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媒系统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综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大陆报道)当今社会,报纸、电台、电视台、网络、杂志等新闻媒体对社会的影响是多方面、多领域的。而作为新闻媒体系统工作者,在道德、文化、思想方面的修养就很重要,才能承担这样的责任。但中共却反其道而行,把中国新闻媒体系统作为散布谎言的渠道,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以来,一直在打压法轮功,以造假宣传迷惑世人。

不仅如此,在中国新闻传媒系统就职的法轮功学员们也遭到中共的迫害。保持“真善忍”信仰的新闻工作者成为了中共要消灭的人。笔者翻阅、摘选了部分明慧网资料,以下为中国大陆新闻传媒系统就职的法轮功学员遭中共政法委、610特务组织迫害的部分案例。

一、遭迫害致死主要案例

1、河北省邯郸市报社职员张晓茹被活活打死

法轮功学员张晓茹,女,五十岁,家住河北省邯郸市复兴区胜利桥,原在《邯郸市日报》报社工作。

张晓茹
张晓茹

张晓茹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多次遭到邯郸610的迫害,她三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关押在邯郸市第二看守所遭迫害。二零零零年底,被非法劳教一年,送石家庄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一年回来后,继续向世人讲真相,被邯郸市610及派出所警察连续骚扰,并遭邯郸市610唆使张晓茹的丈夫对她毒打迫害。

二零零三年二月二十七日,张晓茹和另外一名法轮功学员到河南省濮阳市赵村发放真相资料时,遭恶人告密,被大庆路派出所绑架,被劫持到文华龙区公安分局遭迫害,后又劫持到市公安局,当时的副队长王海真非法审问张晓茹两人时,遭到抵制,这两位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他们的无理要求,王海真这伙中共暴徒恼羞成怒,拳打脚踢,百般折磨迫害,当场将张晓茹活活打死。

2、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被迫害致死

贵州黔南电视台退休新闻编辑法轮功学员黄贵仙,二零一二年六月在贵阳市再次遭绑架后,被非法秘密判刑,在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被迫害致生命垂危,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保外就医,于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七岁。

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生前照片
贵州电视台退休编辑黄贵仙生前照片

黄贵仙女士,于一九九七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功,不久,就深感无病一身轻、心胸开阔舒畅,并以平和的心态,兢兢业业奉献社会,做事替别人着想,深得同事信任。黄贵仙女士只因修炼法轮大法,遭到中共政法委、610特务组织的长期的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等迫害。

二零一二年六月,黄贵仙女士在贵阳市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市第一看守所遭迫害,后转于贵阳市三六八武警医院,高血压,有生命危险。二零一三年五月中旬,黄贵仙从贵阳市武警医院被秘密转出,其家属均未得到任何通知,黄贵仙在身体严重的情况下,被非法秘密判刑七年。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黄贵仙儿子接到贵州省第一女子监狱电话,称黄贵仙由于病情严重,司法警察医院再次下达《病危通知书》,称前往贵阳。十二月二十六日黄贵仙儿子到达贵阳,要求首先和母亲见面,司法警察医院《病危通知书》上诊断:“一、脾功能亢进;二、原发性高血压很高危组,心脏扩大心功能Ⅱ级;三、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四、前降支心肌桥;五、甲状腺功能减退。”黄贵仙儿子要求将母亲保外就医至深圳,却遭到监狱方拒绝,称黄贵仙户口所在地为贵州都匀,不能到深圳进行治疗。

长期的监狱高压迫害,以及精神与肉体的摧残,导致多种病魔缠身;加上重病后医疗条件无法及时满足,监狱及司法局推卸责任,监狱方明知黄贵仙病情需转上一级医院进行诊治,却不断地延误治疗的时机,最后将人送入只有下级县级医院的地区入院治疗。

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六日,黄贵仙离开贵州省三都县,于当日晚八点到达深圳市中医院,已经陷入昏迷状态,深圳市中医院一月十六日、一月十七日两次下达病危通知书,于一月十八日三点三十五分抢救无效去世。

