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看今天 中共谎言与暴力的秘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谎言与暴力,形影不离,在中共字典里,有谎言的地方必然有暴力,暴力与谎言互为依靠,狼狈为奸。

谎言负责制造仇恨,暴力负责制造恐怖。

前三十年:灌狼奶、灭人性、大屠杀

从中共一九四九年建政,至所谓一九八零年代改革开放之前的三十年,是一个反复制造仇恨、暴力屠杀的历史。

1950年,中共拉开了土改的序幕。然而有些农民并不理解,人们普遍认为“人凭良心,虎凭山”,动地主土地是丧良心。

有的农民质疑:“向地主要地,把别人腿肚子上的肉搁在咱身上能行吗?”

中共党媒《人民日报》等等连篇累牍宣扬所谓剥削理论、算账和阶级斗争学说,颠覆了自古以来欠债还钱、杀人偿命的普世之道。仇恨被无限放大,贫穷变成了斗争资本,有产即是犯罪。

舆论先行,铺天盖地。土改工作组正是用中央发出的声音,在老百姓中家家户户的宣传贯彻。

土改工作组进村,首先要划“成分”,确定“地富反坏右”。然后与“苦主”一同吃住,拉近感情。一屯一屯地做,在太行山区,这被称之为“蝗虫政策”。

广西柳州柳城县六休乡杨泰木,工作队员算出他40年来被地主剥削去了10万斤稻谷后,他激动地跳起来,一心想着要去剥地主的皮、抽地主的筋!

仇恨,就这样被有步骤、有计划的一步步点燃。

在批斗地主之前,工作组要预先演练,在人群中不同位置分布队员,设计引领口号、挑起会场群众氛围,布置苦主边哭边诉。

当仇恨的气氛被激发到临界点时,暴力就开始出场了。

湖南溆浦县八区区长郭静秋在回忆录中写道:“一个恶霸地主站在台上被斗,贫雇农一个个上台诉苦斗争。一个苦大仇深的雇农,诉苦诉得大哭起来,走过去就将那地主的右耳朵咬下一半,‘呸!’一声吐在台上,台下的群众吓了一跳。”

中共公布到1952年底,在农村“土改”运动中消灭的“反革命分子”是240余万人,实际是直接屠杀了240万地主。

当历史过去,回首望去,人们发现周扒皮、黄世仁、刘文彩、南霸天都是中共文宣部门执行任务,强行编造出来的谎言,而这些经不住推敲的仇恨故事,却一代又一代象狼奶一样,灌输给无数的儿童、成人。

土改完了,“三反五反”消灭资本阶层、文化大革命打杀知识精英,中共都是舆论先行,先扣上“反革命”、“篡党夺权”的大帽子,然而再动屠刀杀戮。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等合编的《建国以来历史政治运动事实》的报告了这样的数字:在“三反五反”中,有32万3千1百余人被逮捕,280余人自杀或失踪;在1955年“反胡风运动”中,有5,000余人被牵连,500余人被逮捕,60余人自杀身亡,12人非正常死亡;在随后的“肃反”运动中,有21,300余人被判死刑,4,300余人自杀或失踪。

“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经过两年零七个月的全面调查、核实,重新统计的文革有关数字是:420万余人被关押审查;1728,000余人非正常死亡;13万5,000余人被以现行反革命罪判处死刑;武斗中死亡237,000余人,703万余人伤残;71,200余个家庭整个被毁。”而专家根据中国县志记载的统计,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达773万人。

后三十年:以维稳的名义 屠杀从公开转为隐秘

从一九八零年代往后的三十多年中,中共魔鬼般的杀戮,已让世人充满恐怖,而数十年的浩劫,令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中共为维持统治,又是“平反”,又是从刑法取消“反革命”条例,中共似乎开始发展经济,不再运动、批斗,其实只不过换了一副面具。

新面具的名字叫“维稳”。

面具后面的谎言与暴力,却丝毫未变。

一九八九年的大学生的反腐游行,被中共定义为“暴乱”。而为了这个定义,中共做足了功课。

在六四事件中,一名军士长崔国政被人用铁管等凶器打死,并被浇上汽油点燃。

目睹整个事件过程的赵真揭露,中共为了激化仇恨,派遣军人化装成工人和学生潜入广场抗争人群,在混乱中将军士长崔国政用铁管等凶器打死,并浇上早已用瓶子携带的汽油。化装的军警人员大约有7~8人,他们的行动动作完全是有准备的,动作凶猛迅速!下手是完全直接致命的!

