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的超常在我们全家人身上的展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我母亲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母亲病魔缠身,胆囊炎、还有一种怪病,就是没精神,没力气,拿个扫把都拿不了,整日卧床不起。听邻居说他的亲戚六十多岁,一身的病,学法轮大法身体可好了,在养猪场干活,什么活都能干,也不累。母亲听了就要学,可她不识字,就叫我给她念《转法轮》,母亲学法后各种疾病都消失了,象换了一个人似的。

我由于年轻,再加上中共的迫害,一直不很精進,直到二零零三年,身体出现不适,来例假四十多天不好,母亲对我说:“你好好修炼吧,信师信法,只有师父能救你。”就这样学法、炼功,不长时间我的身体就好了。从那以后,我才开始实修,做好三件事,讲真相救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份由于讲真相,被人诬告,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一八年十月份,我丈夫的眼睛出现问题,后被医院诊断为糖尿病并发症,引起的眼底出血,视力降到0.1、0.4,几近失明。四十岁不到的他,以后的人生路怎么走?眼前的黑暗让他感到恐惧。

这个家的顶梁柱突然间什么也不能干了,因为眼睛看不见,着急上火的心可想而知。那时我在心里求师父一定救救我的丈夫,救救我这个家。

在本地医院住了八天,后来就去北京大医院,做激光手术,花了三万多。回来在局医院打防止眼睛恶化的药,打一种叫“康百西普”的针,一针就是两千三百九十元,是往眼孔内注射的,打了四针,花了一万多。几经周折家里的钱也花光了,该借的钱都借了,没办法又借贷款。对于微薄收入的家庭,又雪上加霜。眼睛总算有一点好转,丈夫满心希望出去打工挣点钱,缓和一下家里债台高筑的危机。

可是好景不长,就在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丈夫从班上回到家,沮丧的说:“我不能干活了,怎么办?眼睛又什么也看不见了。”我安慰他,没事,咱上医院再看看。到医院大夫说:“不能治了,回家养着吧。”给开了点降压药,回家呆着。

对医院的一线希望,完全破灭了。回来后,我说:“该治也治了,钱也花光了,可是医院是治不了。现在只有大法能救你。你学大法吧。”他满口答应,但是提出好多疑问,我由于学法不深,解答不了,我就找同修帮我解答疑问。

丈夫悟性高,一旦明白了修炼的意义,马上就投入進来,听法、炼功。后来他就读法,他是流着泪读法的,一句一句的读。他把所有的药都停了,说:“信师信法不能打折扣。”看到他那认真的样子,我很佩服,也看到自己的不足。

他一走進来,就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知道向内找、修心性。仅仅两个月,他能很顺畅的读法、看书了,视力逐渐好转。医院都治不了,学大法两个月,奇迹真的出现了。大法的威力在丈夫这里展现。

我的儿子现在上高三了,从小就跟我学法,炼功,跟我出去讲真相,发资料,他的小肠疝气没做手术,也好了。

大法的超常,在我们全家人的身上展现,我们全家人感恩师父的伟大、慈悲,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救度之恩,好好修炼,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