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延边州公检法司系统迫害法轮功学员事实(2)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一日】(接上文

第二部分 肉体折磨 酷刑黑幕

肉体折磨是中共邪恶之徒对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的基本手段,二十年来被绑架的延边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遭受恶警肉体折磨的残酷手段令人发指。最常见的迫害手段就是各种奴役劳动、长时间不让睡觉、保持固定姿势罚站等。除此之外,辱骂毒打、拳打脚踢、电棍电击等种种酷刑迫害手段真是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参与迫害者为了一己私利,泯灭人性、残忍至极。遭受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的直接被迫害致死,有的回家后不久伤势严重含冤离世。

这部分内容包括延边本地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也包括延边法轮功学员在长春、吉林、九台等地的劳教所、监狱等黑窝遭受的迫害。举出的实例仅为迫害典型案例,实际遭受肉体折磨的法轮功学员要更多,许多学员甚至在被绑架的过程中、在自己家里或当地派出所……还没有送到黑窝时就已经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殴打摧残。

(一)套塑料袋窒息、摧残性“灌食”、上“死人床”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中共酷刑示意图:人为窒息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裴斐,二零零一年七月九日,被敦化市民主派出所副所长李文宗等五、六个警察绑架,恶警将裴斐双手反背铐在铁椅子上,双脚悬着用脚镣锁在铁椅子上。五、六个警察对她围殴毒打,打的头脸口都是血,牙都变形了;把头上套塑料袋闷一、二分钟,几近窒息再放开;用高压电棍电得裴斐直蹦,两臂都是大泡;不让睡觉,一合眼就毒打,这样将裴斐绑了五十多小时(两次)致使她头脑昏沉、麻木、失智、手脚肿胀、僵直。

酷刑演示:灌食
酷刑演示:灌食

后来到看守所后还遭受了摧残性灌食迫害,用兑了半袋盐的奶粉给裴斐灌,灌下去后裴斐连管子带奶粉都喷吐出来,摧残性灌食造成裴斐食管、嗓子、胃都被烧坏,不能发声,不能吃饭(只能进流质)。还给裴斐上“死人床”酷刑迫害,“死人床”有四条床腿,上面是五块木板钉制而成,中空,板的四端各钉一个大铁环,人呈大字型,胳膊伸直,各用一副手铐在横条板两铁环上,脚也戴上脚镣,锁在两边铁环上,,身体僵直不动,下身中空,腿向两边拽,不一会就疼痛难忍。这次绑架导致裴斐瘫痪卧床六个多月,一年后才基本恢复。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坐“老虎凳”围殴、开“飞机”、上“吊挂”酷刑

二零零一年九月二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郭培俊、郝迎强等三人到龙井市八道镇讲真相时被八道镇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转到龙井市公安局刑讯逼供迫害。延边州“610”头目吴景林,带着几个恶警对他们三人施以各种酷刑折磨:坐老虎凳、被开飞机、被高压电棍电、上吊挂、被众恶人围殴……。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开飞机'
酷刑演示:开飞机

