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台罪己诏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八日】汉武帝刘彻是一位雄才大略的帝王。他在位期间,汉朝疆域扩大将近一倍,华夏民族威名远扬。尤其是独尊儒术,使儒家思想成为其后历史上正统的思想。但武帝晚年,因连年征战、大兴土木等导致国库空虚,民怨沸腾,寇盗四起;“巫蛊之祸”害死了卫皇后和太子,牵连了数万人;他后期倚重的大将李广利临阵投降匈奴。这一系列打击令他深深悔悟。

征和四年(公元前89年)三月,武帝封禅泰山后,对群臣说:“朕即位以来,所为狂悖,使天下愁苦,不可追悔。自今事有伤害百姓、糜费天下者,悉罢之。”(朕自即位以来,干了很多狂妄悖谬之事,使天下人愁苦,朕后悔莫及。从今以后,凡是伤害百姓、浪费天下财力的事情,一律废止!)

同年六月,六十八岁的汉武帝驳回了桑弘羊等人的建议——派士卒到西域轮台(今新疆轮台县)去屯田戍边,并下诏反思自己,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名的“罪己诏”——轮台诏。

武帝诏曰:“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前些时候桑弘羊等人奏请,要对每个百姓加收赋税三十钱,用来增加边防费用。这样做明显加重了老弱孤独者的负担。)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忧民也,今朕不忍闻。”(后来贰师将军(李广利)失败,将士们或死,或被俘,或逃亡,这份悲痛时常萦绕在朕的心头。现在,有人奏请派兵远赴轮台屯田,想要建起堡垒哨所,这是使天下人惊扰和劳累,而不是忧虑百姓啊,现在朕不忍心听到这种话。)

“……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当今最重要的任务,是严禁各级官吏对百姓苛刻残暴,废止擅自增加赋税的法令,努力发展农业生产)。

同时,汉武帝封丞相田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也。他又任命懂农业的赵过为搜粟都尉,推行代田法,鼓励农业生产。武帝重启汉初“黄老”思想,无为而治、与民休息,这为后来的“昭宣中兴”打下了良好基础。

在皇权至上的时代,皇帝能自省其过,已殊属不易;进而写成文告——“罪己诏”,颁告天下,向全天下人认错,这没有极大的勇气是办不到的!汉武帝的这份诏书乃发自肺腑,不是作秀,他后来的施政行为足以证明一切。

历史上“秦皇汉武”并称,确实,秦始皇和汉武帝很多方面都非常相似,甚至可以说汉武帝完成了秦始皇的关于政治格局的设计,决定了后世历史的大致走向。但汉武帝“其所以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祸”(司马光语),是因为他与秦始皇至死拒绝认错的为政态度不同——他能及时反省自己的过错,并痛改前非,从而避免了象秦朝那样迅速败亡的命运。(当然这种议论不是很全面,秦始皇没有屠戮功臣,也没有灭绝六国的君主、贵族和人民,陈胜吴广起义时宣称的“失期当斩”并非秦朝当时的法令。秦始皇离世太早,秦二世又是极度的劣质,这也是秦朝速亡的一个原因。)

《轮台罪己诏》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份正式的、保存完整的“罪己诏”。

自汉武帝之后,后代帝王纷纷效仿,如汉明帝、唐太宗、宋理宗、明熹宗、清雍正等。每当皇帝犯了祸国殃民的大错,往往会下一道“罪己诏”,向臣民公开检讨自己。

而杀害了八千万中国人、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的中共,至今没有一个人向国人认错,仍然一以贯之的宣传其伟光正(实为“畏光症”)。岂不怪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