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二十年 山东莱州国保大队刘敬兵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莱州市国保大队的中队长刘敬兵一直充当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和中共的恶毒打手,二十年来,他和六一零及国保的头子们互相勾结、互相利用,持续策划并参与对莱州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利用欺骗、突然上门强行抓捕等卑鄙手段绑架法轮功学员到店子洗脑班,用各种残酷手段逼迫放弃信仰。现在,刘敬兵被民众举报。

刘敬兵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手段类型有:毒打/殴打、绑架/劫持、非法关押、非法劳教、送洗脑班、抄家掠夺私人物品、敲诈/破坏财物、罚蹲、上手背铐、非法拘留/审讯、长时间吊铐、人身侮辱、威胁/恐吓、背铐上大挂等等。

刘敬兵亲自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例子数不胜数,仅举几例如下:

1、毒打、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王平

二零零六年五月八日,王平被国保副大队长刘敬兵、办公室主任徐清华(女)、史炳涛等五、六个警察强行拦车,绑架到店子黑窝,抢走了家里的钥匙,非法抄走了计算机和打印机等私有物品。抄完了家这些恶警就气势汹汹地返回店子,开始对王平进行恐吓和刑讯逼供,当时还有一位市政法委的副书记(不知姓名)也在场。

由于王平不配合他们,就让其罚站,看着王平一字都不回答,徐清华就气急败坏地拿起早已准备好的很粗的硬塑料管子朝其胯部猛抽了起来,而且还叫两个很壮实的年轻警察,一边一个拽着王平的胳膊不让动,其余五、六个警察(其中有刘敬兵)轮流抽她。他们在背后抽王平,史炳涛就在前面扇耳光,边扇边辱骂,直扇得王平眼前冒金星,直到打得她心脏出现骤停的现象,他们才住手。当时王平被打得坐都坐不下了,因为臀部差一点就皮开肉绽了,一直将近一年后疼痛才消失。

王平在看守所被关押了三十七天,刘敬兵等人又让王平在劳教书上签字,王平拒签,就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于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强制把王平等四个女学员送到了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王村),王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2、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张立田致死

二零零八年四月,法轮功学员张立田在老家朱马村,被莱州市“六一零”头目刘敬兵等恶警绑架,他身上带着的九百元钱被恶警抢走。恶警还洗劫了张立田父亲的家,刘敬兵等恶警还要将他家中仅有的一台摩托车抢走,后在家人的抵制下,未遂。

刘敬兵等恶警将张立田转交给了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所谓的反×教支队(支队长王辉)和锦州市太和公安分局。直到十一月十七日,张立田被锦州监狱监区长程军、张宝志与犯人毒打致死。

3、毒打、判刑法轮功学员李玉富

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十点多,法轮功学员李玉富正在家里学法,由莱州“六一零”操纵指挥下的郭家店镇派出所恶警谢某带领十多人,翻墙进入他家院子,然后破门而入,没出示任何证件,将李玉富强行戴上手铐,抬出家门。李玉富当时只穿着背心和短裤,大喊着:“法轮大法好!”恶警做贼心虚,怕惊动邻居,竟丧心病狂地拖着李玉富在水泥地上猛跑,一直拖出好几十米远,路面坑洼不平,加上碎石瓦砾沙土,令他遍体鳞伤,沙粒都搓到皮肉里了!

恶警企图把李玉富塞进警车里,他不配合,用脚拼命蹬住车门,恶警掰着他的胳膊和手,突然间松开了,李玉富失去了重心,一下向后重重撞倒在地上,鲜血从头部流的满脸都是。恶警趁机把他塞进警车,劫持到店子洗脑班。李玉富全身是血,但是他们全然不顾他浑身的伤痛,把他绑在院子里淋雨,雨水冲下的血水流淌了一大片。这里的恶警有:“六一零”主任杨玄娣、国保中队长刘敬兵、恶警原剑刚、施炳涛、程江涛、孟某某。

后来,恶警刘敬兵把李玉富吊在屋子墙壁上,墙壁两边各钉着一串铁链子,铁链子上方各一个手铐,他被铐在手铐里,双臂高举,若手一下落,手铐会越勒越紧,时间久了,手铐已卡在骨头上了,血顺着手臂淌下来,疼痛难忍。

一天晚上,刘敬兵、原剑刚一顿酒足饭饱后,叫来几个帮凶,再一次把李玉富吊铐起来,一个恶警从后边卡住他的头,另一个捏开他的嘴和鼻子,给他灌啤酒。恶警又强迫他抽烟,姓孟的年轻恶警看他不从,就冲他脸喷烟。

还有一天晚上,恶警把李玉富铐在院子的灯下让蚊子咬。恶警刘敬兵一伙酒气熏天的回来后,竟拿小木棍抽打他的生殖器。戏耍一会儿后,把他铐在铁架子床上,蹲不下也站不直,一直铐了一宿。恶警刘敬兵龇牙咧嘴,目光凶恶,说自己就是小鬼转世,能把他怎么样?最后李玉富被非法判刑四年。

