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沈子力生前遭受的经济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齐齐哈尔法轮功学员沈子力女士,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被迫害致死,已经快十三年了。在中共政治流氓集团的疯狂迫害中,沈子力遭受了残酷的肉体和精神折磨,同时在经济上也被严重迫害。

沈子力
沈子力

沈子力,当年在齐齐哈尔第四医院工作,曾多次被中共警察绑架迫害,在齐齐哈尔市双合女子劳教所遭受残酷迫害。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一日,沈子力所在单位黑龙江齐齐哈尔第四医院,用沈子力的工资到齐齐哈尔拘留所缴纳了被褥和拘留十五天的伙食费三百元。

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沈子力单位扣除沈子力的工资给齐齐哈尔龙沙区宣传部六一五(后改为六一零)办公室交所谓培训费二千元。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沈子力家属被迫缴纳了所谓包保金三千元,沈子力被迫害离世后家属据理力争,才要回来。

当时,沈子力白天要正常工作,晚上被劫持在单位洗脑班,被同事所谓“陪护”,不能回家,家属还被逼每周一次到单位去“陪护”。单位用沈子力工资给陪护人员包括家属开支,每人每天八十元。持续了一个月。当时齐齐哈尔第四医院院长李天坤、副院长沈革、书记王艳华。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三日,沈子力被齐齐哈尔铁锋区公安分局绑架,后被非法劳教,期间工资全被停发,直至二零零二年三月解除劳教。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四日沈子力被齐齐哈尔第四医院单位领导诬告,沈子力被齐齐哈尔建华公安分局绑架并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工资停发。

当时,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二大队副大队长王梅借故不让家属会见。然后通过个人渠道讹诈家属,骗取了六千元,谎称能免除判刑。直到二零零三年十月沈子力才被解除劳教,回原单位上班,也没人再提及这六千元。

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二日沈子力被齐齐哈尔正阳派出所绑架,第二天沈子力从派出所正念走脱。单位给开了三个月工资后就停发了工资。后来齐齐哈尔第四医院解体,原址成立了齐齐哈尔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中共监狱酷刑:抻床(“五马分尸”)

二零零六年四月二日,沈子力到同修家中,被蹲坑的铁峰公安分局恶警绑架,在曙光派出所遭受了老虎凳、“五马分尸”、竹板子、铁管子、铁锤敲大腿等各种刑具,恶警盛涛用一根两寸宽的竹板抽打她的脚掌,直到把她打的昏死过去。沈子力被折磨的伤痕累累,多次昏死过去,恶警用冷水泼,用烟头烫,极尽邪恶之能事。二零零六年五月九日家属被迫缴纳了二万元“保证金”和所谓“医药费”三千四百多元,当时曙光派出所所长初春和副所长徐中和,讹诈了以上资金。沈子力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才被放了出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中共酷刑示意图:拖拽

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下午四时,被迫害的流离失所的沈子力、徐宏梅、侯雅倩到侯雅倩的住所时,突然冲进一伙警察,不由分说强行将她们绑架至龙沙区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毫无人性的将徐宏梅从四楼拖至一楼,给她上大刑、上一字刑、又变换各种刑具毒打致昏迷不醒。衣湛晖又用冷水将她浇醒继续酷刑折磨,之后又将她关入铁笼子里。沈子力被青云街派出所恶警用胶带绑在椅子上,暴徒抓住她的头发撞墙直至昏死,当清醒过来后继续毒打。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因青云街派出所恶警衣湛晖、周环宇对她们刑讯逼供导致身体内伤严重:沈子力、徐宏梅二人处于昏迷状态、口腔流血水、咯血、抽搐、全身水肿、五脏衰竭、大小便失禁、电解质紊乱、低压四十、吃啥吐啥、骨瘦如柴,随时有失去生命的危险。一月十八日恶警们将浑身是伤、奄奄一息的沈子力、徐宏梅转至齐齐哈尔市看守所非法拘押、继续迫害。

二零零七年二月一日上午齐齐哈尔看守所通知家属探望沈子力。沈子力当时是被背到会见室里的,她浑身无力,靠在椅背上,她低低的说血管里已经不能进药了。二月十三日下午,看守所李丽杰通知家属,沈子力身体已很危险了,要求家属去医院护理。当天下午沈子力被送进齐齐哈尔第二医院。

可是齐齐哈尔市610,公安局、政法委,龙沙区610,龙沙区公安分局、龙沙区政法委、青云街派出所毫无人性,非但不及时放人,竟向受迫害者家属索要两万元钱才肯放人。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六日,青云派出所警察跟家属提出缴纳二万元,即可领沈子力回家。当时,齐齐哈尔龙沙公安分局局长张航在现场,没有吱声。家属半年前曾被曙光派出所讹诈二万元,此时青云派出所竟然又要讹诈。家属无力交钱,邪党人员们竟说宁可她们死也不放人。

徐宏梅
徐宏梅

在邪党人员们给徐宏梅、沈子力注射所谓的“白蛋白”之后,她们二人双目呆滞、张嘴捯气儿、不省人事。徐宏梅、沈子力分别于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十六时三十分和二十时五十分在身心极度痛苦中含冤离世。徐宏梅年仅三十七岁,沈子力四十九岁。

沈子力被迫害致死,可相关人员没放过她。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六日齐齐哈尔第一看守所所长牛立民到沈子力单位收取了沈子力的火化费一千零五十元,是从沈子力单位齐齐哈尔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发放的丧葬费里扣除的。

此时,在齐齐哈尔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单位人员死亡名单里出现的名字已不是沈子力而是沈淑春,这是沈子力的原名。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