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中向内找 放下自我宽容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和同修A是同乡,我们几个同修在A同修家每星期两次集体学法。一次,B同修和A商量:“我两个外地朋友(是同修),想找学法点学法,你看他俩到我们学法点来行吗?”A以人多为由,不愿让他们来。过了几天,C同修又和A商量:“为了两个外地同修也能学法,学法点搬到B同修家去吧?”B同修也高兴的说:“我家在中间,东面和西面的同修来我家学法还近,那两个外地同修也能学法,多好啊!”当时我想也没想就说:“行啊!”A同修也表示同意,这事就这样定下来,下次到B家学法。

下次学法,我们到B家去了,A同修没来,B同修说:“A同修咋没来啊?”我说:“可能有事,下次我去叫他。”我们和外地同修一块学法,学完后,交流了各自的感悟心得,大家都很高兴。

第二天,我去找A同修,高兴的说:“你怎么没去啊?下次去吧,大家都想叫你去。”他说:“有事没去,下次再说吧。”下次学法A又没去。后来,我又多次叫他,他以各种理由推脱一直不来。

我们小组的同修交流:我们学法小组是个小整体,他不愿来,是不是有想法?还是不愿搬过来?我们有时间和他交流一下,不能让他脱离整体。

其实,这个事对他个人来说,搬过来也给他减去了负担,不算什么坏事而是好事;因为他一个人住(家人在农村),有事还得回老家(他把门上的钥匙给我一把,他不在时,我早过去开门);我们给他添了不少的麻烦!如果站在法上看,一是为了两个外地同修有个学法交流的环境,再一个是换换地方学法,对我们维护修炼的环境,注意安全方面,做的也没有错,符合法上的要求。

过几天,B同修去叫他,也没来;后来C同修找,他也不来。再后来,B同修又去了几次叫他,他还是不来。过了一段时间,一天,他来B家,他白天来,说不是对B有意见不来,是对我有意见,我这不好那不对,又到C那里说我这不好那不对,矛盾都冲着我来了。他和同修D说,是我把学法点搅散了。D同修问他:“你们的学法小组没散啊?不在那里吗?只不过换了个地方,只有你没去啊!”他一直没来学法小组学法。

通过这件事,我感到修炼真的是很难,我的心受到很大伤害,人心被带动,从而心里不平衡,委屈,愤愤不平。如果只看重我看到和听到的,那就是被常人的假相迷住了,陷在就事论事的纷乱中,叫人难以分辨真伪。

师父说:“不管怎么样吧,作为修炼的人一定要用修炼人的方式、用修炼人的思想思考问题,绝对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问题。你碰到的任何问题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问题,一定与修炼有关系,与你提高有关系。因为你是个修炼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变过的,你的修炼之路是从新安排的,所以这条路上就没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现出来却一定是偶然状态,因为在这迷中、在和常人一样的状态下,才能够表现出来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过这一关又一关。这就是修炼,这就是正悟!”[1]

师父说:“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2]

在法中,我认识到:是我自身没修好,偏离了师父给铺好的正法修炼的路,通过同修的表现,展现到我面前。从表面看,这明明是他的不对,我找什么呢?师父让修自己,我就守住这一念修自己!既然问题出现了,那一定有自己要修的,用宇宙的特性“真、善、忍”衡量!不管碰到的问题是直接的,还是间接的,都要向内找修自己。这个不平衡的是谁?这个受到伤害委屈、愤愤不平又是谁?这就是后天形成的“自我”,遇到矛盾放不下,因为在自己的思想中有个自我;而这个“自我”并不是真正的自己!

师父说:“多数处于这种情况的弟子其实是因为开始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轻微执著或者观念的干扰,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大了这些因素造成的。”[3]

通过学法认识到:用人的躲避和绕弯是不能达到救度众生和破除邪恶的迫害。旧势力安排的黑手烂鬼、甚至更高层次的邪恶因素,往往在大法弟子还意识不到的时候,就故意把这种执著加大,使执著的力量变的很强。如果不是旧势力强加的邪恶干扰因素,大法弟子的人心执著和本身不好的物质因素是很容易在大法中修掉的,同时心性也能在法中不断得到升华;在法上,用本性的一面来看常人中发生的一切,就不受任何三界的物质干扰,也就不迷不惑。

在经历这次魔难中,我发现自己在人心强盛时的执着表现,在我清醒时,是不会那样做的,那真的不是真正的自己。在我反感、排斥同修时,是我被同修人的一面的执着表现给障碍了,我把那个不好的“他”,强势的“他”当成了同修真正的自己,而同修真正的自己绝不可能是那个样子的。由于主意识不强,那么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和不好的因素也就可能钻空子操纵这个肉身,使同修处于被各种执着长期干扰的状态中,以及各种魔难中。在正法修炼中,同修真的修的很苦、很难啊!我怎么还能去怨同修,瞧不起同修,怎么能站在旧势力的一边去指责同修呢?

我看到或听到同修不好的状态,过不去关的各种表现,“伤害”了“我”的言行,我除了要向内找,不被表象带动外,还应把观念转变过来:噢,同修是在魔难中啊,是旧势力和邪恶在迫害他,而同修此时最需要的是我去默默的弥补他的不足,用修好的神的一面正法,用正念清除旧势力强加给大法弟子的邪恶干扰!正念清除迫害同修的邪恶因素!正念加持同修清醒理智的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后来,我真心的这样做时,我发现自己这里再没有对同修一丝一毫的怨与瞧不起,此时不再被同修所表现出来的不好的状态障碍、迷惑和带动,我在默默的为同修发正念请师父加持时,我觉的我们真正的生命是在一起的,是同化法的最纯净的生命,我们彼此是那样的尊重和珍惜。

后来,我找A同修学法,在法上交流,提高了认识,心性得到提高,正念否定了旧势力干扰迫害,清除了同修间的间隔;经A同修同意,我又找了几个同修,形成整体,重新在A家组成了学法小组。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在几个月后,由于种种原因又没人去了。

再次遇到干扰,我们转变观念,不再顺着具体的事情去思考,魔难面前不动心,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用师父的法做指导在大法中修炼,向内找,提高心性,不断的放下自我,才能走通证实法的路。也就是说,能够做到放下自我,成全别人,圆容整体,才是师父所要的;这样才能够把证实法的事情做好。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我们发出力可劈山的强大正念横扫一切邪恶因素,各种干扰和迫害消失遁迹。

再后来,经A同修同意,我又找了几个同修,从新形成了整体,我们再次组成学法小组。

我在正法修炼中悟到:旧的宇宙属性是为私的,在很微观,私由后天的观念形成了“自我”,而后天形成的“自我”不是真正的自己。师父造就了新的宇宙、天体,其中也包括我们的一切,而真我(主元神)是无私的,完全是为他的。新宇宙的属性是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当旧宇宙中为私的变异因素要解体时,就会冲击到我们人的表面,所谓的干扰;师父的法能让我们在助师正法中走正我们的修炼路,从修炼角度用法去衡量时,就能辨出真、伪。从大法中修出的正念就能解体败坏的因素,归正变异观念,同化法。

这次魔难中,我认识到:特别是能以各种缘份走到一起的同修,能见到的同修,在这正法修炼中是有一份相互加持扶携的责任和使命;真正体会到:能宽容别人,能真心帮助别人,最后发现是帮助了自己;真正的配合是以一种完全无私的心态,放下自我,真心去配合别人;首先成就的是别人,最终是成就了自己,能慈悲对待别人的生命,一定会得到师父与大法的慈悲加持;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和正念,真的使我走过了那看似几乎难以逾越的魔难。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众生!

如有认识不足,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