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05287 人次发表声明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四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一日上午我拿资料往医院停放的自行车筐里放,当时想医院车辆多,一会儿就发完。这是干事心,懒惰心(以前都是往小区楼里放)。结果被医院看门人诬告,被绑架到镇派出所。开始我心很稳,很坚定,心想:“不能出卖同修、零口供,请师父加持我。”可是到晚上九点多,他们把我儿子、我村支书还有派出所的人都找来给我做工作,其实支书和本派出所的人没说什么,就是我儿子说要离家出走,还说他爸爸一会儿也从北京回来了,在情带动下,我没有了正念,出卖了两个同修(也有怕心,怕被挨打),没做到信师信法,做了对不起同修的可耻的事,我真是后悔莫及,无地自容。我真的对不起师父,让师父和同修痛心。从看守所出来,办取保候审时,我又到派出所签字,叫签就签,我也不知道签的是什么。现在严正声明:我以上一切违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抓紧多学法、学好法,实修自己,助师正法,多救度众生。

任信菊 2019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端午节晚上,我为女儿个人利益的事,对女儿失去理智,气急败坏骂她,这时女儿也失去理智马上打了110报警,举报我修炼法轮功。我突然被警察绑架,警察从我家中搜走了大法书籍,并将我带到派出所审问,我如实说了事情的经过,警察还问了我炼法轮功的时间与原因并做了“笔录”,然后让我签了名字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通过学法和看明慧上同修的交流文章,我悟到:我修的太差招致迫害,我配合警察“笔录”、签字更是错上加错,我很惭愧。现在严正声明:以上我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签字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信师父,今后加紧学好法,实修自己,提高心性,跟上正法進程。

张黎红 2019年9月24日


严正声明

我做真相时被监控,因当时心不纯,把做事当作修炼,在2019年7月19日我被国保和派出所绑架并非法抄家。在师父的保护和加持下,检查身体不合格,看守所拒收,从而放松了正念,生出着急回家的心,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在“取保候审”的纸上签字并按了手印,配合了邪恶。现在反思,我平时没有做到用心学法,有时炼功不严肃,没敬师敬法,心性很差。我对不起师父的慈悲救度。现在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兑现来世的誓约,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

马英 2019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前段时间,邪党上门骚扰,问还炼不炼功了?炼不炼功都得签字。我说“不炼了”,也必须签。当时我丈夫没在家,警察说:把他也得签上,你不签不行,我要打一个电话,你的儿子、儿媳的工作就没了。我一害怕,没有了正念,就签了字。现在我好后悔。声明我这次的签字及内容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从今天起,我一定做好三件事,坚定实修大法到底。

史淑珍、程彦军 2019年8月5日


严正声明

在2019年9月18日下午我在学法小组学完法正准备回家,突然闯入一帮便衣警察,把我绑架到分局。在分局我一直讲真相,最后在签字书上写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善待大法有福报和签了名字。还在学法小组门口照了相(照了后背)。现在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多学法,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一修到底。

包双娣 2019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被邪党关押期间,在邪恶威胁迫害下,我被迫所做、所写的有损大法和不符合大法言行及“保证书、悔过书、决裂书”等文字东西我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以后我一定要学好法,严格要求自己,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坚修大法到底。

张艳芳、洪秀艳 2019年9月9日


严正声明

在2018年12月17日,我被邪党非法开庭,因为被情所动,我做了违背良心、违背师父、违背大法的大错事。现在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违背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万香 2019年9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看守所邪恶的高压下,我被人心带动,一时不清醒,我被迫所说、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现在严正声明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淑和 2019年8月29日


严正声明

我在压力下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对大法、对师父不利的一切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跟师父回家。

任菊芳 2019年9月29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