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浩母亲救儿心切无门 被告知“案子”已到检察院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浩被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将近三个月了,王浩母亲救儿心切无门,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接到了律师打来的电话说:检察院让他去阅卷,还让王家人带上一万元。

王浩
王浩

王浩四十六岁,原湖北省武汉市中国船舶重工集团第七研究院武汉第七零九所的职工,从事生产工艺设计工作。王浩一九九六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后身体健康,工作认真,不计个人得失。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大法后,王浩曾六次被非法抓捕,身体被迫害得极差,二零一九年七月中旬武汉天气暴热,到利川市去疗养,于八月二十九日晚在利川市被绑架,非法关押在利川看守所。家人艰难奔走营救,控告相关人员,遭到打击报复和威胁。

王家除了九月三十日与律师一起到利川看守所了解了一下王浩的情况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王浩的消息传出。明慧网在十一月五日登出“王浩被非法逮捕 家人控告遭到报复威胁”的文章之后,十一月六号,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了一篇文章说是恩施州市巡视组进驻利川公安局,王母很担心儿子的安全,在十一月十八日给利川公安局打电话,讲明修炼法轮功无罪,我们都是好人,没干违法的事,让公安局无罪释放王浩。利川公安局工作人员说:这事不归他们管,谁抓的就找谁。王母说:办案人员是东城派出所赵艾。公安局工作人员说:那你就找东城派出所。

王母本想问公安局国保抓的人,想找国保,可对方粗暴的把电话给挂了。王母只好打电话给东城派出所找赵艾要人,可东城派出所说,赵艾不接你电话。王母就给接电话的东城派出所的警察讲真相,告诉他们迫害好人有罪,让无罪释放王浩,对方说走司法程序。王母心想:中共迫害我们本来就是非法的,从来就没讲什么法律,走什么司法程序?要讲程序的话,他们没一点按程序办事。王母与王妻商量怎么控告东城派出所。

找到利川公安局的监察部门的电话,在十一月十九日,王母就给公安局的监察部门打电话,可电话是盲音,就是说这电话是假的。王母只好又打电话给东城派出所告诉他们:乱关押好人,我要控告你们。东城警察回答说:你可以找法院。十一月二十日,王母就打电话找法院询问,只问了一句话,对方就不耐烦,又是吼又是叫的。王母说:我都八十岁的人了,年纪比你大,只问你一句话你就大喊大叫的。对方才安静下来,王母问:我儿子王浩的案子你们知不知道?对方说没接到,让找公安刑警审判庭,并给了王母电话。王母就给公安刑警审判庭打电话问:我儿子的案子你们接到没有?这次对方态度比较好说:我们不知道啊!

打了一圈电话还是没有找到负责的人,王母不知如何是好?就与王妻商量:没人负责,我们就给所有善良人讲真相,只管做不管结果。十一月二十一日下午接到了律师打来的电话说:检察院让他去阅卷,让王家人一起去。

商量好二十五号去利川看守所碰面,律师又加了一句:这回你们得带上一万元,上一个阶段走完了,阅卷是第二个阶段。王妻问:不是说好的,阅卷完了才是第二个阶段再给钱。律师说:你记错了,一共三阶段。王妻答应了律师给他三万。过后王妻越想越不对,明明说好二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看守所见人,然后再到检察院阅卷,给一万;第二个阶段是上法庭辩护,只到结案,给一万五。律师还对王妻说:看你家这么穷,算了少要,这次给一万,下次得给一万五,再不能少了,一共二万五,但是差旅费另算。王母还想让律师给跑案子,王妻觉得律师这样做很不地道,对营救王浩没有正面的作用,就决定不再请这个律师了。整个第一个阶段走下来,律师只去了二趟利川,第一次他说他自己去了,第二次与王家去了一趟,所有的控告、要人都是王家的人在做,律师赚了一万元,应该知足了。

现在王家面临的困难是:想自己给亲人做辩护人,王母年龄大了不怎么会说话;王妻人的身体在伤痛中没法去。王家很想再另请一个律师。上次把王母工资卡和王妻的工资和存款做手脚及掐断王母的电话和王妻的手机卡,就是法院和公安局合伙干的。

关于王浩遭迫害情况,请见明慧网文章《武汉王浩被非法关押一月 妻子艰难营救》《第七次被绑架 武汉王浩被利川市看守所关押》《王浩被非法逮捕 家人控告遭到报复威胁》
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