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清色魔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凌晨,我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有关色魔的,这已经是十几日内第四个有关色魔的梦。我意识到了师父在点化我时间的紧迫和境况危急,我感受到了师父非常着急。

梦境中和昨晚的情形很相似,我看到了丈夫同修被色魔操控着,很不清醒。梦中我和他交流,有了一定的效果,可是他好象还是不能够认清、警醒,那个东西还在蠢蠢欲动、伺机下手。这时,梦中的我想上卫生间,就在我上卫生间的时候,那个邪魔找到了机会,丈夫竟然要闯進来,我赶紧把卫生间的门插上。

就在这时,我听到客厅有人敲门,丈夫问谁,门被打开了,人群嘈杂的脚步声瞬间充满了客厅。我听到一个声音说::“我是警察,跟我们走一趟!”

丈夫被绑架走了,几个人来到卫生间门前,让我出来,我告诉他们我在上厕所,他们就在门口等着我。等我打开卫生间的时候,我看到屋子里只留下了几个女人,还有一个孩子,她们和气的对我说:“把这些给我们解释清楚就行了。”她们并没有想带走我。我一看,她们手中拿的是我在被迫害时,在黑窝里,写给家人的讲真相的信。这个梦到这里就醒了。

那样一个清晰的梦境,醒来之后,仍是历历在目,心有余悸。我的心情很沉重,我决定把这些写出来。就在写的过程当中,我的思路越来越清晰了,我明白了这些梦境的过程中,师父点化给我的些许意境。我先把十几日来有关色魔的前三个梦写出来:

梦境一:

十一月十二日那天,也就是人这里所谓“光棍节”的第二天凌晨,我梦到客厅里站着一个人,很象我的丈夫,只是穿着一套黑色的衣服(我丈夫不喜欢黑色的衣服),他的脸色也发黑,灰蒙蒙的。我在犹豫期间,他过来拥抱我,我推着他,心里恍惚着,就醒了。

第二天上午,我跟丈夫交流了此事,我说,明白昨晚的梦是怎么回事了,昨晚梦到的是色魔,它已经在丈夫的身体里形成了一个它的形象,但那个真的不是丈夫本人。它到了一定的时间,就需要能量来充实它、养活它,它又来了。我们得针对它发正念了。丈夫说真的吗?哎呀,昨晚我还真的有这个想法(丈夫是夜班),半路都想跑回家来了,后来控制住了。

可是,白天,丈夫在家仍守不住心性。我的心里也很懊恼。这里有我可修的,当时我不知道硬是拒绝他是不是太强为,怕伤他的自尊,是不是有些不顾别人的感受,有些自私。

梦境二:

五天后的早晨,我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天上出现很奇异的景象,几条彩色的大鲤鱼出现在天上,梦中的我说:“真好看啊!天呈异象啊!我以前在梦中梦到这样的情景就是天呈异象,会有更奇异、神圣的事情发生!”

这时,我看到一条金凤凰从远空飞来,我惊喜的喊丈夫:“凤凰!金凤凰!快看,一条金凤凰!”丈夫却说:哪里有啊?我怎么看不到?!我说就在那里!他却说就是看不到。

当时我还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现在我明白了,那些天,我处在一种比较精進的状态,慈悲的师父给我展现了很多以前我没有悟到的神圣法理,就象那天梦中看到天呈的异象,而丈夫却被色魔控制着,一直没有发自内心的想从中走出来,所以他就看不到。

这时,梦中的我看到那条金凤凰飞到我们旁边的一棵大树上,我说,你看,那凤凰都飞到我们身边来了,你还看不到吗?就在那棵大树上!丈夫半信半疑的走到大树底下朝上看,还没等细看的时候,突然一棵干枯的大树枝杈断落下来,差点砸到丈夫的脑袋,他吓的往后一躲,这个梦就醒了。

白天,丈夫被色魔控制着要如何如何,我讲了很多道理,那色魔仍是软磨硬泡,我出于很无奈,不知该怎么办好。色魔就又一次的得逞了。

也就在当天,家里和厂子发生了很多的麻烦事,工人因为喝大酒也跑了,丈夫的嘴当天就烂出了很多的眼子,说话都费劲了。我和他再次交流,他说明白。我说不能只是过后明白,到时候就迷糊啊!

梦境三:

又是五天后,也就是前天,我做了第三个梦。梦境中一个很邪淫的胖胖的男人,它冲我做的举动,那感觉竟然和丈夫对我的感觉是一样的。我恶心的醒了。

白天,我告诉丈夫:昨晚,那个色魔又来了,很恶心,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丈夫嘴上说好,可还是很不严肃的样子,被色魔控制着动手动脚的,我很严肃的拒绝了。可是,从丈夫那里看到了,色魔并不甘心,在蠢蠢欲动。