恶警把郭培俊绑在老虎凳上迫害两天两夜,其间还不断地折磨郭培俊。最后恶人打红了眼,看见什么就拿什么打,打到最后连身边的凳子都成了打人的刑具。恶警抓起凳子劈头盖脸打向郭培俊,郭培俊被打的满脸满身鲜血淋淋,身上穿的衣服全被粘稠的浓血渗透,血一直不停地从伤口流出来,水泥地被血染湿了很大一片,郭培俊在极度的痛苦中多次昏死过去。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郝迎强也遭受了同样的迫害,恶警把他受尽酷刑后早已无法支撑的身体拖起,将两个手臂使劲儿向后掰,扳成和身体成九十度直角的极限后,用绳子把双臂捆绑后吊起来。吊起瞬间,全身的伤口全部崩裂,伴随着剧痛“唰”一下传导到头部,精神几乎到了濒临崩溃的地步,郝迎强多次昏死过去。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三)高压电棍电、“小白龙”钻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乔建国,二零零一年一月,因为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绑架到敦化市公安局。期间,以边文海为首的多名警察,对乔建国进行刑讯逼供,把他固定在铁椅子上,用电棍电遍全身,在电击的过程中,拳脚齐上。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后被延吉“610”人员非法劳教两年,分别关押在延吉劳教所和九台饮马河劳教所。二零零二年三月在饮马河劳教所关押时,因为乔建国不写保证书,被一大队队长冯伟带到酷刑室,遭受 “小白龙”酷刑迫害:用一根很硬的白色塑料管子,在头上用刀割开十字型的四个豁口,然后,让一个膘肥体壮的恶警,把“小白龙”插到腋下和大腿的腹股沟处,用力钻、拧。由于用力过大,那个体壮的恶警累的满头大汗,休息后继续行刑,最后导致乔建国两个腋下和两个腹股沟全部被钻透了,露出四个大肉坑,骨头都露出来了,白花花的,乔建国当时就被钻的昏过去了,二十年过去了,至今在乔建国腋下和腹股沟处还有伤疤,深陷的肉块已经永远无法恢复。

中共酷刑示意图:小白龙“钻体”
中共酷刑示意图:小白龙“钻体”

(四)空中“吊铐”毒打、烟头烫鼻孔

金成权是图们市法轮功学员,三十岁,在二零零二年六月七日,被和龙市刑警队的恶警们劫持到刑警队,被施以酷刑迫害。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酷刑演示:吊挂毒打

六名恶警将他戴上手铐脚镣,然后用木棒毒打,木棒被打折了两根,穿着皮鞋的脚踢踹,用皮鞭疯狂抽打;将戴手铐脚镣的金成权吊在空中毒打,手铐越铐越紧,手铐深深的陷进肉里,疼痛入骨;然后用不干胶封嘴,再用点燃的烟头烫两个鼻孔,连续烫了六根,导致他昏迷。再泼冷水,再施以酷刑。由于他受的酷刑,造成他左边心脏部位肿胀,排尿困难,脊椎打坏以至于抬不起三十斤重的东西,记忆力衰退,眼睛视物不清。

(五)香烟插鼻孔薰、搓太阳穴

安图县法轮功学员张培齐,二零零四年三月二十四日因恶人构陷遭绑架,被安图县国保大队恶警秘密劫持到安图海沟金矿惨遭刑讯逼供迫害了七天七夜。期间,张培齐一直被捆绑在老虎凳上,恶警们两人一班车轮战,用几寸粗的硬塑料管子和木棒毒打他;不许他睡觉,双手拔拽他的头发,头发被拽掉一地,头皮被拽肿、流血;用胶皮警棒疯狂打他头部及身上各敏感部位,头被打出许多大包,流血,双眼被打的青紫,小腿和腿肚被打成紫黑色,最后被打得昏迷不醒,恶警就用矿泉水往张培齐头上浇冷水。恶警金镇山点燃两根香烟插在张培齐的鼻孔里,顿时被呛的眼泪、鼻涕直流,气喘不上来、头昏脑胀,最后被烟呛昏过后。恶警还用手猛搓张培齐的太阳穴,致使太阳穴疼痛难忍。金镇山边打边骂:“死人我都能让他讲话,我的办法有的是,时间有的是,天天玩死你。”

‘中共酷刑示意图:鼻孔插烟’
中共酷刑示意图:鼻孔插烟

(六)“熬鹰”、扣铁帽子毒打、胶带封嘴、不给吃饭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中共黑狱酷刑演示:铁桶敲头

