兑现誓约 救度公检法司人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零七年四月走入大法修炼的。虽然得法较晚,但从修炼开始,我就有个明确的愿望,我要做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做一个合格的、让师父满意的大法弟子。所以平时不管是个人修炼、还是证实法,自己尽量用向内找的法宝不断突破和提高自己。由于有想修好的愿望,师父时刻加持弟子。

我正式修炼后,二十多天就开了天目,三个多月就出现了三花聚顶……以后每过一段时间就上一个大的层次,这些过程师父让我大都能看到、感受体悟到。我这里不是想证实自己修的如何,我知道我和许多修的好的同修相比还存在巨大的差距,而且我知道自己离圆满的标准也还有一段距离。我只是为了证实大法实在是太神奇,只要精進,修炼就会非常的神速。

因为个人修炼和证实法是同时進行的,加上自己对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足,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我经历了许多的大小关难,但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大都有惊无险的闯了过来,真正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师尊的伟大,修炼的殊胜幸福。借明慧网一角,将我修炼中一些特殊的闯关经历写出来,也为自己在这方面做个总结吧。

一、在流离失所中完成使命,堂堂正正上班

二零一二年六月,我和几位同修在一起交流切磋时,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几位同修遭到非法劳教和非法拘留迫害,我在二十多人面对面看守的情况下,发正念让他们看不到我,在师尊的保护下,神奇的闯出了派出所,后流离失所。

我充分利用流离失所这段时间,和其他同修配合,将我地广泛散发了一次真相资料,将许多空白区、死角及与我地相邻的地区基本上全覆盖了一遍,大约发了十多万份。虽然流离失所只有一年多的时间,虽然一直在做着救度众生的最幸福的事,但心里经常冒出:这流离失所的日子不知什么时候能结束?怎样做到堂堂正正继续去上班?但往往又想不明白要怎样做才能完全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也只好强制自己不去多想,一切交给师父。

大法就是神奇,我完成了使命,师父就让我堂堂正正上班了。通过这件事,我真正明白了人类社会的一切都是围着大法而动。就在我心里揣着、悬着,想结束流离失所上班的时候,没多久,610、国保就多次找到我家人和同修,要他们一定找到我,并在限定的时间内去上班。我一听,心里那个乐呀,又生出了欢喜心、显示心,旧势力抓住把柄却不放过,企图以考验为名从而毁掉我。

我和国保、610的主要人员会面后,他们说:上面的规定,长期离岗的要么开除,要么按规定要求上班。对于你,一、要上班必需写出不学不炼的保证;二是必须将这一年多住在哪里,干了什么,经常和哪些人在一起说清楚。我一听,就知道旧势力在兴风作浪,直截了当地对他们说:不学不炼这种话讲都不必要讲了,你们两次把我绑架到洗脑班,当时要开除我、劳教我,甚至被洗脑班雇佣的人员多次暴力殴打,不让休息,不让睡觉,多人长时间轮流谈话,反复恐吓等多种手段折磨,我都没有放弃大法,现在怎么可能会放弃大法呢?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如果真要用这种方式才能上班,那我宁愿不上班,但我以后会走法律维权的路。至于第二条,你们问这些的目地是什么(他们知道我一直在发资料)?如果是真关心我,帮助我正当上班,我非常感激;如果是想通过逼迫来掌握情况作为把柄,从而达到控制我或直接迫害我和同修,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儿,我会背叛大法自己去害自己、害同修吗?这种幼儿园的游戏就不要玩了。我这么一说,倒把他们弄的有些尴尬。他们就说,你什么都不答应,我们想帮忙也帮不上,我们只好先向上面领导汇报,以后再和你联系。

过了几天,他们又找到我,而且还煽动我的亲人和单位领导一起掺和,他们说:上面领导的意思,知道你也不可能真正放弃大法,也就不再要求你写什么保证了,以前的那些事也不再提了,一笔勾销。但是,在政府部门上班是有要求的,你至少必须答应以后绝对不再去发资料。我亲人因害怕我失去工作和受迫害也一齐向我施压。我就和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说,这些你等会儿讲,你现在直接回答,能不能做到?我说,我讲完我要讲的话我再直接回答你们。

