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 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师父好!
同修好!

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初得法时觉的这法太好了,就背了一遍《转法轮》,后来觉的進度太慢,就又回到通读。初期每次通读都感到有很多的体会,经过几年后,慢慢的我开始学法不能入心,尤其在集体学法的时候常常念完了,完全不记的自己刚刚念了什么,自己学法有时象例行公事。学法不入心不但白学,还浪费时间,而且还涉及对法不敬的问题。自己常常感觉很苦恼,特别羡慕学法能入心或者在通读时可以一字不错的同修,觉的他们真是了不起。因为没学好法出现了一些状态,也生出了安逸心進而影响到了救度众生,而且自己还不自觉。这期间曾经想过背法但是没有持续下去,这样又过了几年,到了二零一四年辅导站开始订下了每月背诵《转法轮》和《洪吟》,我才下定决心开始背诵《转法轮》。一背法后立刻感受到对法有新的体悟,就象当初刚开始学法一样,于是我订了自己的背法進度,勇往直前。

开始是一段一段背,只要能完整的背完一段我就往前走,复习时记不全要从新背也无所谓,那时的想法就是只要我一段一段不停的背,不停的背,总有一天我可以完全背下来。有一次背法背到第三讲,师父说:“不允许你用我的原话当成你的话讲,否则,就是盗法行为。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我想:照师父的原话去讲就有法的威力,那太好了,于是我就有了强烈的愿望要把整本《转法轮》背完全。

我除了每天自己定的固定的学法时间外,利用所有空档背法复习,走路的时候,等车的时候,有时吃饭的时候也忍不住想背一背,后来觉的吃三餐太浪费时间了,干脆把正餐改成两餐,常人中的事情能简化尽量简化。但是我怎么背都只能记住一两天内的内容,前几天的就记不完整了,有时前一天感觉明明背的很熟的,睡一觉起来,就记不全了,好象自己盖好的房子隔一两天就被拆掉了一部份,就这样,它不断的拆,我就不断的盖,我相信只要我盖的速度超过拆的速度,总有一天我会完全盖好的。

在我背到第八遍的时候,有一天我在炼第五套功法,思想就是静不下来,我就想那我来复习前一天背的《转法轮》,那时刚好背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这一篇是《转法轮》六十篇里面最长的一篇,共十五页。不是背的非常完整,没关系,继续努力。但是自己不太放心炼功时背法到底行不行啊!有一天看到《休斯顿法会讲法》一段解法:

“弟子:炼功时思想静不下来背《转法轮》可以吗?

师:可以。”

这样,我想能专心炼功就专心炼功,真的思想静不下来时就背法。在以前炼静功时容易打瞌睡,在认真背法时就不会犯困了。现在,虽然《转法轮》背了十多遍了,但每次从头背时,上次背的还是会忘掉一些,只不过越背越快。在这过程中我悟到了小时候一篇印象很深的寓言故事“愚公移山”的涵意,那就是:认准了路,默默的,坚定的走下去,日复一日,日复一日,终能到达目地!修炼前觉的“愚公移山”是凭空想象出来的,是为了用来激励人心,现在认为很可能就是很久以前存在过的事实,是在给正法时期奠定修炼的文化。

背法的过程也是不断纯净自己思想的过程,师父说:“人活着就得思考。由于人迷于常人之中,时常在思想中产生一种为了名、利、色、气等而发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会形成一种强大的思想业力。”[1]修炼大法后在消去思想业力时,仍会不断出现为了名、利、情的执着而产生的念头。空闲时、走路时、等车时、甚至炼功时,这些念头都会冒出来,背法后这部份不好的思想就大多被法取代了,不但减少了这些不好的念头的产生,还能让自己时时溶于法中。

