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万元为家乡修路 上海邓成联被绑架构陷入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上海报道)上海市闵行区法轮功学员邓成联,二零一八年三月被警察入室绑架、构陷,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被非法开庭,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8000元,已经被劫持到监狱。家人没有被告知哪个监狱,四处打听,没有任何信息。

邓成联长期绝食身体虚弱,家人非常担心。十月份,湖北省蕲春县老家有人打电话说,监狱狱警到邓成联老家,找邓成联家人,邓成联在监狱不吃不喝也不讲话,身体状况很不好,太可怜了,让家人去探望。

邓成联父母已故,妻子离异,其兄姐在上海,老家没有亲人。现在其兄姐还得到湖北省蕲春县老家派出所开证明,才能知道在哪个监狱。

出资28万元为家乡修路

邓成联一九七一年出生,湖北省蕲春县籍,家住上海虹梅路3321弄华光公寓,一直在上海经营着自己的公司,生意做得很好。但随着社会的坏风气,邓成联也随波逐流,放纵自己,年纪轻轻就神经衰弱、严重胃病,把一个好好的家就折腾散了,儿子成了没有妈妈的孩子。

直到他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不到一年,邓成联把所有的陋习都戒掉了,多年的脾胃病和前列腺炎都好了,严重的失眠症也消失了,完全变了一个人。家人和朋友看着他的变化,先是感到奇怪,后来感到那是个奇迹。

二零一零年邓成联一次性拿出二十八万元,为家乡修了几条平整宽阔的水泥大道,把往日偏僻闭塞的小山村与周边热闹的镇、大的集市连接起来了,家乡的父老乡亲们没有不夸赞邓成联的。每次回老家,邓成联都会挤出时间去看望村里的孤寡老人、困难户,并慷慨解囊,解决他们的燃眉之急。

遭入室绑架关押折磨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三日,上海闵行区国保和警察瞿国财等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证件,非法闯进邓成联家,将他绑架,并抢走他的私人物品。当天在派出所,国保对邓成联逼供一整天,不给吃喝。

邓成联被劫持到闵行看守所后,在里面不配合,看守所警察对邓成联上脚镣和手铐进行折磨。邓成联绝食抗议迫害,三月三十日被劫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被绑在死人床上十一天,不能动弹,痛苦不堪。四月二十七日,邓成联被非法批捕。

六月七日,看守所警察徐军民指使六名人员强行将邓成联按倒在地,把他头发剃光,进行凌辱、虐待。六月九日,看守所警察又一次给邓成联戴手铐、脚镣长达十五天。六月份开始,邓成联第二次绝食反迫害。看守所强制导尿,把他生殖器插红肿,尿道化脓。看守所把邓成联绑在床上不能动弹,近一个月左右。

七月三日,邓成联再一次被劫持到上海市监狱总医院,被绑在死人床上十七天。四肢被绑在床上,胸上再绑一道,插鼻饲,强行灌食,每天打营养液,出现喉咙红肿,胸口疼,鼻子红肿出血。因一直被绑死人床,后背开始溃烂。

九月三日,邓成联向看守所提出晚上值班体力吃不消、不要值班,就被关到禁闭间。九月四日,邓成联开始第三次绝食反迫害。开始的八天晚上被关禁闭间,白天被绑死人床,被强行灌食。九月十七日,才不被关禁闭间。

十月底,邓成联家乡的亲友们发起征签,紧急呼吁立即无罪释放好人邓成联。父老乡亲纷纷签名,没有一个推辞,只有说感谢。

被非法判刑四年

构陷邓成联的案卷,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三日被移送到上海市奉贤区法院,中院指定管辖到上海市奉贤区法院进行非法庭审。据悉警察声称在邓成联家中抄到三部手机,里面有多次上百人的微信群内发布法轮功内容。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六日下午两点,邓成联在上海市奉贤区法院被非法开庭,因已绝食抗议半年多,身体虚弱,是坐在轮椅上被推进法庭的。

庭审上,家属委托的两位律师从信仰自由、刑法三百条不适用等不同角度做了无罪辩护。律师还当庭指出警察当天没有出示搜查证、传唤证,搜查时邓成联本人不在,搜查后也没有给邓成联出示搜查清单,这些所谓的证据都是非法的。

律师还特别强调了邓成联修炼后的转变,怎样成为一个好人,因绝食目前身体的状况,要求立即释放邓成联。

邓成联虽然绝食,闵行看守所警察每个月打电话让家属交500元。看守所告知送监狱了。家属问送哪个监狱,闵行看守所警察说不知道。家人到闵行看守所,派出所,提篮桥监狱四处打听,没有任何信息。邓成联长期绝食身体虚弱,家人非常担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