他们耐心听我讲完大法的真相后,我就和他们说,你们提的这个要求我也不能答应,为什么?因为这是对大法的歧视和侮辱。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是一群最善良的好人,如今大法弟子被江泽民团伙无端迫害,如果我向你们保证,那不等于我也承认法轮大法不好?!大法弟子的行为有罪了吗?现在贪官那么多,他们在真正危害国家,你们什么时候逼迫过他们上班先向你们保证什么,这正常吗?如果我这样做了,不但我不是个合格的大法弟子,对你们今后的人生也是不好的,所以请你们理解和原谅。他们见我毫无转圜的余地,于是对我又是威胁又是劝导的,当时我妻子也配合他们,对我又哭又闹又踢的,提出要离婚之类的话。我当着他们的面严肃的对我妻子说:你什么时候调到六一零去啦?你怎么也这么积极呀?我学大法后,我这个人到底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我的身体比以前如何?他们不知道,难道你也不知道吗?你怎么能如此好坏不分呢?我又借机讲我的修炼过程。

由于我内心已达到了坦然不动,也放淡了名利心,最终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堂堂正正上班了。几天后我做了一个梦,自己被关在一个很大的圆形城堡内,城堡只有一个小孔,但这个小孔比头小很多,无法钻出去,我几下就将这个小孔弄成了一个很大的洞口,我很轻易的就从这个洞口中走了出来。走出来后,看到满天的鲜花从天而落,撒满了厚厚的一地。

二、兑现誓约,救度世人和特殊阶层

我原来是一名警察,学大法的事公开后因不放弃修炼被调到了政府部门。但我发现,由于长期的洗脑灌输和受党文化的毒害,公、检、法、司和政府部门、教育部门的人员大都不明白真相,尤其是警察和政府部门的人员。我既然在这些部门工作过,就有救度他们的使命。

为了跟上正法進程,改变我地的邪恶环境,我和同修们一起先后写了多篇揭露当地邪恶迫害和证实大法的文章,都是用真名实姓讲述真实的事例和感受,我自己也放下人心,理性的写了一篇心得感受,这些文章除了全面广泛散发外,也大量想方设法向上述部门散发,效果非常好。

同时,我们在明慧网上下载了一些基本真相输入优盘,我放下人心,直接找到国保人员、政法委、610人员,将真相优盘直接送到他们手中。我说,你们既然是干这个工作的,就要做到知己知彼,其实这也是你们应该知道的,你们看完后会对法轮功有个彻底的了解,不然,长期和法轮功打交道,连法轮功那些基本的东西都不了解,完全是外行也不行呀。这样一说,他们大都笑着收下了。

后来我们又写了一封介绍优盘的相关内容和劝善信将优盘包装后,我们又到上述那些部门和派出所大量散发。

由于同修们的正念正行,共同努力,多渠道讲真相,这些特殊阶层的人员很多明白了真相,人性中的良知和正念的一面在复苏,明显没有以前那样紧跟邪党的形势了。近些年,我地基本没有发生过被当地非法关押判刑的案例,也极少发生无故上门抄家和骚扰的现象。偶尔同修们在讲真相证实法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大都也是所谓的教育教育就放人了,环境确实基本被正了过来。由于有了好的环境,同修们大都非常精進,比学比修,每天都在按照师父的要求幸福的做着三件事。

也许我是从警察里面出来的,对警察总是有种特殊的牵挂,有时走在街上,看到那些耀武扬威气势汹汹的警察,这些昔日同行,我内心真为他们感到悲哀,非常的可怜他们。别看他们今天蹦得欢,大淘汰一到,也许最先淘汰的就是这些人。因此非常的为他们着急,内心总是想着如何才能救了他们。基于此,我发自内心非常理性的写了一篇《致警察的信》,和同修们一起到各派出所和政府部门大量散发。

同时,也多次针对我地同修遭受外地绑架迫害,每次都借此机会写了呼吁正义人士共同营救同修的劝善信到上述部门大量散发;同时也大量向公检法和政府部门、610主要领导邮寄。目地是通过讲真相,以唤醒他们的正念良知。由于我对上述部门的人员,特别是警察,对救度他们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神圣使命感,慈悲心,其实每个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他们都是能感受得到的。这些年我曾经多次做梦,在梦中经常有警察清查抓捕之类的场景,但往往他们一看到我,马上就说,是你呀,我们不会搞你的(迫害的意思),有时也说几句友好和关照之类的话,马上就离开了。

在我修炼的过程中,我曾遇到过前所未有的家庭关,工作中的矛盾和开创环境的关难,经济迫害关。诉江后因直接向省、市、政法委和公安的主要领导写公开信所面临的压力和关难。而且在我证实法的过程中,曾五次遭到当地和外地派出所的绑架和一次当地六一零的绑架。从表面讲,每次都直接面临将被非法判刑、劳教和送洗脑班的状况;另外在发资料讲真相的过程中还遇到许多次被不明真相的民众围攻,以及警察保安的追堵刁难等;都是在放下生死、信师信法后,大法的威力就充分显现出来了,每次都堂堂正正闯了过来。真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这些正念闯关的神奇经历因为以前写过就不谈了。这里谈谈近年来两次神奇的过关经历。