所以,昨天晚上,我觉的必须针对这个问题跟丈夫严肃的、好好的交流一下了。

当我严肃的谈到近一个月以来,当我有了一颗精進的心,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每天都在流着泪悟到法理的感受。我以一颗最恭敬的心,谈我这个层次所能体会到的主佛洪大的慈悲、大法的伟大和神圣威严,我谈到我终于从内心深处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我是主佛的弟子,我要想师父所想,要师父所要,一切不符合师父和大法所要的,无论是外在的邪恶因素,还是来自于我内在的私所派生出的种种自作主张和保留,全部都不要,只有以一颗无比敬仰的心跪拜在主佛的脚下,无条件的同化大法。我说,我终于醒了,就象沉睡了多年的雄狮,突然有一天神目圆睁,他知道自己是谁了,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我说我的元神终于醒过来了……

我看到丈夫深深的低下头去,他说他明白了。我知道那一时刻,是他的神性的一面明白了。

不一会儿,丈夫说起了我的一些不足,主要是在花钱方面不够节俭,语气很锋利,埋怨、指责、委屈的因素都出来了。当时,我就在想,这是师父帮助我提高的,我的确有这方面的问题,我也该严谨的对待、去修正了,以前,我也的确对他的付出体谅的不够。所以,尽管看到他表现出的种种人心,还有那种委屈和傲慢,认为钱都是他辛苦才赚来的,我没有去解释、没有反驳和指出什么,就是静静的听。等他都说完了,我告诉他:好的,我以后会注意。这时,丈夫有些泄劲和沉重的走了。

我坐在那里发正念,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空远和清净。半个小时后,我开始背法,一直到半夜十二点,再发正念,然后入睡了。

就在今天早晨,我就又做了这样一个梦(如前所述):丈夫被色魔带动,邪恶立刻闯到我的家里来,绑架走了丈夫。

现在我突然又意识到,昨天那个后来表现的很不善的“他”,并不是丈夫纯正的自己,而是色魔的又一变脸,它很狡猾、很不满,也以好象很瞧不起人的高傲姿态来看待我在法上交流的话(认为我以前做的还没有他好呢),因为我们当时的交流正面的、深入的触及到它了,它怕死呀,想继续绑架我们给它自己延续生命,而更高层的旧势力更是不肯放手,想利用它们彻底拖垮、毁掉同修。于是它们就利用着这样的思维和理由,利用同修不能扎实向内找的状态,在阻挡着我们继续认清它、清除它。

在我这里,也让我清醒了认识到了我到底该怎么做,以前,我总以为严肃的拒绝,是不是会伤了同修的自尊。现在我明白了,那也是我人心和对法理认识不清的表现。我明白了,这不是在照顾丈夫的自尊,不是在真正的为他好,因为如果我再放纵它(这个色魔),顺从它,就是在配合邪恶的绑架——迫害丈夫。只有正念肃清邪魔,才是真正的对自己、对同修负责。

我也明白了,这次梦中邪恶没有想动我(唯独的一次,以前总是梦到一起被绑架),是因为这些天,我的确在法中有了根本的洗净和升华,师父保护了我。

我还明白了:第四次梦中后来留下的那几个女人跟我说那些话的含义,即把我被迫害在狱中时给家人写的真相信给他们解释清楚就行了,这是让我跟他们讲真相,因为他们和他们的亲人、孩子(梦中带来的小孩)也都希望能够得救。也是这样的缘份和使命吧。因为在我的心里,我也一直有这样的愿望——救度那些被邪恶绑架、利用的公检法人员,邪恶想淘汰他们,而师父是想让他们得救啊!我也曾经给公检法部门的相关人员写过真相信,一年来停顿了,没有继续做下去。现在我知道,我需要马上在这方面好好的用心去做了,这是我的使命,因为各界的众生们也都在盼望着得救啊!

谢谢慈悲而伟大的师父!弟子在这里叩谢师恩。

后记

当我刚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丈夫正好夜班回来,我对他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我把这个梦和自己的感悟写下来了,有时间你看看吧。

不一会儿,丈夫过来,看了我的这篇文章,然后什么话都没说,炼功去了。以前这个时候,他都是回来就去睡觉的。

下午,和丈夫学完法,问他:你现在怎么想?他说:我明白了,师父和护法神着急啊!我觉的我真正的自己醒了,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了,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应该为维护大法而舍尽自己的一切;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和使命是保护宇宙中的众生不受邪魔侵犯,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元神不去给自己做主的时候,就是主动放纵那些邪魔烂鬼在祸害众生、在和主佛对抗、是在形成正法真正阻力的时候,我还不醒吗?……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丈夫的神态庄重而坚定,我知道,他的神醒了。我的眼泪真是止不住。

发完六点钟正念,丈夫跟我说:好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那种纯净和庄严,我明白了什么是修一思一念。以前,一坐在那里,万念即出,在我脑海里吵吵嚷嚷一般,真我不知在哪里却又好似很无奈。今天,我的主元神清醒了,我给自己做主了,我正念对它们(那些吵吵嚷嚷的念头)道:你们符合法吗?不曾想只此一句,空间场里瞬间鸦雀无声、万念俱灭,那一刻,我深深的体会到了佛法的威严……

第二天,丈夫炼完功说:“我现在感觉自己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真的是脱胎换骨的感觉,虽然皮还是以前的这张皮,内在完全不一样了,整个都不是以前的思想了,这种感觉真是太神圣、太好了……”

弟子再次叩谢师父佛恩浩荡!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