图们市法轮功学员金永男,男,六十岁,朝鲜族人,家住延边州图们市五工村。二零零四年二月四日,图们市国保大队的恶警将他绑架,并对他刑讯逼供了六天六夜。恶警们采取“熬鹰”酷刑,不让他睡觉;然后在他头上扣上铁帽子,两个恶人轮番用木棒毒打他,木棒都被打折了。恶警将金永男的头打破,双耳被打失聪,口鼻被打的喷血,浑身被打得没有一处好地方,身上的衣裤都成了血葫芦,一条腿被打残。见金永男还不说,恶警就用烟头烫他的掌心,用胶带封他的嘴,使他喘不上气来。恶警还残忍的用牙签扎金永男头部的伤口,对金永男叫嚣着“打死你算自杀,不承担责任”。六天六夜的迫害中没给老人吃一口饭、喝一口水。

'酷刑演示:烟头烫'
酷刑演示:烟头烫

(七)硬物搓肋骨、塑料袋套头、抽打脚心脚趾

延吉市朝鲜族法轮功学员朴贵峰,二零零四年四月六日下午,在单位开会时被朝阳派出所恶警绑架到朝阳派出所。除了把朴贵峰绑在铁椅子折磨他之外,恶警还用打火机的底部硬处在朴贵峰的两肋上用力上下搓,两肋被他们搓起了拳头大小的瘀血的紫包。恶警们用此种酷刑刑讯逼供了一上午,下午又在上午酷刑的基础上,增加了黑塑料袋反复套头让人窒息的酷刑。他们用黑塑料袋套在朴贵峰的头上系上扣,直到他快窒息的时候才解开,然后再套上、再解开,如此反复,致使朴贵峰的心脏受到严重刺激,十分痛苦。恶警还往朴贵峰脖子里灌凉水,两人轮班儿用一截自行车外带猛抽他的两只脚的脚心、脚趾头,还用六十厘米长,四厘米宽的竹板抽打他的脚趾头,两脚底和脚趾头当时就被打成了黑紫色……经过一天一宿的残酷迫害后,朴贵峰于第二天晚上被送到延吉市看守所。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酷刑演示:塑料袋套头

(八)“三铐头”手铐、强迫蹲马步

汪清县法轮功学员娄秋风,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八日在散发真相材料时被汪清林业公安局恶警绑架。在林业公安局地区派出所娄秋风遭到酷刑逼供,几个恶警使劲拽娄秋风的头发,用手戳她的额头,狠毒地打耳光,使劲踢娄秋风的小腿。恶警把娄秋风的大衣拽下来,并把她推倒在沙发上,甚至骑到娄秋风的后背上,几个恶警使劲摁住娄秋风头和全身,用力拽她的胳膊与手铐,想把两只手从背后铐在一起,施以更残酷的迫害。娄秋风的头被几个恶警压在了沙发上,鼻子和嘴紧贴在沙发上根本喘不过气来,几乎窒息。这样僵持了很长时间,最终邪恶也没得逞,最后他们只好把娄秋风的两只手反铐上(用三个铐头),另一头连同头发一起铐到后衣领上,逼迫娄秋风蹲马步。后来当打开手铐时发现,娄秋风的左手动脉处被手铐铐得已破坏,左手大拇指两个月后还是麻木的。恶警用了各种办法,从晚上八点多一直到第二天天亮,酷刑折磨娄秋风整整一个晚上。

(九)铐椅背、铁棒子毒打

汪清县天桥岭林业局法轮功学员丁海清,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在天桥岭住宅楼中印“法轮大法好”的印章时,被恶人绑架到第一派出所。酷刑毒打中丁海清的眼睛险些被打失明,羽绒服被打碎多处,恶人用拳脚打她还不算,还把她的双手用手铐铐在椅子的靠背上,她的前胸贴在椅背上,恶警们用缠上布的铁棒子对准丁海清的后背猛力击打,丁海清痛得心就象要破碎了一样,在恶警逼她签字时她在上面写下了“法轮大法好”,又遭到了更为残暴的毒打和虐待,并且不给她饭吃。在二十九日晚恶警把丁海清送到看守所时,丁海清被迫害后的情形,使看守所的警察看了都觉得惨不忍睹。

