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中实修救人(图)

媒体修炼心得交流会在纽约举行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七日】2019年11月23日,参与新唐人、大纪元的法轮功学员在美国纽约举办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法会期间,现场和全球各地网络连线的媒体员工们,聆听了21名学员在媒体中修炼的心得。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法会发来贺词,鼓励弟子们修好自己,办好媒体。

'图1:2019年11月23日,新唐人大纪元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纽约召开。'
图1:2019年11月23日,参与新唐人大纪元的法轮功学员在纽约召开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这场一年一度的媒体交流法会中,除了主会场,来自约30个国家的员工代表,通过网路直播同步参与盛会。发言的学员们表达了对师尊慈悲苦度的感恩,并讲述了自己在媒体工作中紧跟正法進程、不断精進实修的故事。

近年来,媒体不断发展壮大,参与媒体的学员在工作中修心性、讲真相、救众生。有的员工不畏生命危险,深入香港现场获取大事件的真实资料;有的人放下了对名利、私心的执著,坚定了在媒体工作中助师正法的信念;有的员工闯过生死大关的考验,见证了大法的美好和神迹,也在修炼中更加勇猛精進。

法会的最后,师尊为弟子们寄来贺词,肯定大纪元、新唐人媒体在艰难中讲真相、反迫害做出的成绩。师尊还鼓励弟子们,修好自己、把媒体办的更好。在阵阵热烈的掌声中,心得交流会圆满结束。

修去怕心 为香港正义发声

自今年6月“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民众抵抗中共邪党,成为世界焦点。在媒体工作的修炼者们悟到这是天象的变化、救人的好机会,加大力度报导香港事件。香港新唐人的资深记者Sarah告诉大家,香港媒体开拓了各个社交媒体频道,组建视频部、即时新闻部等新部门,每天能报导几十条短片。短短数月,频道订阅量涨到18万,每天点击量高达400多万,有力地揭露了邪恶。

通过几个月持续地报导香港事件真相,大纪元和新唐人成为真实报道香港事件、民众了解真相的重要渠道。Sarah说,越来越多的民众认可大法弟子办的媒体,在抗争现场,“很多民众握着我们的手,含泪感激大纪元和法轮功,在危难中陪着他们向前走。”

Sarah也是直播现场的新闻记者。她说:“我刚开始很厌恶这些冲击,也害怕中弹,总是在现场躲着子弹采访。”但是,香港局势不断升级,港警每五秒钟射一颗催泪弹,一天几千发,“已经避无可避”。她想起师父的讲法,就把心思放在直播和采访中。很快,她心中的恐惧少了一大半。

“在最危险的时候,救人的力度就越大。”Sarah说。当“蒙面法”刚生效时,她克服怕心,独自进行直播,发现香港民众依然无畏无惧,戴着口罩在抗争。第二天的游行,她也采访到许多感人故事。她说,大法弟子办的媒体的报导能够让社会正气上扬,“越来越多的人敢于对抗中共的暴政”。

'图2:新唐人记者婷婷在2019年大纪元新唐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图2:新唐人记者婷婷在2019年大纪元新唐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纽约总部的记者婷婷也回到家乡香港,展开近三个月的报导工作。她原本以为自己是没有怕心的,但是真正体验到港警的暴力,甚至被催泪弹熏晕后,她的怕心慢慢浮上来了,“不敢自己回家,也不敢自己一个人做直播。”她直播时,还被人泼液体和绊倒,让她怕心达到极点,影响了工作。

她开始挖掘怕心的根源。她发现,她没有站在修炼人的角度思考问题,没有真正地“信师信法”。于是,婷婷每个整点都发正念,在家里静心学法,在外面工作时就默默背法。当她时刻融在法中时,婷婷悟到,师父时刻都在看护着弟子,她说,“只要正念够强,怕心就无法得逞。”

在香港直播的工作强度很大,婷婷经常从中午忙到半夜,一般常人媒体三组人力完成的工作,她们一个组就必须搞定。有次遇到下雨天,她回家后才发现一双脚都泡得皱皮了。原本她不是个能吃苦的人,这次她却希望借香港之行,彻底修去怕吃苦、求安逸的心。于是她想:“这真是一个让我扩大容量的好机会啊,我要忍住!”

婷婷也感谢工作中师父的加持。她们组的人都发现:“人这一层的感官弱了。”比如她们跑一整天,都不觉得体力消耗,反而身轻如燕;一天只吃一顿饭,也不觉得饿,还能感到源源不绝的能量。

见证神迹与师尊的苦心安排

来自马来西亚的Li Li,从2011年、也就是刚得法不久,就进入新唐人写新闻。Li Li只读过初中,在修炼前也从不看新闻。因而她认为:“我能写中国新闻,可以说是一个神迹!”

她亲历过许多神奇的事情。刚进入媒体时,她有一天梦到自己拥有一只金色的大笔,“我悟到是师父赠予我证实法的法器。”一个月后,她发正念时,突然感觉一个大脑形状的东西从头顶飞出去,还伴随着凄惨的大叫声。Li Li说:“从此以后我的头脑特别清晰。”

之后,Li Li写文章都很顺手。每次写文章前,脑子里马上会出现一个大致的框架,她就按照那个框架,很快就把文章写出来了。最忙的时候,她每天上午能采写一篇中国禁闻,下午还能写多篇网站新闻。“一天写到晚也不知累。”Li Li说。

去年11月,Li Li家中的书柜奇迹般地开了12朵优昙婆罗花。之后她修炼更加精進,“我每天学法的时间都在4小时以上,炼功时间是2个半小时。”Li Li表示她遇到的神迹还有很多,包括修炼之初,她能看到金色的法轮和天女散花的景象;只看了几页《转法轮》,她的胃病就痊愈了。她由衷感谢师父的救度,并认为“自己是这个宇宙中最最幸福、幸运的生命!”

