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姐的转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江魔与邪党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零年,我两次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地方把我当成重点迫害对像。三姐和我在一个单位,领导指派她“转化”我:“不把你妹妹弄回头,你的工资就拿不到。”“六一零”人员也吓唬她:“送你妹妹去坐牢。”

我只要一劝她,她就打我耳光,还用鞋拔子抽打我的双腿,疯狂的打了我十八天,还带领两个哥哥打我,大哥用鞋子打了我一下,二哥拽着我的头发使劲往墙上撞,在场的亲戚都吓哭了。幸亏慈悲的师父保佑,我的头才没事。

接着我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洗脑班四十多天。我回家后不免对三姐有些怨气,通过学法,我悟到姐姐是被邪恶利用的。我多次劝她,她慢慢接受我在家炼功,但是对法轮功真相还是不听。

二零一二年,我到三姐的门市去玩,当然给她讲真相是目地。那天她的嘴臭死了,她的女儿和员工都嫌弃她。我告诉她:“你试试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听進去了。果然,她的嘴不臭了,胃也好了。她从此相信大法了,她还跟我说:“这个功真好!”是慈悲的师父救了她。

二零一四年冬天的一个早上,“六一零”人员、派出所警察六、七个人闯入我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到了晚上八、九点钟,我三姐来了,几个警察也進来了,我很严肃地说:“姐姐请你作证一下,我的病是不是炼法轮功好的?”明白真相的三姐当时就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告诉几个警察,我哥哥和大姐都遗传父母的糖尿病、高血压,就我炼法轮功身体好。

我为姐姐的改变感到高兴。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