(十)跪木棍、吊起毒打

龙井市法轮功学员贾长芝,七十多岁,二零零五年四月末去友人家时,被龙井市安民派出所的恶警绑架。为了逼迫老人说出身上带的法轮功真相资料的来源,安民派出所的恶警对老人进行了长达十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三个恶警猛踢老人的膝关节,强迫老人跪在一根细长的木头棍上面,膝关节直接顶着木头棍,硌得很难受。之后,将老人吊起来,五个恶警轮番行恶,有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打脑袋的,有拳打脚踢的。在刑讯逼供的过程中,恶警张乃江叫嚣:你这么大岁数,真恶心,找两个捡破烂的强奸才好。经过十多个小时的刑讯逼供,贾长芝老人被打的全身发青或变成黑紫色,尤其两只脚完全变成黑色。就是这样,恶警还不甘心,第二天下午,给贾长芝老人戴上了最大的脚镣,并把双手铐到铁窗上,两脚尖稍微挨地。恶警为了不留外伤,用装满水的矿泉水瓶打贾长芝老人的头顶,打得贾长芝老人眼前直冒金花。

中共酷刑:吊挂
中共酷刑:吊挂

(十一)“烤全羊”酷刑

酷刑演示:烤全羊
酷刑演示:烤全羊

敦化市法轮功学员王永强,二零零八年八月一日被敦化市公安局贤儒镇派出所绑架,遭到恶警残酷迫害。从八月一日晚开始直到八月四日,整整三天不给吃喝,还用“塑料袋套头部”,用蚊香长时间烟熏,往嘴、鼻孔、小便处抹辣根……更残酷的是象“烤全羊”一样把王永强悬挂起来,连续两夜反复悬挂,每次挂近一小时。在“烤全羊”酷刑后,王永强神智不清,四肢瘫软,无法移动,他们就用脚猛踢他的身体两侧,致使他心脏偷停后,再给嘴里塞几粒救心丸。在王永强每次处于昏迷时,他们就往头部泼凉水,还用粗麻绳抽他,用拳头狠击王永强心窝处等。白天,他们强迫王永强双手抱腿撅着,还一边一个警察,把腿压在他的头和背部,长时间反复让他保持那个姿势,如果摔倒了,就用脚踢。三天时间,反复用带水的矿泉水瓶击打王永强头部无数次。有一个恶警持续用矿泉水瓶击打王永强左眼部,致使王永强眼睛严重损伤,眼前总有一个黑块。恶警还往王永强眼睛上抹一种不知名的东西,非常疼痛,王永强因此多次昏迷。

(十二)棍子打下身、手指捅眼睛、打火机烧手

图们市石岘镇法轮功学员刘晓华,二零一一年三月四日被国保大队从家中绑架,非法关押期间遭受酷刑迫害,恶警轮流逼供,在审讯期间,他们采取了种种不为人耻的手段。石岘镇派出所六个恶警用拳头打刘晓华的背部,打耳光,用烟头烫手指……国保大队恶警还拿棍子毒打她的下身,用脚踩手指,打耳光,用手指捅眼睛……

'酷刑演示:脚踩在手臂上搓捻'
酷刑演示:脚踩在手臂上搓捻

他们还用打火机烧手,刘晓华的手被烧出了水泡,恶警还拿塑料做成绳子,把她的头发绑在铁椅子的靠背上,四天四夜不让睡觉,刘晓华两度被迫害的昏迷,每次都被恶警用凉水浇醒。后被送入看守所,到医院做入所检查身体时,检查出刘晓华下身被打的青紫,高血压,心肌缺血,心跳过速。

(十三)“一支马”抻腿、上“背铐”、灌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图们朝鲜族法轮功学员金莲花,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九日被恶察绑架劫持到和龙市公安局,遭恶警刑讯逼供,最后被折磨至生命垂危,送到延吉市医院抢救。金莲花所遭受的酷刑迫害包括:两只胳膊和腿大幅度分开后长时间被罚站,恶警坐在板凳上拽住她的双手,把她的腿向两边抻,抻到极限;上“背铐”酷刑,用手铐把两只胳膊拧劲倒扣在背后,还把矿泉水瓶子塞进去,还用手捏被绑的胳膊,从而加强疼痛,这样每天多次被绑,每次被绑二十到四十分钟;用手捂住鼻子后往嘴里灌凉水,先用胶带封住嘴后用手捏住鼻子,再用塑料袋多次套头;把书卷成棒子,乱打头部(被打近百次)、胸部和肚子,不留痕迹却十分疼痛;打开电风扇吹,连续五天五夜不让睡觉。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酷刑演示:纸棍抽打

