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甘肃省政法委书记、610副组长马世忠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马世忠自二零零九年一月调任到甘肃平凉市,直到二零一八年七月调离甘肃,在此期间,甘肃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残酷迫害,马世忠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现在他已被举报。

一、马世忠的个人信息

马世忠(Ma,Shizhong),男,汉族,一九六二年四月生,山东潍坊人,一九八一年七月参加工作,中国海洋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环境科学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学博士。二零零九年一月至二零一一年七月甘肃省平凉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二零一一年七月至二零一三年九月甘肃省天水市委书记;二零一三年九月至二零一五年一月甘肃省政府党组成员、省长助理,省公安厅厅长、武警甘肃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二零一六年九月至二零一八年一月甘肃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甘肃省委“610”副组长,省公安厅厅长,武警甘肃总队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二零一八年一月至七月甘肃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

二零一八年七月~至今,马世忠任最高法院邪党组成员、政治部主任。

二、马世忠在任期间的部份恶行

据不完全统计,马世忠在位期间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十三人,他们是:孙丽芳,赵永秀,赵永生,刘兰英,许惠仙,王喜会,张映堂,段世泽,张秉武,田多尧,王有江,盛春梅,万铭芬。

据不完全统计,马世忠在位期间,家属因酷刑、施压以及无法承受屡次迫害离世的有:贺建忠的父亲,金吉林的父亲,焦丽丽的母亲,关龙山的父亲,岳普玲的丈夫,王有江的父亲,杨旭芹的父亲等。

据不完全统计,在平凉地区任职期间:绑架法轮功学员七人,非法判刑二人。在天水地区任职期间:绑架法轮功学员三十九人;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二十二人;在任甘肃省公安厅厅长及省政法委书记期间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九十一人。

1、张秉武被甘肃靖远县看守所迫害致死

甘肃靖远县法轮功学员张秉武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半夜被靖远县国保大队绑架,被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迫害致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身上全是针眼,于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七日晚上十点半,张秉武的家人都已经入睡,靖远县国保大队大队长郝军、副队长种连荣带着十几个警察,翻墙进入到张秉武的家中,恐吓家人,非法抄家,绑架了张秉武,将他非法关押在靖远县看守所。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二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两个警察找到张秉武的家里,伪善地说:张秉武是脑瘤,我们上报法院保外就医,你们去法院办理手续。十一月二十五日晚上,靖远县看守所所长和一个警察把张秉武送回家。

张秉武回家后,目光呆滞,反应迟钝,大小便失禁。从看守所回来时就给穿的纸尿裤,大小便自己没有任何感觉。吃饭没有饥饱,有多少吃多少,看到什么吃什么,说话不正常。问他什么,他答非所问,还表现的一本正经。人整个痴了、傻了。当有人在他面前举起拳头、作出要打他的样子时,他就吓得赶紧躲闪。问有没有人打他,他无法回答。靖远县一个知情警察告诉他身边的人:这个人(张秉武)已经不行了,病得不行了,超不过一个月(就会离世)。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十一日,家人带张秉武到兰州在兰大医院检查,检查完后,医生问家人:这个人(张秉武)是不是吸过毒?家人说没有,医生很疑惑的问:那为什么身上全是针眼?家人此时才注意到张秉武的手上、胳膊上等处细看时全是针眼。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早上,张秉武眼神不对,看上去很痛苦,而后满头大汗,人就开始抽搐。当天下午三点转到兰州兰医二院,直接进了重症监护室,医院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到医院后,张秉武的身上就开始出现不同的症状:有的地方是红点、有的是像小脓疱、有的是小红疹、有的是小疱,看上去很像是体内的毒素在往外发,医院却因为张秉武是在看守所遭受迫害导致的病状,医生不敢直言张秉武出现的各种病状是因何引起,对家人不给任何直接的答复,全是模棱两可的回复:需要会诊等等。