我参与的讲真相的项目主要是编辑,每天面对着就是计算机,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感觉,不象面对面讲真相的触动人心,也不象景点的风吹日晒的吃苦,每天就是坐在计算机前面,敲着键盘,滑着鼠标,静静的做,默默的做。感觉好比“愚公移山”一样,默默的做,持之以恒的做,自己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以及它与救度众生的关系,就足矣了。我们有定期的项目学法交流,大多数时候我都可以说出自己的心得,这和我背法有直接的关系,在不断的重复背诵的时候,往往会溶入自己理解的境界中去,甚至内心非常感动,好几次在背《洪吟》时甚至会想落泪,我也会在交流时谈到自己的体会和感动。

背法后发现自己有两方面比较明显的突破:

(一) 特别注意自己的思想

师父说:“修就是修人的思想”[2]。师父还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

所以平时会比较留意自己的思想,有负面想法出来时会比较快发觉,比如对某位同修有看法时,警觉了就立刻发正念清除,想到一件很闹心的事,通常都会用人心去思考,警觉了就改用正念去思考,也会有把握不住,到底要如何正面对待的问题,那时我就想,如果我是神佛,我会怎么对待这件事情,虽然我不知道具体神佛会如何对待,但是当我这样想时,就会有一种神圣伟大的感觉,那种状态下动的念头我想就会是正念。当然有时闹心闹得很严重的时候也会在正负之间拉扯,但我知道我是要清除它的。当我遇到身体上的魔难时,也会非常注意自己的思想。

师父说:“你老认为你有病的时候,说不定就能把你自己导致成病。因为你的心性已经降到常人那个基础上去了,那么常人当然是要得病的了。”[1]我的体会是,我的念头动到哪儿,我的身体状态就到那儿,所以把握住自己的思想是非常关键的。师父说:“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都要坚定正念哪,因为你是大法弟子,你是特殊的生命。”[3]

(二)发现自己的私心,去掉它

曾经有大约两年时间自己不想出去交流,在网络上的编辑的交流自己也很少发言,但是离开面对面的集体交流环境,就少了比学比修的对照,也少掉了人与人之间接触时的心性磨擦,就不容易发觉自己修的不好的地方,甚至觉的自己修的好象还可以。在那两年中自己每次讲话都感到很吃力,老觉的喉咙不舒服,有一天晚上学法时喉咙感觉特别不舒服,好象整个脖子都在发紧,我脑中突然闪过一念,脖子就是颈部,我这不是遇到瓶颈了吗?后来和同修交流,同修提醒我要去学法点,我仔细想了想这两年我为什么不愿意去学法点,虽然有种种的理由,但是这些理由背后都有一个共同的根源,那就是“私”。生命原来就是因为“私”从高层掉下来的,那我为什么还要紧抓着这些不放呢?于是我就开始回到了我们区的学法点。

有一天我看一位同修在学法点拿了一个茶杯,喝完后就把杯子洗干净放回装茶杯的大塑料盒里。我吃了一惊,为什么她和我不一样?上次我去学法点时有同修倒一杯茶给我,我把茶喝完后就到楼上去学法了,我完全没有想到要把杯子洗干净,我真的没有想过。这对我来说不是个小问题,我为什么没有想到去洗那个茶杯呢?这根深蒂固的“私”它还在那里,那以后一段时间,有些以前做过的事情就象过电影一样在脑中出现,那些以前我觉的别人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或对不起我的人,原来都是我没考虑到对方,我才会觉的对方错了,过去的事情一幕幕的出现,真的很懊恼。

有一天背到《转法轮》〈第四讲〉就有一段法特别触动了我,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

这段法以前我也背了,但是没特别感觉,现在知道了,要从旧宇宙中一个为私为我的生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觉者,这是必须要求自己做到的。

和大家交流背法的过程是因为背法确实能让我学法入心,从而在修炼中能够比较快的突破自己的执着。在宇宙正法已经向法正人间过渡的时候,要学好法,才能在神的路上奋起直追。

以上是个人体悟,不足之处还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在郑州讲法答疑〉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法轮大法台湾修炼心得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