3、吉林省蛟河市广播局姜来友遭劳教所严重迫害致死

姜来友,男,四十九岁,吉林省蛟河市法轮功学员,吉林省蛟河市广播局职工,曾被评为蛟河市劳动模范,一九九六年得大法,多年来一直坚定修炼大法。

姜来友
姜来友

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姜来友被骗回家,几个警察开始进行野蛮的非法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一些真相资料。当晚,姜来友与妻子谢华(蛟河市实验小学教师)同时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遭迫害。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二日,姜来友、谢华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姜来友被劫持到吉林省九台饮马河劳教所非法关押,谢华被劫持到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关押。

姜来友在九台饮马河劳教所期间被警察强行洗脑迫害,被强迫着干最重的活,每天背粪走路长达三十多公里。在这种精神肉体双重迫害下,以及在多种酷刑折磨下,姜来友的腿和肚子伤势严重,可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得警察们却熟视无睹,继续强逼着姜来友干更重的活。姜来友实在坚持不住,就提出要去医院检查病情,警察们怕出现生命危险担责任,才将他送到九台市医院检查,发现他有多种严重的疾病后,便开始隐瞒病情真相。

九台饮马河劳教就匆忙伪造假证明,伪造所谓“加分”证明、“减期”证明等等。劳教所警察于二零零三年三月五日,通知姜来友家属,谎称姜来友到期,让家属带车去接人,于是姜来友的大姐、三姐开车到劳教所门口接人。警察们把姜来友从劳教所里面背出来,扔在门口。姜来友一下子就倒在大姐的身上,家人一看人已被迫害成这样,就问:“当初他进来时身体好好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警察们编造谎言称姜来友在九台医院的诊断没有出来,等结果出来,给你们邮去。

回家后,姜来友人已经快不行了,家人马上送他到医院抢救。医院给家人开出姜来友病危通知书,经医院确诊为风湿、类风湿,糖尿病四个加号、肝硬化、肝腹水晚期、深度血栓等等。由于姜来友遭迫害严重,加上警察贻误治疗时机,姜来友后来状态越来越虚弱,生命垂危,导致姜来友于二零零三年四月三十日含冤而逝,死不瞑目。

4、原《当代人》杂志副主编赵立山遭非法判刑十年后含冤离世

赵立山是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省文联作家、曾任《当代人》杂志副主编,他创作和编辑的作品曾多次获奖。修炼前,他曾因病多次住院,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很快恢复健康。九九年“七二零”时他进京上访。曾因散发法轮功真相传单被石岗大街派出所绑架,正念走脱后流离失所。

在二零零一年公安部拟定的“河北第一大案”即“九二八事件”中被绑架,八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连同在八月份遭绑架的另一位法轮功学员王云曼一起,被公安部列为“重点”,由公安部常驻石家庄机构“坐镇”,进行非法审讯;石家庄市公安局及其下属机构直接参与,成立了“九二八专案组”,对几乎每位法轮功学员实施了长达一个月的刑讯逼供,之后分别关进看守所,实施“重点看押”。据报,他们当中有的遭毒打致昏死,有的被逼坐铁椅子两个月,直至腿部肌肉萎缩,不能正常走路,有的被用电棍电击下身,有的因绝食抗议非人虐待而生命受到威胁,有的被秘密转移。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刑具:铁椅子

在新华区公安分局的审讯逼供中,当时近六十岁的赵立山被警察飞起一脚,狠狠踢在胸口上,当时昏死过去,酷刑中,他没有回答警察的讯问。被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期间,身上长满了疥疮,后被非法秘判十年,转入保定监狱遭迫害。血雨腥风中,赵立山拒绝所谓“强制转化”,长期的迫害使得赵立山患上高血压等疾病,几次被抢救,二零零七年初被保外就医,回家后依然遭到东焦派出所、居委会等骚扰与恐吓,致使赵立山于二零一二年七月二十九日因心脏病复发去世,时年六十七岁。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5、东北师范大学《物理实验》编辑部工作的小关遭迫害致死

在吉林省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迫害案例:在东北师范大学《物理实验》编辑部工作的小关,二零零一年被迫害致死,当时三十三岁。他原是一名军人,由于修炼法轮功被迫转业,在东北师范大学创办的《物理实验》编辑部工作。大家公认“小关”是“一个很好的人”,“很不错的人”。二零零零年他曾去北京说明大法真相、证实大法,被610不法人员抓去,不知被施以什么迫害手段,出来后,神志不正常。他身边的人说,他出来后,头一直包扎着,说话语无伦次,可能大脑被强行注射了破坏神经系统的药物。人们是在楼下发现的他的尸体,不清楚他是怎么掉下去的。

