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中共人员“十一”前骚扰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中共邪党迫害中国人,每一次运动制造的血腥,都成为邪党给自己制造的恐惧。迫害法轮功,十月一日前后都成了令中共恐惧的“敏感日”。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前后,四川泸州地区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到警察、社区、政府人员骚扰——抢劫他们的大法书籍;上门招呼“就在家里,不要外出”、“不要出去散资料”等,非法限制公民人身自由,信仰自由,言论自由。

由此可见,穷兵黩武的所谓“庆典”背后暗藏末日的恐慌。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一如既往的制止迫害,给警察、社区人员讲真相,劝善,慈悲的挽救他们。

一、部份迫害案例

(一)云锦派出所:抢劫独居老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中共邪党十月一日前几天,四川泸县云锦派出所副所长姚继宇(音)携两个警察,骚扰杨文超老太太。杨老太太刚干完活,从地里回来,将院门关上,并用水桶抵着院门,避免鸡跑出去糟蹋了别人的庄稼。

姚继宇叫门,老太太在里屋还来不及应答,他们就踢开了院门,破门而入,很恶的围着老太太拍照,并命令老太太:把门打开,搜查!

老太太说,把搜查证拿出来。姚说,等会拿给你看。说着,直奔老太太卧室,见电视机桌上的大法书籍(共十一本),二话不说,全部抢走。然后又窜到二楼非法查抄。

姚继宇追问老太太:书从哪里来的?老太太说,这是教导人如何做好人的书。你信奉共产党,你有你的党章;我是修炼人,我有我要学的大法书。我们各信各的,各学各的,我有书关你什么事?我妨碍了你什么?你抢走我的书,对你有什么好处?

姚继宇私闯民宅查搜,没有搜查证,抢走属于个人信仰的私人物品,没有清单,还要老太太下午三点钟到派出所去,说如果不去,他们将再次上门。七旬老人抵制迫害,离家出走。

老太太的儿子知道情况后,连夜从外地赶回,二十六日到派出所见姚继宇。儿子说,母亲年龄大了,不就炼个法轮功吗?姚继宇说,你担保不了,你妈必须到派出所来照相,因为搜到她的书了。

九月二十八号,在姚继宇一再催促下,老太太在儿子护送下到了派出所。这位还不明真相的姚副所长,重复中共的谎言,说了一通抵触、蔑视法轮功的话,又命给老太太照相,命几个人按着老太太强行采血、量身高、取手印、脚印。

(二)八旬老人制止兆雅派出所警察迫害 讲真相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中共十月一日前夕,四川泸州兆雅镇八十多岁独居的唐老太,在住房里休息,不知什么时候,有人把她窗上封闭的木条掰开了,这时有人正从窗缝往屋里瞅。老太太问是哪一个,回答说,是兆雅派出所的所长郭永平。

郭永平要唐老太开门,说泸州市来人了,来看望她来了。唐老太太说,不用来看我,我有儿有孙的,不需要你们来看我。如果你们要听我讲真相,我就开门,不听真相,就不要来。

老太太一开门,就看见一个瘦高个肩头上别着机器,闪着光,正在录音录像,立即制止说,你这是非法行为。我要举报你。侵犯我老婆婆的人权,肖像权,不符合宪法、法律。

与郭永平一同来的两个男人,穿着黑衣装,没看见胸牌,警号,不明身份。唐老太太问他们是哪个部门的,叫什么名字?如果是警察,警号是都少?他们回答说,我们是泸州市里来的。唐老太又问,泸州市的机关部门多了。你们是泸州市那个部门的?他们不报身份、职务,对老太太合理的询问避而不答,反而要老太太回答他们的问题:泸州有没有炼法轮功的人来找你?拿传单给你没有?唐老太太就给他们讲真相: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法轮功教导人修炼真善忍做好人。薄熙来、王立军这些就是你们的同僚、上司,迫害法轮功都遭恶报了。说到这里,来“看望”的人就走了。

唐老太太说,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对她的骚扰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当初,镇政府、派出所等派人明目张胆的监视、跟踪,连红白喜事她去走人户,这些人都脚跟脚的跟着去。特别是二零一五年诉江大潮中,唐老太依法控告了迫害元凶江泽民,遭到一次来势汹汹的骚扰。

