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善化怨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九九年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江泽民与中共恶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中,我因坚定维护大法,在血腥的迫害中不向恶党屈服,几乎失去生命,但我走了过来。

我结婚后,婆婆看不上我,处处为难我,动辄辱骂我,就在遭受恶党迫害的同时,在家庭中,还要受到婆婆的虐待,婆媳关系到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似乎找不到出路。这种婆媳关系,带动着与小叔子、大姑姐等人的关系,都是关,都是难。可我修大法了,师父教我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啊。是关是难不管多大,只要在大法中修,就得过。下面就说说我是怎样走出家庭魔难这一关的。

婆媳怨

那是修炼前的事了。我和丈夫是做小生意的个体商户。有一天丈夫提前回家,因我已有身孕,店关门时,公公就骑着三轮车把我拉回家。却正赶上下大雨,我没拿伞,也没有穿雨衣,我被大雨浇透了,浑身打冷战。

到家后因为肚子疼,我没吃饭就躺下了,晚上又发烧,折腾一晚上也没睡。第二天清早丈夫去上货,叫我在家好好休息。因为太难受了,我就没有起床,早上七点多婆婆看我没起床就开始骂我,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起来把衣服穿上叠好被子,可实在太难受,没有吃饭就又回到床上躺下。

婆婆看我在家,就又洗衣服又洗被,对我说:“你没看见我洗被吗?就不能帮我拧拧吗?一天就知道吃闲饭!”又开始骂上了,我没有说话,因我是个很内向的人,长这么大没骂过人,没打过架,总受人欺负,也不会回嘴反驳。我强挺着起来和婆婆拧被,我俩一人一头开始拧,婆婆一用劲把我拧一个趔趄,婆婆就对我说:“你能不能用点劲儿?真是没用!”她骂个不停。我的眼泪也就不停的流,好不容易干完了,她也骂的差不多了,我回到床上松了口气。心想人活着好难啊,真难!

这样的事太多了,我就这样一天天的忍受着。天长日久,可想我对婆婆的那个怨恨的心有多大,心想:“你老了,我不会养你的!”我真的不会养她的,甚至还想:“等你老了,看我怎么对付你!”

做人要为善

公公心地善良,我修大法后多次被迫害,被非法劳教时两个孩子太小,哭喊着要妈,婆婆根本不管我的孩子,公公跟着着急上火,我回来时公公已经得了脑血栓住院,没过多久就走了。

丈夫兄弟五个。公公走了不久,五小叔子被检查出来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住進医院。医生检查后说得动手术,否则没有希望。

这时我姐告诉我,五小叔子对我的孩子非常不好,对我的儿子总是连踢带打。那时儿子才四岁,女儿十岁。一天女儿跟我说:“妈妈,五叔天天都打骂小弟。”女儿说,她哭着让她爸爸带她和弟弟回家,她爸爸说,妈妈不在家,爸爸早上两点多就要去上货,你们俩这么小,没人管怎么行?女儿说我管弟弟,我给弟弟做饭。可爸爸说她太小不放心。女儿说,让她爸爸放心,说她十岁了,都长大了,能照顾弟弟了。在女儿的恳求下,丈夫才同意带他们回家了。

我儿子上幼儿园,我刚回来,身体被迫害的没有力气,不能送孩子上学放学,还得由他五叔接送。有一天,孩子五叔当着我的面把孩子踢出很远,又上去给了孩子一巴掌。我惊呆了,原来我姐姐和女儿跟我说的都是真的!在我面前,他都能这样对待我儿子,没人看到时他会怎么打骂孩子啊!我想都不敢想,眼泪哗哗的流。真没想到,我一次次的被迫害,我的孩子在家竟然也受到这般虐待!

五叔要动手术,公公不在了,婆婆不拿钱,而丈夫把家里的钱都拿出来给公公看病用了,其他兄弟都不管不问。这时,丈夫和我商量说要借钱给他弟弟动手术,说,要是因为钱弟弟没做手术死了,他会悔恨一辈子的,他不会原谅自己的。

丈夫早出晚归,看不到他这个弟弟是怎么对待自己儿子的,我姐、女儿和我都没有跟丈夫说,师父要求我们要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处处都要为人着想,我修大法,不跟小叔子计较,我说:“你借吧,钱没了还可以挣,人要没了那就永远都没了。”

