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能”的修炼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修炼法轮大法之前,从小涉猎佛道经典,长大广读百家著作、兵书战策,加上记忆力强,生活中被赞为“能人”,自己也暗暗得意。修炼法轮大法后,震撼于大法的洪大精深,以前那些渐渐看淡,但没从根本上看透,对自己“能”的那种得意的执著没修干净。

迫害发生前,我已背下一遍《转法轮》。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因学法有点基础,有一段时期心态很正,也很稳。当时大家主要对具体怎样做有些彷徨,想到法里讲:“正法传 万魔拦 度众生 观念转 败物灭 光明显”[1]。一下明白,现在不就是万魔拦吗?要解决就要转变众生观念,使其心变好。如果人脑中不好的思想、败物都没了,那不就光明显了吗?这正是觉者度人的事啊,从内心深处认识到要讲清真相。

刚开始做时,因出发点纯净,加上在那种高压环境下,处处按法对照不敢疏忽,遇矛盾就向内找,因此有一段时间思路开阔,方方面面仿佛没有看不明白、解决不了的问题。一路做去顺风顺水,需要什么条件就有什么条件出现,很快打开一些局面。

事忙了,学法渐渐少了,人心就渐渐重了,思想里总有理由:事情没我不行啊;得先把事情做完啊;我是老学员,学法少,靠能力做可以吧……那时同修对资料点很依赖,资料点对协调人很依赖,大家一味能者多劳,结果越劳越忙。

刚开始学法少也着急,拖久了就只剩嘴上着急没真正解决。学法一差,就成了人在做事,各种心、各种看的见看不见的干扰都上来了,源源不断的灵感象被阻断了,脑袋有时象灌铅,思维干扰很大,心也不象开始那样安稳如山了。用人的谋略技巧解决问题,看上去象在过关斩将,实际是按下葫芦起了瓢,就在事儿里打转。对做事、对能力的执著使自己意识不到这一点,把遇到的困难多当成了要突破的魔难,很少接受其中的点化,等于长期在一个层面中徘徊没有修上去。

越执著于事,旧势力就越给你压担子,求助的人、要做的事越来越多,表面象是开展的好,实际上修炼状态越来越跟不上,越来越危险。那种感觉象推着很重的车,一开始是人推着车走,后来变成了车拖着人走,最后心力交瘁。其实这时就是要出事了。人这面的聪明对另外空间来说实在啥也不是,看似百密无疏,被几个“偶然”事件一搅,就摔了痛彻心肺的大跟头,再回来已是多年之后了。

痛定思痛,刚开始还是跳不出事来,还是想不明白怎样才能做好,在那种高强度做事和高压环境下,都疲于奔命了怎么能保证好学法呢?后来有一次常人工作忙的不可开交,当时想已浪费那么多时间,不管怎样先把学法和证实法的事安排好再说吧。结果事情突然变化,化解开了,仿佛一堵墙就要撞上时,墙却远远避开了。

好几次遇到这种情况,才悟到人间的事本是幻象,是安排的,学法本身就有解决一切问题的因素在,只要用心去学和按法归正自己,环境是随着修炼状态而变化的。这才理解一直靠学法走过来的同修确实了不起,他们没被幻象带动,是真正信师信法了。回想自己面对问题时,忍不住去执著人的能力,把学法当形式,实际是被人间假相迷惑了,是对法不深信的表现。

我们的能力特点等是从旧宇宙带来的,只有在这次正法中经过归正、同化大法的才能在新宇宙成立。没有归正的对未来是无意义的,是只会随旧势力一同解体而不可能進入新宇宙。如果大家来人间只是逞一把能,什么都不肯改变,那做了和没做一样。旧势力不就是这样对待正法这件事的吗?所以离开学法、离开按法归正这个前提去发挥能力,可能就在走旧势力安排的路。而对“能”与事的执著,恰恰成了旧势力牵动你的一根绳索,放不下,就剪不断,就无法否定和摆脱旧势力。最后会发现,常人中的能力这东西实在是把双刃剑:走正了,在法上,能做出别人做不到的好事;走偏了,不在法上,也能做出别人做不出的坏事来,也不能正确处理别人的依赖,从而伤害别人也伤害自己。

在证实法中,我们要把能力用到毫无保留,更要把心修到纯正无漏,这样的能力才是成立的。这是我个人对“能”的一点痛彻体悟。

以上是个人体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