(十四)“电刑”器具逼供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刑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七日,延吉市法轮功学员太浩和母亲金顺善等四人被延吉市警察绑架。他们被劫持到延吉市一个专门用于刑讯逼供的地方,那里有专门给人上“电刑”的器具,把受害者的头罩住,可以通过控制电流大小来增加受刑者痛苦的程度。在大电流下运行这种刑具,可以导致受刑者内脏出血,受刑者如遭重锤霹雷猛击,其痛苦程度无以言表。轻者,受刑人皮下出血,形成的皮下血斑长久不消。三十多岁的太浩遭受到这种刑讯逼供最为惨烈,惨叫声接连不断,令人不忍听闻。对他实施酷刑迫害的警察轮流长时间施暴,都累得非常疲倦。在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时,中共警察大都是多人分组,轮流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实施残酷迫害,许多负责实施酷刑的恶警们都累得筋疲力尽,有的说法轮功可能真有功,他们这些施刑者都累得够呛。

(十五)“抻床”酷刑

酷刑演示:抻床
酷刑演示:抻床

延吉市法轮功学员辛延俊,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判刑七年,被劫持到吉林监狱迫害。吉林监狱恶警为逼迫辛延俊放弃修炼,给他上“抻床”酷刑折磨,将他的四肢绑起来,然后吊在两张上下铺床的中间,命四个膀大腰圆的犯人,用两根粗棍交叉为“十字形”别他的双腿,在使劲踩压,当他疼昏后用凉水激醒再迫害。最后辛延俊被折磨的双腿残废,不能行走,肾器官衰竭小便都费劲儿,左边身体全部打坏,左胳膊被打折,牙齿也被打掉了一颗。辛延俊在吉林监狱遭受了三年半的酷刑摧残后,被迫害的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延吉市法轮功学员朱喜玉在吉林省女子监狱关押期间,也遭“抻床”酷刑迫害,将朱喜玉的四肢绑牢固定住,身子成大字型腾空吊起来,脸朝上。朱喜玉被迫害的手脚麻木,浑身颤抖、哆嗦、心闷,口吐绿色胆液,不长时间人就晕过去了。

(十六)关铁笼子里 脱去衣服上“冻”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三十日,延边劳教所恶警将法轮功学员王铁松、肖国兵、于建华和谷印东四人的衣服扒掉,把四人关进铁笼子里,在寒冷冬天里“冻”他们,不给暖气,不给被褥。延吉的十二月已经是冰天雪地了,温度在零下三十度左右,铁笼子设于大门口和楼梯口,根本没暖气,温度在零度以下,寒风顺着铁栅栏往里钻,人被关进去不到十分钟,就被冻得手脚发麻。谷印东被冻得手上戴着手铐咯咯碰到铁栅栏上直响。人被冻的发烧、走路腿已经不好使了才放出来。

(十七)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酷刑演示:打毒针(绘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日,龙井市法轮功学员梁秀珍和丈夫进京上访,后被绑架回当地,龙井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姜英劳指使恶警毒打梁秀珍的嘴和头,把她打的头昏脑胀、鼻口出血,边打还边骂“叫你喊法轮大法好”!恶警轮流上阵,梁秀珍丈夫也被打倒在地,恶警金应允用皮鞋狠劲踩梁秀珍丈夫的手,一直打的倒在地上起不来。后来在恶警姜英劳指使下,梁秀珍被强行注射了损害神经的药物,致使梁秀珍左腿疼痛九年多,最后瘫痪不能正常行走。

(待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