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妈妈的日常二三小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的妈妈是一名修炼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纯真、善良、本份、孝顺、贤德。她五十多岁,看起来却象二三十岁的女子。她从不擦抹任何护肤化妆品,穿着也是简单大方,从不刻意装饰点缀自己,但肤质光滑紧致,面色清透红润,一双善良的大眼睛总是闪闪发光的。

与妈妈相识过的人都说:一看你就是个很善良并充满正能量的人。妈妈总是回复:“你说对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都是大法师父给我的。法轮功是宇宙佛法,电视新闻演的都是假的、诬蔑诽谤佛法。你听说过退党、团、队保平安吗?……”

妈妈现在不在我身边,因讲真相救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黑窝”里。我为有一名这样坚定正信、救人为他的妈妈而感到骄傲。

妈妈的无私境界

记得有一次,我与妈妈在一家餐厅,节假日人真的是非常的多,几乎每张桌都有举着餐盘在排号儿等着餐位空出的,似乎站着的人比坐着吃饭的人还多,可以用摩肩擦踵来形容了。我与妈妈站了许久好不容易坐上了座位,我让妈妈在那儿坐着等我,我去取餐具,取完回去的路上隐约听到一俩口家儿端着盘子凑到我妈面前说:“你要走吗?”我妈微笑着起身说:“你们坐吧。”拿着包站着等我,他们似乎还在说着话,我见状,腾的一下就激动了,急匆匆的走过去大声道:“我们才坐上的座位你怎么能说让给人就让给人呢,大家都在等,咱刚坐下饭菜还在桌上摆着没吃呢,人家一句话,您就让了?您也太好欺负了!哪有这样的?”对方很脸红的被我训斥走了。(我当时是不能容忍我妈“善良的过劲儿”,我认为没有原则性了)

随后妈妈依然微笑的对我说,你看你,让他们坐就坐吧,谁坐不是坐,正好是有缘人来听我给他们讲真相的,你却把他们轰走了。我说:“这么多人,为什么非得委屈自己让座给他们,他们好意思让您站着,哪有这么欺负人坐座儿的,那不是把您当“傻瓜”了吗?大法弟子也应该有威严的,不是被欺负的,他们应该尊重您给您让座才对。”我当时就是非常不能理解妈妈“傻瓜”似的让座,明摆着欺负人,她却还微笑着让座儿,连句解释的话都不说。直到今天,我修上来才真正理解妈妈当时的“让座”包含多少修为在里面,同是大法弟子,在那种境界、心不动才能做的那么坦然,无私的为他人考虑,而不是先考虑自己的得失。

虽然是件看似生活中的小事,但是如今回想起我非常敬佩。那不是常人的做好事,也不单单是给对方讲真相,更不是想好了准备我要怎么做。那是一种无私的境界。 虽然我有我的认识处理方式,但我惭愧当时的举动。

我挑妈妈毛病 妈妈看我优点

妈妈在家时,我总是很坏的扮演一个爱挑她毛病、挖苦她的角色,不刺激妈妈的心灵不罢休的样子。而妈妈总是眨巴着两只大眼睛,默默无闻、不吭声,过后还要正式的向我道歉。然后我再追加一句刺激:“别装了,嘴上道歉,心里想我没错。”两个人就憋不住大笑起来。我现在想想,真的非常后悔,甚至有时埋怨自己当时的行为而掉眼泪,非常想向她道歉。

妈妈被绑架不久的一天,我饿了,坐在餐桌前吃饼干,吃完低头一看我掉了一桌边渣渣儿,我自认为自己很讲究很注意吃东西、不会掉渣儿的人,竟然今天发现掉了一桌边。我连忙收拾,并突然想起妈妈坐在餐桌前吃饼干,吃完总会被我数落一遍:“妈,你看你掉那一桌边,总是我看见给收拾,我吃饼干从来都不掉,您太大咧了。能不能再别掉渣了。”我妈就总是乐:“那你能看见你就收拾呗。”那时我还觉的自己特有理,多么干净利落,数落完我妈还觉的自己特能耐。

为什么我几乎不爱掉渣儿的人,那天自己掉了一桌边?(一)我盯着眼前人的缺点不放,甚至放大她的缺点,给她无意间造成伤害及魔难;(二)我没有向内找自己,总爱挑我妈的毛病,不去抓住机会提高自己的心性;(三)包容心不够,谁人吃东西一丁点渣子不掉?我错了,我为难了妈妈、为难了同修。

妈妈常跟我说:“看人不要看人的缺点,要看人的优点,就想优点。”这都是妈妈在修炼中认识到的,并告诉了我。想必妈妈知道有一天我能想起,并严格按照师父的法去想问题。

纯心化纯净

记忆中,很多年前我就陪着妈妈在各种街巷发材料以及面对面给世人讲真相,那时其实我已经在大法修炼中,除了帮妈妈讲,自己独自的时候有机会也会不由自主的讲。你问我为什么,就是想讲。

有几次深刻的印象,陪妈妈一条条街、一栋栋楼发真相资料,那几次都是特别特别冷,外面寒风刺骨,阴森飘雪,我就站在街口给妈妈发正念、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冻的浑身冰凉,一点知觉都没有,睫毛上的雪都化成冰碴子结在上面打粘儿。而妈妈就一栋栋的从一楼爬楼梯到七楼再从七楼走到一楼,就这样不停的循序着。好不容易把妈妈等出来,心里的委屈憋不住的一拥而出,抱怨到:“你怎么一点都不关心我站在外面这么久有多么冷呢?这么长时间也不出来,我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妈妈说:“孩子,妈妈对不起,妈妈觉的越走越有劲儿、都出汗了,为大法救人做事,吃这点亏没什么,来妈妈给你暖和暖和。”于是握住我的手。

回家后我出现感冒症状,又流鼻涕又发烧咳嗽的,我说都怪你,那么冷的天把我冻的。我妈说:“孩子,师父在管你呢,给你清理身体,你以为谁都能那么幸运做大法的事助师救人啊?你还不悟。那么多大法弟子别说冷了,风雨不误抓紧救人,从不喊冤喊累,生命多可贵呀。你冻那么一下就受不了啦?你知道大法好了,别人也想知道呀。”

妈妈总说不能昧着良心,忘恩负义。我心里想妈妈对我太不关心了,在她心里还不如那些被救的陌生人不是?可我想错了。妈妈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正念足,她的“爱”是无私的,她的心是信师信法,抓紧救人的。

这也是妈妈亲身经历的事。有一次妈妈在讲真相中,遇到一位五六十岁的男子,上前递上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并向他讲真相。那男子突然暴跳起来,指着我妈妈说:“你信不信我举报你!我现在就打电话让警察抓你!”我妈妈心没动,而是慢条斯理给他讲着真相,慈悲心一下涌了上来,流着泪的对那人说:“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你,听你说那些话心里是真难过,觉的你这么对救你的大法弟子说话太可悲了。大法师父让我来救你,就证明你与佛有缘,需要被救。我不图你啥,只为救下你,把你的毒誓撤销。我只是跑跑腿儿、动动嘴儿,真正能救你的是大法师父。以后遇到大法弟子给你讲真相,你千万再不要说这样伤天害理的话了,对你自己也不好。”那男子看着妈妈,不禁也眼含泪水的哭了起来,连忙点头说:“好,谢谢你。”我妈回道:“是谢谢大法师父。”

只写写妈妈的日常二三小事。回味从小到大是妈妈孜孜不倦的总给我念着师父的法听,念着同修的心得交流体会,跟我交流切磋着心性,带着我救人,使我不知不觉一直在法中并升华着。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