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证实法中体悟法之内涵(上)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六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当初我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中时,从未想过自己会经历漫长而艰辛的二十年。因为师父传的法太正了,对任何生命都是慈悲的、有好处的,即使最坏的人也挑不出一点瑕疵,何来“被迫害”一说?!

然而残酷的迫害发生了,我才知道自己处在“善”与“恶”、“正”与“邪”的大战中。随着师父不断开示,我才略懂“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些许内涵,这是宇宙中最荣耀的称号。我们是师父挑选的生命,我们承担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圣使命。

回想自己这短暂的一生,就是为法而来。这二十年间,在师父慈悲保护下,我一步一步的从懵懂渐渐走向成熟,从自私狭隘走向无私坦荡。在那亘古久远的岁月中、生生世世轮回中,为了成就今天的我,师父事无巨细的铺垫了多少,也许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其中一二。真是道不尽佛恩浩荡,说不完对师尊的无限感激。我将自己的故事讲出来,以谢师恩。

一、苦难中的寻找

从很小的时候起,周围的邻居和老乡们都是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在他们眼里,我是一个苦命的孩子。上世纪八十年代,在我八岁的时候,母亲被父亲单位的领导灌毒药害死,父亲为了给母亲讨回公道,带着我和弟弟去北京上访。漫漫上访路何其艰难,我们讨过饭,睡过大街,進过收容所。上访的人群什么人都有,每个人都是一肚子辛酸。那个时候在街头我尝尽人间冷暖,虽然年纪不大,就时常想:人活着怎么这么苦啊?

父亲的申诉没有得到回应,我们返回了家。一天,我看到放在暗处的两个木板,上面写着“卖儿”、“卖女”。后来,我才知晓,原来父亲是想把我们姐弟送给其他人,他自己去为母亲报仇。邻居劝他:好好将孩子养大才是大事。父亲觉的:对于穷人家的孩子,只有读书,才能有出路。这样虽然家里一贫如洗,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衣服是补丁摞补丁,父亲却一直没让我和弟弟放弃学业。

高中的时候,父亲再婚后,家里战火不断,继母经常为一些莫须有的名头猜忌、吵架,弄得家里人心惊胆颤、精疲力竭。那个时候,我才明白:人心远比物质匮乏更可怕,如果人与人能坦诚相待该多好啊。

我常在窗边仰望无际的星空:人为什么活着呢?好象活着比死更痛苦,人苦这一辈子到底为了什么?我多希望能从天上走来一位智者,教我解脱之法。如果我的生命就是长大、工作、结婚、成家、生子、老、病、死,一眼望到头最终都是死,那我没有什么可以眷恋的。但是冥冥中,我觉的人的苦是有定数的,感觉自己和别人有所不同,始终有一份独到的清醒,我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估计是想找到“人为什么要来世走这一遭”的答案吧。

上大学后,我每年都拿一等奖学金。一直读到博士,我的成绩都很优秀。但是萦绕在心头的问题,仍没能找到答案。我曾以为自然科学研究领域应该没有社会上的乌烟瘴气,但是我看到的是数据造假、争名逐利。因为导师间的矛盾,让我夹在中间受气。功名利禄都不是我想要的。我隐隐的感觉,我所追求的似乎就在我的内心,那是一片纯真和善良,那才是真正的我,无论外界如何污浊,这些都被牢牢的保护着。我去过寺庙,但是庄严的佛像慈悲不语,佛经又晦涩难懂。

一九九八年九月的一天,博士班上课的时候,老师让每位同学讲述一段关于自己的故事。我的一位同学上台讲的是法轮功。下课后,他向我们推荐《转法轮》。我请了一本,翻开书,当我看到“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1]这句话醍醐灌顶般点醒了我。迷茫的天空犹如撕开了一道大口,“真善忍”的光芒顿时射入我的心田,浸润奇经八脉,通透无比——这正是我从小就开始寻找的真理啊。内心的喜悦无以言表,一切似乎又是那么水到渠成、理所当然。

二、看破人间恩怨

自得法后,“真善忍”的根就深深的扎在我生命的最深处,与我生命是一体的。在风雨飘摇的岁月中,他始终屹立,指引着我。即使在我身处魔难时、迷茫时、困惑时,始终在提醒我不要迷失。在修炼的路上,师父为了我的修炼,安排了许多事。有一件事情,跨度近二十年。

