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脱胎换骨 做好人善解怨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回首往事,想想我的前半生,真是一个不幸的人。是法轮大法给了我新生,是师父救了我的家庭。

不幸的前半生

我从生下来就被亲生父母抛弃,送到现在的养父母家,那个时候正是一九六一年,又是农村,家里穷的喂不起奶,只好用奶粉加面糊。由于营养不良,从小我就面黄肌瘦,体弱多病,经常肚子疼。到医院检查就是体质差,消化不良,胆囊炎,经常吃药。

养父母对我还挺好,可是因为我是抱养的,父亲的家人:叔叔、婶婶、姑姑、姑父、表姐妹、表兄弟们把我当外人,看到我也没个好脸色,说话对我也没好气。他们到了一块就嘀嘀咕咕,闲言碎语没完,说我是白拉旱船(意思就是父母白养活我)到老也指望不上等等。我听到这些,又看到他们的表情和对我的态度,真是对他们又气、又恨、又怨,从那以后产生了自卑、妒嫉、争斗,性格变的内向、狭窄,不爱说话,有什么事说不出来就憋在心里,还记仇,成天唉声叹气。盼着自己快快长大,找个好丈夫、好婆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过几天心宽的日子。

二十二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丈夫比较善良,不爱说话,对我还很体贴,虽然家穷了点,我们两人还合得来。可是公婆嫌我有病,看不起我,不让我和他儿子结婚。就这样僵持了几年,在二十五岁那年我们结了婚。

结婚后,公婆把我当外人,看我不顺眼,三天两头找茬。我开始还能强忍住,不和他们发生口角。一年多以后,婆婆见我不吱声,就开始动手了,这一下把我激怒了,从此以后三天一小吵,十天一大吵。吵架、打架成了家常便饭,整整十几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我真是从灰坑又跳到了火坑,我的心彻底伤透了,想过安稳日子的愿望彻底破灭了。我的心胸越来越狭窄,脾气越来越暴躁,看谁都不顺眼。我对公婆恨之入骨,看到他们心里就象放了一块冰,冷的直打颤。

心情不好导致病越来越多,从消化不良转成胃溃疡、胃炎、十二指肠球部溃疡、阑尾炎、偏头疼,感冒常年不断,经常输液。尤其是失眠症真是让我苦不堪言,整夜整夜睡不着觉,熬的昏昏沉沉,头晕目眩。

三十二岁那年,我怀二儿子时又得了贫血,全身浮肿,出气都困难,睡觉躺不下,半靠着被子睡,眼里边、牙床子肉色全是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血色素只有5克半,在县医院住了四十多天。本来平时家里就象药铺,只要有一分钱都买了药。这一次住院更是给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负债累累。三十多岁的我头发全白了,看上去就象五十多岁的人。

从医院回来我身上发软,成天没精神,有时连饭都做不了。丈夫自己又忙地里,又忙家里,做饭、喂猪,还要照顾我和两个孩子,被我折腾的又老又瘦。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两个孩子跟着受苦,少吃没穿的,我的心都碎了,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喜得大法获新生

就在我无望的时候,终于有缘喜得大法。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天气渐渐转凉,我的胃病又加重了,疼的要命。住在县城的小姑子来了,见我难受的厉害,说让我炼法轮功吧,炼法轮功癌症都能治好。

其实就在那年正月初四小姑子女婿来拜年就送给我一本《转法轮》,我就看了一遍。里面全讲的是如何做好人,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我知道这个法轮功是个好功法,我就有想炼的念头。现在听小姑子这么一说,我下定决心炼法轮功了。可是小姑子一直也没教我动作,等到冬天小姑子又来了,她说,我一打坐眼前就是你,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让我来教你动作的。她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然后又教会我炼功动作,我从此走上了修炼的路。

