旁听,说明这个法庭不是独立的,610把持法庭,凌驾于法庭之上。”

姜涛的大姐和表妹走出看守所后,国玉成和刘杰等也紧随其后,开一辆黑色大众捷达(车牌号为:鲁BNV098,三四成新),尾随姜涛表妹的车。

3、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上午,莱西市法院在莱西看守所里对李仕海非法庭审。李仕海的三哥与两位亲属赵明华和王永成进去旁听,刚走到广场,赵明华和王永成就被拦截了,并让他俩拿出身份证,结果他俩拿出身份证以后,就被扣留了。

庭审结束以后,李仕海的三哥三次去要求法院释放赵明华和王永成,他们都不放,说会拉回仁兆镇派出所。结果,赵明华和王永成被仁兆镇政府崔建伟、平度610主任国玉成和平度公安局刘杰劫持到仁兆镇派出所。他们骗王永成上车,正要拉走,幸亏家人及时赶到派出所要人,他们的迫害计划才破产了。在家人的据理力争下,赵明华和王永成被家人抢回,下午四点半,回到家。

4、阻止旁听 层层设防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山东平度法院在青岛第三看守所(即墨普东)内非法庭审祁尧媛。平度610办公室主任张金荣、副主任国玉成等610人员及平度国保警察刘杰等近二十人守在大门口,如临大敌一般。自九点看守所开始上班后,所有持平度身份证的人一律不让进门。

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走出冤狱时,必须国玉成插手,才能被家人接回。

1、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是现年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宗会卿结束三年冤狱回家的日子。此前一天,国玉成向相应单位申请派车,欲去济南监狱进一步迫害宗会卿,但是没有人理睬他。他只好灰溜溜的哀求加威胁宗会卿的儿媳,允许他打家属的车去。

接到宗会卿后,宗会卿的大部份家人非常厌恶国玉成,商量把他扔济南算了。但是宗会卿善良的儿子希望国玉成能良心发现、改邪归正,就再次允许他上车了。在车上,大家纷纷斥责他迫害好人的卑鄙行为。

2、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是山东青岛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王广伟结束五年半冤狱回家的日子,王广伟的大哥上午八点就赶到六百里之外的济南接王广伟回家。在山东省监狱一直等到十点多,王的大哥向监狱门卫打听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来,门卫说:“法轮功(学员)吧?必须当地政府(610)派人过来,才能接走。(610)什么时候来,什么时候接,十点来,十点接;下午来下午接;今天不来,今天就接不了。总之一句话:没有当地政府(610)接不了。”王大哥无奈打电话给平度610副头目国玉成,国玉成反问道:“你不知道没有我接不出来?”王大哥生气地质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知道他(王广伟)还有大哥?”国玉成狡辩道:“我怎么告诉你?找不着你(无法联系你)。”下午一点半,国玉成等人才进去办手续,大约一点五十七分王广伟走出监狱大门。

四、骚扰、恐吓、非法扣押、绑架勒索诉江法轮功学员,并抢走私人物品。

1、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一日上午,国玉成闯入周君的托福班,抢走大法书籍,并逼问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书是何时寄出的,还扬言以后继续骚扰。七月十三日大声呵斥周君,为何到明慧网曝光他们的丑恶。

2、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国玉成领着两人闯到开发区石庄村法轮功学员王素萍家,抢走大法师父的法像及两本台历。

3、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下午两点,山东平度郭庄于家柳林村支部书记于忠江,带领国玉成和南村镇姓马的人,到本村法轮功学员徐美英家骚扰、抄夺大法书和资料。

徐美英让他拿出证件来,他们不敢拿出证件,国玉成才自报是平度610的。徐美英在炕上坐着,国玉成进门就翻,翻走大法书和师父的法像。徐美英下炕追到门口,从国玉成的手中夺回刚被抢走的书和资料,并且对国玉成讲:学大法修“真、善、忍”没有错!

