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青年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

跟师父回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七日】

慈悲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八年前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还年少。那时候我姐姐已经修炼,并且鼓励我也修。但当时十五岁的我,不愿意放弃常人的乐趣,比如和朋友出去逛街,参加派对等等,而未走入大法修炼。不过,我虽然年少,但已有恶疾缠身。我的腮腺经常发炎。从记事开始,就记的自己经常在床上发烧好几个礼拜。医生说,这个病会伴随我一辈子。

得法的前一年,可以说是我人生的低谷。我非常叛逆,经常在朋友家聚众狂欢。学习成绩很糟糕,差一点留级。而不幸的是,这种生活方式将年少的我引入歧途。我吸毒、酗酒、抽烟,甚至和异性发生不良的关系。我在迷中越陷越深。尽管我认定这就是我追求的生活,但总是感觉内心空虚,進而身体也开始出现症状。

那段时间,每次入睡后,我就开始感到麻痹,动弹不得。我甚至感到某个东西在抓我的脖子,并缠绕我的身体。于是我告诉妈妈和姐姐,如果在我睡觉的时候,听到我挣扎的声音,一定要把我摇醒。结果每天晚上都需要她们帮忙把我叫醒。这样折腾了几个月,我感到精疲力尽。后来有天入睡前,我跟自己说,这次我干脆不挣扎了,或许也不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那天晚上,我又進入了那个状态,这次我没有挣扎。后来我看到自己進入了一个通道,周围的一切都很清晰可见。我忽然意识到正在发生什么,我对自己说:“你要死了!”然后我开始挣扎,比以前任何一次都更加费劲。后来我终于醒过来,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我决定先让自己冷静一会。但我渐渐被绝望的情绪淹没:我无法理解,自己为何连睡觉这种最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办到。

得法——感受神奇 心胸充满喜悦

大约一年后的一个暑假过后,我忽然感到分外的空虚,不明白自己为何还活在世上。一天晚上,我来到姐姐的房间,向她借《转法轮》来读。当读完第一讲,我感觉自己坐在师尊的手掌上——这是我能描述的,唯一贴近那种感觉的形容。我感到特别的安全,心胸充满了喜悦。而我的生活也立即发生了转变。我戒了烟,戒了酒,断了狂欢的派对。自己也更加冷静,成为更有尊严的人。

经过一个月的修炼,我睡觉已经完全没有干扰。不但如此,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祥和,这是我之前做梦也想不到的。

当早上去上早学,我试图早点起床,因此我至少可以阅读一讲《转法轮》的一部份章节,另一部份则在公交车上阅读。

那年我认识到,作为一个修炼人,我应该在方方面面都要做的更好,(在常人中)成为一个更好的榜样。就这样,我渐渐成为更好的学生和大家的伙伴。

我的成绩提高很快,老师们惊讶于我的转变。我也趁这个机会告诉他们大法,以及我如何从大法中受益。

感谢师尊安排,使得我有机会向班上的同学们洪法。当我告诉老师,我的转变是由于修炼大法的缘故后,她便邀请我教班上的同学炼功,从而使我可以向他们更加深入的介绍大法,以及修炼大法的美好。

师尊时刻激励着我们

随着我走入修炼,考验也随之而来。我的母亲反对我修炼,每次看到我学法或炼功,她都会发怒,对我大吼,让我停止。

有一天,我在房间学法。她又進来对我大吼,并且侮辱大法。我情绪很低落,不知道如何是好。忽然间我看到她的身旁围绕着几位师父的法身。我瞬间明白这是师父在鼓励我,点化我这是对我的考验和消业。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这种情况持续发生了多次。通过与同修们交流,我认识到需要跟妈妈沟通,让她尊重我修炼大法的决定。而且她应该理性的认识到修炼大法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只会让我的人生受益。于是我本着正念跟妈妈沟通,她终于理解了我,不再质疑我对大法的信念。

我想交流的另外一个故事是,我从一个翔实的梦境中所得到师父的启示。在梦中,我正在巴士站等车。忽然看到三个人从远方走来。她们离我越来越近,中间是一位散发着辉光,非常美丽的女士,两边各有一位男士相随。她们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再仔细一看,原来那位女士是拥有一对巨大翅膀的天使,两边跟随的是她的护卫天使。她走近我,直视着我说:“你一定要坚持修炼大法,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要坚持到底。”这时候,我意识到她就是我,她是我某种形式的元神,来跟我传递信息。接着,她带我去了某个餐厅。那里好多人在举办庆祝活动。她们中有我认识的,有陌生的。但是我感受到,他们是我世界的众生,欢庆被大法救度。

修去对色欲的执著

当我还是一个小女孩的时候,就有一些進食的问题,比如厌食症和贪食症。我吃饭比较困难,有时候几天都不吃东西,只是喝水。这导致我有时候会忽然昏厥,我的健康也很脆弱。

到了青春期,我的执著多起来,比如爱美,妒嫉,虚荣等等。我交往了多个男朋友,甚至发生了两性关系。我一直深深为这些所为而懊悔。因为这些行为让我过早就形成了对色欲的执著。

在修炼之前,我正在和一个男孩约会。我很快就爱上了他。他是我一个朋友的哥哥。每次我去这个朋友家玩,都会看到他,逐渐就培养了感情。

有一天,朋友跟我说,她哥哥实际上已经有女朋友,而且相处了好几年了。我简直无法相信所听到的。但我还是决定不再与她哥哥接触。

修炼了几个月后,有一次我去朋友家玩,却和她哥哥不期而遇。他执意要和我谈谈,认为我们应该建立正式的情侣关系,我当即拒绝了他。

事实上我当时是心动的,但是我知道这是针对旧势力强加在我身上的色欲所做出的考验。他希望和我发生些什么,但是我还是不断的拒绝他。这样僵持了差不多一个钟头,忽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跟我说:“你是一个魔鬼。”我意识到对方正被魔鬼利用,想把我拉下去。当我认识到这一点,对方忽然走开,用一种很疑惑的眼神望着我。此时我也感到这一关被化解了。这是我修炼初期所经历的考验之一。然而,随着修炼的深入,更多根本性的考验接踵而来。

