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逃过三次生死劫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母亲修炼法轮大法,经常叫我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虽生长在共产邪党统治的社会下,但我知道大法好,有时还帮我妈做些证实大法的事,但是一直没有走進大法修炼。

母亲很担心我,因我身体有病。不说别的病,最让我头疼的是血压高,高压180、低压140,不知吃了多少降压药也降不下来,持续二十多年了,整天头脑不清醒。

一次我和伙伴去拉石头,把石头卸下在往回返的路上,大脑不听使唤了,车直接撞到公路边的电线杆上,车的后轮当场爆胎,后面车上的人说:“真危险!”伙伴帮我修了车,我在心里直念“法轮大法好,感谢大法师父!”

我家有台玉米联合收割机。那年秋收,我给一户人家割玉米。这家地的南头有一口大枯井,井口有七、八米宽,深有五、六米。割到地南头调转收割机的时候,收割机的后轮从井边往井下滑,在场的人都吓坏了,五、六个人急忙跑来拼命拽机头,车后轮的三分之一已掉到井边下面了,后车厢里还有割下的两千多斤玉米棒,那哪能拽得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在心里喊:“求大法师父救救我吧!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刚念两遍,收割机就稳稳的停在那里不动了,我慢慢从车上下来,找来吊车把收割机吊到地里。

回家跟我妈说:“妈,师父今天又救了我一条命,要不,连车带人掉進去,一定车毁人亡,太吓人了!”我妈说:“叫你念‘法轮大法好’好吧?千万记住,快去谢谢师父!”我马上说:“谢谢师父!”

二零一八年黄历七月三十下午六点多钟,我装了满满一车花生连蔓带果,到二十里外的村子去加工。车在公路上往西走,开车当然应该走右边,但不知怎么的我把车开到了路的左边去了,这时大脑还清醒,知道错了,准备往右打方向,这时对面来了一辆面包车,我为了躲避面包车就急忙往左转方向盘,连人带车直接翻沟里了。我被压在车下,坐在后面的跟车的人惊呆了,马上把花生挪开,把我从车底拖了出来,然后送進医院的监护室。经检查大脑毛细管出血,当晚医生给我打针后血就止住了。这次我没有受重伤,可是左侧手脚失去了知觉,不会动了。我妈知道了来医院看我,叫我听师父的讲法录音,说坚持听下去师父就会帮我。

母亲的同修,大法弟子们不但在精神上帮我,在经济上也给我帮助,我铭记心里。这三次经历,如果没有师父保护,我的小命早就没了,到现在想起来还会后怕。

想想第三次翻车一事,觉得不可思议,车正好翻到一块空地上。空地往后几米是猪粪坑 ,往前几米是一座桥,桥下面很深,我不前不后就在中间翻车落在空地上,这是多么的神奇!都是大法师父的保护。

如今我也走入了大法修炼,决心做个真正合格的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我还是天天念“法轮大法好”,血压已经正常了,左侧的手、脚也灵活了。真心谢谢师父!

以上都是我的真实经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