动手术花了很多钱,但还是没能留住五小叔子的命。

两个孩子虽小,但从小就跟我修炼。五小叔子的死,让我自然联想到:举头三尺有神灵,神在掌管着人间的一切,善恶有报,谁也躲不过。作为一个人,一定要为善啊,何况大法修炼人。

初解冤怨

公公和五小叔子都不在了,丈夫还有四个哥和一个姐姐,这几家各方面的条件都比我家好的多,可谁也不要婆婆。丈夫是个孝子,就这样征得我的同意,婆婆来我家了。

婆婆因为没有人要她,心里烦闷,天天板着脸,天天找茬骂我、说我。尽管丈夫对我一直很好,但怕我再出事被抓,从我回来他就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我只好天天偷着学。因为静不下心来学法,心性上不来,婆婆骂我我就只有哭的份儿。

一天我想师父的法这么大、这么正,我为什么不能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哪?真是心想事成,师父看我有对大法这颗坚定的心,就给了我机会。第二天婆婆又骂我,我没有吱声,把孩子送去上学就去了自家的小店。丈夫看我来的晚就说了我几句,我那委屈的眼泪唰一下就流了下来,但我也知道机会来了,我要堂堂正正的在家修炼,于是对丈夫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在家天天挨骂,在这儿也挨骂……”丈夫问我在家谁骂你了?我说还能有谁?说完我就往门外走,丈夫几步追上来,要把我拽回去,我不回去,在附近的公园待了一天。到晚上,丈夫把店门关上出来找到我让我回家,我不回。他问我想咋的?我说有两个条件,答应一个我就回去,不答应就不回。丈夫问我什么条件,说说看。我说第一个是:你在附近租个房子,我白天和你一起卖货,晚上在那里住。丈夫想了半天说:“那第二个就是允许你在家公开学法炼功呗。”我说是,大法这么好,我要给大法一个正确的位置。

丈夫想了很久,说:“我答应你第二个要求,但是不允许你跟同修联系。”我说:“我从黑窝回来什么都没有,你不让我联系同修我怎么学法啊?”他退了一步说:“那只可联系一个同修。你不知道这些年你被迫害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是又当爹又当妈,还得为你担心受怕的,还得起早上货,卖货……”说着一个大男人就哭了起来。

是啊!这么多年我一次次的被迫害,家里大人孩子跟我一次次的受惊吓,我就安慰他:“我以后会注意安全的。”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坐电梯直线往上升,一直上了三十三层,其中每一层都是白菜和大葱。醒来我虽没悟到白菜和大葱是什么意思,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做对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给我开创了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环境。

有了修炼环境了,我高兴的只想哭,我对师父说:“师父,我终于闯过了这一关,我要做您的真修弟子,绝不给您丢脸、给大法抹黑,我要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从这一天开始我严格要求自己。可婆婆照旧骂我。不管是在我面前骂还是在背后骂,不管她怎么骂我,我都对她好。我要修出大法弟子的善,我要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老人。

我不断的在法中归正自己,有一次同学来我家做客,婆婆竟当着我的同学的面骂我。我想起师父讲的:“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我到底错在哪里哪?我过不去关了,就给娘家弟媳打电话,弟媳是同修,我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弟媳说:“姐,你的善不是从心底发出来的,只是表面的善。”我说:“谁都不要她,我对她那么好,她还老骂我!”弟媳说:“姐,你这是怨恨,还有不平衡的心。”

放下电话我想这个真善怎么能修出来啊?有一天我在做菜,我每天做饭婆婆都会背着手看着我做,做完了边用手指着我骂,骂我做的菜象猪食,根本就没法吃,还说这么多年我都在糊弄丈夫。平时炒菜油少了说:“油那么少怎么吃啊!”油多点说:“你油泡菜啊!”边说她的手指头都快点到我的额头上了。我的眼泪哗哗的淌,心想长这么大爸妈都没骂过我,我又不欠你的,你凭什么这样骂我!好不容易把菜做完,我進屋里用被子蒙头呜呜的大哭起来。

哭着哭着我心想:我有师父、有法,大法是万能的,师父是万能的,我就坐起来学法。翻开《转法轮》,看到师父那慈悲祥和的目光,我又哭了起来。这次不是委屈的哭,而是为自己修的不好没修出真正的善而哭。看到师父讲:“你天天磕头把头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有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2]“在修炼中,在具体对待矛盾的时候,别人对你不好的时候,可能有两种情况存在:一个是你可能生前有过对人家不好,你自己心里头不平衡,怎么对我这样?那么你以前怎么对人家那样?你说你那个时候不知道,这一辈子不管那辈子事,那可不行。还有一个问题,在矛盾当中,牵扯一个业力转化的问题,所以我们在具体对待的时候,应该高姿态,不能象常人一样。”[2]

