否定病业假相不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二十四年来身上发生了无数神奇的事,因为文化不高,没写过交流文章,这回是看到、听到同修被邪恶迫害肉身,总也否定不了,有的在救人紧急时刻失去肉身,才下决心写写自己这方面的亲身经历,写了好几天,请同修帮助打字,希望能对否定病业假相的同修有点用,不在法上的地方,还恳请同修慈悲指出来。

一、淋巴结核从嘴里吐出来

我在修炼大法前淋巴肿大,双腋下有大包,腮下也有包,严重时不能吃饭、不敢说话,发高烧,靠吃消炎药维持。得法时这毛病都九年了,修炼大法后完全好了。

可是二零零八年七月,那症状突然来了,下巴鸡蛋大的包肿,读法不能出声、吃饭也不敢咽,就喝点稀的充饥,体温也高,我消极承受,这种状态一直在那不走,我就着急,天天照镜子看。

一天早上,炼完功我又张嘴照镜子,头脑中打出一念:不信师不信法。我就跟师父说:我错了,承认了假相,镜子不看了,包也不摸了,痛不痛也不管了,该干啥干啥。两天后感到舌底有个东西,一看是个脓包,一吸,连脓带血出来了,再接着吸,一个两头尖象葡萄干那么大的硬东西出来了,吐出去,那以后包就没了,不痛也不烧了。

前一阵,遇到一个也是这个症状同修,好长时间不吃不说,脖子上贴张纸,写上发正念的口诀。读《转法轮》到她念时她不念,我就说:你这不是承认它吗?不让你吃你就不吃,不让你念你就不念,这哪叫否定?学法到她那让她念,痛的哭了,哭也念。平时只喝米汤,当晚家人吃饭,就跟家人一样了,大米饭泡了豆腐汤吃了一碗。嘴里吐出脓和血,没有硬核,第二天就跟好人一样了。

二、胃里的石头排出来了

二零零九年,胸口左侧有块东西动,过一段时间,吃饭多了不行,顶心。吃完饭不敢坐,学法坐时间长了就难受,躺着还好点。我无论身体哪儿不得劲,学法、炼功、干活都不耽误。也不当它是病,不放心上。可有个毛病:任由它慢慢好,有的很快过去了,有的就拖时间长了。这个东西就拖了两年。

那天干活,它动的厉害,我就说:你动吧?!你咋动我都不承认你,我承认你就是个病!随意说了照样干活。第四天浑身冒汗,感觉要上厕所,竟排出一个鸡蛋黄大小的石头。胃里再也不动了,那个地方空了,能吃饭了,还有一点点疼,两天后全好了。

三、七天解体嘴歪眼斜

二零一四年七月六日早上,吃饭掉饭粒,右脸麻、木。嘴歪了,不太严重。上班时感到疲劳、无力。当晚我在师父法像前合十,说:“请师父放心,弟子一定有一个跳跃。”

因为以前不会向内找,这回就找自己。找到一个面子心:我七月份都会回娘家,每次都想打扮得体面些,让认识的人有个好评。结果被邪恶钻空子弄得嘴歪眼斜。孩子又非得让我去医院,说大夫都联系好了,亲情考验也上来了。我先跟丈夫说:师父会管我的,不用去医院。丈夫便劝孩子让你妈回老家蹓跶蹓跶就好了。我这样就回家了。上火车更严重了:右眼几乎睁不开,嘴歪的吐字都不清。到了娘家,弟弟、妹妹劝,孩子电话又追过来。我就是不动心,结果,一天比一天好,到第七天,全部恢复正常。

四、腋窝下大包没了

修炼前,我腋窝下有大包,不痛也不痒,多年我也不管它。渐渐长大了,一次亲属看到了,告诉我:谁谁长这个手术了,花了一万六千元手术费。我当时说:我这个没事。晚上一摸,又大又硬,一只手都罩不住。我心里说,没事,我整个人都交给师父了,这也交给师父管。也就忘了这事,大概过了两、三个月,一摸,包不知啥时候没了。

五、大肚子一天没了

一天,一位不熟悉的同修问我:你肚子怎么这么大?是不是邪恶迫害的?我说:我以为是胖的呢!心里就开始琢磨这个事:是吃多了还是不爱上厕所?走常人思维了,越想肚子越胀、鼓。下班寻思买点香蕉吧,可刚拿起香蕉,等的公交车来了,没买成。心想,这是师父不让买。回家不吃饭,坐那学法心也静不下来,学着学着,正念起来了:我有师父,我管什么呢,交给师父。心轻松了,身体也轻松了,就是学法。

第二天早晨,一看大肚子没了。我喊丈夫来看,他惊讶的说:哎呀!真没了!

六、腰疼假相解体

今年九月份,和别人抬缝纫机,感觉腰抻了一下,到六点发正念感觉腰有点疼,发沉,没及时否定,晚上走路费劲了。炼功,不能蹲,我就蹲;走路疼,我就使劲走,小腿、脚都青黑色。第二天到学法点,不能盘坐,刚想坐椅子。同修说:你这不是承认吗?我就坐地上了,可腿挪动一点都费劲,学完法,老长时间才站起来。回家时,我用劲蹬着腿走路,上楼。到家整个后背都疼,我该干什么干什么,做饭、洗碗,收拾。收拾完开始发正念,解体迫害大法弟子肉身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发到半个小时,感觉哪儿也不疼了;我继续发,四十五分钟,完全好了;我继续发,发到一个小时,全身轻飘飘的,下地走路、出门都正常了。

这几次过的关比较大,有时,一念就否定了,例如:手腕怎么脱臼了?哦,这事我脱离法了,马上好了;怎么肚子痛,不愿意跟男性民众讲真相,这也是色欲心,马上好了。

我们是修炼人,没有病,出现和常人“病”一样的状况,都是假相。看的、摸的、听的、所有感觉到的都不可信,只有师父说的是真的,师父说假就是假的,所以我们通过修炼、反迫害完全可以否定。

师父在讲法中把病业假相说的明明白白:“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1]

我们有师父,师父无所不能,就看我们自己信什么、要什么了。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