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床压掉一截的手指七天康复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虽然年近古稀,却精力充沛,身体健康,师父给了我新生。

一、师父救了我

我年轻时好动不好静,由于受无神论的灌输和洗脑,什么都不信,什么事都敢干,根本就不考虑后果;上中学又赶上文化大革命,后来又被上山下乡、精神颓废。艰苦的农村生活,使身体每况愈下;回城后成了单位里有名的病篓子。最严重的是,十二指肠球部溃疡和心脏病,经常疼的一宿都不能睡觉,吃药简直就像吃饭一样,一天都离不了药,简直就是以药度日。

一九九八年秋天的一天,我连续七天滴水不進。整天吐的都是脓血一样的东西,走路都直打晃。在医院看病时,医生看过化验单和透视单后对我妻子说:领他回家吧,他想吃啥给他做点啥。大夫说完后,我明白了,整个精神全崩溃了,回家后有气无力的躺到了炕上,万念俱灰!

傍晚,妻子(法轮功学员)一边给我盖大衣一边说:听听李老师的讲法吧,你也知道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只有李老师和大法能救你!我想,反正也这样了,听就听吧。

我一边听一边感觉这个老师讲的真挺好,不知听了多长时间睡着了。一睁眼,天已大亮,看看墙上的挂钟八点,忽然觉的肚子咕咕叫,我就大声喊:我饿了!给我弄点吃的。一碗面条,三下五除二就吃完了,又喝了一碗稀的,我还要吃。她说不能吃太多。你都好几天没吃饭了,一下子吃太多不行!这时我才想起来我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第二天,我上班了,班组的同事都问我:小赵,你不在家休息,干啥来了?!我说上班来了,拿起工具就干活去了,耳边听到的就是大家说“太奇怪了,太奇怪了”。下班回家后,妻子说:你看看书吧,是师父救了你,你知道不?我点点头。

从那天开始,我就捧起了救了我命的宝书《转法轮》!从此我精力充沛、干劲十足,对人生和魔难有了新的认识,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转变。

二、冲床压掉一截的手指七天康复

一九九九年七月共产邪党迫害法轮大法,污蔑法轮功,我听了以后想政府说的不是真的,我有责任和必要向领导讲一讲法轮大法是什么!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是有奇效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因此我去了省政府。去了北京信访办,结果我被送進遣送站、看守所,后被非法劳动教养一年。在那里吃尽了苦头。我的工作也没了,只能出去打工维持生活。

我在一个小工厂干冲压活,一天下午,左手的二拇指被五吨的冲床压掉了一截手指,机台上、手套上、套袖上、围裙上,全是血。有人喊:出事了!出事了!大家都围拢过来,其中一人拿一块床单大小的布嚓嚓几下扯了几条布,勒住了我的胳膊、手腕,一大块布缠在手上,可是,血还是止不住,好几个人喊:赶快上医院!赶快上医院!我说帮我把套袖、围裙摘下来。这时厂长也闻讯跑过来,研究去哪个医院好。趁着他们研究的时候,我骑上自行车举着左手,飞快地回家了。一边骑车,一边想这回可以好好看看书了。

進屋后,妻子问怎么的了?我说手碰了,来帮我洗洗手。打开布以后,她看见我油乎乎的手和红黑的血块子问怎么办?我说洗呀,她说咋洗?我说拿洗衣粉,她用刷子沾上洗衣粉在自来水龙头下帮我冲洗,把手洗干净后,用干净的布包好。在她的询问下,我讲了我被压断手指的全过程。

把手刚刚包好,厂长领着两个人来到我家,关切的问:手一定很疼吧?为什么不上医院去缝合而回家呢?这是大事故,不去医院处理,出了事怎么办?!我说:厂长你放心。跟厂子没关系,我不会给厂子添麻烦的,我也不会要厂子一分钱的。请你放心!我们俩口子都修炼法轮功。他们还是不放心,接着说;这么的,你实在不去就不去,在家好好养伤,觉的哪儿不好,立即打电话,我们随叫随到。这点排骨给你,这钱你收下,买点水果啥的补补身体。我说:厂长,你的心意我领了,排骨我收下,钱一分我也不要。再三争执下,他们只好把钱揣起来。凌晨,妻子和我炼功学法。

一眨眼七天过去了,我给单位打电话要求上班。不一会儿厂长领着几个人来我家问,你说你要上班?别开玩笑了,有什么要求和困难尽管提,我们单位会尽力。我把受过伤的左手伸出来让他们看,他们三个人看完我的手后又互相看,只听他们说:“怎么可能好的这么快?!这手指头也长出来了,简直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我对他们说我可以上班了吧?!

可能厂长有些激动,声音颤抖着说:小赵,我求求你,你再休息三天,再上班行不行?!我看见他实心实意的样子说:行!三天以后我上班!我们又唠了一会儿,他们才恋恋不舍的走了,一边走一边还自言自语:“这和电视上说的也不对劲儿啊,法轮功(弟子)真是一群好人!”

第十一天早上,我到了班上,大家围住我问这问那,有人急不可待的问:“听说你手好了,是真的吗?让我们看看。”我回答:“对呀!全好了!你们看吧。”

大家争先恐后地拽着我的胳膊看我的手。有人说:“这法轮功也太厉害了!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十天就好了,还长出来一截手指,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你有时间教我炼法轮功呗?!”我说:“行,我有时间就教你。”还有几个人也说:“你也教教我们呗?”我说:“行!你们谁想学我就教谁。”大家都很高兴,过一会儿,都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到了发工资的日子了,出纳员拿出两个工资袋递给我。我问出纳员:为什么两份工资?出纳员说,厂长说正常工资正常给,病休十天按日工资算,日工一天二十块钱,这个袋里是二百块钱。如果要上医院的话,怎么也得个万八千的,而且还牵扯其它的事,告诉赵师傅这点钱必须收下。十天的日工资袋我放在办公桌上,对出纳员说,请你转告厂领导:这十天的工资钱我不要,因为我没干活,是休息,所以不应该拿这钱!谢谢领导的好意!

我走出办公室很远,偶尔的一回头,只见出纳员他们还站在门口望着我,也不知道他们互相之间说些什么。我知道我离师父的要求差的还远,如果修的好就不会出这事,我会努力的修好自己,真、善、忍的法理永远铭刻心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