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走出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是一名九六年得法的弟子。二零一九年正月十二那天,我進一个楼里发真相资料,出来时摔倒,坐在地上起不来了,一动不能动,疼的够呛。我想这突如其来的难,不是偶然的,肯定是我哪里做错了,旧势力找借口迫害我,心里有些害怕,马上悟到这个怕的想法不对,这不等于承认旧势力迫害吗?作为大法弟子要有正念,这是假相!

知道师父就在我身边,于是我就跟师父说:“弟子知错了,但我不能呆在这里,我得站起来!请师父帮助,”瞬间疼痛减轻了一些,我能忍住疼痛了,真的从地上慢慢的站起来了,但还是一动不能动的站在那里。天已经渐黑了,又离家这么远,但我坚信师父一定能救我。

这时,来了一个人把我扶下台阶,另一个人叫了出租车。我没有直接回家,去了同修家。下车后,距楼梯口还有一段距离,我艰难的一步一步走到楼梯口门前,可是上不去楼,腿就像拧筋一样疼,我知道这是假相,请师父加持,终于艰难上了二楼,就再也上不去了,心想:天已经黑了,还不知道同修在家没在家,身体又动不了。向内找,发正念,请求师父帮助,盼望有人路过,叫同修下来。

这时,突然来了一个人,正是这家男同修,我又高兴又激动,心里说:谢谢师父!同修把我背上了楼。

進屋后,他们都惊呆了,同修说,怎么会这样呢?是哪做错了,叫邪恶钻了空子!夫妻俩帮我发正念,看见我身上的黑东西下去了。

住在同修家里,负面的思维一个劲的往上翻,什么不好的念头都来了。我清醒了,这不行,不是我想的,不能承认,这不是师父的安排!邪恶什么也不是,发正念清理邪恶,觉的头一直嗡嗡的响,感觉有东西往上冲。

同修也帮我发正念,我发了一宿正念,早上三点十分时,全球大法弟子晨炼的时候,我想不承认迫害,我就是能炼功,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什么都不能耽误。我很吃力的站起来了,腿就象转了筋,疼的一点不能动,只能靠在床边上,腿象棒子一样打不过来弯。我想起师父在《转法轮》第一讲里讲的“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1],我就集中精力炼功,身体上疼痛什么也不是。师父的法像就在我面前,师父就在看着我炼功,给我力量。

开始炼功动作不到位,我就尽量做的标准一点,特别是炼抱轮一小时,如果放松一点,可能就得倒下,我集中强大的正念,虽然没静下来,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终于突破了炼功这一关。

同修扶我上厕所,还是疼的不能走。我向内找,为什么不能走,是我路没走正。同修拿出《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让我学,我反思自己平时不太精進,同修提醒我为什么腿不能走,是不是路没有走正?向内找,发现做救人事不太主动;干事心;做资料有时不认真,打错了,怕浪费,还想粘上,有糊弄事的心;大法的资料放的乱,不严肃,邋里邋遢的习惯,还有安逸心、显示心、依赖心等,我找到了很多不符合法的地方。我跪在师父法像前说:师父,我知错了,我要在法中归正自己,我不能这样,不能给大法抹黑,起负面作用,我是来证实大法的,不是破坏大法的,不管旧势力怎么安排,我都不承认。此时我感到修炼太严肃了,众生等待着大法弟子救度,不能因为我的过错影响众生得救,这都是假相,不是师父安排的。我要正常起来,该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天比一天好,我能扶东西走了,到第四天,我想下楼梯,还是疼的下不了。第五天,来一个人,说是要查身份证,我想我该走了,这是师父点化我,让我進一步破除旧势力安排,去掉依赖心,坚定正念回家。我想明天就回家,同修担心说:能行吗?我家是六楼,他家是五楼。昨天还不行,但我想是按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肯定行,我说行。

第六天,我学了一讲法,儿媳妇来电话,要去我家,我想这也是师父让我回家吧,儿媳妇还不知道发生的这一切。我说,师父,我不想让她看见我这样,不能给她造成负面的影响。我告诉儿媳一小时后,我就到家。我扶着楼梯,一阶一阶的下来了,离开了同修家。走到自家门口,又扶着楼梯一阶一阶上了楼。

走在回家半路时,儿媳来电话,我还没上楼呢,我求师父说:师父,您让她慢点走,她真的打破常规没坐车,自己走过来的,等我扶着楼梯一阶一阶上到六楼时,正好她也到我家了,我在那站着,她没看出来我的腿不能走路,有啥异样,待一会就走了。同修下班后,来看我,见到我在家,就放心了。

回家的第二天,我想作为修炼人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什么也不能耽误,就出去发资料救人,又怕同修担心,就去了同修家,我扶着楼梯上去了,同修惊讶的说:你好了?我说好了,另一个同修说:好了应该是正常的,怎么腰不直呢?我想已经好了,就是好了,怎么还能不正常呢?下楼时,我把手放在兜里,不再扶楼梯,就一步一步走下来了,我自己都感到神奇,上楼时还很吃力,下去时就很轻松,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呀。其中同修的提醒,也增强了我的正念,不然,我还不知要扶几天楼梯呢!

我们学法小组定为下星期上山挂条幅,同修问我你能去吗?我心里没底,还要上山下山,这走路刚刚行,又要上山,刚出现这想法,觉的不对,正常了不就什么都能做了吗?这时脑子里出现“能跑能跳快如豹”(小孩的儿歌),我想这是师父在鼓励我,于是我就上山去了。我坚信我一定能行,师父就在我身边,同修挂条幅很快,我也很顺利,下山时路上有雪,又陡又滑,有点担心,怕也是执着,师父说了算,在师父看护下,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和同修一起做完了这次证实法的事,也修去了许多执着心,如担心、怕心等。

在这次破除旧势力迫害过关当中,我认识到魔难中,最重要的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不仅在心里不承认旧势力迫害,行动上也不承认。我在同修家中这几天里,同修见到我时,动的第一念没有认为是病,认为是假相,是旧势力迫害钻空子,要找出自己不符合法的地方,提高上去,同修还找自己的不足、执着心呢。我们是一个整体,每一位在场的同修修自己,帮助同修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我的关过去了,同修也提高上来了。

看似一场疾风骤雨,在师父慈悲呵护下,雨过天晴,柳暗花明。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