法轮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我记得小姑子教我动作那天是黄历十一月初四,我刚学会动作。婆婆家吃糕,还是那种没有油炸的年糕,熬土豆、粉条、豆腐,婆婆那天也挺高兴,叫我过去吃,说从你家拿个馒头,这屋有熬菜,一起吃。小姑子说:“嫂嫂你吃糕吧,炼法轮功什么都能吃,不忌口。”可我平时就吃馒头,别的什么都不敢吃。听小姑子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一口气吃了三块年糕,一大碗熬菜。晚上连药也没喝,心想:什么时候胃疼什么时候再喝药吧(平时经常喝胃药)。那天晚上睡得真舒服,一晚上也没有胃疼,一觉睡到大天亮。第二天我又饱饱的吃了一顿莜面(北方特产),胃还是没疼。从那以后我从小胃疼的毛病彻底好了,到现在二十多年了也没疼过。冷的、硬的、酸的、辣的都能吃。

我通过学法、炼功,明白了很多做人的道理,我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处处与人为善,做事考虑别人,在利益上不争不斗。遇到矛盾先找自己,看看自己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时时用真、善、忍的法理衡量自己。不到半年的时间,我原来一身的病全都好了,到现在二十多年没吃一粒药,真正尝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

修大法给全家带来了福份

一九九九年黄历二月十九,我们全家搬到了县城郊区,小姑子给租了一间房,包了六亩菜地。丈夫做瓦工活,我自己种菜。到秋天我收入八千元,是我丈夫年收入的四倍。第二年我和丈夫又包了十亩菜地,忙不过来的时候连人都舍不得雇,两个人凌晨三点半到地里砍菜,有时候中午连家都回不了,在地里吃个冷馒头就咸菜,喝水管子里的冷水,晚上八、九点钟才回家。我从一个病娘娘、药罐子,修炼法轮大法几个月就成了一个壮劳力。性格也开朗了,对谁也不发脾气了,遇到不顺心的事也不斤斤计较了,整天乐呵呵的,完全变了一个人。

自从我修炼法轮大法后,家里一年比一年顺,一年比一年好,有一年赶上菜价不好,有的菜农赔了不少钱,我们家从来没赔过。还把以前我看病欠的债都还清了,在城里给两个儿子买了楼房,娶了媳妇,一分钱外债也没欠。我们老俩口又买了菜大棚,盖了两间平房。这都是大法给我全家带来的福份。

大法善解了仇怨

师父明示:“所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除了病业还有其它业力。所以人就会在生活中有苦有难、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还业那怎么可能呢?人到了这个时候业大的时时处处都泡在业中,时时处处都有不顺心的事,一出门就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你。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使社会世风日下,人人为近敌,也有很多人想不通,现在的人怎么了?现在的社会怎么了?人类这样下去危险至极呀!”[1]

学了师父这段讲法之后,我明白了,公婆和所有对我不好的人,都是我以前欠人家的,这一生为什么到了一块儿,是为了还业。慢慢的我对公婆也不那么恨了,有时我也给她买点衣服,过年过节我也回去看望他们,公婆生病住院也去陪他们。到现在我一点也不恨他们了,把他们当作自己的父母看待。

婆婆去世后,公公也来到县城,在小姑子家和我家吃饭,想吃什么我给他做什么,有时他生病,我做上他爱吃的东西叫丈夫送过去。我要是不修炼大法,这是万万做不到的。公婆从开始不理解我修炼,到后来看到我的变化和通过我慢慢的讲真相,终于也明白真相了,现在公公也常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师父教我们按真、善、忍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做到对伤害自己的人不计不报、不怨不恨,现在我和原来把我当外人的叔叔、婶婶,还有表兄妹他们相处的都特别好,叔叔婶婶把我当闺女对待,这都是托大法的洪福啊!

我们全家人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太多了,现在只是说出一点点,师尊的洪恩我无法报答,用尽人间多少语言都表达不了我对师尊、对大法的感恩之情,唯有精進再精進,时时听师尊的话,按师尊的要求去做,才能报答师恩。叩谢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