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浚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遭酷刑“约束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一日】据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报道:通辽市法轮功学员王浚八月份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绝食、绝水要求归还被抢的大法书,三天后(八月二十二日)被副监狱长谭剑关禁闭继续迫害,二十七日被从教学楼里抬了出来,用约束带绑着,脑袋软软下垂着,情况非常紧急。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

这篇报道已经发表三个月了,对于在监狱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来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痛苦煎熬和危险中度过。那时王浚已经绝食八、九天了,身体已经很虚弱了,经不起任何折腾了。可是狱警竟动用如此残忍的酷刑再加害于他,“约束带”对于一个身体正常的人来说都是极为痛苦难忍的酷刑了,可王浚正在绝食啊。

在保安沼监狱期间,王浚一直在申诉其被迫害这一事实。可是驻所检查机关人员执法犯法,从二零一七年七月份接到王浚的申诉书时,就一再拖延不给处理。直到二零一八年二月份,当王浚有一次机会见到驻所检察官金良时问道:我的申诉为什么没有动静?检察官才承认是我(金良)和王浚的主任没有给你上交。

王浚(王涛),男,是内蒙古通辽市法轮功学员,他的父亲王九五,母亲唐丽文,姐姐王婷,哥哥王波(曾患精神疾病生活不能自理)在一九九九年以前都炼法轮功。王浚是在母亲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以后,在营救母亲的过程当中,才开始修炼法轮功的。王浚结婚在外省城市居住,他的岳母看到他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几次被抓被抄家而害怕,逼迫他与妻子离婚,他幼小的女儿被前妻带走,他的岳母也不让他见自己的女儿,他想念女儿时,只能悄悄的与前妻电话联系商量后,坐火车仓促的去与小小的女儿暂短的见上一面。而王浚更需要出去打工来抚养他年幼的女儿。

王浚离婚后与父母住在一起。二零一五年九月六日早晨,王浚开私家车和七十五岁的母亲唐丽文、郑金玲、季丽萍四人,在去农村集市途中,遭人恶意举报,被通辽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许静、团结路派出所等警察绑架,并被非法判刑。从此,已经家庭破碎,骨肉分离的王浚,又身陷囹圄;老父亲再也经不起打击,悲伤离世。这个大家庭在中共迫害法轮功中被毁的七零八落,令人悲痛。

八旬老父亲悲伤离世

王浚的老父亲王九五曾是外贸系统的处级干部,修炼法轮大法近二十年当中,身体非常好,从没去过医院,未吃过一粒药。二零零八年母亲唐丽文被非法判刑七年,期间,近八十岁的父亲只身一人,千里迢迢从通辽去呼市女监给母亲送东西,女监男警察康健伟把东西留下后,态度蛮横的把他轰了出去,老父亲全然不顾长途坐车的辛苦,哀求道:我年近八十,几千里地来这就是想看唐丽文一眼,你们就方便一下吧。不论怎么哀求他们根本就不予理睬。他只能迈着沉重的脚步再次失望的踏上回家的路,王浚的老父亲当时是怎样的辛酸和痛苦是别人无法体会的,这些年承受着怎样的精神压力也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二零一五年唐丽文再次被绑架,王九五当时已经是八十五岁的耄耋老人了,为了至亲免遭迫害,他还象年轻人一样骑着电动车跑遍了当地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等地方,常常打电话询问情况,为了营救老伴和儿子,请了两个律师为亲人辩护,每天眼巴巴的盼望着亲人能够团聚。结果老伴还是被劳教。在这个邪党统治的政权下,哪里有公正和正义可言呢?法律也只是徒有虚名,是为那个独裁政权服务的。特别是在对待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善良的法轮功学员,那些所谓执法的警察们毫无顾忌,甚至砸窗砸门撬锁的大肆抄家等抢夺其私有财产,在中共二十几年的迫害当中,中国大陆无数的法轮功学员有的因此钱财荡尽,生意破产,失去工作和劳保待遇,损失的数目象天文数字巨大!所以,这个老人的艰难付出换来的只有绝望和悲痛,在当今的中国大陆何止是这一个老人的遭遇啊,这样的事情还在频频发生着,伤害着无数坚守道德,坚守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和他们的家人。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王浚被非法判刑七年、母亲唐丽文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七年一月中旬,王浚被劫持到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迫害,母亲被劫持到呼和浩特市女子监狱迫害。王浚的老父亲王九五听到这个惊人的消息后,再也禁不起这沉痛的打击和伤害,三个月后就病倒在床上,到后来就不吃不喝了,他在清醒的时候还哭诉着说:“太狠了!他们(指公检法)太狠了……”

想想,一个七十六岁只为做好人的老太太被判八年大刑,这事只有发生在中国大陆这个恶党的统治下,致使王浚八十五岁的父亲于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带着太多的遗憾与对亲人的极度牵挂悲伤离世,扔下一个没有经济来源、身患精神病的大儿子,也就是王浚的哥哥。当时王浚与母亲还身陷冤狱,不知道至亲已故。

母亲两次被非法判刑(七年、八年),两次被非法劳教(二年,三年)

王浚的母亲唐丽文,今年七十九岁了,目前在内蒙古呼市女监遭受迫害。她原是内蒙古通辽市金属回收公司业务科副科长。年轻时曾患乳腺癌,八六年在天津做了一侧乳房切除手术,次年又做了另一侧乳房肿瘤切除手术,因此不能正常工作,四十五岁就病退了。一九九七年她有幸修炼法轮大法,很快,她身上的风湿、甲亢、严重胃萎缩,子宫瘤等各种疾病消失,二十多年没吃过一粒药,家人也因此得到解脱,后来都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亲戚朋友、单位的同事都目睹了她身上发生的巨大变化,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和真实不虚。