正是靠这样的血腥场面,成为中共蛊惑士兵向民众开枪的理由,谎言又一次成为暴力的诱饵。

在六月四日天安门的血迹清洗之后,中共的新闻发布会称,在天安门广场执行清场任务的过程中,“没有死一个人,没有轧伤一个人。”以谎言开场,以谎言结束,中共流氓本色显露无余。

然而,据《六四档案》从《联合报》得到的消息称,法新社北约情报人员6月9日称,死难人数可能多达7000人。

2017年10月20日英国国家档案馆解封了1989年的六四外交档案,这份解密电报是当时的英国驻华大使艾伦·唐纳德在“六四”的第二天发给英国政府的。电报披露,“那夜的平民死亡人数少说也有一万。”

如果说三反是针对农村,五反是针对城市,文革是针对知识精英,六四是针对大学生群体,而在一九九九年开始的迫害法轮功,中共将魔掌伸向了全民所有的阶层,无论政府高官、大学教授、工人、学生、农民,就是连残疾人也不放过。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中共头目江泽民为首,发动了对于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打压,面对以“真、善、忍”为原则,以提升道德,返本归真的法轮大法修炼人,中共的制造恐怖的习性,依然如故。从“七二零”开始,中共在中央电视台几乎每天都要抛出一例因炼法轮功而如何如何的谎言,这就是所谓的“1400例”。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晚,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播放了一起“京城血案”,说的是北京人傅怡彬亲手杀死了妻子、父亲。报导中,傅怡彬杀人的原因被说成是因为练了法轮功造成的。傅怡彬称,说杀死自己的亲人“跟砍狗、砍猪、砍牛没有什么两样”,在当时的背景下,中共所有的媒体都在铺天盖地地对法轮功造谣诬陷,中共制造的舆论环境笼罩着每一个人,傅怡彬杀人案给社会投下了巨大的阴影。

然而仅仅从电视节目本身就前后矛盾,一会儿说:“我这个人是非常孝敬的,非常心软的,一个朋友手上扎根刺,我都心里非常难受。”一会儿又说:“我认为他们是一种行尸走兽,所以面对几个肉身,砍他们跟砍狗、砍猪、砍牛没有什么两样。”

谎言就是谎言,不管其调门多高,却往往经不起简单的推敲。

移居美国的原北京居民马瑞金对媒体说:“傅怡彬这个人其实在几年前就已经精神不正常了,他有一个亲戚在黄寺大街附近住,和我曾经是同事。大概是在九三年的时候,他的这个亲戚就和我们说过,说他经常就是不穿衣服,一丝不挂的就到处乱跑,家里人怎么管都管不住。”

此前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喉舌即制造了震惊世界的伪火“天安门自焚”,尽管国际社会很快就证实漏洞百出的天安门自焚是中共自导自演,然而在中共媒体长达月余的铺天盖地的播放“自焚”录像,对于法轮功的仇恨却毒害了无数的大陆民众,直至今天,并未完全肃清。

正是对于法轮功“1400例”、傅怡彬杀人案、天安门自焚等一系列谎言,中共凭借给民间制造的仇恨,对于法轮功学员疯狂抓捕,酷刑转化,以及非法判刑的长达二十年的血腥迫害,已至真名实姓四千余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人被绑架、关押,甚至非法判刑、活摘器官。

正如《九评共产党》一书写到:“中共在长期暴政和高压统治过程中,用暴力、谎言和封锁资讯练就了世界上最强大、最邪恶的国家恐怖主义,使其残暴和谎言欺骗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规模和程度更是空前绝后,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积累了系统有效的整人、害人和杀人的方法和经验,残酷、狡猾与奸诈。”

似曾相识的镜头

越是对末日来临感到恐惧,就越会依赖谎言与暴力。在过去五个多月的香港“反送中”事件中,一个又一个谎言与暴力交织的画面,让人感到似曾相识。

镜头一:
“反送中”警察被砍伤。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一个警察遭3名刀手袭击,警员身中多刀,“伤口见骨”。

这则消息传至中国国内,中共喉舌央视,以“丧心病狂!香港警员下班后被砍伤口见骨”,“央视:依法惩凶待何时”,借机大肆炒作“反送中”者为“暴徒”、“恐怖分子”。让本来一直不明真相的内地民众信以为真。

只要宣传机器有了素材,事情本身怎么样就不重要了。然而,这则警察受袭的消息,为何仅有一家媒体报道?而其它媒体却全不知情,作者并未在现场,却二十分钟之内,完成了赶到现场和医院拍照,撰稿等整个采编过程并发稿。民众调侃称“年度最快手记者”。

