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本溪妇女赵会君两次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辽宁本溪妇女赵会君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她曾患的一身病:产后风、子宫肌瘤、囊肿、胆囊炎、胃溃疡等都不治而愈了。人健康了,走路生风,干多少活都不觉得累。但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及中共迫害大法后,赵会君本人及家人遭迫害,老人在惊吓中离世,她自己在被二次非法判刑后更是九死一生。

以下是赵会君女士自述被迫害的经历。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后,我们家也失去了安宁。先是母亲(同修)二零零二年六月被西湖区歪头山派出所武玉成抄家、绑架,警察抢走家中所有的大法书和炼功带等个人物品。母亲被绑架到歪头山派出所扣在暖气管上,被逼迫、恐吓欺骗,第二天被送进本溪市白石拘留所,因心脏病复发住院,后来流离失所,最后又被非法劳教两年。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长期固定铐在暖气管上

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午夜时分,溪湖区彩屯派出所副所长武玉成等七、八个人撬门非法抄家抢劫走大法书、真相资料等私人物品,还有两千多元现金。女儿为保护我和大法书被打,我被四个警察拖走,他们连夜把我绑架到本溪市溪湖区分局。

在分局,他们把我强行铐在凳子上,教导员用饮料瓶砸我的脑袋,满嘴污秽语言,逼我说出别的同修,我拒绝了。他们又强迫我按手印,我不按就被一个年轻警察一脚踢倒,使劲踹我。然后他们又把我女儿拉到分局,姓白的副局长说别让那小孩走,后来女儿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脱。

第二天早上体检我才知道昨天晚上绑架了二十多名同修,就是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发生在本溪市的大搜捕,我们被非法关进本溪市大白楼看守所。我不穿号服、不面壁、不蹲,被当时的狱警张国云大抻十四天,当时看守所吃的是玉米面发霉的窝头,菜汤里经常上面是一层虫子下面一层泥。

第一次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六日,我被辽宁省本溪市溪湖区法院非法枉判六年徒刑,当时的法官是姜亚玲,审判员是刘景田,陪审员是张洋。我上诉到本溪市中级法院被非法维持原判。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被绑架到辽宁省沈阳市女子监狱迫害。我被分到九监区,当时的监区长武力,副监区长李鹤翘(专门转化法轮功),女监各监区监舍睡觉的地方里面都有一个十二号晾衣间,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小号。每天两个包夹轮班,软的不行就动手打。第二天李鹤翘派两个包夹,杨冬梅(鞍山人,因贩毒被判无期,三十岁左右,当时是犯人头),另一个叫沈晶超(因诈骗被判刑八年,锦州人,当时是杂役)。她们让我学监规,看所谓的同修转化资料,全是假的,因为监区专门有写假材料的人,我不听不看不背不写。第二天她们就开始罚蹲,不让我睡觉,杨扇我嘴巴子,差点把我的左眼打瞎。沈用拖鞋抽我的脑袋,当时满头是包带血,左眼很久都看不清,几天后我心脏出现偷停,血压低至极限,她们害怕了,上报后把我拖到医院,第三天我拒绝用药,她们又把我弄回十二号,开始换人迫害。

第二轮,一个是大连黑道杀手死缓犯姜平(现五十七岁),当时是管生产的犯人头,另一个也是杀人犯(后来她得法了,想尽办法保护我)。有时还加个刘春珍(锦州人,参与黑社会,被判刑二十年),见我不写转化书(四书:认罪书、决裂书、转化书、保证书),姜平扬言:监狱打死你就象踩死一只蚂蚁一样。当天下午就动手了,让我两手够脚尖,一站两小时,还有穿湿衣服浇凉水,单手吊暖气管子,昏死放下浇凉水在地上拖。有时拖到水房不停浇冰水,当时头发被扯掉没有几根了。还有皮鞋踩脚、手指,踢踝骨、小腿、腰、胯、头、背等要害处,当姜平最后一次举起皮带时,我求师父,皮带没落到我身上就断掉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浇凉水