二、遭非法劳教、判刑主要案例

1、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高维平被非法判刑四年

现年五十二岁的高维平,原中国新闻社研究部采编(隶属于国务院侨办)。一九九二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严重的月经不调等病症都不翼而飞,身心健康,皮肤白里透红,每天都充满活力。她严格按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认真负责,在利益上先人后己,她曾几次将单位分给自己的房子让与他人;一九九八年中国水灾,她默默拿出五千元支援灾区失学儿童,是单位上下公认的好人。

高维平
高维平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高维平曾遭绑架六次,并被非法劳教两次近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如电刑,被关在集训队强制不让睡觉,逼迫转化,不断洗脑,昼夜做苦工,导致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摧残,曾一度丧失记忆,精神恍惚。

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与家人失联。家人去多个看守所查找,最后得知,高维平被非法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后来冲破阻力,和辩护律师会见。据悉,北京市东城区法轮功学员高维平在二零一七年八月初被东城区检察院构陷到北京市东城区法院,负责法官为刑庭的白崇伟,家属电话与之沟通,向他说明高维平没有犯罪,他却声称要按照法律办案并拒绝见面。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北京市东城区法轮功学员高维平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并勒索罚款八千元。

2、二次被非法劳教 原黑龙江省电视台编辑杨悦遭非法劳教迫害

黑龙江省电视台主持人、编辑杨悦女士,坚持修炼使她身心受益的法轮功,在江泽民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轮功后,遭三次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遭受多种酷刑折磨,曾被反吊在门框上摧残迫害,被非法解除职务。

一九九五年,杨悦被医生确诊为乳腺纤维瘤,建议手术。去北京街头的书摊上,一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出版的《转法轮》吸引了她,从此走上修炼的正法大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流氓犯罪集团开始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迫害。杨悦遭三次绑架,二次被非法劳教,并遭受多种酷刑残酷折磨。

二零零三年十月,杨悦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万家劳教所,当时的队长赵玉庆、科长姚福昌对杨悦实施酷刑迫害,酷刑持续五天五夜。在万家劳教所,杨悦被要求写“三书”,她拒绝写,赵玉庆和姚福昌强迫杨悦蹲在一个小瓷砖上反省,被杨悦拒绝。随后四、五个劳教人员一哄而上,对杨悦生拉硬拽,杨悦拼命反抗。几个人强行将她按倒在铁椅子上。姚福昌凶神恶煞地扑上来,抡起电棍在杨悦脸上、身上猛戳,边打边骂,蓝光电火在她眼前嗞嗞作响。因杨悦坚持不写三书,被铐在铁椅子上迫害,不准睡觉。两个人日夜轮流看管,她一闭眼就被她们踢醒。一天只允许上一次厕所,正值经期,都尿在裤子里,手脚都被铐在铁椅子上,不能动弹,没睡觉坐了五天五夜。离开铁椅子时,杨悦脸部浮肿惨白,腿肿得变了形,比以前粗了一倍,手按下去一个深深的坑。

3、北京经济观察报编辑被非法判刑 妻子控告江泽民

吕尚春,四十六岁,大学文化,经济观察报社编辑,二零零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吕尚春从事房地产报道十多年,在业内口碑很好,不占不贪,很多人知道他吃素,不抽烟、不喝酒,与人为善。当朋友听说他被非法判刑,都难以接受这一事实。

吕尚春所在的《经济观察报》是全国性大报,他不但是负责房地产板块的编辑,还是报社的编委,参与头版报道的轮流值班。他在业内履历非常资深,他们报社主办的“蓝筹地产”评选在业内颇具影响力,他也曾多次在新浪等媒体的活动中担任嘉宾或论坛主持人。

