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母寻宝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三日】猪年到来之际,西南边陲的这个小县城——我的家乡,也是一派人头攒动的景象。刚返回家乡的我也与家人一起在菜市里忙着购置食物与过年必需品,迎面却遇到了近一年没见的堂弟。

“哥,你刚回来对吗?我妈刚才又自己上你家里找你去了,劝都劝不住,还好你果真回来了……”

伯母已经快八十岁年纪,从她家到我家有好几公里的路,对她来说有点远了,可不能让她久等了,我赶紧加快了节奏。我知道,伯母应该是又“寻宝”来了。

事情还得从大约七、八年前说起。那一年,在农村辛苦劳碌了一辈子的伯父伯母一家终于凑了钱在县城里买了房子并搬了家。在此之前,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见过他们了。从上大学开始我就离开了家乡,最后留在了外省工作,我父母退休后不久也离开了家乡,长年与我们兄妹几个在外地生活,所以我返回家乡的机会并不多,能见到在乡下生活的伯父伯母的机会就更少了。所以,在我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并深受大法福泽之后,我有个未了的心愿,就是把大法的福音带给家乡的亲戚包括伯父伯母!

伯母一家搬到城里以后,我终于找了机会去探望他们。那时的伯父伯母都已是年过七十的老人,身体都有多种不同的疾病,特别是伯母,最大的痛苦来自严重的风湿病。落下这一病根是因为她还年轻时因走私罪坐了几年的牢,而监狱里的条件是毫无人道的,繁重的劳役与奴工不说,人被关押在阴湿肮脏冬天又特别寒冷的牢房里,在那儿呆过一段时间后,很多人都落下了一辈子的病。伯母就这样在监狱里几年后完全丧失了行动与生活自理能力,监狱授意家人凑钱打点,最后办了保外就医才把人放了。

伯母那时两腿肌肉已全部萎缩,两腿骨头一受凉或天气变化就没日没夜的疼痛难忍。人虽然出来了,不但帮不了家里任何忙,反而因不能走路而必须要人每天照顾饮食起居。为了治疗和缓解病痛,不停花钱寻医问药,中医西医、天南海北各种偏方,几十年下来的治疗效果,也只能是维持着她在家里生活能基本自理,重一点的家务活都帮不上。用她的话说仍然是个废人。疼痛的折磨再加上拖累家人几十年造成的绝望,伯母的半辈子就这样煎熬着。

与伯父相比,伯母与大法有缘。伯父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他们这一代人罕有的大学生,年纪轻轻就在省里的一所大学里教书,曾经是家族的骄傲。后来在中共祸国殃民运动不断的岁月里,伯父因出身富农家庭而被剥夺了公职并被赶回老家当农民,直到文革结束后被所谓“平反”才在乡下做了个小学老师,然而朝华已逝,人生已不可重来。遭受如此厄运与不公,伯父却始终没能认清造成他自己及他们这一代人悲剧命运背后的真正原因,对中共仍心存感念。我给他讲述中共的真实面目及其迫害信仰的罪恶他都是听而不言,劝说多次,他家里始终贴着几个中共党魁的画象年历,直到几年后他病逝。中共荼毒中华颠倒黑白为祸之烈,造成了生命永远的遗憾!

伯母则不同,她虽然没有文化不识多少字,却很相信多年未见的侄子告诉她的法轮大法真相,中共用十几年时间对法轮功所做的抹黑与栽赃对她而言即刻失效。她坐在凳子上,两条病腿并拢着,腿上盖着保暖用的毛毯,腿旁还有一个烧着木炭的取暖用的小火炉,认真的听我讲因信大法而逢凶化吉遇难呈祥的案例。她怕自己记不住,最后让我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写在记事本上。

岁月匆匆,我再次见到伯父伯母已是几年之后。伯母的头发已更花白了,但神情却比以前好了很多。她很肯定的跟我说,身体比以前好。自从我上次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她一想起来就认真念,真的觉的身体有了好转,两条腿也不象以前那么疼了,现在已经能外出了,她说还会一直念下去!我真为伯母高兴,很显然她因为诚心信大法而受益了。

那次见面我还给她带了同修制作的塑封好的护身符,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伯母收下爱不释手。

没想到几个月后的某一天,我收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接听后发现竟然是伯母。还来不及问候,伯母已用方言急促的询问我,能不能再多给她一些象上次那样的护身符?她说这个东西太好了,她也要送给女儿和孙女们。

伯母从此成为了家族中传播大法福音的活传媒。她以前的身体状况所有家族成员、亲朋好友、远亲近邻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看到她行动越来越自如,每天能出门吃早餐买东西走街串巷,还用起了手机开始探亲访友,每个人都心里纳闷:那个几十年几乎不出门的病怏怏的老太太,怎么突然活得越来越健康快活了?到底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她的现身说法不由得你不信,于是大法的真相与大法的神奇渐渐在家族中以及更多的人群里悄悄传递开来。有些人明白之后也想着要跟着念大法好,想着也能给自己或亲人拿到一张保安康的护身宝符。于是,伯母就热心的当起了联系人,一次又一次的找我要护身符,一次次盼着我能早日带着宝符再回家乡。

恰巧,那几年家乡也通了高速公路与铁路,我母亲在父亲过世后也返回了家乡居住,所以我回家乡的机会也增多了,每次我都尽量多带些护身符。后来又有了更精美的带挂绳和透明吊坠的护身符,可以随身挂或挂家里、挂车上,伯母更欢迎了。期间,也开始有一些明白来龙去脉的亲戚直接找我要护身符,他们也基本都是从伯母这个活传媒的口中听到了大法的福音与真相,他们中的很多人明白后都做了三退声明。最多的一次,我回家乡去扫墓就只呆一天时间,就为二十三位亲戚做了三退,他们幸运的为自己的生命奠定了美好与希望,伯母帮助了多少人啊。一心想着要把好的东西也分享给亲戚好友,这一定是一件让她高兴的事,但这同时也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法轮大法的真相与福音,对所有人的生命与未来是多么重要,能在中国这样黑白颠倒的社会得以听闻更是件多么幸运的人生大事!所以,伯母也是功德无量了,年龄越大活的却越是开心和健康。

说到这,大家都应该猜到了,伯母大年三十早上来找我是为了什么。确实如此,当我赶回家,伯母已跟我母亲聊天等了我好一阵了,她就是为拿护身符来的。我赶紧回屋把自己带来的护身符吊坠拿出来。她小心的接过高兴的笑起来,站起来后就急匆匆的往外走说要回去。我放下手头的东西跟着出来要送送她,到了门口,她却已走出了好几米远。听到我叮嘱她慢点走,伯母轻快的侧过身,边走边笑着回话:“赶着回去了,家里还有很多事……”看着她那劲头和高兴样,我笑了,真的象个过大年的孩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