唐丽文从来不把自己当作一个老人,学法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看起来与她的实际年龄相差二十多岁。九九年迫害发生之前,她家是学法点,人民公园是炼功点,每天她和老伴、女儿拎着录音机和大家一起炼功,学法和炼功的人很多。她待人和善,诚实,慢声细语,彬彬有礼,大家都愿意接触她。她的老伴一辈子不会做饭,都是唐丽文做饭做家务,而且对待老伴前妻的儿子和自己的孩子一样,他们也把唐丽文当成自己的亲妈一样往来。

唐丽文老人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二十多年中,六次被非法关押,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七年、一次八年,两次被非法劳教:一次二年,一次三年。期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特别是对她的高压强制的洗脑迫害,逼迫她放弃信仰,谤佛谤法,背叛挽救自己的师父,对修炼人来讲更是最严重的迫害,它原本比身体的迫害更具毁灭性。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酷刑折磨得痛苦不堪。因喊法轮大法好,曾被看守所大队长王力打昏,牙齿被打掉,牙根断在牙床上,头发被一把一把的揪掉。在看守所被迫害得口吐鲜血很长时间,被戴死刑犯重镣半个月,上酷刑“死人床”折磨九天八宿,直到身体抽搐的不省人事。

通辽市公安国保大队人员为了得到唐丽文的计算机密码,对她实行了各种刑罚:背大板,手铐在铁管上坐立不能,弯着腰多天不让吃东西,灌盐水,接着灌不明食物。老人的身体不行了,警察又将她带到通辽传染病院,打不明药物,使她大小便失禁,精神崩溃。

在呼市女监,到车间参加劳动,搓穗(围巾的穗穗)每个人都定任务,完不成自己想办法,每天都干十二小时之多,几乎中午没有休息的时间,吃口饭就干,早晨看着星星走,晚上看着月亮归、日复一日。

多次被抄家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警察私自用唐丽文的钥匙打开房门,象一伙土匪似的闯了进去,把整个房屋全部搜到,又从仓库搜到菜窖,掠走了大量的私人物品和钱财;有一次十二个警察在她家翻抄了两天,他们还雇用了一个专业开锁人员打开了她家的保险柜,抢走精装大法书、现金四万元、美金二千元、金表一对等。当时雇人的费用还是拿唐丽文家的现金给的。

二零零八年唐丽文被非法判七年大刑的时候,她心里牵挂着九十岁的老母亲,因每周都要去看她。母亲也因女儿多次被绑架而见不到,日日以泪洗面,导致双目失明,让这样一位老人遭受心灵深处的巨大伤害。在唐丽文正身陷冤狱的时候,她的母亲也带着对女儿的深深挂念永远的离开了她。

这次被迫害,老伴也离她而去,几年间相继失去两个亲人却不能见上最后一面,更没有机会在亲人病痛中去照顾和陪伴。这心酸与悲痛本不该发生,如此,却在中国大陆还在一幕幕上演着,迫害者的罪恶太大了,当历史翻过这一页时,当罪恶昭示天下时,人一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承担一切后果。

其他家人遭受的迫害

王浚的姐姐王婷,一九九九年年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在图牧吉劳教所被强制洗脑迫害,在高压下,王婷邪悟后,恶警还不放过她,让她在内蒙古电视上说违心的话,还把她写的所谓转化的材料放到诽谤法轮功的一本书里面,此书用来迷惑其他学员,还让她到内蒙古各地做转化其他学员的事。她是当地被迫害的最严重的,因此王婷一直没有走回到大法修炼中来。

二零零零年王婷曾被公安局跟踪监视居住,她一个人不敢在家住,到她哥哥家去住。那些警察开着黑色警车跟踪到她哥哥(同父异母)家。她怕连累哥哥,就离开了哥哥家。随后第二天下午警察私自用钥匙把她哥哥家的房门打开闯进房间并野蛮抄家,面对警察们的土匪一般的行径,她的哥哥气怒之下突然昏倒在地,到医院抢救后才得以保全性命,但是却一直不能上班,直至下岗失业回家,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和精神上的刺激,后果严重。因此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数十万元。唐丽文老两口低价又卖掉了一处房产十八万元还没还清债务。

现在,王婷又出现了脑血栓的症状。妈妈和哥哥都在不同的监狱受苦,爸爸突然离世,大弟弟有病在身又无经济来源,她的处境非常艰难。希望她能早日走回大法修炼中来。

王浚的哥哥王波,因在上小学时,学习成绩优异,人长得很帅气,五官端正,是一个很正统守规矩的孩子,因被一个女生追求、当面羞辱而受到惊吓,患精神分裂症,因此辍学。每次警察非法抄家时象土匪一样乱翻乱扔,来势汹汹,吓得他蹲在墙角下一动不敢动,被这种场面刺激的几次住进了当地精神病医院,还不见好转,又转到北京精神病医院治疗,也没彻底根治,仅此经济损失已超数万元。

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伤痛,王浚一家的遭遇在中国大陆是无数遵守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滔天罪恶是给整个中国人民及人类带来的深重灾难。中国的同胞们,觉醒吧,不能让这些罪恶再发生在我们身边!退出中共的所有组织,走向光明。

在此呼吁海内外的正义人士紧急营救正在内蒙古保安沼监狱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王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