4、二零一五年八月四日下午四点,国玉成和南村镇姓马的人又到郭庄隋家柳林村骚扰诉江法轮功学员隋守忠。

5、二零一五年九月十六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国玉成到古岘镇六曲小学,骚扰恐吓法轮功学员姜梅新,逼问姜梅新说出儿子的姓名及工作。还做出要打姜梅新的姿势。

6、二零一五年十月份,国玉成闯到平度厦门路小学和崔家疃小学骚扰诉江老师,态度蛮横。

7、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国玉成、刘杰、孙氏闯到廖兰镇丘西村法轮功学员刘新义的店里翻箱倒柜,又到家里非法抄家。后打电话叫来廖兰镇派出所刘世峰等三警察,把刘新义绑架到派出所,扣押七个多小时。“610”成员向家人勒索人民币一万元才放人。

8、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上午十点多,国玉成闯入王振民家,非法盘问是否参与诉江,并抢去大法书籍及真相资料。

9、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下午,国玉成等一行三人骚扰诉江的许彩英老师,他们先到许老师儿子开的饭店,让许老师的儿子给许老师打电话,称教体局来人了。随后,来到许老师家中,许老师问他们是哪里的,国玉成说是教体局的,又问他姓名和称呼,他自称是教体局的姓国。许老师向他们讲大法真相,国玉成打断说:“你别说了,我们没时间听你讲这些,回答我们几个问题。”国玉成问道:“你为什么告江?想达到什么目的?”许老师说还天下人一个公道。国玉成记完后,让许老师签名,另一个矮个说:“快签吧,你们不是讲真善忍吗?”许老师签名后,国玉成起身推开西方间的门,一边进一边说:“我看看你平时看什么书。”许老师说:“你什么也看不见。”国玉成说:“你装修的不错嘛,我们还要去别人那里。”许老师劝他们说:“别去了,你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善恶有报。”国玉成心虚的说:“什么报应,来吧。”许老师说:“你们多做善事吧。”

10、二零一六年三月二日,国玉成、代玉刚等三人闯至店子镇高家寨村,由本村计生主任高妮带领到法轮功学员刘美花家问控告江泽民一事,并非法抄家,还把门上的过年新年对联用铁锨铲去。同日,平度“610”人员还闯到店子镇小石桥村法轮功学员王进喜家,把过年对联给损坏。

11、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国玉成带领着一男一女闯入法轮功学员窦秀兰家,问是不是诉江,强行拿走护身符和几个挂历。

12、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五日上午10点,国玉成、代玉刚、公安局国保警察刘杰共5人闯到店子镇许家村法轮功学员王月珍家,逼问她诉江的事,国玉成进卧室翻大法书,王月珍不配合他们,他们就把王月珍绑架到店子派出所,并骗王月珍的儿子也上车。后又返回王月珍家中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九十多本,师父大法像2张,师父讲法带、教功带、录音带、横幅等等。在派出所,警察问王月珍为什么诉江?王月珍说:江泽民迫害我进洗脑班,拘留所,我为什么不控告他?王月珍跟他们一直讲真相。下午4点,她儿子交了一千元现金,警察让村书记作保不让她出门才放她回家。

五、骚扰、恐吓、抢劫、绑架、勒索法轮功学员,撕毁对联,声称不怕报应。

1、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左右,国玉成等三人到祝沟镇且格庄村撕弘扬“真善忍”的对联,连他战友的姐姐也不放过。当走到法轮功学员张月梅家门口时,两人撕对联,一人突闯家中抢劫,伙同村主任抢走笔记本一台、打印机一台、几本大法书、大法师父的法像、几本年历和一些护身符。

2、二零一四年九月四日至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国玉成连续六次骚扰徐增栋,并威胁恐吓:如果不接他的电话,他就让徐增栋夫妻俩办不成辅导班;如果再炼(法轮功)就直接送监狱。令徐增栋的众亲属、街坊邻居非常反感与不满。

