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关让我去掉“病”的观念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一日】在关难中同修的正念加持真的很重要、也很珍贵。可能我是那种悟性不好的人,但周围环境还比较好,在关难中总有同修提醒,帮助我加强正念,使我闯过一次次难关。

二零零九年我在黑窝里,身体出现了病业的假相,当时心里产生巨大压力,怕自己出现问题破坏大法,怕自己会死在那里,让家人伤心;牵挂儿子,心里苦;丈夫被判刑,也被关在黑窝里。这些各种人心和观念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因为炼不上功,三件事做不到位,我只能在干活的间隙默默发正念,晚上在被窝里看一点法,对这样闯关真是没什么信心,想干脆找警察要求看病。

当时和我在一起的同修非常坚定的鼓励我,说没事儿,把心放下。有了同修的鼓励,我就坚持一段时间,可是身体又出现某种状态,我又紧张,再把自己的担心说给同修。同修又跟我交流,我思想业又被消下去了。就这样长达几个月,期间身体曾反映出剧烈的表现,感觉胸内痛、痒、呼吸无力、身体颤抖。有一段时间我感觉走路时需要很用力才能走的稳,仿佛不小心就可能跌倒;身体忽冷忽热,热时热到喘不上来气,冷时冷的全身发抖、哆嗦。整夜里不睡觉,感觉胸膛里边象着了火,思想压力越大,身体越出现可怕的表现,做梦也梦见被绑到大台上揪斗,被用粗大钢管拦着,逼到角落里,逼得喘不上来气……

快到十月一日了,同修被我拖累的也急了,对我说:你得快点好起来,已经通知全大队的同修帮你发正念,也通知了外大队你的老乡,再这样下去你要拖大家后腿,影响大家整体做正事。我为同修的慈悲深深感动。

一天走路的时候背法,突然醒悟,我身体一不舒服,我就担心,担心什么呢?我的担心不是来源于常人的现代科学吗?现代医学常识认为什么状态是什么病,这种观念再正确,它能超越佛法吗?而佛法是超越一切常人科学的,现在有这么多大法中的神在为我发功,我顿时感觉豁然开朗,思想中再冒出不好的念头时,我就背法。每次都这样用法来消掉这个担心和怕心,每消一次之后都感觉身体轻松一些。

师父讲过:“魔难也不会是偶然的,绝对是要去你什么心,然后叫你提高的。”[1]我曾不止一遍的问师父:您要我去什么心呢?这时我也知道了,同修点我:在这里谁也别惦记,惦记谁都没用。我不再想儿子,努力排斥那个负面的情绪、思维,渐渐的那个压得我透不过气的物质散掉了。

从黑窝出来后,由于怕心阻挡不能精進,我又经历了几次病业,通过向内找,放下执着,精進学法炼功,做好三件事闯过,每次都有不同的突破,每次都是对名利情的舍弃,每经历一次之后心性都有大的提高,每过去一次就又增强一份对师对法的正信,每一次都去掉一层“病”的观念。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第一次病业,我知道我该回到法中来,但是那时正念不足,吃药了。

二零一三年春天,我又大量咯血了(我知道是自己对物质的贪欲招来的),我求助于同修,然后感觉自己正念强了。于是连续两天(或两、三天吧)就是强化炼功,上午、下午、晚上重复炼。夜里只睡两小时。两天之后不咳了,过去了。

二零一六年,第三次还是同样的关,还是象以前那样的加强学法炼功,但是没有彻底清除,那时就有点不知道怎么办了,这时遇到一位同修,听了同修讲的一些闯关的经历,就感觉又有了很强的信心,也悟到自己该放下怕心,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就这样假相彻底解体了。

后来我看到同修文章说没有病业关,都是心性关,深有同感,确实是这样。同时每次过关的过程也是去“病”的观念的过程,每次过关时精神都很紧张。后来悟到,那个紧张其实还是怕,怕有“病”。

有一次,接连多日强化学法炼功发正念,好象没有什么变化,身体还是那种痛和压重的感觉,不知道差在哪里,心里不免又生出恐慌焦虑。这时同修来点悟:没事,那只是业力。我就释然了,把心放下,只管精進、不理会身体的什么感觉,它再出来动我心,我就用正念否定它:我是神,你啥也不是,你不用吓唬我,我不怕你,你不用给我表演了,灭了吧!渐渐的那种疼痛和压重感不知不觉中消失了。我明白了,哦,还是去我那个怕“病”的心。

我开始背《转法轮》,当背到第六讲:“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2]感觉那个怕病的心又被消去一层。师父早就把“病”的问题给我们讲清楚了,可是在实修中,人的观念和思想业力会干扰,其实这时就是要让我们修去这个“病”的观念。

以前我比较注重修去这个怕病的怕,因为怕就等于是求,越怕情况越糟糕。有了一些经历之后,再遇到问题就知道首先不要怕,然后向内找、修心、精進,看看自己是否在哪方面应该有所突破了。

今年一次与同修交流中,同修为我背诵师尊的一段讲法:“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冤不冤?但是也没办法,他不精進哪。也有的人很精進,但是唯独就这个问题,他就不是那么太放的下,所以这很复杂的。其它都行,就这个问题还不行。大家知道,修炼是讲究无漏的。你有漏它能让你上天吗?就这么回事。”[3]我悟到,作为大法弟子,思想概念中应该完全去除“病”的概念,一个神,或者一个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者,就是没有病的,对于病,师父从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连“病”的概念都没有。师尊早已将大法弟子微观的身体净化,地狱除名,所留给我们的,只有修炼,救度众生。回看当初,自己那关于“病”的观念是那么强、那么重,现在真正认识到,一个真正的修炼者真的是没有“病”的。

惭愧自己悟性不够,心性提高慢,让师父操心。也知道自己老受病业干扰是由于有名利心、安逸心和怕心阻挡精進,还有很强的自我和思想业干扰,使得学法和炼功不能专注和静心,这些都是需要克服和突破的,这些败物需要被层层剥去。我愿意象一个小木屑一样把自己溶入大法里,我相信在大法的熔炼中,在师尊的慈悲救度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这些被旧势力强加的腐锈一定会被熔化掉。

感恩师尊慈悲救度!同时,借此文感谢多年前在黑窝里及在每次魔难中帮助我的同修,也希望对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启发和帮助。

层次所限,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