那一天早上,有两个人闯进老太太家,借口检查危房。下午两点钟,来了十来个人,一大帮子围着老太太,有自称是省里来的,有自称是泸州市里来的。老太太质问他们:你们这是干什么?一窝蜂的,来抢我这个老婆婆吗?我没有钱。我的退休金要负担孩子们的生活。儿媳三年没上班了,儿子工资一千元,保险扣了剩几百元钱,养一家人生活搞不定。一对双胞胎儿子还在读中学。我买几毛钱一斤的罢脚菜,鱼香菜伴豆瓣酱,尽量节约来帮助他们。你们要钱我没有。派出所的所长我认识,省里的、市里的我不认识,报上名来。以后别人问起哪些人来找过我家,我好回答。

自称省里的、市里的都没人敢报姓名。郭永平就说,是这样的,我们来问你为什么要控告江泽民?谁叫你控告的?你怎么知道两高院的通讯地址?

唐老太太从小贫穷,中学辍学,为了养家糊口,一生中干过多种工作,最后在织绸厂退休。苦了一生,且疾病缠身:头昏、四肢无力、经常休克、眼睛视力不好、耳朵听觉不好、牙周炎、风湿性关节炎、肠胃炎、胃下垂二十几公分、胆囊炎、低血压、贫血病、心脏病等等。人生过了大半还在无尽的病痛中苦熬。修炼法轮大法后,唐老太彻底摆脱了病痛的折磨,过上了幸福健康的晚年。

江泽民利用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唐老太太遭到非法抄家、多次非法拘留、非法拘禁洗脑迫害等等,有一次,被泸州市龙马潭区红星派出所绑架,警察扣押了她的诺基亚手机、帽子、背包、电筒、老房产手续、现金若干元,至今未还。

唐老太是法轮大法的受益者,又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谈起为什么控告江泽民,老太太要说的太多了。她告诉说:“我这个老婆婆八十多岁了。炼法轮功,修真善忍做好人,身体好了,道德提高了,反倒弄我去坐牢,关押我四回。在看守所里做奴工掰苞米,一箩一箩的苞米用手掰,没有工具,没有保护措施,手指掰的血淋淋的;每顿饭只有小包子大的那么一点点,硬的如阴米;一点点腾腾菜,半生不熟的,加一点盐巴,油渣渣见不到一点;冬腌菜切成长节长节的,没有淘洗,满嘴是沙,根本就不能吃。这样的生活还要收十几、二十元一天的生活费。我没有钱缴纳就回不了家,先出去的同修给我缴了钱,我才得以回家。我究竟犯了什么法嘛,要遭这样的罪?”

“江泽民迫害好人,迫害了千千万万的修炼人,控告他理所当然!两高院的通讯地址,邮局就可以查到。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民都可以自由修炼法轮功,只有中国的江泽民在迫害……”老太太滔滔不绝的讲罢真相,为追究诉江而来的大帮人马就悄悄散去。

(三)告诫石马沟区人员:天灭中共是天意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泸州市江阳区石马沟社区李主任、派出所姓罗的领导,携姓乔的政府人员(因不报姓名,职务,只能估计是政法委或综治办的),到该社区一名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该法轮功学员敞开大门接待,端茶倒水,摆糕点,削水果。来者却进门就啪啪啪的拍照,照这照那,即不讲礼貌,又不遵守法律。

法轮功学员说,你们不经我本人同意强行拍照,侵犯我的肖像权,是违法的。姓乔说,没拿出去发,又没有怎么样,照一下没关系。法轮功学员严肃的正告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对你们不好。乔说,不是迫害,来打招呼,就在家炼,这段时间不要出去散东西、贴东西。法轮功学员问姓乔的是不是与社区主任、或警察是一个系统的,乔回避不答。法轮功学员说,管你哪个部门的,反正都应该是保护人民的。