吕尚春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上午九时许,在北京昌平区回龙观镇回龙观西街文华市场农贸大厅内与两个摊主兑换了二百元带有文字的人民币,被举报到市场管理办公室,遭龙园派出所警察及国保绑架,当晚将吕尚春送到北京昌平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非法拘留结束后,吕尚春却被非法逮捕,并被送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二月被北京市一分检非法起诉。二零一五年一月十九日上午,北京昌平法院非法开庭,律师当庭做了无罪辩护。吕尚春在自辩中,谈到修炼后在工作中的表现有目共睹,在单位被评为优秀员工。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三日,北京市昌平区法院诬判吕尚春三年六个月。吕尚春认为自己无罪,并讲述自己自二零零五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如何做好人的,自辩还未完,就被昌平法院刑庭主审法官杨卫东打断。北京市一分检提出判刑三年到三年半,昌平法院按照三年半非法判刑。吕尚春于二零一五年五月被送到北京市外地罪犯遣送处(北京大兴的天河监狱)。

4、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遭二次非法判刑

原黑龙江电视台俄语节目主持人、记者、法轮功学员赵喜东,一九八四年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原南京外国语学院)俄语专业,被分配到沈阳军区技侦局三处工作。一九九三年,作为特殊人才,沈阳军区特批赵喜东转业到黑龙江电视台工作。

一九九八年一个偶然的机会,赵喜东听说法轮大法能让人修心向善,道德回升,还能去掉恶习,改过自新,抱着想戒酒的想法,他走进修炼的大门。按照“真、善、忍”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名利场争斗中心的电视台淡泊以待,处处为他人着想,谁有困难他都尽力帮助;在居住的小区里,他经常把所居住的楼道打扫的干干净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发动迫害后,赵喜东遭三次绑架,并被非法软禁、非法判刑二次都是四年。

二零零零年一月,赵喜东被非法开除工作,留用察看一年,工资连降三级,下放到广播电视局一直属台做勤杂工。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四日晚八点多钟,赵喜东被哈尔滨动力区公安分局哈平路派出所强行绑架、野蛮抄家;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七日被非法开庭判四年徒刑,关押在大庆监狱,身心受到严重摧残。

赵喜东于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再次被中共绑架,于二零一二年八月被哈尔滨市南岗区法院非法审判,赵喜东的妻子申请公民辩护也不允许(法律规定公民有辩护权)。赵喜东的妻子问法官:公民不是有辩护权吗?法官称:已经给你申请了,不让(辩护)。

在法庭上,法官和公诉人沆瀣一气,公诉人用“文革”式的语言打棍子、扣帽子。当赵喜东对公诉人的指控提出异议时,公诉人态度非常蛮横,强行定罪。审判长不尊重人权,指使陪审员阻止、干扰律师辩护。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八日,赵喜东的妻子接到辩护律师的电话,称赵喜东被哈尔滨南岗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5、原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王粤遭北京610国保多次迫害

王粤,女,五十七岁,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中国民主同盟盟员,退休前在人民出版社任副审编。王粤在修炼前,曾患器质性疾病多年,中西名医专家久治不愈,不堪其苦。一九九四年,王粤开始学炼法轮功。此后王粤身体变得极为健康,连续七年全勤。她思维敏捷清晰,勤奋敬业,参加了许多健康书籍的编辑,并建立具有高学术水准的作者群,连年共十余次获得省部级以及国家级奖项,业绩十分突出,是个不可多得的才女。

对法轮功的迫害发生后,王粤遭三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二年。二零零一年二月十九日,在北京国保大队警察的唆使下,当时的人民出版社副社长韩舞凤带人绑架王粤,恶人强行扯着王粤的头发,塞入车里拉走。二月二十一日,王粤又被单位不法人员押到北京市新安女子劳教所洗脑班,只因王粤拒绝“转化”抵制迫害,在洗脑班被四大队警察李继荣带领的邪悟帮凶殴打,王粤被迫害严重,后经北京协和医院等多家医院检查诊断:王粤的椎间盘因外伤受损致病(有北京中医医院诊断书),颈椎C6锥体移位,C2~3椎间盘向后方移位,C5~6椎间盘突出,脊髓与硬膜囊受压(有北京协和医院CT及MRI核磁共振成像检查报告单)。

王粤的精神也受到严重刺激和伤害,王粤在经历十五天的“转化班”折磨迫害之后,因坚决不“转化”,三月四日被转到北京市公安局七处非法关押迫害。北京国保大队找不到陷害王粤的证据,于二零零一年四月四日将王粤取保候审一年,企图暗中跟踪监视,寻机绑架更多人。