张秉武一月十七日住到兰大二院重症监护室,每天家属只能探视一小时,第一天还能和张秉武说说话,第二天人就重度昏迷,家人怎么叫都叫不醒。

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早晨,张秉武含冤离世。

2、田多尧被甘肃金昌市滨河路派出所迫害致死

甘肃金昌市六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田多尧,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号晚被国保李某某与滨河路派出所绑架,二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后全身器官衰竭,神经系统坏死,食道阻死,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八号晚七点左右,田多尧老人步行到金昌市新六号区发真相资料,当发到四十九栋的小房门上时,国保李某某突然从他隐藏的私家车内冲出来,大叫着“不准动,你给我站住”,朝田多尧老人追了过去,田多尧老人听到喊声,转身就走,不慎脚下一滑摔倒在地。李某某冲到他跟前,恶狠狠地咒骂着,一下就坐在老田身上,压着他的胸部。老田立即觉得喘不过气来,起不了身。

来了两辆警车,下来了六、七个人,李某某不但不松手,却突然猛力将田多尧老人推倒在地,使他脸面朝地趴在地上;同时几个警察一拥而上,压在他的身上,反拧他的两个胳膊,强迫戴上手铐,使他感到喘不上气来。

到了派出所,几个警察气势汹汹地把田多尧老人推出车外,强压着头,逼迫他大幅度的低头,弓着腰背,推进了审讯逼供的房子里。警察们蜂拥而上,在对老田非法搜身无所获后,由刘某指挥六、七个警察,对他实施着拳打脚踢,叫他说出发放的资料是谁给的。

李某某拿来一个小号手铐,让刘某某换下田多尧老人手腕上铐着的大号手铐,并把手铐卡死,把他压倒在地后,再狠命反拧他的胳膊从后面拧到背上戴上手铐链条,又用一根细细的绳子勒在他两手的中指上,强力拉紧后结成死扣。警察把田多尧老人拖起来强按在一个小椅子上,又拿来手指粗的麻绳把他和小椅子死死地捆绑在一起,故意让他的头和脖颈往后仰,叫他窒息难耐,无法形容其痛苦程度。

这时开始审讯,警察们狂吼,乱骂,扇耳光,用拳头砸脑袋,拧脖子,狠命地拧,身上乱拳捣,用脚在身上乱踢,拧鼻子,拧耳朵,同时逼问各种问题。田多尧老人直到被折磨地昏死过去,才松了绑,在他神志不清时还逼迫他乱按手印,人已虚脱了。田多尧老人问他们要口凉水喝。从开始要水喝到给了两小杯开水,催他快喝完,中间拖延了三个多小时,非常诡诈,不可告人。(在后来的八个多月时间里证实,李某某伙同刘某某等人暗地里在水杯中加进了破坏中枢神经系统的毒性药物,使他失去了记忆,最终使他全身器官衰竭,食道关闭,无法饮食,最终致死。)

之后有七、八个警察分成三辆警车挟持着他,到金昌市八冶医院急诊科做抽血化验,田多尧老人坚决不配合,七、八个警察,把他用两只手铐分别铐上,两边各有两个警察托拉着,其余警察对他大打出手,大夫吓得跑了出去。直到把田多尧老人打昏过去,门牙被打掉,满口鲜血。

等田多尧老人清醒后,警察又逼迫医院的医生,强行给抽血。医生说:“此时抽血要死人的,你们都把他快打死了,血压显示是零,非要抽血,那你们自己来抽吧,死了人谁负责?”

被拒绝后,警察又把田多尧老人挟持到金昌市看守所,但看守所以人已病危而拒收。警察们无奈就把老田拉到离家不远的路边丢下车后,扬长而去。此时已是次日早上五点多了,天还没亮。

田多尧老人忍着剧痛,离家十小时后艰难地回到了家中,家里人寻找了一夜的他变成了这个样子,全家人哭成了一团。

第二天,田多尧老人开始大口吐血,失去记忆达五个多月。到七月份,儿女们把老田强行送到了金川公司医院,后来又转到甘肃省人民医院。共计住院五个多月,花费了近三十万元,最终诊断结果是全身器官衰竭,神经系统坏死,食道阻死。

田多尧老人不幸于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日在极其痛苦中离世。

3、甘肃白银市万铭芬被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景泰县法院非法判法轮功学员万铭芬三年刑期。二零一五年二月四日,万铭芬被劫持到甘肃省兰州市女子监狱。