该法轮功学员遭到长期骚扰,仅二零一九年来,骚扰就不止这一次。“四二五”法轮功学员和平上访日、“五一三”世界法轮大法日、“七二零”法轮功学员反迫害开始的日子,都是邪党深感恐惧的“敏感日”。每次他们来,该法轮功学员都热情邀请进屋,给他们讲真相。如,姓乔的政府官员受邪党谎言毒害,谈话间对法轮功总带有敌意和蔑视。法轮功学员就善意的给他们讲,如果真善忍都不好,那世上还有什么是好的?没修炼法轮功以前,我宫颈增生,宫颈肥大等等,一身都是病,吃药都靠打批发。炼功不久身体就得到了健康,到现在二十年过去了,我没再吃一粒药。法轮功教导人做好人。大法师父要求我们在方方面面都得是一个好人,要善待众生,慈悲世人。我修炼了法轮功,从做人来说,起码我不会象那些常人那样,在人前人后搬弄是非。零八年奥运会,抄我的家,判我三年半冤狱,我对狱警、迫害我的警察、社区干部没有仇恨,因为他们也是受谎言蒙蔽的。每次你们来,我都开门接待,无怨无恨。你评判一下吧,你说大法师父教的好不好,说的对不对?

乔问起香港问题,法轮功学员说,大法师父教导我们:“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1]。乔问起《九评》、退党的事。因为善恶有报是天理,中共邪党历次运动迫害中国人民已罪恶累累,迫害法轮功,迫害信仰真善忍做好人的修炼人罪上加罪,已恶贯满盈。所以法轮功学员回答他说,一切都有规律,有定数的。如人有生老病死,共产党也不可能永远存在,一定有它灭亡的一天,这是天意。法轮功学员告诉人真相,是在救人……谈到活摘器官,乔说不相信有这样的事。法轮功学员说,这件事国际上都曝光了,全球都在声讨,追究。郭伯雄、薄熙来、王立军等,军队、公安都参与了的,罪证确凿。告诉你们真相是我的责任,信不信你们可以思考。

二、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救人 不言放弃

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坚持讲真相二十年。在长期的各种骚扰中,都在利用这个机会制止迫害,面对面的给直接参与骚扰迫害的人讲真相,挽救他们,从不言放弃。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明白了真相,有的骚扰只是电话打个招呼,有的见了面什么也没说。有的在主动减轻迫害,有的在放弃迫害。

(一)蓝田镇七旬桂大律老人

二零一九年九月,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镇派出所警察、社区人员到气矿家属院骚扰七旬老太桂大律。

之前的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上午,以查水表为名,桂大律家突然闯进约十来个警察,气势汹汹,取下法轮功师父的像就摔,翻箱倒柜搜出大法书籍等属于个人信仰的私人物品就抢走,还抢走三个mp3,两个播放器,连有“真善忍”字样的十字绣也被抢走。

二零一九年三月六日上午八点左右,以泸州市江阳区蓝田镇派出所警察孟庆华为首的一伙警察,闯进桂大律家,进屋后,几个警察将保姆按住不准动,保姆给他们讲真相,说迫害大法弟子是违法犯罪的,他们置之不理,强行非法抄家,抢走了三本《转法轮》、四本《洪吟》和一些真相资料。

二零一九年九月,警察、社区人员又来骚扰,或许这又是一次对独居老人黑社会流氓式的抢劫、凌辱。为了制止他们继续犯罪,手脚不太灵便的桂大律站在屋门口不让来者进屋,简单回答了他们的问话,说,还在炼功,家中请了保姆,然后就告诫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呼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来人作出了选择,转身就走了。

(二)泸县奇峰的易群仁女士

泸县奇峰的易群仁女士,二零一七年四年冤狱结束回家后,不断的遭到骚扰。二零一九年七二零之前,易群仁进城打工,泸县奇峰镇政府综治办、派出所找不到人,就打电话到医院,找到正在医院上班的易群仁的女儿,气急败坏的威胁说:你把你妈找出来,马上给我喊回来!你不喊回来,就到学校找你的弟弟!