王粤被殴打致残后,继续一直坚持不懈的向法院投诉,但却没得到受理。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十四日,北京国保大队警察又以奥运为借口绑架王粤,并非法抄家、绑架,在没任何理由的情况下,非法劳教王粤二年,这是北京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犯下的又一罪行。

6、武汉市十佳青年王莉遭多次绑架并被非法劳教

湖北武汉市法轮功学员王莉,原中国妇女报中南站记者,曾被评为“武汉市十佳青年”,其事迹曾在“东方时空”栏目播出。后来,王莉在中国妇女报当记者,曾帮助过许多受到不公的弱者讨回公道,她本人收入的很大一部份也都救济了贫困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人,却多次遭受到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的残酷迫害!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八日,王莉被武汉市公安局带走,关入武汉市七处第一看守所。她在看守所里坚持炼功,遭到了受狱警指使的犯人毒打。狱警为了达到不让她炼功的目的,对王莉施以“吊挂”的酷刑,将双手吊铐在窗户上,脚尖点地,连续三天;接着又施以“死人床”的酷刑,将衣服扒光,身体呈“大”字形,用镣铐铐在木板床上,木板上有圆洞,人只能躺着大小便,连续十一天;接着又施以“活镣”的酷刑,手脚用铁链锁起,不能轻易动弹,连续八天。对于这一切残酷迫害,王莉没有任何怨恨,以巨大的善心向周围的人讲清真相,很多人被感动的流泪,开始默默的帮助她。

中共酷刑:吊挂
中共酷刑:吊挂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死人床

二零零零年三月底,王莉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关押在武汉何湾劳教所。在此期间,王莉曾在武汉市法教班被迫害过一段时间。王莉在劳教所曾多次绝食抗议,遭遇野蛮灌食及各种各样的酷刑,导致身体全身腐烂。王莉还遭受强迫洗脑,多天不让睡觉,被强迫干体力活,甚至在绝食多日的情况下照样干活。面对劳教所残酷的迫害,王莉坚修大法,并时时为别人着想,很多人逐渐明白了真相,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7、原唐山广播电台节目主持人王建辉遭多次迫害

王建辉
王建辉

原唐山人民广播电台经济生活频道早间新闻节目主持人、一级播音员王建辉,于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以“真善忍”为准则。通过修炼大法,困扰他的咽炎好了,原来很有个性的脾气也随和了许多,家里也很和睦。有一次,他母亲从市场回来,发现商贩多找给她十元钱,王建辉知道后,嘱咐他母亲一定给人家送回去,要为人家着想。

这场迫害发生后,法轮功学员王建辉至少遭五次绑架,三次非法劳教迫害。还曾被非法关押在唐山广播电视塔下,由专人看守迫害长达一年之久。

为迫使王建辉放弃大法,不法人员对他在方方面面施加压力,甚至破坏其家庭。其爱人单位(唐山路北区政府)的一个书记施压,企图迫使其爱人与王建辉离婚,而且示意离婚就可以提干,还无耻的称:“等着吃你的喜糖了(指离婚后再婚)。”此外,王建辉的小舅子当兵的权利也被非法剥夺。

三、遭绑架迫害主要案例

1、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张忠余遭多次残酷迫害

张忠余,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原是中共吉林省机关的副处级干部,曾任蛟河市组织部副部长、原吉林省档案局《兰台内外》杂志社副总编。

张忠余是一九九六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零零二年三月,长春法轮功学员利用有线电视技术插播成功后,张忠余去修炼者刘海波家串门。刚刚交谈十多分钟,突然房门被打开,冲进七、八个警察来。警察就开始毒打他俩,一警察发现刘海波的外套衣服兜里有四百多元钱,他快速地揣自己的兜里。这时刘海波的妻子正在哄五、六岁的孩子睡觉,孩子被惊吓,大声哭叫起来。他们连拖带打将他俩拖到厅里,想把他们的手和脚以及嘴都想用绳子勒住。当时张忠余的头部被打破,流了很多血。