3、二零一五年七月初的一天下午,国玉成伙同蓼兰镇“610”杜某(女)由村干部领着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孙明信,他们进屋后到处乱看乱翻,撕毁对联,抢走大法书籍等。

4、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国玉成带着好几个人闯到李子园村马淑香、王宝全家骚扰,他们没在家,又去村委找村主任。

5、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上午十一点多钟,国玉成等两男两女闯到东赵家管村法轮功学员梁俊英家,他们推开街门进去,被邻居看见,告诉他们家里没人,他们临走时把街门的对联给撕了。

他们一伙又闯到法轮功学员赵明华家中,国玉成等进到里屋,拿起师父法像就要走,赵明华抢过师父的法像严厉的告诉他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都被抓起来了,你们还迫害大法就不怕遭报应?国玉成说:我叫国玉成,我不怕报应。国玉成抢走李洪志师父的法像和4本法轮功新书,撕毁墙壁上的“福”字, 临走的时候撕毁赵家的对联。

6、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国玉成伙同一男一女,到郭庄镇法轮功学员刘晓燕经营的婚纱影楼,骚扰刘晓燕,乱翻家中的物品,企图抢走大法书籍及师父法像,刘晓燕制止恶人的行为,国玉成立即打电话叫来郭庄派出所警察,强行抢走大法书籍及李洪志师父法像及其它私人物品,将刘晓燕绑架到派出所,后非法关押在门村拘留所,完全不顾刘晓燕出现脑血栓症状,需要她照顾的丈夫。

7、二零一六年六月九日,平度市崔家集镇陈家村法轮功学员张芝兰在高密一集市对民众讲法轮功真相时遭人构陷,被大牟家派出所警察绑架。作为张芝兰的朋友,王东梅闻讯后当晚去大牟家派出所探望她被非法扣押。六月十日早晨九点左右,国玉成进来逼问王东梅,被王东梅制止后灰溜溜的走了。

六月十五日下午大约三点半,国玉成和一个戴眼镜的人(高个子)打了个车,把王东梅从潍坊看守所拉回平度。

到了平度“610办公室”,国玉成和王东梅的丈夫逼迫她放弃修炼,让她写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王东梅拒绝了他们的要求。眼见就要下班了,国玉成等七八个人围住王东梅迫使她放弃修炼,还声称他们知道王东梅曾经去过法院、普东看守所。在他们施加的高压恐怖中,王东梅的丈夫动手打了她。

王东梅丈夫为了救王东梅出来,被勒索现金一万五千元。

六、殴打、勒索法轮功学员

1、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日,徐桂云在骑车外出时,遭到崔家集镇中共党委副书记、信访办主任及派出所共三辆车、二十多人的围、追、堵、截后绑架,身上所带两千元现金被抢。下午,国玉成来到后就打徐桂云的脸。

2、二零一三年三月十一日,国玉成命人对展艳艳强行搜身;因抢夺展艳艳脖子上的真相护身符不成,国玉成边气急败坏地拿起地上的拖鞋,边对屋内其他人说:“都出去,都出去,你们什么也没看见哈。”国玉成操起手中的拖鞋,凶狠地打展艳艳的脸。后来,国玉成勒索了展艳艳家人六千元钱和两条价值四百多元的香烟。

3、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月八日下午,平度市法轮功学员王美荣和张月梅在平度尹府水库北面的村子里向村民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受谎言毒害的人诬告,遭大田镇派出所警察绑架。

平度市610国玉成、代玉刚、还有一个秃顶高个男人闻讯窜到大田派出所,王美荣不配合他们的非法讯问,不报姓名。国玉成扭着王美荣的胳膊,那个秃顶高个男人揪着她的头发,将她的头往墙上撞。

法轮大法是佛法,迫害修佛修道的人是犯大罪的。有道是:“湛湛青天不可欺,未曾起意神先知。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人在做,天在看,每一个人做的每一件事,上天都在一笔一笔的记着呢,时候一到,一切都报。

'国玉成'
国玉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