另外,在不长时间之后,该消息却被替代,大量细节删除,仅余149字,“伤口见骨”、伤者情况从此再无音讯。

镜头二:
八月三十一日,有穿黑衣的人不断地向路面扔汽油弹,制造“恐怖”景象,同样为中共大陆喉舌媒体制造了“丰富”的素材。这些扔汽油弹的“示威者”,装备齐全、且背后有LED灯在闪烁,法新社拍摄到掷弹者腰间漏出一把疑似半自动手枪,因此置疑警方为“自编自导自演”。

镜头三:
十一月十三日,一枚汽油弹投向儿童的校车,中共党媒图文并茂称:“暴徒丢汽油弹在校车前,小朋友命悬一线”,且“幼儿园发布声明称‘一群示威者涌来并打砸校车车窗’”。大陆民众看到孩子们被“暴徒”威胁时,内心的仇恨与愤怒可想而知。

然而,对于事件核实,香港警方仅证实“汽油弹在校巴前着火”,但并没有说明“幼儿园校车被示威者攻击”。该所幼儿园对有人攻击校车的回复则是“并无此事”。

中共喉舌要的是“有图有真相”,至于这件事情真相如何、在海外是否被揭穿,已全然无所顾忌。

在一系列有目的铺垫之后,就有了军警在地铁无差别攻击、频频有人“被自杀”、动用实弹射击、围攻大学校园等等赤裸裸的暴力手段,而民众正当的防卫抗争,一概被中共说成的暴徒攻击政府,一边扣帽子,一边使用武力对付平民百姓。在九评编辑部出版的《九评共产党》中写道:“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中共完善着它‘中国特色’的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这些基因承传不断,手段和恶性程度在危机中进一步得到强化和发展。”

中共历次血腥镇压民众的群体反抗之前,都被揭示出有派军警或特务冒充民众,制造所谓“暴徒”烧杀抢掠的“暴动事件”,为官方镇压制造借口。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在天安门“六四”的“烧军车”、“暴徒烧死士兵”及中共在天安门广场自导自演了“天安门自焚”伪案抹黑法轮功等问题上,中共都在反复炮制类似事件。

原来法轮功说的都是真的

在香港铜锣湾、紫荆广场等地,长年以来都有法轮功学员不辞辛苦,夜以继日地讲真相、发资料,确实有不少民众了解了真相,但不少香港人因不了解中共的邪恶本质,多年来拒绝相信法轮功学员揭露的事实。

有网民留言说,过去二十年香港人没有理会法轮功的指证,当恶法一个个到来,才知道所有不合理的事,只要和共产党扯上关系,就会变得合理。

香港居民陈小姐表示,这次“反送中”抗争令香港人在亲身经历后看清了中共,回头再一看法轮功十多年不懈的呼吁,现在终于明白了,法轮功学员讲的全是真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与江氏集团动用整部国家机器,开始残酷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无数善良的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长期遭受酷刑折磨,迄今经核实的至少已有四千三百多人被迫害死亡。

许多中国人对法轮功的误解,大多因为偏信了中共喉舌的造假宣传。近日香港市民的恍然大悟与迟来的歉意,反映了中共长年污蔑与构陷法轮功,荼毒了无数世人。

所幸二十年来,法轮功学员锲而不舍地揭露迫害真相,许多人被法轮功学员真诚、慈悲与坚定的信仰所感动。随着真相的广泛传播,多年来国际社会包括美国、加拿大、欧洲、澳洲与台湾议会已经数十次提案,持续针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发出正义呼声。

在过去七千多个日子里,笃信善恶有报的法轮功学员之所以不畏艰难、不厌其烦地向人们讲真相,劝民众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完全是出于同样的目的——救人,希望在大劫难来临前,众人能幸免于难。更可敬的是,法轮功学员是在自己遭受巨大苦难的同时,冒着失去工作、家庭、自由乃至生命的危险在劝善、示警、救人,是利他的珍贵情操与悲悯的无私胸怀。

法轮功学员是实践“真、善、忍”的修炼人,却无辜遭中共迫害。当自身蒙冤受害时,以种种途径,揭示真相,传播善良,展现的是悲天悯人的高尚义举,而不是搞政治或对抗政府。在中共崩解覆亡之前,眼下正是退党自救的关键时刻,也是行恶者弃暗投明的最后机会,以免成为中共的陪葬品。历史终将证明,法轮功学员苦口婆心地讲清真相、揭露谎言是大善大忍的义行,“无私忘我、不求回报,只愿你平安”正是人间至高的典范丰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