他们的手和脚被捆住后被往外拖,外套衣服和鞋也没穿,从五楼一直拖到楼下,张忠余的双脚就在楼梯上一级一级地磨着。这伙恶人将他们拉到长春市宽城区公安分局迫害,不由分说地就用电棍电、棍棒打,好几个人一起下手。残忍的用一个凳子放在张忠余身上,上边坐一个人压着。由于肉体难以承受的痛苦,使张忠余本能地拼命挣扎着。“叫什么名?”一个声音问,张忠余拒绝回答。这时匪徒早已将他的下身裤子都剥光,动用二尺多长的电棍凶狠地电击生殖器等部位,并用棍棒毒打小腿迎面骨、脚踝骨和脚趾头。强大的电流极其恐怖和让人痛苦难忍,好象都把人打透了一样。他们电棍、棍棒一起施暴。使用凳子压在身上警察都换了好几个人。伤口在流血,每隔一会儿就有人用拖布擦一下周围的地。渐渐的张忠余已经没有力量挣扎。后来确认,当晚法轮功学员刘海波被迫害致死。张忠余的胯骨轴子都被迫害扭变形,濒临死亡的边缘。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电击

即便张忠余被折磨迫害成那样,凶残的长春市610公安局一处又一次将他蒙上眼睛拉到大约是净月潭山上宾馆迫害。在那里大约头两天只是坐铁椅子,在第三天左右,他们又对他进行疯狂的残酷折磨迫害。那一夜,警察张航,三十岁左右,身高约一米七三左右,略胖,戴着度数不大的近视眼镜,对张忠余进行灭绝人性的摧残迫害。他一个人同时用两根电棍电击,重点电击部位是生殖器,另一王姓警察躺在床上丝毫不制止。没电了再插上电源充电,这个警察张航只要张忠余稍动一点儿或打瞌睡,就电击一通儿迫害,还逼唱国歌、背诗和成语。当张忠余痛苦难忍低头时,他就用脚踢头迫害。张忠余双腿迎面骨好象刚刚被用刀剜下去一块一块的肉,露着鲜红的坑痕。头部一沾水,血立刻又淌出来,面部和嘴周围也都有伤。

二零零八年奥运会临近时,中共恶党610机构指使警察、便衣特务加紧对张忠余家的骚扰、监视和对其拦截、盘查,家附近常停着警车,还有流动警车,还有便衣特务及不挂牌的警车。后来张忠余辗转逃出中国大陆,来到海外生活。

2、江西省南昌市电视台徐吉安遭南昌市国安酷刑迫害

徐吉安,出生于一九四二年十一月,江西省电视台播出部发射台的工作人员,二零零二年退休。徐吉安在修炼法轮功之前,身体非常虚弱,患有多种疾病。九九年一月修炼法轮功后,徐吉安知道应该按“真善忍”的标准来为人处世,遇到矛盾要向内找自己,而不是一味去向外争斗。他逐渐改掉了坏脾气,虚弱的身体通过坚持炼法轮功的五套功法而得到了很大的改善,近六十岁的他才尝到了生活的甜头。

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被迫害后,他被六次绑架,曾遭精神病院遭药物毒害,被绑架洗脑班遭强制洗脑,被警察多次暴力绑架遭酷刑折磨。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四日上午,单位老干科的一个工作人员领着南昌市国安的七、八个警察闯进徐吉安的家中,以需对徐吉安进行讯问为由,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程序的情况下,直接将徐吉安绑架上警车。

徐吉安一直抵制绑架,被劫持到南昌市国安局迫害,在通过院子进入办公楼时,他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国安警察对徐吉安进行非法审讯,逼他交代传给鄱阳县法轮功学员真相资料的来源。徐吉安拒绝回答、不配合,国安警察便进行一轮一轮的刑讯逼供迫害。命令他背靠墙壁罚站、往他脸上喷烟雾,强制他“马步蹲桩”并双手将方凳举过头顶且不准晃动。如此手段反复折磨他数个小时。晚上睡觉时,将他的手臂铐在铁床上,整个人根本无法动弹。

一天晚上,江西省豫章监狱的监狱长来到审讯室,恐吓徐吉安不交代真相资料的来源就要被判刑关押到豫章监狱。国安局的负责人罗雍亲和鄱阳县公安局的负责人轮番上阵,非法讯问徐吉安,徐吉安不配合,抱着善心向他讲真相。却再次遭到毒打迫害。徐吉安曾绝食抗议抵制对他的酷刑逼供。在一个晚上,罗雍等两三个恶人对他进行更为残酷的新一轮酷刑逼供迫害。他们强制六十六岁的徐吉安老人靠墙站立,对着他脸上喷香烟烟雾;强行脱掉他的袜子,赤脚站在冰块上;将他悬空吊铐在防盗窗上半个多小时,致使他两手臂麻木,两个多月后都没有完全恢复。后来,国安人员将徐吉安关押于市第一看守所。被东湖公安分局相关人员和看守所的牢头先后勒索一万多元钱,徐吉安才被释放回家。

