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大法 九天走出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六日】从得法时间上来说,我也算是一个老学员了。但是由于在人中形成了很多常人的观念,一直似修非修。直到二零一八年四月中旬的一次病业关,才让我真正的意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和师父的无量慈悲与大法的无限美好!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早晨,我迷迷糊糊感到右边腰痛,由于自己当时的学法状态,就以为是之前“肾结石”引起的,也就没在意,没想到越来越痛,持续了很长时间,后来实在忍受不了了,就叫醒了正在睡觉的女儿陪着我去了市中心医院。经过各项检查(常规检查如B超,查血等),最后医生说:“这是严重的肾积水,肾功能基本上没有了。”要我住院治疗,面对这种情况,我都没有想起平时学的师父讲法来对照修自己,脑子里全是怎么才能把这个“病”治好。

刚進医院的时候,还能够被人扶着慢慢走,后来只能躺在病床上靠人推,肾内科到泌尿科再到妇科。每到一个科室,都要求做進一步的检查,又让我去另一个科室,即使这样了,我还是没有想到师父和大法,而是想着到另一家有熟人的医院,也许结果会好一点。

转院后,在那家有熟人的医院又做了一系列的检查,(包括肾造影等)结果和之前一样,确诊“肾积水”,医生安排住院,我实在疼痛难忍,然后打了一支杜冷丁,过几小时后,疼痛又开始了,接着又打了一支吗啡,我在剧烈疼痛中煎熬挣扎,在医院治疗了几天无效,医生说:右肾已完全失去功能,必须要摘除一个肾,否则要影响另一个肾,医生说我们医院治疗条件有限,建议转大医院去做手术,让我转院。

这时候,家里的一些亲人也到了医院,我的妈妈看到病床上虚弱的我后,在一旁悄悄的直抹眼泪。丈夫(同修)把医生说的话又给我说了一遍,最后他说:“这一次你自己选择,如果你想依靠医疗手段来继续治疗下去,作为丈夫,我就是把房子卖了也会给你医治;或回家和我一起炼法轮功,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这是最好的选择。”在那一刻,我才想起了师父,想起了大法,我回想起初得大法时的身心愉悦,我心里做出了决定,我要真正修炼法轮功了,做个修炼人,走修炼的路。

四月十九日下午出院回家,晚上两个同修了解到我的身体情况,来到了我家,得知我三天三夜痛得无法睡觉,在床上爬来爬去,痛苦万分,无法捧书更无法炼功,当即决定留下来和我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

修炼法轮功的堂弟当晚也来到我家,我们五个大法弟子当晚围在一起学法,由于剧烈疼痛我无法正常盘坐,背上垫了两个厚厚的沙发垫仰坐着坚持学法,到了整点就发正念。他们从法理上跟我交流了在修炼中的一些过关心得,和在病业假相迫害中如何正念正行。我自己也向内找,找到了自己在修炼中的差距,我对十五岁正在上初中的女儿说:我就炼法轮功了,以后不会到医院去了。女儿含着眼泪认真的对我说:要得!并以实际行动支持我学法炼功。有时放学早还和我们一起学法。

从四月十九日晚上开始,我们五个大法弟子连续九天集体学法,发正念,晨炼。

第一天早上三点五十炼功时,由于腰痛,我站着炼功很困难,就背靠着墙坚持着炼,站几分钟我又蹲一会儿,接着又开始呕吐,感觉心里很难受。同修们鼓励我站起来继续炼,我站起来,又坚持炼下去,就这样,我站着炼一会儿,蹲着歇一会儿,我心里想着我有师父,我一定要坚持下去,炼完一至四套功法,第五套炼了半小时。连续一个星期不能睡觉的我炼完功后,上床后几秒钟就睡着了。

上午同修们去讲真相救人,下午同修们和我一起学《转法轮》,每个整点发正念,一直坚持到发完晚上十二点正念才休息。

第二天早上,我仍然忍着腰痛,心里难受,坚持炼功,在炼功过程中,心里难受呕吐时,我蹲着歇一会儿的时候,身体出现了排气的现象,心里感觉好受一点,在师父的口令中,又坚持炼完一至四套功法,第五套又炼了半小时,上午同修们又去讲真相救人,下午又坚持学法,整点发正念直到晚上十二点发完正念后才休息。

第三天早晨炼功时,明显感觉到腰部的疼痛散开了,腰开始伸直了,心里也没有前两天难受了,炼功感觉轻松了很多,这时我想起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高兴。

第四天炼功时,腰部的疼痛基本好了,就剩下呕吐的现象。

第五天早晨炼功,感觉腰部也不痛了,心里也不难受了。

第六天、第七天早晨炼功,完全恢复正常了。

第八天、第九天炼功精神十足了。同修陪我炼功九天,我们一起高密度的学法、炼功、发正念,在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在师父的保护中,在同修的帮助下,师父就帮我把身体净化了,归正到了正确状态,接下来的一年里,我早晨炼功、发正念都不懈怠。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

通过这次亲身经历,我深切的感到了人类医学的有限,法轮大法才是真正的科学,更高的科学,更超常的科学!

再次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感谢同修们对我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