一次在我讲真相的过程中,被不明真相的人员举报,遭到派出所警察绑架,他们知道我的身份后(因调离警察已十来年了,很多新警察不认识),马上说:原来是你呀,你怎么不早说,我们怎么会搞你呢?很快就让我回家了。另一次在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员举报,又遭到警察的绑架,他们要带我去派出所,我说我是某某,我不能去派出所,这样既害了我,也害了你们,你们绝不能干这种事,没说几句,他们马上说:原来是你呀,那你快点走,注意安全。我本来还想和他们進一步讲清真相和劝三退,因当时出来了很多围观的群众,只好离开了。

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2] 。其实,警察也是在等待救度的生命,我们只要发自内心真正想救他们,他们是能感受得到的。同时,环境也会由此得到真正的改变。

在我地邻市,由于那里迫害一直非常严重,环境极为恶劣,几年前,竟然发生了一大法弟子被警察迫害致死并发现器官被摘除了,还有一位同修竟被当地610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已经好几年了(由政府出钱),当地同修来我地切磋,我们认为这样的特殊案例一定要大量曝光揭露,以唤醒世人的正念良知。我们一起写好了曝光揭露的文章,但是那里由于长期环境恶劣,能堂堂正正走出来的同修不多,因此只是少量的做了,曝光的力度根本不够。我和平时配合的同修一商量,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干脆我们参与進去,我们默默配合去那里大量发资料。但我地和该市的距离达到了上百公里,还要在市区、乡村发资料,而我第二天还要赶回上班,一晚来回要跑的路程估计达到了三百公里,所以难度是相当大的。

我们刚开始去那里,感到那里的空间场确实非常不好,邪灵因素非常多,在人的表面都能感受到一种无形的强烈的压抑感(在我们本地发资料就没有这种感觉)。我们边发资料边发正念,并请师父加持。因为是长途跋涉,我们每次都带八百到一千份资料,每过一两天就去发一次,连续发了几个月,发了几万份资料。因为这些资料对邪恶的震慑力非常大,发的又多,所以引起了邪党人员的重视,有蹲坑的,有巡逻的,加上沿途的摄像头又多。其中也经历了多次的危险,但每次都在师父的巧妙安排下有惊无险地闯了过来。因是在外地,环境不熟悉,有时发完资料,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不知怎么回家,但只要一求师父,马上就出现了转机,从未出现过大的差错。

有一次,我们在一小区里面发资料,马上被保安发现了,小区很大,有两个保安骑着摩托车就追我们,我们只好骑摩托往小区外面跑,可跑到门岗处,门岗的保安把栏杆放下来了,而且这个门岗保安站在那里作势要拖住我们的摩托车,而后面追我们的两保安只离我们两三米了,就在这当口上,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大声念动发正念的口诀,加大油门就向栏杆冲去,这时,只听栏杆咔嚓一声,断成两截掉在地上(是那种只是一根铝合金的老式栏杆)。我们冲出来后,那几个保安呆在原地,没敢再追。虽然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可事后却有些后怕,知道当时是师父在加持我们。要是当时稍一犹豫,不能当机立断,或正念不足,那就不知是什么后果了。

由于大量的发放资料,另外空间的邪灵受不了了,没多久,被非法关押在精神病院已达七年之久的同修被无条件释放回家了。后来,有一次610头目找到了我,对我说:你们再也不要去那里发资料了,现在摄像头那么多,抓住了那就麻烦了。不过他又感慨的说,来回那么远,天又这么冷(当时是冬天,有时我们回家后感到连骨头里面都是冰冷的),还要发那么多资料,第二天还要赶去上班,确实佩服。

虽然许多的大关大难在师尊的保护下都轻易的闯过来了,但为什么自己总是被干扰不断呢,师父讲:“一个人在修炼中会有很多关要过,造成的原因是从人出生以后就在不断的对人类社会认识中产生着各种各样的观念,从而产生执著。”[3] 通过向内找,知道争斗心、妒嫉心一直没有放下,而且在和同修的长期配合中,对同修有了很重的情,产生了很重的依赖心,甚至经常头脑中出现淫邪的色欲心,这些根本的执着始终没有修去,这可是修炼中的大忌,知道是自己这些年一直对修炼的严肃性认识不足,放任所致,没有严格修一思一念。明白这些后,我在师尊的法像前多次立誓,绝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绝不容许这些邪恶生命在我的空间场存在,我一定会在大法中归正,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我平时注重多发正念,有时间就长时间发正念,并注重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一段时间后,我天目看到一个邪恶淫荡的女人死掉了。

