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港警施暴说起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在香港“反送中”事件持续五个月之际,十一月十一日香港民众发起“三罢”(罢工、罢市、罢课)运动,以悼念在“反送中”活动中死亡的科技大学学生。不料,香港警察至少以三发实弹射向民众,至少有两名示威者受伤,其中一名腹部中枪倒地。事发后,逾百名街坊与上班民众闻讯到场围观,群众指责警方是“杀人犯”。此事引发国际关注,美国国务院表示,美国正以“严重关切”的态度关注着香港局势。

此外,近日一名香港少女在警署拘禁中遭警察轮奸致怀孕,在伊丽莎白医院接受堕胎手术,爆料者表示自己已被恐吓噤声。少女通过律师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警察泄露案件资料,意图抹黑她,并表示会允许法医从堕胎手术后的胎儿身上,取得DNA样本以辨别至少一名施暴者。

对于身处自由世界的多数人而言,上述场景让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而长期关注中国人权的读者,对于香港警察的荒谬作为应当不陌生。一位最近才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原大陆公安刑侦大队长尹辉(音译),他从观察港警擒拿抗议者时使用的技法后明确表示:“我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说,香港所报导出来的这些恶警、黑警,应该都是大陆的武警、陆军和特警参与实施的行为”。近期香港出现许多抗争者离奇自杀事件,包括跳楼、在海中溺死等事件频传,如果尹辉所言为真,难怪民众质疑是警方刑囚后的“弃尸”,即所谓“被自杀”。

警察应当济弱扶倾,保护善民,怎么反而公然沦为杀人与性侵的罪犯呢?如果回顾二十年来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遭遇,就不难理解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针对上亿名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开始了残酷迫害。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采取“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在其指令和授意下,专事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六一零办公室”执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灭绝政策,非法指挥全国公检法各级人员实施迫害。据不完全的统计显示,至少四千三百多名能核实的法轮功学员死于劳教所和监狱的残酷迫害。

其结果是,中国各地酷刑泛滥,虐死不负刑责,阴招百出,令人不胜骇异。中共警察历来针对法轮功学员使用的暴力迫害,包括电棍、手铐、脚镣、背铐;地牢、水牢、大粪池、死人床、坐铁椅子、坐老虎凳;上绳、铁钉钉指甲缝、用钳子拔指甲;从鼻腔灌食、灌辣椒水、灌浓盐水、灌大粪汤;冬天浇凉水、脱衣服在外面冻,炎夏在太阳下曝晒;不让大小便;性虐待、把妇女关入男牢、强迫怀孕妇女流产、强奸;关入精神病院、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电针等,甚至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贩卖牟利并焚尸灭迹。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七日,黑龙江省牡丹江市三十六岁法轮功学员王小忠被牡丹江阳明分局警察绑架后,遭殴打与电棍电击,满身伤痕,再用水管浇凉水,被非法抓捕后第十二天即被迫害致死。警察利用“水刑”残忍过程使当事人面临极大的肉体痛苦,妄图达到摧毁修炼人意志的目的。但这不是单一个案,而是千千万万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缩影。

中共与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系统实施、广泛分布而长期发生的罪恶。一桩桩血泪交织的酷刑事件中,犯下恶行的警察固然罪无可赦,但在幕后操控、纵容、默许、包庇和奖励的中共才是这些罪行的最大根源。这些灭绝人性的逆天大恶,不单单是所谓“警察素质”的问题,而是有中共在背后撑腰与指使。从警察施暴的恶行,人们更看到了其背后的邪党魔性。

二零零五年纽约《时代周刊》一篇报导曾评论中共的劳教所是真正的“法外之地”,有着法律管辖不到的特权与黑暗。正是中共指使警察对法轮功学员随意虐待凌辱、肆无忌惮的施用酷刑,导致许多惨不忍睹、触目惊心的案例在中国各地频频发生:二零零四年五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高蓉蓉被龙山劳教院警察唐玉宝、姜兆华电击七小时,脸部严重毁容;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河北省警察何雪健强奸两名法轮功女学员。这些国际社会关注的事例,已广为人知,却只是迫害真相的冰山一角;更多见不得人的滔天罪行,迄今仍隐藏在幽暗的各劳教所、看守所与监狱中。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年,恶贯满盈。《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三亿四千万人,世人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

古云善恶有报,无论罪魁祸首或帮凶恶徒都将罪责难逃。许多行恶之徒的“现世报”历历在目,多达一万余例,详载于明慧网的报导中。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应速幡然悔悟、诚心悔改才是正路。不要再追随恶党,迫害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那无疑是自掘坟墓,自断未来;尽早声明退党、不再助纣为虐,方是救赎自保之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