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的点悟。我想说不上哪一生哪一世我对婆婆不好,这一世她才对我这样。我向内找,找到了根本执着:情太重,怨、恨、不平衡,我要修去这些心,在法中升华上来。

有一回婆婆得了蛇盘疮,我给她很用心的上药,她看看我没说什么,看的出她被感动了。每次上完药,掉到地上的药很难擦,我就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抠,婆婆不好意思的说不上药了,这地太难擦了。我说只要您能快点好不遭罪就行。我扶着她上浴池去洗澡,每次去洗澡我花十元婆婆需要付三十元,因为家里没钱我就省着花,婆婆的皮肤干燥,每次都用红酒泡,因为浴室换衣间冷,我就给她先换。一起洗澡的阿姨都以为我是婆婆的女儿。我和婆婆没出声,对着阿姨笑笑。阿姨问婆婆:“这是你女儿吧?”婆婆说:“不是,是儿媳。”阿姨们都说:“你太有福气了,是哪世积了大德娶了这么好个儿媳!”问我:“你怎么这么好啊?”我说:“我是修真、善、忍的,炼法轮功的。是师父教我们这样做的。”有的阿姨说:“有信仰就是好啊。”

终于闯过来了

原以为自己修出了善心,和婆婆的关系改善了,矛盾解决了。事情却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得继续修。

四小叔子家有钱,他自己一个月就能有四万五千元的收入。最近他给了我两千元,说是婆婆的养老费。我把这钱都给了婆婆。婆婆没有退休金,就是逢年过节儿女们给点零花钱。丈夫孝顺,别人给多少他就给多少,婆婆还不好意思接,我就说:“妈,你拿着吧,手里有钱想吃点啥就买点。”

二哥二嫂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可这么多年一分钱也没给过。大哥更是连点东西都没给他妈买过。姐姐家也是每月万八千的收入,这么些年也就只给了婆婆一千元。

婆婆在我家十六年了,我以为和婆婆的关系已经没有大的问题了。可有一回她当着全家的人骂我。我说话慢,跟不上,她骂十句我一句也说不上,有一次把我气的都快昏倒了,她还在跳着脚骂。四小叔子就把婆婆接走了。

在老四家呆了不到半年,我家买了房子就又把她接了回来。可她象着魔似的,对我照旧骂个不停,什么难听骂什么。丈夫一看骂的太难听,管也管不了她,就给他哥姐弟打电话,说她妈什么都骂,以后这日子怎么过啊?婆婆骂我说:“这家姓魏不姓王,你不要在这撒野!”我说:“妈,就是离婚,这家也有我一半啊!”婆婆说:“看你长的象……能挣来啥?”这时女儿听不下去,出来说话了:“为啥总骂我妈?这么多年了,没人要你,我妈要你,没人养你,我妈养你,你还天天骂我妈,什么难听你骂什么,你太欺负人了!”

四小叔子先到了,见状就说:“妈,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瞅你都骂些啥!”婆婆说:“你们穿一条裤子,都欺负我!”哭着進屋了。

听到二哥、大姑姐来了,我得出去迎接,这是礼貌问题。我出来和二哥打了招呼。一会他们各家陆陆续续都来了。二哥说研究给婆婆租房子住,说这是小杰家,看看小杰啥意思?我说:“我没啥说的,你们拿多少钱我就拿多少钱,别看妈在这呆这么多年,你们一分钱不拿,我该拿多少就拿多少。”正在此时,大姑姐一下从婆婆屋里出来指着我鼻子说:“你这不是撵咱妈吗?”婆婆也出来骂我。我丈夫气的手不停的抖,我没守住心性说:“你们不就是要这个家吗?我什么也不要,只拿我的衣服。”说完就進我屋了。丈夫跟着过来,我把门反锁上了,丈夫拼命喊:“小杰,你不要干傻事,你是学法炼功的。”

这时我哭的象个泪人似的,哪还有心思学法炼功啊!我在心里求师父:弟子该怎么办啊?人活着为什么这么苦啊?那时理智不清,完全不在法上,用的都是人念,说的都是人话,真的好苦,觉的自己简直就没活路了。