万铭芬长期在打骂中度过,无论行动还是说话,稍不合监控人员心意,就会招来包夹犯人张树梅的拳打脚踢,罚站罚蹲。每天强制万铭芬看污蔑法轮大法的视频,长期反复高密度播放诽谤大法的录像,逼其抄写污蔑大法的文章,强迫学习监狱、“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统一下发的污蔑法轮功、宣传邪党的材料,然后逼迫她写“思想汇报”。由于万铭芬没有文化,包夹人替她写“思想汇报”,写的都是侮辱法轮功的话,让她抄,她不按原话抄,包夹张树梅就打骂唾、泼脏水、罚蹲。

为逼迫万铭芬写放弃法轮功的所谓“四书”(保证书、转化书等),她不配合,包夹张树梅体罚她,罚站蹲,辱骂,脚踢,用拳头猛击她的太阳穴,打得她头昏眼花,用笔尖狠戳她的肝部,万铭芬疼痛难忍,痛了好长时间。动作稍慢就拳脚相加、穿着硬鞋拼命踢万铭芬,把整个腿都踢得青紫,上厕所下蹲都很艰难。万铭芬成了包夹的出气筒,想骂就骂,想打就打,经常强迫万铭芬吃她的剩菜剩饭。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出狱,第二天家人将其送医院救治,检查出十种病变。于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三岁。

4、兰州少校军官王有江被兰州监狱迫害致死

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法轮功学员王有江,二零零一年七月被非法判刑十年,被迫害出“强直性脊柱炎”;出狱后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二零一二年六月再遭抓捕,又被判刑六年。

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七日王有江又被关押到兰州监狱五监区。狱警为了迫使王有江所谓的“转化”加大力度的迫害,时常殴打、不让吃饭、不让睡觉、罚站、一站就是一星期,晚上强逼写东西,关小号。王有江受到的迫害包括:警察群殴,拳打脚踢,电警棍电,致使王有江大小便失禁。白天强制出工干活,劳动强度是其他犯人的数倍。 晚上不允许睡觉,强制背监规、写思想汇报。 每顿饭只给一个馒头,没有菜,一天只有一杯水。不允许上厕所。不允许购买日用品,半年不让亲人接见。不让洗澡、洗衣服。 包夹犯人24小时寸步不离,严密监视,不允许和他人有任何接触,如有不从,即招来辱骂暴打。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王有江在兰州监狱高压迫害下脑出血,被送到兰州监狱医院抢救,当时没有通知家属,直到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后,兰州监狱八月二日才匆忙通知家属。家属签完字后,也没有让家属见王有江。王有江被迫害的左半边身体偏瘫,脖子僵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早九点多,王有江的父亲接到电话,称王有江颅内大出血,人已送到兰州大学第二医院抢救,让家属尽快去医院。二零一七年七月一日被迫害致死,卒年四十八岁。监狱没有通知王有江的父母,当天就将遗体火化了。

5、甘肃盛春梅被甘肃女子监狱迫害致死

甘肃省兰州市法轮功学员盛春梅于二零一一年被非法抓捕,后被红古区法院非法判刑九年。

在甘肃省女子监狱;本只有一只眼睛能看见的盛春梅,又患上了白内障,从而导致双眼失明。“包夹”(监狱里其他犯人)对盛春梅非打即骂,每天逼迫盛春梅写污蔑法轮功的材料,不写就搧嘴巴子,写得不满意就会打骂并要求写到满意为止,否则不让睡觉。盛春梅在甘肃省女子监狱的六年中被迫害的双目失明、两耳失聪,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

二零一七年四月七日,盛春梅的女儿接到甘肃省女子监狱狱医电话,被告知盛春梅查出化脓性胆囊炎和胆结石。盛春梅的女儿提出给母亲保外就医,遭拒绝。

五月份的一天夜里盛春梅突然昏迷,被背到狱医室,因情况严重,又送到兰州大学二院,抢

救过来后送到新桥监狱,狱医给盛春梅的女儿陈盛华打电话,说人昏迷了,从兰大二院抢救过来了,现在到了新桥监狱,下了病重通知,让家属去见。陈盛华当时接狱医的电话,又在电话中直接提出保外就医,狱医说不够达到保外就医的条件,陈盛华说,难道人死了才够条件吗?