戕害孩子,用孩子作筹码,是中共邪党惯用的最邪恶的黑社会的流氓手段之一。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一日,易群仁被泸县公检法构陷抓捕,国保办案人邓基祥为了把冤案做成,提讯时大搞逼供,指手画脚的大骂了两、三个小时,还说:“你不说,你那个十岁小儿子,我天天去吠他 (骚扰、恐吓),让你那儿子读不了书,把你的儿给你废了。”

易群仁被冤判入狱,儿子才十岁,年幼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失去母亲的照顾和呵护,情绪、心理、生活、学习都难以正常。从冤狱回家不久的易群仁在孩子中考前到学校租房住陪伴孩子。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奇峰派出所、综治办找不到易群仁,就威胁其女儿:如果不交出母亲,要到学校找弟弟。其女儿说明弟弟马上中考,母亲要给弟弟煮饭,问推迟一天回去,行不行?派出所、综治办坚决不允。

中共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学员的孩子遭到迫害的太多了。执行江泽民恶法的人什么坏事都干的出来。身怀六甲的女儿被迫在医院值夜班后,又冒着酷暑,陪母亲辗转回到奇峰。到了派出所,易群仁给他们讲道理、讲真相,劝他们不要迫害法轮功。然后又送去法轮功合法的相关法律文书。

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奇峰派出所、综治办又来这一套:拿弟弟来威胁姐姐,拿儿子来威胁母亲。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成了他们手中的人质。

这天,易群仁接到女儿的电话赶回奇峰,派出所的人告诉她找综治办负责人的周大兵。周不在,办公室两个人,一个人躲起来,一个年轻人到隔壁商量,找来四个人,把摄像机、录音机打开,气势汹汹的围上来,在坝子里逼着易群仁签字,做笔录。易群仁说:“我签什么字?我犯了什么法?犯了哪一条?你们一而再,再而三的骚扰我,还骚扰我的家人,骚扰我的娃儿。你们究竟要干个啥子?

我的儿子十岁就失去了母爱,现在读高中。上次仅仅还有100天就考高中了,你们来威胁骚扰;女儿怀着身孕,又值夜班,你们向她要人;现今我女儿的孩子尚小,医院工作那么繁忙,这次你们又来找她要人,又拿她弟弟来威胁,你们还有人性吗?”

“大法师父教我们做个好人。你们出去访一下,我偷还是盗?卖淫嫖娼吗?贪污受贿吗?吸毒贩毒吗?我犯了哪一条?我相夫教子我还错了吗?你们迫害我,破坏法律实施的是你们,真正的罪犯是你们,将来大审判受到追究的也是你们。”

易群仁拿出相关法律,和公安部39号文件、国务院公告的新闻出版总署的50号令,请他们好好看看,了解真相,认清形势,清醒过来,停止迫害,留下未来。并说:你们继续迫害,我要起诉你们。

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从人性上,从道德良知上、法律上启迪了参与迫害者原本善良的本性。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之前,易群仁正常打工,孩子正常读书、工作,家人正常生活。但愿这些人有所醒悟,从此不再参与迫害。

(三)江阳区法轮功学员

二零一九年九月末,泸州市江阳区综治办的乔主任、南城派出所警察范立新等,再次来到江阳中路一法轮功学员的店铺骚扰。见面就拍照,拍了照便匆匆离去。

此前,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日左右,范立新带着政府综治办的乔姓主任、及另外两名不报姓名、不明身份的一男一女,到店铺骚扰该法轮功学员。几个人未经允许窜进主人的卧室查看,一女子拍照,被主人制止,另一人肩上的录音录像设备,仍在工作。该法轮功学员当面指出:你们未经我的允许就窜到我的卧室去,还到处拍照,这是违法的。

该法轮功学员倒好茶水请他们坐下慢聊,耐心的给他们讲法律,讲国家政策文件,讲形势,一再善劝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又反复告诫他们:迫害法轮功的事干不得哟,千万干不得哟。以后清算起来脱不了爪爪,日子不好过哟。

二零一九年九月末这次来骚扰,法轮功学员制止他们拍照,范解释说,工作照,好交差。把管段警察都照进去了的,表示管段警察在你们这里来过了,表示我们来关心你了的。一番表白,是想说明他们的行为迫不得已,只不过是为应付上面走的过场,不是他们发自真心要来迫害的。