另外,我还做过一个梦,我站在一个很高的山顶上,而我的前方是一个很深很宽很陡的巨大峡谷,但我必须要越过这个大峡谷,如果是跳跃,只能跳几米远,绝对会掉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但又没有别的办法过去,我当时管不了那么多了,我鼓足全身气力,往大峡谷纵身一跃,这时,师父在我的身后突然出现,往我的屁股上一脚踹来,我身子就象腾云驾雾一般,一下稳稳的刚好落在了峡谷对面的山顶上。其实我们只要有想修好的愿望和决心,师父就会帮我们。就象师父讲的:“这些事情是由师父安排的,师父在做,所以叫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4]

现在,我觉的这些执着心已算不了什么了,一般只要一冒出来,我基本上就能抑制住,并把它灭掉,我对修炼充满了信心。谢谢师父!

三、突破观念,面对面讲真相

我以前很少直接面对面讲真相,即使讲也只是限于熟人、亲友、同事,通过学法认识到,我没有跟上正法進程,不能面对面讲真相,在修炼上至少是有漏的。

师父讲:“将来专修弟子在寺院修炼要到常人中去云游。”[4]我个人理悟,这里的“寺院修炼”不只是指过去那种在寺院中修炼的,因为大法这种修法是把人类社会当成了一个大炼功场、大寺院、大庙。“专修”也不仅是指过去那种专业修炼者,同时也包含大法修炼中的那些拥有专业技术、特长和做专业项目的修炼人。认识到这些后,我放下人心,转变观念,一定要突破观念面对面讲真相。通过同修的带和帮,我已经基本上能面对面和陌生人讲真相了,状态好时,有时一天能讲几十个。因为城区同修较多,很多乡村没有大法弟子,听不到真相。为了能圆容师父所要的,我们后来干脆骑摩托去乡下讲真相,尽管需要的时间长一些,也辛苦一些,但这样做既能救了人,又能很快提高自己。

为了多救人,我这些年干脆不去上班了。因为政府部门现在都是机构臃肿,人员过多,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因此只要达到五十岁左右一般都在上自由班了,尤其那些退下来的领导。所以,我一到这个年龄段,我就再也不去上班了。但这些年国保、610、我单位一直把我当作重点進行监控,用他们的话讲,你老是出去发资料,讲真相,就是怕你惹麻烦,我们就是要管住你。单位为了要管住我,确实煞费苦心,不但要求我继续上班(虽然他们一直没有安排我具体工作),还动员其他到了这个年龄段的同事也来上班,其实目地只是做给我看,还是为了不让我出去做大法的事,但退下来的那些领导他们却指挥不动,基本上没来上过班了。面对这种情况,除了和他们讲真相外,我想我绝不能承认这种安排。

虽然师父说在哪里都要做个好人。但什么才是真正的好人呢?个人体悟,作为大法弟子,只有做好三件事,能走出去救人,多救人的人才是真正最好的好人。如果只是在家里,在单位做个所谓的好人,那实际上是在为自己冲不破这些束缚,放不下私和情,正念不足而找借口。当然尽量能让世人理解,不走极端是应该的。因此,从一开始我就坚定的很明确的不去上班了,从而在行动上彻底的否定了旧势力的这种安排。这几年家庭、单位对我都没有任何束缚了,可以一心一意专做三件事。

我尽管修的很不扎实,但同修们还是很信任我,让我一起参与协调。在这些年参与协调的过程中,对我促進非常大,能让我看到许多老同修默默无闻做好三件事中的许多闪光点,从而找到差距,迎头赶上。在这些年的参与协调中,我始终把自己定位在主角中的配角位置,在整体协调中学会低调、虚心。而在需要整体配合中的有些难度大或复杂麻烦的事情中(如营救同修等),我又能做到不退缩,能一马当先,勇挑重担,起到自己应起的作用。由于主要的几位协调同修法理清,正念足,三件事做的非常好,同修们基本上都能自觉的做到互相信任,共同配合,勇猛精進,共同提高。所以我们这个整体非常的协调和谐,已形成了一个有机的、圆容的、牢不可破的整体。

现在正法進程突飞猛進,说不定哪天就可能突然结束了,但我知道,我的个人修炼还没有达到标准,救度众生的使命也远没有完成,我为自己以前的不精進和在安逸心带动下浪费了许多宝贵的时间和救人的机会而追悔莫及。在以后有限的时间里,我会全身心投入到做好三件事中,真正实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使命,兑现誓约,做一个真正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弟子无限感恩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