丈夫找到门钥匙打开门说:“你学法啊!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啊!”我说静不下来。这时二哥進来对丈夫说:“我有几句话,你先出去。”丈夫出去后二哥说:“我知道你的苦,但咱妈就能在你家呆。”我说:“别,让你们都尝尝是什么滋味,别让我一人承受,我真的受不了了。”二哥说:“我挣得少,你二嫂挣的多。”二嫂是教师,这么多年一分钱不拿,还说的头头是道。二嫂進来了,我说:“二嫂,让咱妈上你那去吧。大家开会说每人拿一百,你说你不拿,我给你二百。”她摇头,我说:“给你三百”,她摇头,我说:“给你四百”,她说:“你就是给我多少钱我都不养她。她一到我家你二哥就听他妈的,和我打架,我可不要她。”

这时就听客厅那里大姑姐喊:“咱妈都这么大岁数了,这么多儿女没有一个能将就她的。”四弟媳说:“你不分青红皂白就骂我三嫂,咱妈骂我三嫂,骂了一天了,什么难听骂什么,三嫂那么好,她修炼才能做的那么好,一句都不回嘴,你来了什么都不问张嘴就骂,我可没三嫂那么能忍,那么有涵养,别看你那么厉害,一点不讲道理,我就不养!”他们吵吵一会都走了。

丈夫進屋我问他:“问题怎么解决的?”他说一涉及到钱就都走了。丈夫说:“小杰,和你说点事,还有十二天就十月一日了,能不能过完节再走?”我想了想,我是大法弟子,得按真、善、忍做人,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说行。丈夫没想到我答应的这么痛快。我说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我今天是用人心在做事,没有站在法上才造成这种结果。

第二天婆婆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丈夫叫也不出来,就让我去叫,说就叫她出来吃饭。可我走到婆婆门口喊:“妈,出来吃饭吧。”一连喊了好几次都没喊出声来。我和丈夫说我怎么喊不出声来啦?他说也许是太紧张了吧。一连几天,婆婆都没出来。一天早上很早出去了,也许是去买吃的东西了。

这时我想:婆婆这样会憋坏的,都是我修的不好,没站在法上,没为她着想,岁数大了,多不容易啊?那么多儿女都不要她,她心里该多难受啊!我是修炼人,为什么不站在她的角度着想呢?这不是私心和利益心造成的吗?师父要求我们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为别人着想,我做到了吗?是我伤害了她。

我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没做好,以后一定做好,按照法要求自己,请师父放心。”

婆婆回来后,我鼓足了勇气喊:“妈,出来吃饭吧!”这次我是发自内心的喊她的。师父说:“我经常讲这样一句话,我说一个人不抱着自己任何观念去对别人讲,跟别人指出他的缺点,或告诉他什么,他会被感动的落泪。没有你自己的任何因素,你不想得到什么,甚至于你不想为自己保护什么,你真的善意为别人好,他真的能够看到你这颗心,不管是什么样的人。”[3]

我这次出自于真善,喊第二次的时候她答应了,她说:“哎,你先吃吧,我一会出去。”

我终于迈出了为婆婆着想的这一步,我的心在跳,我的腿在抖,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我终于闯过来了。靠着师父靠着法我走了过来,如果没有法在,这个家就不会是一个完整的家了。”

十月一日,婆婆的儿女放假都来了。我在厨房准备饭菜,大姑姐進厨房一把抱住我说:“小杰,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伤害了你,我错了。”她一直向我道歉。我说:“是我修的不好,要不然不会出现这问题的。”她抢着说:“不是你的错,你修的够好的了,没有人能比上你。”我说:“比我修的好的大法弟子太多太多,我以后会严格要求自己。”

婆婆一次一次伤害我,我不断的找自己,在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现在婆婆对我也好了。吃什么都想着我,有时还帮我做饭,有人敲门,她先把供师父法像的那个房间的门关上再去开门,她知道保护我了。

谢谢师父给了我一个完整幸福的家

我走進修炼二十年,在邪恶的迫害下是师父慈悲的保护使我从危难中走出险境。我从不会修到会修,从不会向内找到会向内找,磕磕绊绊走到了今天。二十年过去了,我才学会修自己。我在法中修出了真善,化解了我与婆婆及婆家人多年的恩怨,其中不知道让师父操了多少心。师恩难报,唯有精進多救人,才能让师父放心。

谢谢师父!

谢谢帮助我的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新加坡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