八月份,盛春梅在监狱又吐了一星期,八月十八日,盛春梅的女儿给丁海燕打电话,再次要求办保外,被拒绝。

八月二十一日甘肃女子监狱的孙立伟给盛春梅的女儿打电话,说,你赶快回来,你妈也就这一两天可能就能回家。八月二十三日盛春梅回到女儿的家里。

十月十二日早晨九点多,盛春梅在女儿家中含冤离世。

三、多人被绑架事件

二零一一年九月十九日晚至二十日早晨,天水市张家川回族自治县公安集中警力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王安全,赵卫军,韩天凤,王慧珍,李建江。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晚,甘肃省天水市甘谷县盘安镇法轮功学员潘虎娃、李菊玲、王芝兰、蒲宾鹏、蒋自立等人遭绑架。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天水市张家川县龙山镇出现许多真相条幅,张家川县公安部门中共人员上报于省公安系统。在经过近一月的谋划后,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七日深夜,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马效武伙同天水市610人员闯入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家中,抢走家中的电脑等财物,并绑架了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及其不修炼的家人。当地多人被骚扰,包括七二零迫害前曾修炼法轮功的人都被问话,有两人被逼流离失所。天水市张家川县法院二零一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对李文文等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后,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日前后,非法判许宝国五年、洪小林四年半、李文文、洪亮四年、丁喜军三年。

在马世忠的策划与主使下,由甘肃省公安厅督导、天水市公安局胁从,长期电话窃听、秘密跟踪天水法轮功学员,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八日,绑架了天水市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后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判刑。

二零一四年六月十九日,武威凉州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二人,十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七月四日,白银景泰县警察绑架了五名法轮功学员,三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五日,兰州市公安局出动警力,公然闯入兰州多位法轮功学员家中,将其家中私有财产抢走,将人劫持,就一天时间将十五位法轮功学员非法拘禁,后对涂玉春、焦丽丽、孟玉荣、王毓蓉、杜淑珍非法判刑。

二零一四年九月十九日,甘肃白银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二十人,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兰州市公安局在六月至七月间,绑架法轮功学员二十多人,涉及地域有兰州市城关区、安宁区、榆中县、永登县、红古区海石湾、武威天祝等地,十一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兰州市公安局城关分局国保警察绑架杨学贵、周巍、李福斌、郑恕、方剑平,被非法判刑。

结语

马世忠在甘肃的十年期间,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除了以往的诽谤宣传方式,还加强了通过报纸、微信、微博传播,提供五百至两万元赏金诱惑民众诬告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学校以政治任务要求学生及家长必须关注诽谤法轮功的公众号,对法轮功的诽谤宣传连幼儿园的孩子都放不过。

一边是从上到下的诽谤舆论,一边实施对法轮功学员多人绑架事件。这种诽谤宣传和恶性绑架事件在马世忠任职期间从来就没有停过。

看守所、监狱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如兰州第一看守所对刘婉秋、袁秀英实施大铐酷刑;有的法轮功学员在看守所、监狱被虐杀,如赵永生、张秉武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盛春梅、万铭芬、王有江在监狱被迫害致死;连派出所都可以虐杀法轮功学员,如刘兰英、田多尧之死。

监狱长期剥夺法轮功学员的会见权利,对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各种酷刑——如甘肃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电棍电、殴打、罚站、强逼吃屎、喝尿,分分秒秒都在警察及包夹的迫害中。就连乘坐高铁、飞机,法轮功学员都被随意盘查,甚至全部脱光搜身……

马世忠在任期间的上述恶行,对生命的虐杀,对甘肃民众最基本的人权侵害,若将其所做的某一件恶行拿出,对法轮佛法的亵渎,对修炼人的酷刑折磨、虐杀,对不修炼的家属的虐杀,以及灌输谎言迫使不修炼的民众敌视佛法而自毁的恶行,生命都已经无法承负罪责。作恶者如能良知残存,为自己及家人的未来着想,及时的赎罪才是唯一的自救选择。


'马世忠'
马世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