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实修 快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七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得法修炼的,二十多年了,师父为弟子操尽了心。我仅把自己这二十多年师父带我一路前行的修炼历程写出来向师父汇报。

一、大法可以化解一切

我上学时,头脑笨,学习不好。可是师父没有嫌弃我,遇事随时点悟我,开启了我的智慧。

有一次,因家中一点小事儿,丈夫拿起扫帚打我,不解恨,打我嘴巴子。我说:“你别生气了。”我心想:“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一定把握住。”丈夫一看我一点没生气,还笑着说话,以为我故意气他,就更生气了,拿起板锹就拍我,我怎么解释,他也不听。

师父说:“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1]

虽然我身上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却不觉的疼。我心里也非常坦然,对丈夫没有起怨恨之心。丈夫打完我之后,他的手脚却疼的一夜没睡。后来他说:“你有师父保护啊!我错了。”并且向师父道歉。

二、履行誓约 快救人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我们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发真相资料、光盘等。我与A同修配合两年多。上午学法,下午出去讲真相。不论严寒酷暑,无论邪恶怎样疯狂,我们都没有停滞救度众生的脚步。菜市场、汽车站点、商店等人多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这也是我们救人修心的过程。面对不明真相,被邪党毒害太深、仇视大法的世人,我们慈悲对待;说难听话的、骂人的、要打电话举报的,我们都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坚信,和师父与大法给予的正念与法力走过来了。

有一天,我和同修发真相资料,发到国保大队的警察手里,我俩被绑架。当时精神很紧张,心也在跳,我意识到这是怕的物质,我不要它。我想:“走师父安排的路,一切都不配合邪恶,发正念清理空间场,对举报我的人我也不嫉恨他,他不明真相,多可怜啊!”师父在法中讲:“当然,修炼人没有敌人”[2]。我们不能恨他,他也是被中共邪党操控了。在迷中犯罪,是很可怜的生命,众生都是来听真相的,我得救他们,并请师尊加持,弟子一定要做好。

警察把我俩分开非法审问,问资料的来源,说了就放人。我们都不配合,不能让他们继续对大法犯罪。这时,国保大队长進来了,问:“谁叫某某(指我的名字),这名字如雷贯耳啊!”我瞅她一眼,心里发正念清理她背后邪恶因素,让她发善念,不要对大法弟子犯罪。她马上说“我不动你”就走了。我被非法关押看守所十五天,我们背法,不间断的发正念,找机会讲真相,把同监室的人都做了三退。

第十三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境中这些警察都是小孩,在开会,说是给我判刑。我就一个一个的告诉他们:“你们不要迫害我,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十五天,大队长说:“本来想把你判刑的。”我心里说:“你说了不算。”她接着说:“让你写不炼的保证,我看你宁可進去,也不会写的,算了,回去炼吧!”这样,我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走出看守所。

在这期间,同修整体配合发正念,搀扶着年迈的母亲去要人,在此,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保护!感谢同修的帮助,珍惜同修与我携手并肩,助师正法的圣缘!

事后,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向内找,有自己意识不到的显示心、干事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务必修去这些人心,彻底清除它们。

有一次去农村发真相资料,从一个院子里出来二十多人把我围住,喊着:“她是炼法轮功的,抓住她……”当时我心态很稳定,立掌发正念,师父加持我用神通把他们定住了。他们嘴里喊着抓我,却谁也动不了了。我们从法中知道,我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我们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次法理限制的人,我们起心动念,时时处处都在法上,就能展现出法的威力。

去年,我地区做二零一九年真相年历,没有地方,我和同修商量来我家做。同修把打印出来的年历装上箱,我和一男同修约定好时间,他开车来取。为了节省同修的时间,我提前一箱一箱的把十多箱打印的真相年历从楼上背下来,搬到一楼的楼梯间里。到了约定的时间,同修也没来。我和A同修轮流在外边等,等了两个多小时。因为没带电话,A同修不得已只好回家给他打电话联系。同修在那边说:“今天干活累了,明天再来拉。”因为考虑到安全问题,不能找别的车,东西已经搬下来了。A告诉他只要他开车就行。

后来我和同修说:“以后打印完两箱,就用兜子装上,还不显眼,我自己搬到楼下,打车就走了。”我每天还要供给同修出去讲真相用的资料。我把我们做的《九评》等书,还有真相资料,也都是一箱一箱的背着送到同修家里,我还和男同修一起往同修家里送成箱的真相年历。

三、世人觉醒 保护大法弟子

平时我和同修配合讲真相,面对面的发真相小册子、《九评》等书、贴不干胶。也不求数量,挨家挨户的发真相年历,有的世人看到我们就要。在给的同时我们告诉他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人都在觉醒。

也有不明真相被中共毒害的。有一次,在汽车公交站,我给一位老人一本真相小册子。他一看就抢过去了,并且一把拽住我的手,另一只手来抢装真相资料的包,嚷着要送我去派出所。我说:“不能给您,对您不好,我不能让您对大法犯罪。我告诉您真相,是为您好啊!”他说:“共产党给你开支,你还反党。”我说:“我们的工资不是共产党给的,是自己劳动所得。”

我看他拽着不撒手,还围了很多人,就大声喊:“师父救弟子。”其中一围观的人说:“放了她吧,她们都是好人,也没干坏事。”这时好几个人过来说:“你扯这干啥,赶快放了人家。”他撒开了手。周围的人们示意让我赶快走,我当时也没来得及谢他们,也没有怕,是师父又一次保护了弟子。

四、去除自我、强势的执著

母亲同修不识字,怕心重,带修不修的,我看着母亲不精進,也着急,总是指责她这不对那不对,母亲吃香瓜甩籽甩到墙上去了,抱怨她不干净,说她是党文化行为。还以为自己为她好,也没有体谅她能不能接受,觉的自己修的好。

母亲家里有一只大公鸡好叨人。有一天,把我腿给叨坏了,当时没想什么,就忍了。后来又叨了我几次,最后一次叨我时,我的怨恨心就出来了,随手拿起一根柳条就打它,一边打一边说:“杀了你,把你送人。”这时它还往上冲,我就更生气了,把火转到了母亲身上,说:“养这些东西干什么?又脏、又有味。”说完后就回家了,也没找自己,不以为然。

晚上到学法小组学法,盘腿有点不舒服(我们学法时,都是双盘,双手捧着书于胸前),也没在意。两天后,这腿疼的有些坚持不住了,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向内找,找到了很多没修去的执著心。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弟子错了,师父告诉弟子“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3],为他人着想,可我只看到了母亲同修的缺点,得理不饶人,没有慈悲心,不修口,还背后说她坏话,声大、语气不善,还有瞧不起人的妒嫉心,自我的心,做事不考虑对方的感受,自作主张,对动物没有慈悲心。

师父讲:“杀生不只是会产生重大业力,还涉及到一个慈悲心的问题。我们修炼的人不得有个慈悲心吗?当我们慈悲心出来的时候,可能看到众生都苦,看谁都苦,会出现这个问题的。”[1]我要清除这些积存下来的败物、观念、特别是很强势的自我,彻底清除这些党文化的毒素,做到在矛盾中都能对照法来找到自己的不足,提高心性,更好的证实法,助师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