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张君琴被迫害流离失所三年多 再遭绑架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宁夏报道)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流离失所三年多回家不久的法轮功学员张君琴,因拒绝固原市原州区国保大队杨富春等的“转化”企图,被非法关押到固原市拘留所。张君琴的儿子也被带上警车,直到下午才被放回。

法轮功学员张君琴,今年五十岁,家住宁夏固原市原州区,二零一六年四月起,被迫流离失所三年多,回家后不久,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凌晨七点多,原州区国保大队杨富春等十一个警察闯入她家,逼迫张君琴签放弃修炼的“转化书”,张君琴拒绝,而被绑架、抄家,家里的大法书籍、mp3及儿子的台式电脑等都被抄走。

据警察说,此次绑架是宁夏公安厅国保直接授意的。警察将张君琴连夜送往隆德县看守所,后又转到固原市拘留所。固原市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姓名未知。

被非法关押在隆德看守所期间,张君琴的儿子去给张君琴送衣物,看守所警察以衣物没带包装为由进行阻拦。后在张君琴儿子的恳求下,看守所所长提出让他帮看守所干完一件苦力活(搬运重物),才同意把衣服送进去。

张君琴,女,今年五十岁。一九九七年夏天,因严重的子宫穿孔,在家养病,经人介绍有幸接触了法轮功,知道法轮功能祛病健身。她接触到的法轮功学员言行都透着善意,使她倍感亲切,有一种说不出的喜悦。为了治病,有一个好身体,张君琴开始学法、炼功,成了一个真正的身心健康的人。

修炼前,张君琴怕自己吃亏,争斗心很强,不愿和别人来往,和别人发生矛盾不知忍让。修炼后,她开始按照师父的教诲“真、善、忍”做人,凡事能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性格开朗了,也喜欢和他人来往了,还能帮助别人;不贪不占,买东西人家多找了钱,就退回去;因她的真诚、善良和宽容,得到了家人的认可,也影响着家人,我们的家庭也和睦了。

被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

二零零一年九月,张君琴被诱骗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固原市看守所,一个多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二零零一年十一月,被劫持到宁夏女子劳教所。

在宁夏女子劳教所,狱警安排两个吸毒犯“包夹”张君琴,逼迫她放弃修炼。为了“转化”她,逼迫她成天看污蔑法轮功的录像,用各种卑劣的手段欺骗、洗脑。张君琴我不配合,“包夹”对她拳打脚踢、侮辱诽谤、罚站、晚上不让睡觉。张君琴不背监规,犯人就对她辱骂毒打,长时间罚站。

在劳教所,张君琴被迫干奴工:捡干菜甘草、掰黄瓜荚荚、挖地基、挖葡萄苗、插稻秧。长时间坐着捡干菜甘草,张君琴的臀部都坐得溃烂了;掰黄瓜荚荚(用来固定黄瓜藤的)时,她的手两个指甲整个都掰掉了;盖楼挖地基时,两手磨得满是血泡,疼痛难忍,睡不着觉,每晚只能打个盹。初春的时候,早上五点多,张君琴就被押到地里插秧苗,水稻田的水冷得透骨,站的时间久了,没有知觉,收工时,都不会走路了;完不成任务就被吸毒犯谩骂、殴打、不让睡觉、不让亲人接见。

二零零三年二月,因张君琴在劳教所炼功,被“包夹”报告给狱警,劳教所以没完成奴工任务为借口给张君琴加教三个月,二零零三年五月,张君琴才回到家中。

诉江后被骚扰 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张君琴向北京最高法院、检察院邮寄了控告恶首江泽民的诉状,一个月后,她的起诉状由北京返到本地国保大队。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三日,杨富春带着一男一女把张君琴绑架到公安局杨富春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的门,杨富春就开始骂张君琴,骂了一会,骂着骂着就开始打张君琴,边打边气急败坏地说:我的电话快被别人打爆了,是你骚扰了我的生活。他还威胁说:今天要把你打残,他用巴掌使劲扇张君琴的耳光,打了约有十分钟,还不解恨,就到处寻找器物(准备继续打张君琴)。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一日一大早,杨富春再次带了六,七个警察闯到张君琴家院子(平房),企图强行打开屋门绑架她。张君琴始终没开门,他们等到中午十二点下班时间到了才走。

下午,张君琴到姐姐张淑琴家才得知,上午警察到她家绑架她的同时,另一拨人已经把张君琴的姐姐绑架到拘留所了。不得已,张君琴从姐姐家又回家,好心的邻居对她说:现在(国家)没法律,好人还被关、被判刑,这是什么社会?你起诉江泽民,公安不会放过你的,你快跑吧。为躲避迫害,张君琴只好流离失所。

家人受株连迫害

因为坚持信仰真、善、忍,张君琴多次遭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她的家人也受株连迫害。儿子从小在恐惧中长大,毕业后就在外省找了工作,多年不愿意回家;张君琴的妹妹只是和她一起买了张火车票,也被绑架恐吓,此后一直被公安的骚扰,还被非法抄过家;其他亲人多年来也承受了精神上的巨大压力,亲人朋友吓的远离了她。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以后,当地警察多次到张君琴家骚扰过,后来张君琴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二零零三年五月回家后,固原市西郊派出所、文化街派出所、市公安局、乡政府、劳教所人员频繁到家里恐吓张君琴,其中劳教所狱警马丽还到她家骚扰过。

这些人还到张君琴的丈夫的工作单位去威胁他,说你老婆再炼法轮功就把你开除,通过他给张君琴施加压力。每次恶人到家骚扰,张君琴的丈夫都吓得打哆嗦,有时乘人不备就偷偷溜走。这些人走后,他就开始辱骂张君琴,逼迫张君琴放弃修炼。因多次遭受迫害骚扰,丈夫怕张君琴牵连他,二零一二年三月底,逼迫张君琴离了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