正视修炼 闯过生死大关

'图3:大纪元总部的李旭生在2019年大纪元新唐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图3:大纪元总部的李旭生在2019年大纪元新唐人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纽约的李旭生于2003年留学期间得法,正赶上当地筹办中文大纪元,于是他就在媒体工作中兼顾个人修炼与正法修炼之路。他认为:“似乎做媒体就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道路。”起初,李旭生是报社唯一的专职人员,从记者、编辑,到广告、销售,涉足过许多工作,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不知不觉疏于静心学法和坚持炼功。

“(我)觉得自己又年轻又能干。”他说,“强烈的执著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2005年,他遭遇惨烈的车祸,让他的肺、肾、脾等所有内脏严重受损,五根肋骨骨折,盆骨断裂,输尿管折断。严重的程度一度让医院放弃抢救。

在师父的加持和同修的帮助下,以及同修妻子的照顾,李旭生在没有做任何外科手术的情况下,奇迹般地迅速恢复健康,让所有医护人员啧啧称奇。大约半年后,他重新回到媒体正常工作。

巨难过后,李旭生沉下心来反思修炼状态。他发现自己真的把工作当成了修炼,只顾做事,忽视了实修。之后,他开始加强学法、炼功,结果“事情没有被耽误,反而工作效率更高”。因此,他不断提醒自己:“工作再繁忙,也不能忽视个人修炼,也要安排时间学法炼功。”

走进印刷厂 “捡石头” 配合正法需要

来自香港的关众参与媒体项目近五年了,走过一条“想象不到”的修炼路。他是名医生,在香港读博士深造,起初只是帮助媒体派发大纪元报纸。有一天,协调人找到他,请他去印刷厂帮忙。他感觉时间太紧张,难以平衡学业和修炼,但是想到自己走的是“真、善、忍”同修的路,应该圆容好各方面,就答应下来。

在印刷厂工作,每天熬到通宵,和机器、油墨打交道,又脏又累,很多人不想做,而且这里和医院清洁的环境有天壤之别。关众却想到了师父的讲法。他说,印刷工的工作就象地上的石头被踢来踢去,许多人都不想捡。但是这个工作,对救人项目来说又非常关键,“那我就捡这块石头吧。”

他还发现,印刷厂工人都是常人,就萌生学习印刷技术,组建大法弟子的印刷团队的想法。现在的印刷厂,已经发展出两个自己的团队,还培养出两位独立开机印报的机长。关众通过自己的努力,弥补了媒体项目的不足。

工作期间,关众也遇到了心性的考验。比如,他会在意医生的身份和职务,不能忍受印刷厂嘈杂油污的环境。但是他很快意识到,这是名利心作祟,他要用修炼人的心态看淡这一切。“这些身份和职务的变化都是人间的得失,是过眼云烟。”他说。

矛盾中修去对与错的执著

纽约英文大纪元的记者Cathy,通过和同事过心性关,深挖并去除自己顽固的执著心,对法理的认识也更加深刻。她曾和团队中的一位同事发生矛盾,持续时间长达一年之久。

每次和同事接触,Cathy都感到气愤、难过和委屈。“我知道这是考验,该放下自我、做到心不动。”她说,“但是不久后总会又有另一件事情发生,相同的感觉又会重新翻出来。”因为矛盾,Cathy避免和同事沟通,也造成许多工作上的阻碍。

一次,Cathy学法,读到韩信受辱于胯下的故事,不禁想象自己是韩信,必须从那位同修的胯下钻过去的情况,忍不住泪如雨下。她不断问自己:“韩信是怎么做到的?怎么能如此贬低自己?”

师父关于“忍”的讲法给了她启示。她明白了,忍需要坚强的内心和意志。“真正的力量来自对法的正信,而表现出来则是行为上时时刻刻做到先他后我。”Cathy反复对自己说同事是对的,一开始总是忍不住哭,但是后来情绪一次比一次平静。之后她再和同事出现不同意见时,不会再象以前那样容易动心。

Cathy还意识到,自己还有个把自己的标准强加给别人的执著。后来她学法时,突然认识到大法才是真正的标准,“我震惊得无话可说,我所认为的‘Cathy的标准’是幻化出来的。”于是她每当遇到有同修不符合她的“标准”的情况,就不断背法,从而提高了心性。

重视正念救人 两度走回媒体

'图5:英文大纪元的Ivan在2019年新唐人大纪元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图5:英文大纪元的Ivan在2019年新唐人大纪元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上发言。

Ivan 是英文大纪元的记者,在八年的参与媒体项目的工作中,曾经两次短暂离开媒体。但是在师父的点化和安排下,他认清了在媒体工作中正念救人的重要性,成为一名坚守媒体的员工。

在离开媒体后,有一次,他在正念很强的情况下,成功卖出多张神韵票。Ivan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当我看到正念在一个常人的工作环境里带来的影响,我认识到强大的正念,在媒体项目工作中,也同样重要。”所以,他顶着和父母冲突的压力,放弃读博士的机会,回到媒体中来。

他想回到媒体,但是面对的阻力更大:昂贵的车费、各项计程车的投资,以及小型事业的计划。Ivan 抱着“放弃所有”的信念,在心里对师父说:“我全然地相信所有的事情都会被解决。”之后,那些麻烦都神奇地解决了。

“我十分感激那时候师父没有放弃我。”Ivan 说。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