3、湖北省武汉电视台的编辑江小萍遭多次绑架迫害

江小萍女士曾是湖北省武汉电视台的编辑。她因为修炼法轮功,遭到当地“610”、派出所、单位人员的监控,遭七次绑架,三次被劫持到洗脑班,她的家人也遭株连,动不动被非法抄家、恐吓。八十岁的老父亲还被无人性的“610”人员叫到洗脑班,亲眼看女儿遭受折磨的惨状。

湖北省武汉市法轮功学员江小萍,出生于一九六三年,原系湖北省广播电视台记者。家住武汉市汉口永清街二十七号。现年五十一岁的江小萍于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向最高检察院控告元凶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导致她及家人遭受严重迫害,并要求最高检察院追究江泽民的刑事罪责。

得法之前,江小萍曾经是一个身心俱疲的人。由于工作繁忙压力大身体透支厉害,导致身体状况很不好,年纪轻轻就患有高血压、偏头痛、腰酸背疼,肺结核、支气管炎以及痔疮等多种疾病,活得身心疲惫百无聊赖。后来有幸得到法轮大法,从此真是无病一身轻,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处处为别人着想,活得身心健康快乐并幸福着。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公开迫害法轮功,其实早在一九九九年六月中旬,恐怖气氛就开始了。当时听到有位武汉市总编室的领导给省总编室管节目宣传的领导打电话说:“我们那个(诬蔑)法轮功的片子可不可以播?”对方回答:“上面已经批了,可以播了。”很显然,武汉电视台是受了上级指使搞了一个为诬蔑法轮功的谎言片,手段卑鄙而拙劣。那部片子就是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由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罗京向全国乃至全世界放毒、播放的诽谤污蔑法轮功的片子,欺骗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后来“天安门自焚”也是如法炮制的,目的是挑起仇恨为迫害开路。这种造谣诽谤式的宣传把整个人类社会的正统普世的价值观全部毁掉,白与黑、正与邪、善与恶、真与假全都颠倒。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上午,新闻研究所副所长张忠迪谎称台领导找谈话,结果在楼下等着的是穿便衣的警察、面包车、“610”和总台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鄢小初等,把江小萍绑架到臭名昭著的所谓湖北省法制教育中心——汤逊湖洗脑班迫害,封闭洗脑迫害四十五天。

与前两次相比,这次迫害手段更恐怖、阴毒。车子开进大院一拥而上的是身穿迷彩服的武警,一大群穿制服的警察拿着照相机对着脸拍照,在心理上给人造成一种恐怖的肃杀之势。针对江小萍,他们配了两个包夹,三个犹大,旁边还站着两个警察,江小萍坐着他们就叫站着,江小萍站着他们就把江小萍推的东倒西歪,早、中、晚车轮式灌输歪理邪说,逼迫签字迫害。在二零一九年黄历新年前,江小萍再次被警察绑架,在此之前江晓萍至少遭绑架过六次。

结语

根据笔者翻阅明慧网资料的摘录,新闻传媒系统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七人被迫害致死,三十三人被非法劳教、判刑,至少有八十三人遭绑架迫害。他们都是来自社会的精英,他们或是主持人、记者、总编或是普通工作人员,只因修炼法轮功,在各自工作岗位,用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遇到矛盾找自己,和善的与他人相处。

在法轮功遭到迫害时,只因坚定信仰或向周边的亲朋好友和老百姓,讲述法轮功遭迫害的事实真相,就遭到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及公检法司的迫害,遭到被绑架、非法劳教、非法判刑甚至迫害致死。

上述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是部分地区政法委、610、国保、派出所及公检法司人员,而幕后真凶则是江氏犯罪集团和中共及中央政法委、610迫害体系。


附录1:参与迫害的主要责任人及联系方式(37KB)
附录2:新闻媒体系统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和非法劳教、判刑明细(19.9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