三、世人抵制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泸县云锦派出所姚继宇从老太太家里搜到大法书籍后,打电话问村支书,支书说,我是知道她在炼法轮功。但是人家逢场都去赶场,在家干那么多活儿,又没干啥子别的。问到生产队长,队长保护老太太,就说,人家没炼了。姚说:没炼了?书都搜到了。姚又问村民,企图从村民那里找到符合他们迫害的证据。结果村民说,人家不就炼个法轮功吗?在家干那么多活,又没干啥子违法的事。嫖娼偷盗你不管……

杨老太太今年七十三岁。中年时曾患肝腹水,输尿管结石,右脚踝骨肿大,走路瘸,每天中、西药不断,还吃草药、输液打针,没有劳动力,自身难保,更不用说管家了。几个孩子没有母亲的照管,大的就带小的,拉扯着过。医生断定她是活不了了,谁都知道她活不长了。修炼法轮功,等死的她起死回生,奇迹般的康复。周围的乡亲,众多的亲朋好友,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美好,很多人因此走进了修炼。

修炼法轮功后杨老太太从此不再求医问药。如今七十多岁的人,能挑能抬,栽种饲养,田里土里一把手。如今孩子都在外谋生,丈夫身体欠佳到女儿家去了,她一个人独守院落,农忙时儿子回家帮忙。今年这个七旬老人打了三千多斤谷子,收了四千多斤红薯,一千斤苞米,菜子三百多斤。院子里有成群的鸡,院子外有生蛋的鹅;大堆的南瓜又甜又大,屋里屋外,井井有条,生机盎然,谁看见了都会为之一震,甚感喜悦。

杨老太太说,中共宣传说法轮功学员只顾圆满飞升,脱离社会,不劳动,不要家,全是谎言。我们法轮大法弟子在社会上,在家庭,在哪里都是好人。修大法,杨老太太身体健康,精神矍铄,不给儿女们添麻烦,孩子们也不再为老人操心,一大家子,子子孙孙活得轻松愉快,倍感生活的温馨。杨家的福份,证实了大法的美好,众多的乡亲乡邻无不赞叹。警察来骚扰,村干部、村民都发自内心的站出来说公道话,保护法轮功学员。有亲戚听说老太太被骚扰,就说,一个老婆婆炼法轮功就被抓被关的话,一定要把派出所警察的恶行从微信上发出去,广而告之。

结语

二零一九年十月一日前后,从泸州地区发生的骚扰情况看,通过法轮功学员坚持不懈讲真相,人心渐明。泸县奇峰的骚扰人员哄骗一位八十岁的法轮功学员拍照,说是家家户户都要照的。为什么撒谎?不就因为参与迫害的人也知道迫害法轮功违法而感到心虚吗?

这场迫害已走向末路。云锦派出所的姚继宇,对杨老太太说什么“法轮功国家不让炼”;“在家炼可以,就是不能有书”等等,可见,姚继宇还封闭在中共邪恶的谎言中,且中毒甚深。他不知道,“国家不允许”是谎言。江泽民一意孤行,借国家的名义,利用手中的权力,破坏国家宪法搞起来的这场迫害,是一场彻头彻尾的违法犯罪运动。他本人用执法手段参与迫害也在违法,也在犯罪;他不知道,法轮功师尊身居美国,把法轮大法传遍了全世界,佛光普照,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各族裔人民得到了大法的恩泽,这是人类历史上多么重大、殊胜的大事啊;他是执法者,却不知道宪法赋予公民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权利,是他应该维护的,保护的;他不知道,二零一一年国务院公告的,国家新闻出版署总署的50号令,解禁了江泽民时期对法轮功出版物出版的禁令,而他至今还把法轮大法书籍作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是多么的愚蠢;对执法者违法犯罪要受到制裁的后果,对参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犯下反人类罪将被全球清算的结局,或许他也毫无所知。

由于不明真相,他敢私闯民宅,抢劫独居老人,敢把老太太叫到派出所采血、盖手印、取脚印,而没有犯罪感。这些还深深的迷失在中共谎言中的人,法轮功学员确实为他们的前途、未来担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进要旨》〈大法金刚永纯〉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