由于有一个良好的学法环境和扎实的学法基础,我得以通过大多数的考验。而每通过一次考验,身体便感觉進一步纯净和轻盈。

有一次在梦中出现色情的东西,我立刻制止了它。醒来后,我开始为正在我们城市進行的“真善忍美展”发正念。坐在那里,我感觉身体在提升。当我要仔细确认一下,却砰的一声,自己跌回到了座位上。

不过过了几年,因为放松了学法,色欲的执著开始增强,我也不如以前那样,可以坚定的通过色欲的考验。

在我来到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年后,我开始忙于多个项目。后来我跟家人一起出去度假。在常人堆里泡着,又疏于学法和炼功,我完全不象一个修炼人。而且最不幸的是,我犯了色戒。犯了色戒后,我感觉自己象一个鬼一样——我只能这样形容当时的状态。我感觉自己如同死尸。我沮丧了很多天,完全无法原谅自己犯的错误。我的所为辜负了自己的众生和师父。度假归来后,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有勇气跟同修叙述我的所为。而心中的痛楚却一如既往。

我本以为通过曝光这件事情,我的痛苦可以稍微减轻,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看到自己还是有很多执著心没有清除。我认识到自己还是用很肤浅的方式对待修炼。之后我开始更深入向内找、严肃对待自己的执著。

我找到了很多还很强烈的执著心,比如:妒嫉、争斗、挫折感和情等等败坏物质。我看到自己的很多执著,但是不知道如何从根本上清除它们。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

后来我尝试和以前一样,继续参与一些项目,参加同修们的学法。不过,我从色欲的执著走入了另外一个极端。我开始暴饮暴食,完全不注重外表。后来很多衣服都穿不下了,我看起来象男人一样,总是穿着宽大的裙子,而且经常穿黑色的衣服。同修们看到我这样,善意指出,修炼人应该展现美好的形像。显然,从我的外表可以感受到我内心的不安。同时,因为情绪失落,我开始睡很多觉。我想“麻痹自己”,忘记之前的所作所为。

然而不幸的是,我又掉入了色欲的执著中。那时候,同修们问我是否有什么不对劲,她们看到我工作无精打采。我只是告诉他们感觉很糟糕。但是还是难于启齿公开自己所有的所作所为。我变的狡猾,我害怕丢面子,尽管我已经曝光了一些事情,但我有所保留。所以我也趁今天这个机会把这些事情曝光,彻底解开长期困扰我的枷锁,清除旧势力的安排。

如今我已修炼多年,但仍旧有很多执著心未能清除。比如我一直有强烈的,找一个伴侣的想法。所以我和男性接触的时候,会更加谨慎。在对待两性关系方面更加严肃。

我希望自己的交流可以帮助其他同修避免和我走同样的弯路。并且要知道对待别人要保持诚恳,这样才能帮助我们在修炼上提高。

归正自己 否定旧势力

二零一二年,我参与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神韵推广。我乐此不疲,夜以继日,风雨无阻的在城市各个角落参与推广。这也是我修炼以来,第一次有如此深刻的感受。从之前我只是在家乡参加过几次洪法,到这次全职参与一个项目,感觉被锤炼成熟了很多。

那段时间,每次出发去推广前,同修们都会有一些交流。那时票卖的还不太好,所以作为一个整体,大家需要互相交流,消除间隔,不给旧势力钻空子。

但前三天的交流对我而言真是糟透了,巨大的压力使我只想赶快离开:有一位和我从同一个城市来的同修,在神韵协调表现得非常激進,而且她在听其他同修交流心得时,不断嚷嚷,甚至语言伤害学员,其行为已不象修炼人那样——“善”和“慈悲”。这位学员在当地时也是那样,给当地造成一些困惑。不过,更让我惊讶的是,我的一些想法竟然和她类似。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让我们不愿意面对挫折,没有象师父要求的那样,向内找修正自己从而提高上来。此时,我悟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是多么不好。

我意识到这种思想是基于旧势力的,所以我试图用一种可以清除这种思维的方式回应它。旧势力就是利用这种思想来间隔我们。

师父说:“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的最扎实。”[1]“作为一个真正能够下决心修炼的人,我说反倒是好事。没有矛盾的产生,没有给你制造提高心性的机会,你还上不去呢。你好我也好,怎么去修炼?”[1]

那次神韵推广让我收获甚丰,那年过后,我决定搬到首都,在个人修炼上更進一步。

那年我十八岁,刚好迈入成人的年纪,可以自主做个决定。当然,过程没那么简单。父母很担心,觉的我在那里没有稳定的工作,而且那么大的城市里也没有熟人。我认识到要坦诚跟他们解释去那里的原因。我不是为了找一份工作,或者开始一份新生活,只是为了帮助人们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迫害,数百万中国同修正在迫害中死去。

回首往昔,这是我曾经做的最好的事情之一。而整个经历也让我更加成熟,对大法有了更好的理解。如今,我父母非常高兴,我为了一个伟大的志向而远赴他乡,而我也非常努力的参与讲真相项目。

以上就是我今天的交流。我希望能够帮助其他同修,不要犯我同样的错误。时间紧迫,我还有很多执著要修,我希望能够更加精進,跟上正法進程。

现在,我认识到无论参与多少讲真相的项目,付出了多少努力,最重要的是修炼以及修去执著心,最终能跟师父回家。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阿根廷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