还有一次三九天,她们封住我的嘴,捆住我的手脚成打坐的状态,把我扔到冰里,当时我满口牙松动,左耳膜被打穿了。手脚全部溃烂流黄脓,后期发现左小腿萎缩,脚末梢神经坏死,大脑失意近七个月。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被她们在转化书上强按的手印。当时警察全不露面,只是提供刑具手铐、皮带、胶带、绳子等,指使犯人迫害我。当时我心衰尿血,时常昏迷,他们又把我送到医院抢救。

酷刑演示:捆绑
酷刑演示:捆绑

过完年身体刚刚恢复一点,又到车间干活,每天五点四十到晚九点,一天十六个小时劳动量,晚上还得在监舍叠纸活(钱袋、纸兜、汉堡盒、药盒),监狱把人当成了赚钱机器从不管死活。因为被迫害失忆经常干错活,中午还不让吃饭(把饭全都倒下水道了)。刘春珍经常打骂,有一次打得我满嘴是血,罚站着干活,我开始全力反迫害,不干活,并写了严正声明。不久后,姜平得了三个脑瘤,刘春珍得了乳腺癌。迫害冻我的那个号子头回大连后出了车祸。

二零一零年调小队,从裁段到流水线四小队,带队警察刘秀娟指使犯人对我严管,连吃饭上厕所都要受限制,我努力争取都不行,最后我绝食九天,在医院强行灌食时胃大出血,当时的护士是吴冬红(大连营口医务犯,被判刑十二年,当时三十多岁),她每天在正常医嘱下加一到两瓶五百毫升盐水,让我身体水量超标,最后肾坏死内脏全部衰竭,属职业杀人。我发现后强行拔掉针头。

二零一三年四月十二日我终于回到了久别的家,老父亲和婆婆都已离开人世。女儿因受打击轻微自闭,年迈的母亲在我回来第三天就住进了医院。

当时我只剩六十斤,头发白了一半,家人都以为我活不了多久了。我就学法炼功三个月身体一切恢复正常。

第二次被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我在辽宁省本溪县草河口发放真相光碟、护身符、贴真相粘贴,被当地昌图批发店老板娘彭贵春恶意构陷,被草和口派出所绑架,抢走平板电脑一台、真相光碟六张、报纸七张、护身符卡片二十四张、小册子一份,在体检不合格的情况下托人把我送进本溪市大白楼看守所,在没有捕票和家里没有得到任何通知的情况下非法开黑庭,当时公诉人恶意陷害,审判长张爱书非法冤判我三年。当时我上诉到中法被非法维持原判。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八日,我被非法转押到辽宁女子监狱,在恩师的慈悲呵护下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回的家。

现在我工资全部被本溪市社保局克扣,一分钱不开,在我被迫害期间单位全部给交了保险,社保局副局长汲占魁让我把以前被迫害期间开的工资退回去,让我补迫害手续,还让我退保,被我拒绝。

我现在带着孩子生活很困难,溪湖区歪头山派出所还经常骚扰我的家人,跟踪我,我给他们写了很多次真相信,也跟他们面谈了很多次,现在还在被骚扰。

参与第一次迫害 (2007年4月13日2013年4月12日)的人员
迫害者:武玉成
2002年在本溪市溪湖区歪头山派出所警察
20k07年在本溪市溪湖区彩屯派出所副所长
2019年在本溪市溪湖区河西派出所所长
审判长:姜亚玲
审判员:刘景田
陪审员:张洋
女监监区长(科长):李鹤翘
2008年九监区2010年因迫害法轮功有功调到狱长办公室
2017年在狱政科
警察:刘秀娟(狱警)今年55岁
犯人:姜平:原大连罐头厂车间主任,今年57岁属兔。后入黑道杀人死缓入狱。父亲是原外贸副局长,母亲是大连文工团团长
刘春珍:锦州社黑,今年50岁左右
吴冬红:大连营口人,私家院长,因医疗事故入狱,医务犯

参与第二次迫害的人员

刘兴国:原本溪县草和口派出所所长,今年47岁,属牛。
张爱书:本溪县法院审判长
赵得峰:陪审员
李特:陪审员
彭贵春:举报人,本溪县草和口镇批发店老板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