3、百般折磨法轮功学员泮玉军

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五日,莱州市土山镇北庄村法轮功学员泮玉军在土山泮家建筑公司上班时,被莱州市国保大队“六一零”人员绑架并抄家。经过两天两夜的酷刑折磨,使泮玉军脸色发青、神智恍惚、遍体鳞伤、双手麻木失去知觉,手指弯曲伸不开,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在店子洗脑班,恶警把泮玉军大字形铐在墙上,脚尖刚刚接触地面,他们往泮的鼻孔里插烟让他吸,三、四个恶警有抓他头发的,有捏鼻子的,给泮灌啤酒。由于泮奋力反抗灌不进去,他们又找来一个更恶的恶警联手,那恶警用力猛击泮的腹部,在泮痛苦喘气时往里灌。在这个过程中钉在墙上的铁链子手铐被两次挣脱下来,他们又找来更粗的胀紧螺丝拧在墙上,再挣脱再换上更粗的胀紧螺丝,他们把泮玉军全身扒光,在其身上乱画乱写进行人身侮辱,更恶毒把泮玉军双腿绑起来,双手分别铐着,全身的重量在两胳膊的手腕处,来回推拉象荡秋千,造成手腕皮开肉绽,两肋被打成青紫色,不敢大口喘气,咳嗽时身体内部钻心的痛,造成内伤。

泮玉军二零零八年六月二十七日逃出黑窝后,从此流离失所、有家不能归,有班不能上。对泮的逃脱“六一零”非常震惊,尤其对他们的曝光,又震惊又愤怒,多次到泮玉军及亲属家查找其下落。

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晚,泮玉军再次被莱州市国保大队“六一零”张海峰等人绑架,当时还有一个女法轮功学员任月巧也被绑架,当晚他俩被绑架到店子洗脑班,分别呈大字形吊了起来,恶警更加残忍的迫害身体还没有恢复的泮玉军。

“六一零”队长首恶刘敬兵亲自参与,有一个恶警把铐在墙上的泮玉军的衣服往上一掀,蒙住泮玉军的头就打,恶警下手非常狠毒,当时把泮打得昏死过去,他们就用凉水泼醒再打,连续几天白天黑夜的毒打,往泮的嘴里灌啤酒,白天出日头时把泮放在太阳下暴晒,遇到下雨把泮铐在院子里淋雨,在泮的脚上打上脚镣,泮的脚脖子被磨成重伤,造成水肿;到了晚上把泮玉军铐在窗上,刘敬兵等人轮番毒打,打昏后用凉水泼醒过来再打,恶警用电刑多次折磨泮玉军,把电瓶两极接上线,两端分别夹在泮的乳头和两耳上进行折磨。泮被折磨的多次昏死过去,用凉水泼醒过来再打,恶警还用打火机烧红了的铁片往泮身上按烫。

恶徒刘敬兵多日来用小竹条抽打泮玉军。有一天他们非法审讯泮,让泮站在院子里两手伸直,手心向上,有一个坐在泮对面,边审问边用小竹条不时的抽打泮的双手手心。有一次恶警强制泮戴着手铐脚镣,手捧师父法像在院子里走,由于脚肿的穿不上鞋只有赤着脚。晚上半夜打泮的时候,泮喊:法轮大法好!刘敬兵抠着他的眼睛说:“你也知道大法好,就是不许你喊。”有一次恶警把泮玉军打得拉到裤子里,就是这样他们也没有从泮玉军嘴里得到有用信息,最后又转到看守所迫害。

泮玉军自再次被恶警绑架以来,遭受了更加残忍的迫害,一米七五米的个只有五、六十来斤,骨瘦如柴,身体极度虚弱,不能站立,只能躺在床上,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不能大声说话,每天在极度痛苦中度过,法院、看守所一直封锁消息。

他一直绝食抗议迫害,有七个多月了,看守所恶警每礼拜对泮玉军灌一次食,几乎每次都昏死过去。在泮玉军遭受非法关押期间,老父亲在二零零九年二月含恨去世,临死没见儿子一面。

泮玉军年近八十岁的母亲,整天忧心忡忡,寝食难安,以泪洗面,本来就驼了的背更加弯曲和消瘦了,老人家顶着压力先后十多次奔走于法院看守所之间,每次往返需一百多元钱,为要求见儿一面,曾给审判员曲松涛跪下哭哭哀求,却被所谓的“人民”法官、警察一再拒绝,互相推诿,泮玉军的姐姐曾与看守所看门的人发生争执,看门人动手就打,并扬言要将其打死。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日,山东省莱州市六名法轮功学员泮玉军、任月巧、李巧凤、任永秀、吕建国、李玉福被非法判刑,劫持往济南监狱迫害。

4、吴佳俊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 刘敬兵难逃其责

二零一二年二月二十八日晚六点左右,在莱州市公安局的指使下,莱州市公安国保大队、六一零及三山岛派出所的不法人员刘敬兵、关新等十几个人,开着四、五辆车,对莱州市西由镇吴家庄子村公民吴佳俊实施了绑架犯罪,他们进门后不出示任何证件,就像土匪一样的乱翻、乱抢东西,共计抢走八台打印机,两台电脑,三块手机,刻录塔,塑封机等,大法书籍三十多本,讲法光盘、讲法带各一套,真相资料等许多私人物品。恶警们把吴佳俊绑架到店子洗脑班,之后又转到看守所进一步迫害。

在此期间,莱州公安局伙同莱州法院、检察院在家属毫不知情况下,于二零一二年九月五日秘密非法庭审吴加俊,对其非法判刑三年。并导致于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被山东省监狱迫害致死。

刘敬兵的个人信息:


姓名:刘敬兵
出生日期:1970年 8月 9日
工作单位名称:山东省烟台地区莱州市公安局国保大队二中队
职务:中队长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山东省烟台地区莱州市
亲属姓名:杨秀莲(妻子)
子女姓名:刘芮杉(女儿)

更多刘敬兵参与迫害事实在明慧网《恶人榜》或《莱州特刊》中有具体报道。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