我和前夫是研究生同学,我们结婚后一个月,我就得法了。在生活中,我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贤妻,所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争执。他说:和你吵架都吵不起来啊。我笑着说:什么事商量着来,不是很好吗。对公婆我也是真心相待,家里家外尽心尽力,直到离婚,我也没有和他们红过脸。结婚近二十年,我们两地分开十四年之久。特别是在孩子十多年的成长岁月中,父亲就是一位节假日才出现的角色,短暂而又匆忙。家里、家外都是我一个人撑着,既要工作,又要独自照顾好孩子。

早期,我曾在梦里得到点化——这段婚姻是来讨债的,最终会曲终人散。我当时不明白。当后来生活、工作的压力经常弄的我焦头烂额时,由此升出的委屈、埋怨、不平衡、怨恨心开始快速滋长,后来几乎要把我压垮了。那个时候,委屈的眼泪经常就在眼眶里晃,心里还在不停的告诫自己是个修炼人,“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

师父讲的法表面我虽然明白,但是要做到太难了。因为看不透人间表面恩怨,所以我忍的非常痛苦。由于这些人心迟迟不去,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我,每次月事都非常长,每个月没有几天是干净的,而且伴随着大出血。后来我整个人面无血色、全身无力,路稍微有点坡度,走起来都吃力。师父说:“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有许多人垮垮往下掉。”[1]对我而言,可能这就是生死关。

怨恨心就象一块厚厚的巨冰,坚硬而顽固。面对它,我感觉自己要去掉它真是太难,唯有大法能救我出苦海。所以每当我心里开始怨恨,陷入委屈情绪的时候,我就不断的背法:“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人要跳出这个情,谁也动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带动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东西。”[1]一直背到自己能心平气和,思想中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的时候,才停下来。

渐渐的,我的正念越来越强,大法的法理也让我明白人间恩怨的表象背后都有因缘,以前我把人这个层面的东西看的太实在,在表面上纠结别人的不对、自己的痛苦,永远也解脱不出来。就这样,我足足花了三年多的时间,这块坚冰才融化。最终师父帮我把怨恨心的根彻底拔掉,身体立刻就好了。当把我怨恨心去掉的时候,我眼中才看到别人,才深切体会到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那么不容易,都是苦的,只是苦的方式不同而已。

孩子十一岁的时候,前夫提出离婚。其实在他提出离婚之前,我就隐隐的感觉到,我和他之间的恩怨快完结了,所以我没有太诧异——缘尽则人散。不过我还是痛哭了两场,一次是因为孤独寂寞,一次是因为觉的愧对孩子。我知道这是师父为我安排修去人心的好机会,我得好好抓住,不能象以前那样拖泥带水了。后来隐藏的妒嫉心、争斗心、面子心等等都跳出来,我发现一个,灭掉一个。在师父的保护下,这些人心去的很快,干净、利索。这段揪心的过程历经两个星期,我整个人象被洗礼了一般,去掉一颗心,师父就让我感受到一层境界的美好,清净、轻透、祥和、慈悲,美妙无比。

如今,我对于前夫,爱、恨、怨皆无,只是怜慈。迷中的人不知道归路,何其不幸啊。惟愿他能听進我最后的劝善,在大淘汰中能有机会留下。我和前夫纠结了近二十年,师父用这段因缘为我修炼铺路,既让我还了这段恩怨,也利用这段恩怨锤炼了我,让我走出人的狭隘与自私。因为前夫不在身边,我可以自己支配时间,可以不受干扰的做救人的项目。这一切,师父安排的紧凑而有序。

我记得在早期看过一个故事:一个人和他信的神同行,因为他看不见神,但是路上留下了两排脚印,他确定神和他同行。当他在最艰难的时候,他回头发现,路上只有一排脚印,他责问神: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您在哪里呢?神慈悲的说:孩子,是我背着你前行啊!我深深的记住了这个故事以及神对人的慈悲。

在我的修炼路上,在我最无望的时候,我从未觉的师父离开过我。在迫害初期,我梦见自己爬了一座大山,等我越过山顶,发现是一个巨大的广场,有一只与广场一般大的巨手,慈悲的摊开在我面前接我。我就是师父手中小心翼翼保护的孩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9/11/6/明慧法会-证实法中体悟法之内涵-上--3954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